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183章惊艳LG(十一)

第183章惊艳LG(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明天我终于要和他在棋盘上一决胜负了。”从吴清源手中接过了沈锐和近藤光对局的棋谱萝德丝心里又是紧张又是期待。

    “今天晚上你好好研究一下吧。”吴清源感叹道:“这盘棋从开局起我就不看好沈锐想不到最后居然被他奇迹般地翻了盘。围棋世界的胜负还真是不好猜啊!”

    “师父你开始居然认为近藤光会赢?”听了吴清源的话萝德丝很是奇怪。沈锐可是三星杯的第三名富士通的亚军不但曾经战胜过近藤光而且在围甲中战绩也极其出色。两相比较之下吴清源居然会看好他的对手也太过不可思议了。

    “萝德丝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吴清源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你还记得几个月前在三星杯半决赛后我给你说过的话吗?近藤光虽然只是一个不满十五岁的小孩但是他厅对沈锐那盘棋的后半阶段中下出来的招法连我都觉得叹为观止很难找出破绽来。要不是前半盘中沈锐优势过大的话那盘棋的胜负估计早就改写了。”

    说到这里他又微微叹了口气:“不过小孩毕竟还是小孩十五岁的年纪也不能对他期待过高有点失误也是在所难免的就好象今天这盘棋一样。”他边说边将手指向了萝德丝手中的棋谱“黑棋辛苦了几个小时的努力就因为这第159手全部荒废了。”

    听吴清源这么一说萝德丝忙仔细研究起来十分钟后她抬起了头:“老师要是我下可能也会走到这个位置上去的。因为这一手确实太诱人了。”

    “是很诱人。”望着这个花费了自己十年心血的徒弟吴清源含有深意的说:“只一手就可以吃死对方占据过三十目的大空唯一需要赌的只是看上去起码有百分之八十以上无忧地中央大龙的生死几乎所有人都会做出和今天黑棋一样的选择。不过萝德丝你要明白真正的高手都会把局势至始至终的掌握在自己手里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危险。一样会规避。”

    “黑棋要不是过于贪心提前在中央补一手的话这盘棋就不会被逆转了。记住。缩小了的优势依然是优势。只要能把它保持到终盘就是胜利啊怕只有半目呢。”

    ※※※

    夜深了萝德丝还是没有睡着除了吴清源今天对她的教导需要消化外明天就要和沈锐进行的LG杯决赛多少也让她感觉到了一丝紧张。

    在同一个月亮照耀下地另一个房间里兴奋的沈锐也是辗转难眠毕竟对于职业棋手而言世界冠军的称号就是应该终身追寻地目标而现在这个目标就近在眼前。离自己只有一盘棋的距离试问又有多少人在这样地情况下能安然成眠呢?

    但是不管这两位明天的对手能不能入睡黑夜依然会一分一秒的过去太阳也会如同平常般从东方升起。一如他们明天要在棋盘上决出胜负一样是早已注定的事情谁敢无法改变。

    “沈锐你也来得这么早?”毕竟是第一次有机会参加世界大赛的决赛兴奋过度之下沈锐也不知道多久才勉强入睡清晨不到七点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早早赶到了赛场。原以为自己会是所有人中最先到的一个想不到居然在大门口遇到了今天决赛的对手---美丽的瑞典公主萝德丝。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原来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睡不着想不到姑娘你也一样啊!”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了萝德丝沈锐觉得紧张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许多竟然和对手开起玩笑来。

    《大话西游》萝德丝看没看过我不知道不过她精研中文多年这句话里面隐约含有地暧昧之意还是多少能听出来。萝德丝小脸微微一红:“谁睡不着了我是故意早起的。你们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吗一日之际在于晨现在空气清新正是一天中最好的时候。”

    你撒谎的伎俩也太差了。听着萝德丝的回答沈锐好笑的摇了摇头。早上的空气是不是一天中最清新暂且不论她美丽的大眼睛两边还商消散的黑眼圈早就出卖了自己的主人。

    “哎睡眠不足可是女人地天敌啊!”沈锐没有再多说什么故意叹了口气从萝德丝身边走进了韩国棋院。只剩下了这位听出了他话中的含义的金女孩从包里掏出了一面小镜子手忙脚乱的开始补妆。

    今天这两位决赛选手看上去还真是年轻啊。这次担任决赛主裁判地人是韩国现代围棋的开山鼻祖**奎九段他仔细打量了一下沈锐和萝德丝不由得生出了长江后浪推辞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的感慨。

    “你们还是快点猜先吧。比赛就要开始了。”见两人互相退让**奎本着女士优先的原则指令萝德丝抓子。这才在正式比赛铃声响起之前确定了本盘棋由沈锐执黑。

    也许因为双方早上在大门前见面时开的几句玩笑比赛正式开始后他们两人紧张的心情反而都轻松起来沈锐微笑着将黑棋的第一手放到了左上的小目上。

    一般来说双方第一次交手因为互相之间不熟悉拿白棋并不是一个好的开始。但从萝德丝的表情上来她非但没有任何不满甚至从眉眼之间还透出了笑意。面对黑棋的“变异中国流”开局白棋应以二连星后就怪异的在左上高挂了一手。

    说这一手怪异是有原因的。一般来说面对小目的高挂有二间、三间种种不同的选择但象这样大飞的高挂。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闻所未闻世间罕有了。果然白棋这手棋一出研究室里地众人马上议论纷纷起来说什么的都有。

    “萝德丝这次看来是有备而来啊。”马晓春的脸色显得很凝重。虽然说在围棋这一项目上从来没有女子选手夺得世界冠军的先例可是面对着这样一位淘汰了李昌镐的巾帼又有谁敢说历史不会在今天被改写呢?

    “是啊敢在世界大赛的决赛中下出新手的女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一旁的古力补充道。他这句话还真是属于废话中的废话。在萝德丝之前难道还有女性闯入过世界大赛的决赛吗?更不要说下出什么新手不新手了。

    也许是赛场地气氛确实太紧张对于古力这句话中的明显语病苏羽和常昊非但听面不闻。反而频频点头表示赞同。

    萝德丝这手棋确实也太怪了点沈锐破天荒的在开局最初就开始长考。整整十分钟后才落下了在棋盘上地第七颗棋子。黑棋没有贸然进攻而是选择了在右上角单关一手护住了角空。

    眼见白棋在右边的四路上舒服地下出了拆二的形状坐在棋院三楼贵宾室里的吴清源慢慢的喝了一口茶。虽然现在只下了八手棋但他策划的第一步总算成功了。

    ※※※

    “萝德丝如果明天你执白那开局一定要按我说的话去做。”

    “我观沈锐下棋不拘一格。颇有古人之风。明天是他第一次下世界大赛的决赛一定设计了常人想不到的开局。所以如果明天你现他的前三子不和常理地话相对应的你也要走出非常规的下法。记着沈锐的计算能力几乎独步天下常规的对应很有可能让你在开局就吃下大亏。”

    “老师可是非常规的下法我也不熟悉啊。”萝德丝为难的皱起了眉头“现在准备恐怕也来不及了啊。”

    “我知道你不熟悉。而现在你也没必要支熟悉。”吴清源笑道:“围棋所包含的变化之多如同宇宙星辰一样深邃。不要说明天就要比赛就算给一年的时间你也熟悉不了。这样下只是一个赌博。我们要赌的就是沈锐在世界大赛地决赛中不会轻易冒险见到你的下法后又会从非常规的布局转回到常规的布局中。”

    “老师这样地赌是不是太危险了?”萝德丝有点担忧毕竟这个比赛对她来说并不只是为了一个世界冠军这么简单还包括了入沈锐之间场外的一个“小小的”赌博“沈锐我比较清楚他下棋还敢于冒险的。”

    “萝德丝你还是太年轻了。”吴清源站了起来“我知道沈锐敢于下棋冒险就好象我年轻时候一样。不过不管什么人骨子里总会有种想赢怕输的思想存在。这盘棋他也许会冒险但那只会是在他感觉形势不好的时候。而刚开局”说到这里年迈的吴清源忽然做出了一个肯定的手势:“那是断然不会的。”

    ※※※

    想到这里昔日的天下第一嘴角有了一丝笑意。现在虽然只下了八手但白棋的布局已经成功了一半。萝德丝接下来就要看你自己的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