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171章笑里藏刀(一)

第171章笑里藏刀(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下午4:3o周鹤洋与李昌镐的参考书已经结束不出大多数人所料最后的结果李昌镐执黑以3目半战胜了周鹤洋继续捍卫了自己盘十天堑的称号。

    现在赛场的所有的人目光都集中到了苏羽对袁锋这盘顶棋上。苏羽获胜上海队3:1全取2分;袁锋得手重庆队奖会凭借方奖战的胜利捞走15分。

    “沈锐古力你们看形势如何?”在周鹤洋与李昌镐的参考书后重庆队的主教练杨一到目前为止了过来。这盘棋本来是他心里最不报希望的一盘不过因为前面三盘早已结束他还是决定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过来看看毕竟围棋是圆的如果真有什么奇迹生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袁锋的白棋基本上没戏了。”自从苏羽封住了白棋的出路后古力在自己身边的棋盘上少说也摆了不下址种变化图但白棋最好的结果也会被黑棋割掉一块五子的尾巴净损1o目。虽然苏羽的官子不太好但1o目击者的优势已足以让他轻松的应付袁锋了。

    “哎这次我是彻底被上海的老邱算计了。”听古为这么玫说杨一重重的吧了口气。本来重庆队现有的阵容都要比上海队弱上一点再加上料敌不明失败是不可避免的了。

    今天晚上回去应该开个会给队员们打打气。上海队就算这次胜也不过和我们同分而已。经后的比赛只要能都拿下冠军依然是我们的杨一开始盘算起以后的联赛来。

    “咦?”正当李一在心里想着事情的进修一直没有开口的沈锐轻轻的出了一声惊叹。难道棋局又有变化?他抬头看了看电视屏幕只见白棋思考良久后终于落子袁锋象看不到白棋尾巴将差一气被杀一样居然将黑棋地一截也断了下来。摆出了一副大杀局地架势。

    “我还以为袁锋考虑半天想出了什么妙手呢?白棋还不是一样逃不出生天。”古力看了看。还是维持了原判。

    “袁锋真的只是要逃这一条尾巴?”沈锐没有说话脑海里一直考虑着这样的问题。虽然现在从棋盘上看苏羽的黑棋确实没有什么危险但沈锐总是觉得白棋有什么手段还没有使出来。

    ※※※

    “金兑笑里藏刀的典故你听说过吗?”

    “这个我知道。唐朝有个大官叫李什么莆。口蜜腹剑笑里藏刀这个两个词语说是后人用来形容他地。”

    “金兑多年不见你的学识大有长进啊。”黄龙士笑道“本来笑里藏刀这个词语并不适合用在围棋上面因为围棋本就叫做手谈讲究的是一种心与心的交流。可是你知道为什么我会给黄龙十五变取这个名字吗?”

    “师父你就别吞吞吐吐了有说就一口气说完吧。”

    “原因在于。事物都有其两面性。依我的理解对棋手而言坦坦荡荡是胸怀笑里藏刀是手段。虽说我刚才告诉你笑里藏刀要大奸大恶的人才能快体会。但并不等于我要你去做这样的人。你记住一句话这黄龙第十五变你能掌握就掌握;实在不能掌握也不用着急随着人生阅历的增长你总有掌握地一天。”

    ※※※

    回想起黄龙士在梦中对自己所说的话沈锐想:他的意思是叫我慢慢体会面我现在希望直接从袁锋的参考书中学到笑里藏刀。对自己追求的棋道而言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正在沈锐思索间。“笑”着地袁锋终于亮出了一直“藏”着的刀。

    “袁锋好样的!”虽然和袁锋不和但古力还是第一时间迎了上去说道。这一盘主将的胜利。不但让重庆队得以将对上海的优势拉大到了三分从另一个角度上讲也解脱了因为输棋面一直忐忑不安的周鹤洋与古力。

    这说就是笑里藏刀吗?沈锐没有和古力一起上去祝贺他的思路还停留在刚才白棋最后的几步棋中。白棋看似自寻死路的棋子和下方最开始地那步退连接起来就构成了一个天罗地网黑棋虽然最终如愿以偿的吃掉了白龙的尾巴却送死了自己大龙的一条身子。

    “真是棋道诡变笑里藏刀啊。”沈锐喃喃道。

    “沈锐我今天能战胜苏羽最应该感谢地人就是你。”袁锋和古力聊了几句就转到了沈锐的身边“你送给我的棋谱对我的帮助真是太大了吗?”

    “大家都是一个他的说这些话就见久了不是?”沈锐敷衍道连他自己都感觉语气是那么的言不由衷。

    “不管怎样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敬你几杯。”袁锋没有察觉般继续笑着说。“到时候你可一定不能推辞啊。”

    “好吧。”望着袁锋真诚的笑容沈锐确实无法说出拒绝的话。不过下此同时他的心里也升起了一丝寒意:今天的袁锋看上去和以前完全不同了。难道这黄龙十五变不但可以用在棋盘上也同样适用在生活中?”

    在当天晚上的庆功宴上袁锋果然如下午所说的一样当着大家的面好好感谢了一下沈锐。弄得沈锐也不好意思起来连喝了几杯早早的就被古力送回寝室睡去了。

    “头好疼。”一如以前的章节一样沈锐说出了这句常用的台词。这已经是他在本书中第n次喝多了。

    “妈的怎么会喝这么多呢?”沈锐回忆了一下昨天袁锋实在是太热情了。本来主角应该是他可是从饭局一开始他就有一杯没一杯的灌自己。当着那么许多人的面。沈锐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不知不觉就多喝了几杯。

    这小子最近酒量大增啊!想到这里沈锐得出了一个结论。

    “老沈你醒了啊。”正在沈锐从床上起来。准备找点东西下肚的时候古力象阵风一样闯了进来“你昨天醉成那个熊样我还以为你今天起不来了呢。”

    “谁醉成熊样了?昨天只是我有点感冒开始几杯不喝得太急了。”当着朋友地面沈锐是永远不会承认自己酒量不行地“对了昨天你送我回来的吧?”

    “不是我还有谁?”古力在旁边找了一把凳子坐下。“你重得象头猪也只有我才扛得回来。”

    “那我睡了之后你还回去喝酒了吗?”沈锐一边洗脸一边随口问道。他刚才看了看表北京时间十一点半。不用说古力一定是来找自己一起出去吃饭的。得抓紧点中午用餐的黄金时间去晚了好的饭店就没座位了。

    “当然你以为我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袁锋灌醉不给你报仇吗?”一说起喝酒古力就来了兴致“昨天真是一阵好喝啊一直喝到半夜1点多。鹤洋、洗河他们都回去了就剩袁锋、苏遥和我。”

    “苏遥?”听到这个名字沈锐洗脸的动作停了下来“那么晚了。苏遥还没回去?”

    “是啊昨天苏遥看来也喝醉了。”古力没有觉沈锐的担心继续说道:“最后我们三人又要了两瓶红酒全部喝光了才离开饭店的。”

    “昨天你没有喝多吧?”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古力说到这里沈锐心里突然泛起了一丝不安。

    “当然没有。我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古力拍了拍胸口他见沈锐的动作停了下来连忙催促了一句:“你到是快点啊我在宋记烤鸭定的可是12点的位置。”

    “马上访问演出好。”听古力这么一说沈锐总算稍微放了点心他一边把帕子挂到架上一边追问了一句:“那昨天是你把苏遥送回家地了?”

    “哦袁锋说苏遥家里管得比较严这么晚喝醉了回家恐怕不好。他说他家里房间多苏遥原来也去过就让苏遥在他家客房住一晚算了。”说到这里古烽也感到有点不妥:“怎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什么?”一听古力说完沈锐当即暴跳起来:“老力你还说你没有喝多?袁锋一直对苏遥居心不良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能让苏遥就这么跟他回家了呢?”

    “可是苏遥自己也说没什么啊。”古力这才不安起来“我当时想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两家的长辈互相之间也熟所以也没往其他方面想。”其实古力昨天也喝得差不多了只想早点回家睡觉沈锐所说的这些他当时压根没考虑到。

    “完了完了。”沈锐一把套上皮鞋“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和我去找苏遥去?”说完一头就冲出了房间。

    “老沈等等我。”古力忙一路小跑跟了上去“我想都是一个队地袁锋应该干不出什么出格的事吧?”

    “但愿如此。”沈锐的脸色铁青心里暗暗誓:袁锋你小子要是敢动苏遥一根毫毛我拼着命不要也要废了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