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164章飞走的奖金

第164章飞走的奖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头好痛真是活见鬼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沈锐慢慢的睁开了紧闭多时的眼睛。

    白色的床单、白色的窗帘以及头上缠着的绷带终于让沈锐回忆起自己被一个穿着日本衣服的中国人用木棒痛殴的事实。

    “nnD下次不要让我看见你不然非要把你k成个榴莲。”沈锐摸了摸自己头上疼痛的源地恨恨的说。不过这时他又想起貌似自己又做了一回和上次三星杯期间相似的怪梦那个名叫黄龙士的老头在梦中好象向他传授了黄龙十九变中的第十四变和第十五变。

    “抛砖引玉和笑里藏刀?”要不是沈锐现自己的手臂上还输着液恐怕马上就迫不及待的要下床去找棋盘来温习一番了。

    “老沈你终于醒了啊?”正当沈躺在床上回忆梦境的时候古力提着大包小包的各式水果窜了进来。

    “老力你横财啦?”不知道多久没有吃过东西沈锐看着这些水果忍不住口水直冒。日本这个岛国地盘太小水果很贵沈锐来了好几天都没有舍得掏钱。

    “呵呵横财没医生说你这几天有可能就会醒来所以我买了些给你准备着。”古力不好意思的笑了。其实事情的真相是中国棋院判定沈锐这次是因公受伤特别委托古力来照顾他衣食住行一概实报实销趁这个机会古力不知道用沈锐的名义白吃了多少水果。

    “老力你对我真是好得没话说。”沈锐哪里知道里面的玄虚马上抓过一个苹果大嚼起来他一边吃一边道:“对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说来话长。”古力也不客气剥了一个香蕉坐在床头吃了起来。“你出日本棋院散步的时候我见你精神不好就慢慢的尾随。谁知道正好看见那人对你下毒手。把他打昏后我就把你送到了医院。”

    “老力真有你的。”沈锐想起打自己那人好象还穿着一身柔道服装看上去很厉害地样子想不到古力居然把他收拾了。“对了我昏了多久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富士通杯的决赛什么时候进行?”

    “老沈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那个?”古力并没有回答沈锐的问题。而是说了一句让他摸不着头脑的话。

    “好消息和坏消息?”沈锐三下五除二将苹果吃完又拿起了一个橘子“你怎么现在说话象个娘们了。”

    “别说这么多你到底要先听哪个消息?”

    “先听好消息吧。”沈锐并没有在意仍然努力的进攻着手里地水果。

    “好消息就是打你的人已经被萝德丝派来的手下抓到经过严刑逼供。他已经招出了幕后指使。”古力说道。

    “抓到人?那真是太好了!”听说那个敲自己闷棒的人被萝德丝手下抓到沈锐开始回忆起原来看过的一部名叫《满清十大酷刑》的三级片了。小样敢来招惹我不给你点颜色看看。爷爷我就不姓沈。

    “对了萝德丝的手下怎么会来日本?”想象了好一会沈锐才问道。

    “我看这个瑞典公主对你还真是有点意思。”古力也听说过萝德丝和沈锐之间的一些事情很是暖昧的笑了一下“她从网上一知道你被人打晕不顾围甲地一场比赛马上就乘飞机从成都赶到了日本。听说为这事四川队的领队还大了一场脾气呢。”

    “那她人呢?”

    “她正在安排偷渡的事情。可能还有一会才能来。”古力象是在和沈锐进行吃水果比赛一样这已经是今天下午他经手的第五根香蕉了。

    “偷渡?”沈锐诧异的看着古力我们都是合法渠道进入日本国境的要偷渡干什么?

    “你说括小声点。”古力凑到了沈锐跟前。“那个打你一棒的叫松下世仇已经取得了日本国籍。萝德丝地手下是悄悄将他抓住的并没有惊动警方连棋院领导也不知道。这次萝德丝的意思是先悄悄的将他带回中国到时候再来慢慢处置。”

    “这样行吗?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听古力这样说沈锐有点担心如此一来整件事地性质不变成绑架了吗?

    “有个屁问题。”显然在这方面古力也算见过大世面的人了“萝德丝的老爸是瑞典国王就算日本方面知道了这事也断不会为了一个刚入籍的中国人影响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当然日本都不理会的“日本人”我们中国政府就更不会管了你说是不是?”

    “那到也是。”沈锐水果吃得差不多了心满意足的又重新的躺到了床上“对了好消息说了坏消息是什么?”

    “沈锐你可千万要挺住。”古力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不要太过伤心了。”

    “到底什么事你快说啊。”古力地神情让沈锐也开始紧张他又从床上坐直了身体难道自己昏迷的时间里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你刚才问富士通的决赛什么时候进行我要告诉你的是这届富士通杯地闭幕式已经举行过了。”古力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开什么玩笑我都还没参加比赛怎么可能开什么闭幕式。”见不是自己家里出事沈锐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见古力的样子不象在开玩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说的不是真的吧?”

    “沈锐是真的。”古力的眼神躲避着他“你这次昏迷了三天昨天就是决赛的日子。因为你还在昏迷中根本不能去参赛所以日本方面判定你弃权。本届富士通地冠军奖杯颁给了苏羽。”

    “什么?”一听到这话从古力嘴里说出沈锐气得简直马上就要吐血。自己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从国内预选开始一路过关斩将进入了决赛想不到居然就被一棒毁掉了夺冠机会。“这帮小日本就这么不通情理。多等老子两天都不行?”

    “是啊苏羽本来也不想就这么直接拿冠军他还专门请华老去找日本棋院协商此事。可是小日本说赛程已经早就定好决不能更改。再加上前面也有钱宇平的先例所以没有通融的余地。”

    “昨天我在医院里照顾你没有去闭幕式现场我听常昊电话里说苏羽拒绝出席。还是由华老代领的奖金和奖杯。”说到这里古力朝沈锐眨了眨眼睛“对了你的奖金也是他代领地。”

    “奖金?”一听到这两个字眼沈锐刚才因为不能夺冠的郁闷心情稍微有点被冲淡。“我的是多少?苏羽的呢?”

    “亚军好象是1ooo万日圆吧冠军是25oo万。”古力想了想肯定的说。

    “一五得五。二五一十。”沈锐在心里默算了起来。三分钟后他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阴沉。自己的1ooo万日圆折合人民币6o万元而冠军的奖金是15o万!意思就是那个叫松下世仇地小子。一棒可能敲掉了自己将近1oo万大元!

    “老子一定要阉了他!”沈锐歇斯底里的大吼起来一百万啊可以在学校里泡多少妹妹了?估计就算海吃海用也可以花天酒地玩上个十年。(注:沈锐心里的消费水平很大程度上还停留在大学一年级的日子里。)就这样被哪个傻东西糟蹋了!

    ※※※

    “沈锐你醒了?怎么这样激动啊?”萝德丝处理完事情赶到了医院。她很是奇怪的看着站在病床上的沈锐。

    “老沈因为参加不了决赛所以有点失控。”刚才沈锐狂的时候古力悄悄地躲在了门后。以免殃及池鱼。现在见萝德丝问起连忙出来回答道。他当然不能把沈锐是因为奖金损失了大半才如此狂的话说出来。

    “萝德丝这次多亏你了。”虽说沈锐爱财如命但也不能用站在病床上的动作来面对如此美丽的一位女士。他慢慢地坐了下来。

    顺手将刚才自己暴跳中扯掉的输液管插回了手上“这次你能从成都万里迢迢到日本来看我我真是太感动了。”

    “你说这些话就见外了我们都是朋友啊!再说在韩国那次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你不是也挺身而出了吗?”萝德丝脸微微有点红生怕被别人看出自己的心事。

    我挺身而出?饶是沈锐脸皮的厚度比普通人高出不只一筹依然不好意思起来。虽然他不知道那次在被人打昏后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但用大脚趾也可以想出来一定是萝德丝将自己送进了医院。

    他不想就这个问题继续纠缠下去马上转入了正题:“萝德丝我听古力说偷袭我的人已经指认了幕后指使他是谁?”

    “就是在重庆派小流氓袭击我们的那个袁锋。”萝德丝恨恨道。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脸色极为难看。看来上次给袁锋地教训还不够现在居然又让沈锐受了伤。

    “袁锋又是他。”沈锐喃喃的重复着这个名字奇怪的是他的表情一反常态地平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