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165章鸿门宴

第165章鸿门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转眼间一周过去了沈锐的伤已大好和古力两人回到了重庆棋院。这次他虽然没能在富士通杯上夺冠但第二名的成绩亦是不俗棋院内部的奖励自然不少再加上华以刚代领的奖金早已打到了他的帐上一时倒也着实富裕了起来。

    “老力你说这个松下世仇我们到底该怎样处置?”又是一个周一上周重庆队大败千里来访的中信大三元沈锐和古力分别战胜各自对手。今天休息他们两人在棋院里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聊了起来。

    “他打晕的是你又不是我怎么处置管我什么事?”古力躺在树荫下晒着太阳。四月的晚春正是山城天气最好的时侯。

    “妈的早知道不要萝德丝将他带回来了。”沈锐叹道。当初为了让沈锐多出些气萝德丝叫那两个瑞典军刀部队的人将松下世仇带回了重庆原意是任凭他处置。可沈锐本身也不是个心狠手辣之辈打了几次之后就觉得索然无趣放也不是杀也不是着实为难。

    “还有那两个瑞典军刀现在还和松下世仇住在一起吗?”古力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让沈锐的眉头越皱越紧。

    “那两人我一看就是杀人如麻的主这两天就在我跟前用半生不熟的汉语嚷嚷说要早点去把袁锋杀了用他地人头去向公主交差。要不是我拼命拦着。这事情可就大了。”沈锐说道。因为在日本生了这件事情萝德丝说什么也要将那两个押送松下世仇的军刀留在重庆保护沈锐还说只要袁锋的事情一日不解决就一日不准离开。

    想到这里沈锐心里就直叫唤这中国政府的人民民主专政可不是吃素的。如果那两个瑞典人真有哪天呆烦了去把袁锋干掉他们可是有办法脱身回瑞典教唆犯罪的帽子可是铁定扣到自己头上了只怕不是死缓也是无期。

    “老沈难道你不想找袁锋报仇了?”一听沈锐这话古力心里有点犯嘀咕沈锐可是有名睚呲必报怎么还会拦着。古力没和那两人怎么接触不知道特种部队杀人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还以为他们地话只是说说而已只会去教训袁锋一顿根本没真的往杀人这上面去想。

    沈锐一见古力说话的口气知道他压根没想到这事的严重性当下也不点破“报仇我肯定是要报的可我一个大老爷们怎么也不能让一个女的叫人帮我报仇呢。要是。不把这件事马上处理了那两个人又不走真是烦人。”

    “是啊就这样拖着还真是麻烦。”古力赞同的点了点“就是那三人的饭钱恐怕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钱?”一听到这个字眼沈锐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心里开始有了计策。

    ※※※

    “什么?沈锐要请我吃饭?”听到苏遥的话袁锋脸上阴晴不定。

    “是啊。”苏遥笑着道:“沈锐对我说他这次因为受伤。一个人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想明白了许多事情。他和你之间原来也许是有点误会但现在都是一个队的队友了不如大家坐下来吃个饭和解一下。”

    沈锐怎么会突然好心请我吃饭?他知道我一向和他不和地。袁锋心里七上八下自从沈锐出事以后他打了几次电话去日本都没有联系上自己的那个老同学。难道松下世仇已经被抓住把我供出来了?这顿饭会不会是鸿门宴呢?

    袁锋看着苏遥正想拒绝话到嘴边又突然改口了:“其实我心里一直也是把沈锐当好朋友的既然他要请我吃饭邢当然恭敬不如从命了。”他毕竟是老奸巨滑之人猜想沈锐有可能只是怀疑自己如果不去那才真是作贼心虚。只要做点充分的准备应该问题不大。

    袁锋问清时间地点送走苏遥后也拿起电话做了一些安排。

    山雨欲来风满楼沈锐宴请袁锋的地点正是重庆有名的酒店:顺风楼。

    “锋哥好久不见你能来吃饭真是给小弟面子啊!”袁锋一走进顺风楼上的雅间沈锐就从座位上迎了过来。

    “沈锐听说你在日本遭遇了一点意外我早就想请你吃饭给你压惊了。就是一直没有找出时间来。今天倒让你破费真是不好意思啊。”袁锋扫视了一下房间里面见除了沈锐以外只有苏遥、古力两人心中稍微安定了一点。

    “自家兄弟说什么破费不破费的。”沈锐一边殷勤地笑着请袁锋入座一边招呼服务员上菜。

    虽然除了苏遥以外双方都是各怀鬼胎但表面上看桌子上的气氛倒也祥和。两瓶五粮液很快就已见底服务员打开了第三瓶。

    “沈锐这次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怎么会有人在日本找你麻烦?”见喝了两瓶酒沈锐还是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袁锋问道。其实他之所以主动挑起这个话题也是有原因的一方面可以探探沈锐的底另一方面从心理学上来说先开口如果沈锐不是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就很难怀疑到自己身上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心里也在纳闷。”沈锐一副郁闷地表情拿起酒杯和袁锋一碰一仰脖子就下去了。“我一天除了下围棋就是下围棋又没去过日本哪里有什么机会得罪什么人?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在富士逼杯上被我淘汰的小日本心中不满找人来修理我。”

    “对这个可能很大。”袁锋将杯中酒也是一饮而尽“日本人没多少好东西这件事十有**是他们做地。”见沈锐没有怀疑到自己袁锋心里落下了一块大石头。沈锐他到是不怕但后面的瑞典公主太不好惹。摸了摸自己地手臂上次骨折的地方现在还有点隐隐作痛。

    “算了这些不高兴的事情就不提了。”沈锐又把杯子倒满向袁锋举起:“来今天我们喝个一醉方休明天大家都是好兄弟了。”

    “来干了!”一听沈锐此言袁锋心里真是笑开了花:“还好兄弟呢真是个傻B。老子叫人把你修理了还请我喝酒。不喝白不喝。”

    见两人和好连一向不怎么喝酒的苏遥也附和着举起杯来。虽然袁锋有些地方的做法她看不惯但毕竞还是一起长大的朋友。见他和沈锐两人的关系重新融洽起来苏遥也是从心里感到高兴。

    四人不觉又喝了一个多小时第三瓶五粮液也早就只剩下空瓶。沈锐看苏遥不胜酒力已经是昏昏欲睡的样子就笑着对袁蜂说:“锋哥我看苏遥快不行了。不如叫古力先将他送回去我们再接着喝如何?”

    “那好啊!”这时的袁锋早就将提防之心去了大半再加上喝了酒又有点饱暖思淫欲感觉苏遥在场有点不方便马上说道:“女孩嘛就是酒量小就让古力先送她回去也好。”

    听见沈锐这么一说一晚上都没怎么说话的古力忙扶起苏遥走出了房间现在饭桌上只剩下了沈袁两人。

    “锋哥我看古力送苏遥回家恐怕一时半会也来不了。就我们两人干喝酒有点无聊不如叫几个妹妹来如何?”苏遥一走沈锐马上露出了“真面目”色迷迷的说。

    “呵呵我早有这个意思了。”见沈锐这么一说袁锋连忙答应。本来嘛男人不喝点花酒怎么能叫男人呢?既然见沈锐今天没有什么恶意那趁机玩玩也好

    “叫几个妹妹过来陪我们喝酒。”沈锐唤来了服务员边说边将一张百元大钞塞到了他手上。袁锋在一旁淫笑着这家酒楼他以前也来过知道里面除了管吃饭喝酒以外还有一些特珠服务当下坐在椅子上等待起来。

    不一会雅间的房门被推开。袁锋一下探直了身体。门外的妹妹就要进来了也不知道漂亮不漂亮?

    顺风楼上陪酒的妹妹在整个重庆都是有名的漂亮。不过这次可能要让我们的袁锋大哥失望了。门开处不是妹妹而是一个肉球状的抽体一直从门口滚了进来差点持袁锋从椅子上捶下来。他正想破口大骂突然现门口站着两个大汉正是上次析断自己手臂的外国人而这肉球不是自己请去教训沈锐的松下世仇是谁?

    “沈锐你这是想干什么?”刚才喝进胃中的好酒就在一瞬间化做冷汗从袁锋身上涌了出来。他正想开口叫自己埋伏在旁边包厢的保镖那两个瑞典大汉已经关上门站到了他身后一个不明物体抵住了后背。

    “锋哥不要乱喊乱动啊后面两个瑞典人可不是好惹的想必你也知道吧。”沈锐笑嘻嘻的给袁锋倒上了一杯酒:“现在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