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181章惊艳LG(九)

第181章惊艳LG(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虽然昨天唐莉的事情多少有点挂在心上不过不管怎么说沈锐今天的斗志还是很高的。他毕竟不是刚出茅庐的初哥了全国人民的眼光注视着可不能因为女人的原因挥失常。

    经过猜先近藤光拿到了黑棋。九点正赔款决赛的两盘对局同时开始。

    通过昨天晚上和苏羽的交流沈锐知道了近藤光进步得很厉害所以一开始就决定继续贯彻上一局胜利的经验争取在这一盘中彻底挥自己善于乱战的特长。当黑棋在棋盘右边以星、无忧角开局后白棋马上毫不犹豫的投到了正中。

    “沈锐今天气势很旺应该有戏。”苏羽来迟了一点悄悄的站到了马晓春身边。

    “这个近藤光不好对付啊。除非沈锐水平挥不然胜算不大。”马晓春对苏羽的印象很好挪了挪屁股让他坐到顾旁边。“昨天你和他的对局我回去研究了就算在我6年前全盛的时候对上他也未必能赢下来。真是后生可畏啊!”

    “马老师我到不这样看。”出乎马晓春的意料苏羽并没有赞成他的观点。“近藤光虽然强但对战能力未必高过沈锐只要把他拖到了乱战中我估计白棋应该有7成以上的机会战而胜之。”

    虽然苏羽和自己唱了反调但因为他支持的是自己的徒弟所以马晓春还是显得很高兴。“那我们就好好看看吧。”

    对于沈锐的中投近藤光显然不想在棋局刚一开始就跟着对方的小调走黑棋不加理会自行去右下角白棋的星位边上挂了一手。

    “你不理我我要理你。”沈锐没有义气用事忙应了一步小飞和近藤光这样的强敌对阵自己的空可要牢牢守住才行。

    “小飞。”马晓春看着电视屏幕上的白棋落子。脑海里称得上是思绪万千。自己在95年两夺世界冠军的时候对付对手的挂职角几乎都会走这样相同的一步棋当时在棋界还因此有了一个新的外号:“马小飞。”想不到短短只有6年的时间。就已物是人非退居了二线。想到这里马晓春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不过他很快就将精神重新集中到电视屏幕中的棋局上来毕竟还有一个徒弟代替着自己在世界大赛上继续拼杀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而这时对局室里的沈锐正将头埋得很低专心想着下一步棋地走法。要是他知道自己刚才普通的一手引出了马晓春如此之多的感慨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经过前1o手互相试探后接下来双方的度加快了许多。白棋第十二手的一步不常见在小尖。引起了棋盘上后续的一系列变化黑棋捞走了左边的边空。白棋捞走了上边的边空双方都各有一块孤棋在中央盘桓着。

    “你们看现在形势怎么样?”马晓春问道。在他旁边除了最开始地苏羽外昨天输给了李昌镐的常昊也来了。

    “不好说黑白双方现在中央地两条大龙互相牵制都不敢轻举妄动。估计谁的战斗力强谁就能占得先机。苏羽你说呢?”常昊说了几句废话就把球踢给了苏羽。

    “这个……”苏羽的强项是将棋走得虚虚实实而不擅长刺刀见红。他支吾了半天。“我也比较赞同常哥的意见这盘棋谁能先占到优势取决于双方中央两块大龙的安置。”

    “你们两个说了全当没说。”马晓春气恼的摇了摇扇子。他的特长和苏羽差不多也不能完全算清中央的变化。“古力呢叫他来算一算看白棋能不能主动和黑方对杀。”

    “对了古力呢?”听马晓春这么一说苏羽马上朝四周张望了一下“今天没看见他呀。常哥你出来的时候见着他了吗?”

    “我今天起来晚了路过古力房间时候现他房间里没人服务员正在打扫清洁呢。我还以为他早就来看棋了。”常昊回答道。

    “这小子昨天刚输棋也不知道来学习一下。等回国后非好好教育他一顿不可。”马晓春恨恨的说。不过他地这番话也伤及了无辜一听到输棋两字苏羽和常昊都有点不好意思的小红了一下脸。

    ※※※

    对局室里的沈锐和近藤光的行棋度并没有因为中央地重要性而停顿随着白54手往右上角的一步靠战斗终于拉开了帷幕。

    “真狠。”这两个字几乎同时从马晓春等三人心里冒出来。这是典型的沈锐式下法虽然过分了一点但带给对方的确是一种气势下的压迫。

    “要是换我下绝对不敢这么走。”常昊回过神来这可是LG的半决赛啊单盘决胜负要是他一定会将棋走得稳妥些。

    并不是沈锐胆子大不想稳当的将棋赢下来。只是通过前五十手的角逐他内心隐隐感觉到近藤光的实力不是一般的强平稳进行的结果自己很可能要输掉这次比赛。这步棋看似冒险其实也是一招试应手就看黑棋如何处理了。

    沈锐大胆的一手也让近藤光进入了短暂的沉思。五分钟后黑棋在边上跳起摆出了一副以逸待劳的架势。

    白棋冲黑棋挡白棋打吃黑在边上接都不得是必然的下法眼看沈锐就将捞到预想中的便宜黑棋63手的一步看上去普通的点打乱了他的步骤。

    “近藤光也不是什么善类啊。”苏羽倒吸了一口冷气。昨天的棋双方虽然下得精彩但并没有出现性命相搏的场面这手棋也才领教了这个日本小孩在对杀中敏锐的一面。

    箭在弦上不得不。这时节也轮不到沈锐犹豫。白棋长黑棋断两边的孤棋又各多了一块。战线越拉越长双方的神经也越绷越紧。

    马晓春用纸巾抹了抹汗研究室里的空调看来没有在他身上起到任何作用。他看了看表现在才上午11点半可是这盘棋很可能已经到决定胜负的时刻。

    轮到白棋走沈锐决定先做活右边的一串白子。不过这里显然近藤光已经计算清楚了黑每颗子都落得恰到好处白棋虽然下得精妙但始终没法如愿以偿。

    “好棋”随着黑棋的一步倒虎苏羽忍不住轻声说出声来不过他马上知道自己失言忙看了看马晓春的脸色。本来嘛如此重大的比赛居多为对手喝彩要是换到文化大革命时期恐怕广大的人民群众就要用拳头来问问苏羽你到底还有没有阶级感情了。

    幸运的是马晓春并没有注意到苏羽出的声音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电视屏幕这手倒虎一下白棋只能是劫活了而这个劫的重要还不仅如此它同时还关系到中央另一条黑棋大龙的生死。

    这个劫对沈锐和近藤光而言谁都不想打但谁都知道必须打。迟疑了一会黑棋还是主动扑了进去开水涨了!对不起写错了骗点字数。开劫了!

    局外的马晓春都开始冒汗局内的沈锐当然更好不到啊里去。他双目圆瞪象是要把棋盘看穿一样现在不但要找到劫材还要找到比这两块棋还要大的劫材才行!

    白棋提黑棋寻劫白棋应黑棋提白棋寻劫黑棋应。黑棋又寻劫现在白棋终于有了选择。

    “快消动劫啊!”常昊站起来一声大叫引来了研究室里其他观看李昌镐与萝德丝对局的棋手诧异的目光。他连忙重新坐下不敢出声。不过连一向沉稳的常吴都如此激动也可以想见这时的棋局是如何紧张了。

    “消劫还是不消?”令人遗憾的是研究室和对局室中间隔着厚厚的两道隔音门常昊的大叫并没有传到沈锐的耳朵里他还在犹豫着。

    “消劫虽然我的白棋稳定了但黑棋中央的大龙也将吃掉我三颗白棋活下来。开始的战略目的还是没有完全达到。”沈锐思考了半天终于一直拿在手中的棋子放了下去他还是应了一手。

    “完了。”常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虽然对杀并不是特别厉害但他的大局观确实远在沈锐之上。下一步白棋在整个棋盘再也找不到比这个劫更大的地方了。

    不出常昊所料黑棋下一手棋果然选择了万劫不应置整个左边空的死活不顾将白棋右边连根拔掉。

    这时沈锐才察觉到自己刚才的愚蠢他傻傻的看着棋盘呆住了。自己接下来纵然能杀掉黑棋右边的一块可是从全局而言已经远远落后。胜利天平已经悄然倾向了近藤光一边。

    怎么办?正当沈锐感觉力气一点点正从身上消失的时候中午结束比赛的铃声响起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