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一四九章 打赌

第一四九章 打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半个小时后抽签结束。沈锐如愿以偿的避开了自己的同门师兄罗洗河以及好友古力他的对手是---王磊八段。

    王磊是和常昊、周鹤洋同时成名的棋手也是七小龙之一。他的棋风刚烈擅长中盘搏杀和沈锐、古力到有很多相同之处因为中盘常有妙招出现所以人送外号:弹性鬼手。

    “弹性鬼手?”想起马晓春在抽签刚结束时告诉自己的对手外号再看看面前这个普通的比自己大上几岁的年轻人沈锐心里忍不住想:“看样子也一般啊今天到要好好见识一下他所谓的鬼手是怎样的。”

    在沈锐观察王磊的同时王磊也同样在观察着沈锐。这个刚满二十岁的小子最近在中国棋坛也算掀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旋风。先是没经过定段赛就直升初段接着又以五十万元转会围甲冠军队。这些到不算什么可是接下来他围甲五连胜、富士通预选赛三连胜居然在强手如林的中国职业棋坛连胜八场风头之劲一时无两。虽然最近在围甲中刚输了一场但那也是因为疲劳所致。

    想到这里王磊暗暗告戒自己千万不要因为对手只是初段而掉以轻心不然象常昊那样马失前蹄笑话可就闹得大了。

    在两人的互相揣测间比赛终于正式开始。

    一开始沈锐显得有点谨慎。毕竟这次比赛是单盘淘汰制一旦输了连捞回来的机会都没有。他虽然执黑但没有象往常一样三连星开局。而是下出了不常用的错小目。面对黑棋的谨慎王磊也贯彻着先取实地的想法白棋居然下出了小目、三、三。

    “小王看起来今天是想和你的沈锐比官子。”聂卫平没有去关心自己三个弟子的比赛反而凑到了马晓春身旁“我看沈锐今天危险了。”

    “哼才下几颗子也有你说的?”马晓春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句。不过他心里倒确实有点为黑棋担心。沈锐中盘厉害官子很差的事情现在国内棋坛大多数人都知道了以后恐怕都会用先取实地后磨官子这一招来对付他。

    “好好不说就不说。”老聂叫旁边看棋的国少队队员倒过来两杯茶递了一杯给马晓春:“我慢慢看行不行?”

    电视屏幕下的马晓春聂卫平看得悠闲棋盘前的沈锐和王磊看上去也走得不累。两人落子既不慢也不快双方都各抢各的空一时到也和平的下了十几手。

    “这个沈锐怎么和我听说的不太一样?”沈锐的平静终于让王磊有点忍不住了。他听人说沈锐最喜欢中盘厮杀往往下不了几手就要和对手火并。就是因为这样王磊开局才故意将自己下得特别坚实等待沈锐来攻。哪知道沈锐象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一样就是只围自己的空一点都不踏进白棋的地盘。

    “难道他是图有虚名根本不敢和我作战?”王磊“弹性鬼手”的外号这么多年来也不是白叫的他对自己的中盘能力也还是颇有信心。眼见布局将要结束自己因为最开始两子位置太低形势居然比黑棋还要差上一些他终于忍不住了“还是让我先出手来略微试探一下他吧。”

    白棋终于第一次将触角伸到了黑棋的地盘中。

    “老聂看到没有王磊进攻了。你先前的话是不是说错了?”见白棋打入黑空马晓春一点都不担心反而得意的朝聂卫平笑了起来。

    “这个王磊真是一点耐心都没有真不知道他这几年是干什么去了?”被马晓春调侃聂卫平有点恼怒的摇着扇子让人还以为棋院的空调根本没起作用。其实早几年聂卫平作为中国国家队主教练的时候也给王磊开过几次小灶当时对他的棋才还是比较欣赏的。可是今天在明知道对手对杀是强项的时候还这样贸然打入怎么说也不能算是一个好的选择。

    “老聂我看你还真是老了。”见棋局马上就要开始接触战马晓春的表情轻松了起来“小王的打入选点时机都掌握得很好我看该担心的是沈锐。”

    你当然说好了。谁不知道你的徒弟就只会中盘那三板斧。聂卫平看了马晓春一眼没有再说话。

    棋盘下两人唇枪舌剑棋盘上的厮杀也如期展开。

    面对着白棋的打入沈锐当然不肯退让死死的将右边空拿在手中。王磊本意就是在试探见沈锐守边的意图坚决几招之后马上虚晃一枪将矛头又指向了右下角。

    “原来他是在声动击西啊。”见王磊使出了黄龙十九变中第五变的招数沈锐不敢怠慢黑棋马上如影随行的跟了上去。毕竟角上是自己原有的地盘可不能随便就这样被对手捞走了。

    不过围棋是一人一步下的要想一点便宜不让对手占又怎么可能?虽然沈锐每一手几乎都可以称得上是局部最强的手段但王磊依然在角部轻松的活出了一块反而是黑棋因为下得过猛有一块棋被打成一块成了愚形。

    沈锐今天挥得有点不好。看着右下角的战斗告一段落马晓春心里嘀咕道。他看了看旁边的聂卫平一眼知道他又快有话说了。

    果然不出马晓春所料这个角部一定型聂卫平马上得意起来。倒不是说他有多希望王磊赢只是能看到自己的老对手不舒服聂卫平就感到高兴。

    “我说马小啊沈锐不是对杀特别厉害吗?怎么今天一上来就被小王捞走了一个角啊这样下去他的实地可就要不够了哟。”

    “刚才不知道是谁在说王磊打入不好沉不住气?”明知道局势对黑棋不利嘴巴上马晓春依然不肯示弱。“我还是那句老话棋还早着呢现在说谁好都是虚的。”

    “怎么能是虚的呢?”聂卫平见马晓春不肯服软马上道:“要不我们又打个赌?”自从上次西南王比赛他和马晓春打赌输了以后心里就一直不服气早就想找机会捞回来了。

    “赌什么?”听到聂卫平说到打赌不知怎么的马晓春心里一动马上答应下来。

    “你说赌什么我们就赌什么。”

    “好!如果沈锐这次输了我就承认我教徒弟不如你。”马晓春边说边看着聂卫平“要是他赢了的话说明他是一个可造之材你就要将自己的布局全部教给他。如何?”

    “没问题。”能让马晓春认输是聂卫平最乐意看到的事情他马上答应了下来。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ps:忙新书昨天忘了解禁对不起。还是那句老话各位大大有票投点新书期最后一周了。不胜感激!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