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178章惊艳LG(六)

第178章惊艳LG(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棋界泰斗相邀沈锐岂有不愿意之理?他摸了摸脖子上吴清源上次送的那块小石头这东西虽然不起眼不过沈锐一直觉得它对自己而言有着一种神奇的作用“不知道这次见面又会得到什么好处呢?”他稍显龌龊的想。

    “沈锐你来了啊。坐吧。”吴清源每到一地总会受到当地棋协最隆重的接待这次也不例外韩国棋院与LG公司为他准备的是一间豪华套房。

    “公费套房看上去是比我自费的标准间要强。”沈锐一边在真皮沙上坐下一边想。中国棋院对于职业棋手出国去参加LG杯这种国际大赛采取的一般都是现在这种领导组织棋手自费的模式沈锐当然有理由羡慕吴清源的待遇。

    “请喝茶。”沈锐进来后萝德丝在另外一间房间转了一圈端过来了一杯清茶。这小妮子平时在外面很是张扬想不到也有知书达礼的一面。

    “吴先生请问这次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吗?”在考虑称谓的时候沈锐故意在先生前将“老”字去掉了他最近看的一本名为《为人处事三百招》的书上说这样称呼为让老人觉得年轻谈话的效果也会更好。

    “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想和你聊聊天。”吴清源笑着回答也不知道他脸上出现的笑容是不是因为沈锐特别在称呼上去掉了老字的缘故。

    聊聊天?沈锐看着吴清源有点奇怪。他们两人年龄的差距有半个世纪那有什么共同话题好聊的?难道他不知道世界上有代沟这个词吗?

    “沈锐今天我看了你的比赛觉得棋里面包含的内容有点不象是你的风格你自己有没有察觉?”见沈锐坐在沙上不说话吴清源将话题引到了围棋上。

    “不是我的风格?吴先生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沈锐反问了一句心里有点纳闷。这是从何说起?

    “从开局起我觉你就故意下得畏手畏脚的。到九十手左右。就已经把黑棋的先行之利全部丧失了。这种情况我还从来没有在你地棋里面看到过。”吴清源喝了一口茶“和你以往锐利的棋风截然不同。不要告诉我你不是故意的。”

    “我老师说你不是生病了状态不好的话那就是故意在布置圈套所以前半盘才会这样下。”见沈锐没有马上回答萝德丝在一旁也插了一句。

    果然不愧是绝代高手。听了萝德丝的话沈锐心里暗惊自己的这个意图连马晓春都没看出来想不到还是没有逃过吴清源的推测。

    “原来我只是猜测。现在看到你的样子到有八分把握了。”吴清源笑着从身边拿起了一张棋谱递了过来“前面的准备是不是为了这一手?真是好手段啊。”

    沈锐接过来一看上面用红笔划了一个圈地正是自己今天比赛中被李世石躲开的飞刀。

    “吴先生这手棋的后着并没有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沈锐站心的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一盘棋的手数太多强如吴清源也不可能将每一步的后着都算得这么清楚。

    “你这一手意外的遇到了李世石地反击不但没有什么厉害的后续手段反而步步后退。根本不象有”杀手之王“称号的沈锐。赛后只要是有心人谁都能研究出来。”吴清源喝了口茶“我想现在尔恐怕至少有1o个人都知道了吧。”

    “至少有1o个人知道了?”沈锐一听这话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设套不成功被其他人知道了最多被嘲笑两句。要是被马晓春看出来可就糟糕了。飞刀使出来差点伤了自己他一定会觉得自己这个徒弟丢了他“马小刀”的脸一顿臭骂应该是少不了的。

    看着沈锐脸色忽明忽暗吴清源还以为沈锐是怕别人知道了加以提防有点苦恼。笑着说:“一传十。十传百。明天只怕所有地参赛棋手都会知道了。但不用担心你这手段精妙得很以后使出来恐怕还是会有效果的。”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不过说句心里话沈锐我并不赞成你经常使用这种招数。第一、这种棋风险太大一旦被对方看破立刻就会处于下风。不是每一个对手都象李世石一样会给你留下机会的;第二、以你现在的棋力根本不适合这样的招数。这样地棋需要至少3o年以上的职业生涯磨练才能使得自然现在你下出来多少让我感觉有点不伦不类。第三嘛……”

    吴清源见沈锐的脸已经涨得通红了终于说了一句让他感觉比较舒服的话:“你的棋杀气惊人放眼整个棋坛。现在还没有人是你的对手。所以在下棋的时候应该以已之长克敌之短那才是你要展的方向。”

    “以已之长克敌之短。”一个人走在回宾馆的路上沈锐默默的想:“我这么辛苦地从袁锋手中学并不适合自己的笑里藏刀是不是错了呢?”

    “老师你今天让我把沈锐叫来就是为了指点这个笨蛋?”沈锐刚一离开萝德丝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现在说他是笨蛋刚才也不知道供认不谁在主动倒茶。平时有事没事又在念叨他。”吴清源的表情似笑非笑。

    “我倒茶还不是因为他是老师你地客人。”萝德丝故意低下头拿起棋谱装模作样看起来掩饰自己的脸红“老师你为什么要指导他呢?”

    “我指导了你如何对付苏羽、李昌镐不给沈锐点两句你们打的赌岂不是对他太不公平了?”

    一定是那两个该死的保镖偷听了我和沈锐的对话。萝德丝恨恨的想不过她脸上的两片红霞看上去更明显了。

    ※※※

    “舍弃自己进攻的长处从袁锋身上去学习笑里藏刀真是一个美丽的错误。”一早就赶到赛场的沈锐因为昨天回去用半夜的时间好好的考虑了吴清源的忠告脸色稍微有点憔悴不过他的心里和昨天相比却轻松了很多。想通了这个关键让他充满了斗志。

    今天他16进8的对手又是一个老熟人日本的大桥脱文。

    昨天下午刚拿到16强对阵表的大桥脱文知道今天要对阵沈锐很是胆怯了一阵。去年三星杯的失利给他心理留下的阴影并没有完全消失。不过晚上用了整整两个小时研究了沈锐对阵李世石的棋谱后大桥脱文轻松了许多。从棋谱上看沈锐的状态并不是太好前半盘居然被韩国的这个新锐棋手赶得鸡飞狗跳。

    也正是因为这个棋谱上所表现出的内容让大桥脱文制定了今天对付沈锐的对策:前半盘穷追猛打用乱战占据优势;后半盘稳扎稳打将优势转换为胜势。

    他想得很美但就是忘了一件事他并不是李世石而昨天的沈锐也并不一定等同于今天的沈锐。

    “这小难道还没从上次三星杯的教训中清醒过来吗?”看着黑棋一上来就下出二间、三间高挂、折二中投等气势逼人的棋沈锐觉得有点店意外。

    意外归意外对于黑棋这种表现沈锐还是很欢迎的。这盘棋他本来就准备用力战来解决问题对方肯这样配合那是再好不过了。

    下围棋光靠气势不行当然光有气势也不行。走了不到5o手大桥脱文终于现一个问题来自己刚才气势很凶的棋居多在无声无息间就完全被白顶芽彻底的压制局面已经是沈锐大优级了。

    “怎么回事?他的状态没道理恢复得这样快啊?”大桥脱文感觉有点热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开始摇动起写着一个“静”字的纸扇来。不过这时的他心里可是一点都静不来。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昨天晚上制定的战略是不是完全错了?

    棋下到这个时候回头已经来不及了大桥脱文狠了狠心黑棋下扳颇有点拼命的架势。

    “架势到是拉开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花架子。”沈锐虎连最后一刺刺到了黑棋的心口上。

    这几手一下冷汗从大桥脱文的脸上流了下来。他猛然现自己刚才的抵抗完全是在给白棋送上一道好菜现在除了一条尾巴黑棋的大龙居然什么也不能留下。

    整盘棋还没下到六十手黑棋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接下来大桥脱文还是例行公事的下了几十步还过在职业高手眼里这纯粹只是苟延残喘而已。一百零一手的时候他终于还是脸色苍白的认输了。

    “我熟悉的沈锐终于又回来了。”今天没有直播讲棋的任务唐莉得以心无旁骛的在研究室里目睹了白棋大胜的全过程她的注意力完全被棋局所吸引比赛已经结束了还在傻傻的盯着屏幕不放浑没注意一个人来到了身边。

    “唐莉想不到你还是这么关心我。”一个男声在她耳旁响起转过脸一看沈锐正眼含笑意的看着自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