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一五四章富士通之路(三)

第一五四章富士通之路(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拿到了八强的对阵形势表华以刚的表情严肃起来。苏羽对刘昌赫、罗洗河对李昌镐都是硬仗韩国两大天王这次富士通杯上状态都甚好两盘中能胜一场就不错了最怕的两场全部败北。

    而沈锐对上了上一轮才淘汰了常昊的依田纪基估计也是也凶多吉少。依田是日本棋界一流时代后的领军人物在世界大赛中的成绩一向不俗有依田老虎之称。沈锐上一轮中虽然轻松淘汰了日本新锐羽根光树但那一盘棋通盘都在大砍大杀对上依田这样的老手华以刚着实为他在第一轮中表现出的布局能力捏了一把汗。

    唯一有点把握的就是古力对日本近藤光的一盘棋。近藤光三段是日本前年才入段的年轻棋手在世界棋坛没有什么名气被大家公认为是八强中最弱的一个。不过古力毕竟世界大赛的经验不少就算进入四强估计也难有大的作为。想到这里华以刚叹了口气这四个人里面到底有没有人能把富士通杯捧回中国呢?

    “这次当然要看我的了。”坐在棋盘前沈锐信心百倍。第一盘死里逃生后第二盘沈锐谨慎了许多中盘轻松击败了曾经的手下败将羽根光树(当然沈锐和羽根光树并不知道他们两人原来在网络上交过手。)至此日本最有希望的三名新秀大桥脱文、山下敬吾、羽根光树尽数栽在了沈锐手里也让他在一些媒体上赢得了“日本新秀克星”的称号。

    “日本新秀克星?”看着对面还稚气未脱的少年依田纪基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他依稀记起了二十多年的中日围棋擂台赛上自己也正是顶着新秀这个帽子走上世界大赛的舞台的。“不知道你这个新秀克星能不能克得了我这个老新秀?”依田握住了一把棋子伸出了手去猜先之后比赛就正式开始了。

    沈锐幸运的猜到了黑棋他考虑了五分钟在棋盘上轻轻落下了第一颗棋子。

    在这次比赛之前两个小时马晓春特意将电话打到了沈锐所在宾馆的房间。他先是对沈锐昨天的挥进行了表扬然后又特意将依田的棋风做了一些介绍。

    “棋风刚烈日本棋手中好战派的代表。”沈锐嘴里小声的重复着马晓春对依田纪基的评语心中一股战意油然而生既然你好战那就让我来会会你吧。

    前十几手沈锐下得比较慎重和山下敬吾的比赛已经让他认识到中盘再厉害也需要布局的支撑。而相比之下依田纪基的布局确下得有点随意。也许是沈锐在富士通杯第一轮布局的表现让依田觉得放心所以布局方面他确实没有在赛前过多的做准备。

    因为是次交手比赛又比较重要只有一次机会两人虽然都好战但都没有抢着出手。黑棋和白棋各围一边占起了实空来。不过棋盘毕竟比较只有那么大当双方将大场都占得差不多了之后第48手白棋终于忍不住进入了黑方的势力范围。

    “老虎要威了。”华以刚对着身边的常昊轻轻说道:“就是不知道沈锐顶不顶得住。”

    常昊这次在十六进八中失利之后心情不是太好不过他还是留了下来在日本继续为队友加油。看看棋盘上的局势他笑了笑:“依田可能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形势不太好了这步打入虽然气势汹汹不过看上去着急了一点。我想沈锐应该能应付得下来。”

    “依田形势不好吗?”华以刚才从古力对近藤光的对局前转了过来还没有来得及判断形势。听了常昊的话后他一五一十的点起目来:“呵呵白棋的形势果然不太妙。我原以为沈锐的布局太差开始只要不吃大亏就满足了。想不到他居然能在前几十手让依田这个老江湖吃了个蹩。”

    “是啊我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常昊赞同的点了点头“谁知道越看越觉得黑棋下得生动。我和沈锐前不久才在围甲中交过手当时的感觉就是他的中盘力量特别大但布局很是一般在职业选手中只能算是中下流想不到才没过多久他又进步了。”

    “这步棋有点你师傅老聂的味道。”屏幕上黑棋对白棋的打入并没有慌张而是冷静的靠了一步顿时让白棋刚才的那步显得有点欠妥。

    “这盘棋我看好沈锐。”常昊对沈锐的对杀能力有着深刻的认识他见棋局马上就要进入中盘对杀而棋盘上还是沈锐领先的局面心里开始有了一点期待。

    “现在虽然黑棋不错但毕竟才下5o手不到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作为中国代表队的领队华以刚对沈锐的赢棋的期盼绝不在常昊之下不过因为年龄的关系他并没有在晚辈面前妄下结论。

    “华老我刚才溜达了一圈现小猪、苏羽、古力的形势都不错搞不好我们中国能包揽四强都说不定。”鼓舞士气的话常昊是一句接一句。

    “哈哈四强里面只要能有两个席位我就满足了。真要是能包揽的话我就请你们在日本好好玩上一个星期。”听了常昊的话华以刚心花怒放大声的说道。不过话一出口他马上就有点后悔忙朝周围望了一下毕竟这还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太嚣张了也不好。

    “放心没人听见。”常昊和华以刚相对一笑这个事要能成真那就太爽了。

    “看来这个沈锐还真有点本钱。”黑棋的应手让依田觉得很不舒服。通过计算他现在这里白棋很难捞到什么好处。思虑再三依田将触角又伸到了左上角希望先将那里定型了再说。

    “你下什么地方我就跟到什么地方。”和往常不同沈锐在这盘棋中表现得很冷静没有了以往的冲动。黑棋亦步亦趋的紧跟白棋的脚步在棋盘里行走着。

    这棋绝对不是沈锐下的。要是有很熟悉沈锐的人如古力等在旁观着这盘对局很有可能会做出如此的判断。因为进入中盘已经快2o步棋了依然是依田纪基的白棋在掌握着进程的主动权要是以往的沈锐早就会忍不住反戈一击哪里会想现在这样温顺?

    “看来布局真是太重要了。”虽然跟着对手在走棋但沈锐心里反而轻松。这是他第一次在世界大赛上尝到了布局成功的甜头现在依田纪基表面上看起风光其实他心里恼火得很。沈锐滴水不露的防守让依田吃尽了苦头布局时就开始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渐渐拉大了。

    “要是就这样的平静的下去说不定我也不用杀大龙“温柔”的赢一盘棋了。”在左上角沈锐又老实的挡了一步他有点幽默的想。

    不过“温柔”的赢棋对于沈锐来说真的是一种奢望眼见着普通的攻击难以收到效果老虎终于张开了血盆大口开始露出狰狞的面目来。

    “砰”的一声依田落子。这一下落子的动作过大声音之响以至于让他对面的沈锐大吃一惊。“这位大伯怎么了也不着这样的大力气下棋啊难道棋子和他有仇吗?”

    沈锐这是错怪了依田大力落子是他的招牌动作到也不是故意用来吓唬人的。其实早在依田纪基刚出道时他的落子力道就已经很有名了。在日本的国内棋战中这个动作就曾经吓掉了一位对手手中的折扇。熟悉依田的人都知道他落子的力量用得越大做出的决定就越大。

    虽然不知道依田的习惯但这样巨大的声音还是让沈锐对这颗白棋加倍重视起来。他越看越是心惊:难怪要这么大力的拍下棋子原来是放出胜负手来了!

    依田的这步棋说起来也算不上什么妙招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比一般的妙手要有分量得多。白棋大飞一步冲进了黑方快要成型的巨空又让形势开始复杂起来。

    “隐忍还是一步不让?”沈锐在犹豫了一瞬间眼神马上又坚定起来。他缓慢而有力的又拿起了一颗黑棋。

    “沈锐要下杀手了。”常昊看了看表现在才11点刚过。“要是不出我所料的话这盘棋很有可能是一个短命局。”

    “常昊你昨天不是刚被依田纪基杀了一条大龙吗?怎么今天对他的对杀能力这样没有信心?”棋盘上的形势确实对黑棋有利不过想到中间白棋也还是有腾挪的空间华以刚依然有点不放心。

    “依田的对杀确实很厉害。”常昊很平静回答着:“但这样的形势下沈锐的凶悍会让他尝尽苦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