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一五零章 瞒天过海(一)

第一五零章 瞒天过海(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右边在黑棋的角里面活出一块让王磊心里很是愉快。他抢到先手转身就投入到了左边的阵地里。左面黑棋和白棋犬牙交错先动手无疑要有利得多。

    沈锐并不知道这盘棋又被自己的师父当做了赌注依然走得不急不缓黑棋暂时没有管左面的战事而是浅浅的侵消了一下白棋下边的巨空。

    “袁锋你说沈锐怎么不去管左边而走到下面来了?难道他觉得左边不重要吗?”重庆棋院的会议室里几个没有去北京参赛的候补队员正在一起收看这次比赛的网络转播而伤好得差不多了的袁锋就坐在他们中间。

    “刚才在右下角黑棋下得太过强硬让白棋在下边的厚势成形要是再不侵消一下的话这块成空恐怕不会在五十目之下。”袁锋没有什么表情的说道。他根本不想看沈锐这盘棋要不是苏遥坚持的话早就去看重庆队其他三人的比赛了。

    “那你认为沈锐这步棋算是好棋了?”听袁锋怎么一说苏遥的心稍微安定了一点又追问道。现在棋院里还数袁锋的水平最高他的评论也许比较靠得住。

    “好棋?那也不一定。”袁锋的脸上露出了略带讥讽的笑容“这步棋一下黑棋等于拱手将主动权交给了对方。接下来王磊既可以选择围左面也可以选择跟着黑棋应。而跟着黑棋应他既可以选择围空和杀棋总之不会吃亏就是了。”

    看着白棋侵消的一步王磊的想法和袁锋到也是一致的。他略微考虑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先保住下边的空再说。毕竟左面白棋已经先下了一手。等会抢到了先手当然舒服就算先手在下边的战斗中让黑棋抢到了也没有多大的危险。白棋接下来在黑棋上面大飞了一手隐约是在守空又稍微有点象在进攻。

    “看怎么样?王磊又把球踢回去了。我说得没错吧。”白棋一落下袁锋就得意的对苏遥说。苏遥对围棋的爱好几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袁锋明白要想抢到沈锐前面俘虏她的芳心起码在这方面不能比其他人差得太远。

    “是啊接下来沈锐该怎么应付呢?”苏遥也看清了棋盘上的形势自言自语道。她顺手从旁边拿过了一个棋盘开始摆起试意图来。黑棋如果现在就打入白空后路肯定将被断。而周围都是白花花的一片要想活出来难度可想而知就算沈锐厉害真能在里面苦活可是白棋也一定能在外面形成巨大的外势左边也就成了囊中之物。

    “可是要是不打入连回的话白棋将空一收盘面还够吗?”想到这里苏遥的眉头皱了起来在她的内心里当然是希望沈锐能顺利的前往日本参加富士通杯现在形势不好是有点愁。

    在苏遥还是帮沈锐冥思苦想对策的时候电脑中的黑棋已经很快给出了答案黑棋既没有继续打入也没有连回而是一个小尖将刚才右下角有点愚形的棋拉了出来。

    “这小子在搞什么鬼?”面对着沈锐出乎自己意料的应手王磊感到有点吃惊。黑棋不管是连回还是打入他本来都早已想好了对策哪知道沈锐居然选择了以不变应万变。

    “你不理难道我就把你没办法了吗?”王磊觉得火气一下就上来了手里的棋子啪一下就要将黑棋打入的这一颗断下来。不过他毕竟是在职业赛场上拼杀了多年的老选手手伸出了一半马上就收了回来。不能凭意气用事。王磊暗暗告诫自己。他决定还是好好计算一下现在就断的后果。

    小心驶得万年船。王磊越计算越觉得这句话没错。现在就断吃不吃得下来暂且不说可是因为多了黑棋刚才小尖的这手外势是绝对没有以前预想中那么庞大了。而且最开始进攻右边的那几颗白棋也隐隐约约有了点危险。“好小子原来是设下圈套让我钻啊。”王磊笑着将棋重新拿起没有断而是下到了外面。

    “呵呵沈锐这几步到是下得不错。”聂卫平笑着说“东一下西一下都是下到了要点上。要是棋力差点的还真要被他将脑袋弄昏了不可。”

    听了聂卫平的话马晓春并没有答腔而是看着对方。他知道这话并没有说完。

    “不过小王这棋就下得更好了。你看白棋并没有中黑棋的圈套而是下到了外面。”果然老聂归根到底还是站到了王磊一方他说完又拿起了扇子摇起来脸色的笑意也越来越浓。

    “这个聂大嘴就等着看我的笑话。”马晓春脸色铁青但是并没有说出话来。不是他不想反击聂卫平只是老聂刚才的话说的也是事实这几步交换沈锐虽然没吃多大的亏可也没能占到多大的便宜而再这样平稳的继续下去棋盘越来越小白棋的优势也会越来越明显黑棋翻盘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少了。

    研究室里的马晓春在为黑棋担着心可是对局中的沈锐好象还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点。接下来他走得规规矩矩黑棋老实的先将打入的子连回然后在外围连走几步取得了联络。而白棋虽然没有取得预期中的外势但也将白空守住多少也有点实惠。

    “看来沈锐并没有常昊说的那么厉害。”王磊看看表已经到中午封盘的时间了。而盘面上依然是白棋占优的局面。常昊之所以会输给他应该是太过于轻敌了。王磊想:综观整个上午的对局黑棋虽然也下得不错但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手段只要认真些都可以一一化解看来富士通杯正赛的这一个名额应该是我的了。

    “沈锐今天上午的棋你好象没有完全挥啊。”坐在饭桌上马晓春见沈锐吃得比外号小猪的罗洗河还要香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

    “是啊是啊。”沈锐嘴里应着但吃饭的度并没有慢下来当然在他的脸上也看不出有什么懊丧的地方。

    这小子的神经看来还真够大条的世界大赛的参赛名额他居然好象没有当回事。看着沈锐这个样子马晓春觉得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沈锐虽然是自己的徒弟但终归他的路还是要靠他自己去走再说些什么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既然马晓春不再说沈锐当然不会多嘴。他三下两下吃完饭就告了个假和罗洗河勾肩搭背的跑到休息室里睡午觉去了。

    “睡个午觉精神就是好。”下午开战沈锐重新回到了棋盘前。他看了看对面坐着的王磊面容有丝许的憔悴看样子整个中午应该都泡到棋盘上了。

    “不懂得休息的人还真可怜。”正在沈锐自言自语的时候王磊终于下出了研究了整整一个中午的妙手在左边四路上来了一手靠!

    “看来他一中午没睡还真有点名堂。”显然王磊的这手棋让沈锐完全没有想到。他开始低头研究起来。

    不应显然是不行的。白棋将顺势扳断整个左边空顿时将成为白棋的地盘。但是如果要防断白棋接下来就有了挤的先手黑棋刚才看上去已经和外面联络上的黑棋处境就有但不妙了。

    棋到难处先顾眼前。沈锐明显就采取了这样的思想黑棋还是应了一步将白棋的扳断防住了。

    “早知道你会防的。”黑棋刚一接触棋盘王磊的白棋啪一下立刻就落下了正是大家预料中的那一挤。

    左边有四颗黑棋下边也有四颗黑棋。先将哪边连回去?虽然对着电脑但苏遥完全可以体会在千里之外的北京沈锐此时的心情。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不管丢掉那一块棋都会让棋手心疼的。而沈锐现在该怎么取舍呢?

    象是在印证苏遥的想法一样坐在棋盘上的沈锐迟迟没有落子。他的眉头几乎要拧成了麻绳。

    “哎这棋下得都不知道他中午怎么就能睡得着。”刚才从电视屏幕上一晃而过沈锐愁眉苦脸的样子让马晓春心里觉得有点难受现在不管是哪四颗子被白棋割下来都会让形势越来越坏。如果说刚才黑棋和白棋的差距只有三、四目这几步棋一走完恐怕就会有十五目以上了。

    也许是沈锐知道不管再想多久都只能救回一块。五分钟后他还是落子了。沈锐拖回了右边的棋子而将下边的黑棋留给了对方。

    这样的厚礼当然要收下。王磊毫不客气的断了下来。他刚才已经判断过形势现在白棋大约要好十几目这样的优势就算面对李昌镐王磊都很有信心拿下更别说对手是沈锐了。

    “苏遥我们别看这盘看其他的对局吧。沈锐算是完了。”看着黑棋又被吃进四子袁锋幸灾乐祸的说道。受了那几个瑞典皇家保镖的警告他最近不敢再去找沈锐的麻烦但能有机会看到他出丑袁锋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我想沈锐不会这么轻易认输的。”苏遥虽然从棋盘上看不出黑棋哪里还有反败为胜的手段但信任沈锐的她还是在电脑前坚持看着。

    “不认输又能怎样?”袁锋不屑的说。他的手边说边在电脑上指着“黑棋就只有这么点目数再怎么下难道还能翻天?”

    “随你怎么说不过我就是要看完。”苏遥觉得袁锋的话有点刺耳索性不再理他自己一心一意的看起棋来。

    “好好你非要看我们就看吧。”作为一个泡妹妹的老手袁锋知道现在最好不要在和苏遥对着干马上安静了下来。不过他的心里还是在想:沈锐你上次赢了我不是很nB吗?这次我到想看看你输了棋从北京回来后的倒霉样子。

    不过沈锐显然还不想这样就缴械投降。棋盘上的黑棋依然在顽抗着。白空中的那四颗黑子又开始活动开来朝下面一立将白棋断成了两半仿佛在寻找对杀和作眼的机会。

    “这几颗子难道还想活出来?”黑棋的举动在王磊眼里无疑是白费劲再怎么挣扎无非是多送几颗子给自己吃而已。白棋马上贴了上去。

    点!看到做眼无望沈锐突然爆出冲天的斗志。黑棋奋不顾声的投入了白棋的大空看来他还是真的想对杀了。

    “这样有用吗?”王磊挠了挠头他刚才已经计算过不管怎么样黑棋都将差三气被杀。不过处于谨慎的考虑白棋还是又应了一步。

    “好险!”当看到黑棋下出一路立下扳破眼的招数后王磊一拍自己的脑门大呼侥幸。黑棋这一手立刻将差三气缩短到差一气刚才自己要是贪心的脱先一手那大错就将酿成了。

    这下是真的没救了。当马晓春看到沈锐下出了对杀中的妙招依然不能转变形势后黯然的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老聂这次会得意成什么样子。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旁边的聂卫平。

    聂卫平本来一直很紧张现在见王磊没有脱先从而化解了沈锐的杀手后一张脸几乎都要笑烂了。王磊赢不赢棋到是和他关系不大可是还有什么能比看到马小吃蹩更让他感到愉快的呢?他现马晓春正在看着自己马上笑着说:“马小这个赌你可要输了。”

    “我愿赌服输。”马晓春的脸色虽然比较阴沉但说的话还是很有力度。他低着头默默的想:沈锐啊沈锐这只能怪你自己了。如果你能拿下这盘棋不但能得到去日本参加富士通杯本赛的机会说不定还能从老聂那儿学到点布局的精华。谁知道你居然自己放弃了。

    “老聂我承认我教徒弟确实不如你。”马晓春抬起了头向聂卫平说道。谁知他并没有听到意料当中聂卫平的哈哈大笑反而现老聂正傻傻的盯着棋盘嘴大张着足以吞下一个鸡蛋。

    ps:如果《天下围棋》有续集大大们会不会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