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184章惊艳LG(十二)

第184章惊艳LG(十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萝德丝微微抿着薄薄的嘴唇眼睛看着相切盘但余光却在观察着面前这个让她一缕芳思缠绕的男孩看着他皱起眉苦苦的思索:他接下来会怎么走呢?

    “转移。”吴清源突然轻轻地笑了起来。和稚嫩的萝德丝不一样他那无比丰富的经验立刻看出了沈锐这时候的心理“这小子在这个时候也终于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压力了不敢继续在右上角乱来了吧。”

    “沈锐在这种情况下转移会是好手。”苏忌的眼珠微微转了转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立刻在棋盘上摆下一子。但他所摆的位置却让常昊和古力都吃了一惊:“沈锐直接脱先在左下挂?这通俗读物不是一种变相的退缩吗?依他的棋风应该不会这样下的。”

    “退缩?”苏羽微微笑了起来“你们认为他不会这样下?”

    常昊和古力都在点头:“绝对不会。”

    “马上就会见分晓了。”苏羽轻轻的咳嗽两声指着白棋刚才这个拆二问“我问你们如果现在是你们面对这种情况接下来该怎么办?”

    “如果是我的话应该会……”但当古力开始思考接下来的手段的时候却愣住了半晌不语。

    “沈锐不可能在上边动因为上边守两角再加上中投的一子如果再动就显得重了。”这时候马晓春接过了话头手指着棋盘一点一点的推算“右边现在白的实力太大下边分投过去则显得调子太缓所以即便沈锐不情愿也只能在左下动心思争取左边了。”

    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来就是佩服着吴清源的指导思路:谁都知道沈锐的计算力极强谁都知道沈锐下棋不按常理出牌但在简简单单的两个手段之后就能把那小子从开局的诡异中拖回到常规的路线上不能不说吴老的心思实在是毒辣。

    只不过。帮着一个瑞典公主算计自己地国人未免有些……马晓春眼看着沈锐无可奈何的在左下挂角。长长地叹了口气。

    但让开始循规蹈矩的沈锐料想不到的是对面的这位身高167体重53三围35、25、37模样极为精致美丽的公主(不要问我沈锐为什么把萝德丝的三围知道得这样清楚)却继续出怪招左下没有正经的飞守或老尖顶而是一路拆了出去。

    “嘶。”沈锐深深地吸了口气对这手棋的意义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我在右下再挂整个下边她应该怎么整理?”

    他把头埋在棋盘间。他需要量仔细的思考对策。

    最终的思考结果沈锐还是决定了在右下挂打算看看萝德丝怎么处理因为子力都飘在高位而显得空空荡荡地下边。

    但萝德丝的手段再一次让他有些惊讶没有管右下的东西而是澡顶左下挂角的那枚黑子。

    “看起来。萝德丝真的是有备而来。”马晓春在短短的五分钟之内第二次叹气坐在棋盘前呆“舍掉下边的大空而把左下稳稳拿住这种抢占实空倒真地很对沈锐的胃口。”实际上谁都知道沈锐最擅长的就是战斗最有把握的就是中盘的混乱而最怕的就是这种稳扎稳打抱定大空不松手的人。

    “怎么样才能把局面搞乱在乱中求生存呢?”古力斜着眼睛看苏羽。

    如果说力量古力即便砍不过沈锐。但也自信能在战斗中把苏羽这种观察力缺失的人拿下。可要是说怎么把这样平稳的对局引入到对方再也不能掌控地混乱中那还是要说凭苏羽流打遍天下的苏羽了。

    “实际上这个时候可以双飞燕或者在左下尖出来同样的守地。”出乎古力的意料苏羽的招数却是平稳过渡“右下双飞燕之后白棋唯一能做的就是拍头不然被捞掉了大角绝对不能忍受。不过如果不处理左下那么当右下稳定之后左边的黑棋就麻烦了。”

    左边?古力在算清了局势之后。倒吸了一口冷气:“你的意思是沈锐需要逃大龙了?”

    这算是一个小计谋吧。萝德丝很满意吴清源的战术至少从现在看来沈锐后面2o手的变化已经可以确定了:那么多年孙子兵法也不是白读地虽然不大明白为什么叫“孙子”兵法但上面的这些东西确实委有用。

    同样的沈锐这个时候也看到了后面的这些变化顺着刚才的方向推导一下之后还是很清楚的看到的。

    “唉。”沈锐抓着扇子看着棋盘苦苦的思索着对策手指因用力而变得惨白。这让萝德丝恨不得立刻放弃对局也不想让心上人这么难受。

    只不过棋盘之上无父子。更何况她和沈锐只是一对儿没有任何关系的小男女呢。

    “方向唯一他也只级顺着萝德丝的意思走了。”在棋盘上翻来覆去摆了几十个变化之后马晓春无奈的摇摇头把手中的白子扔进了棋盒扭头看苏羽。“这倒是有点像你的风格啊。”

    “跟我没关系。实际上我倒觉得萝德丝这小丫头有点李昌镐的意思柔柔守守就把局面带过去了。”苏羽从口袋里面拿出十几个小塑料袋然后一个一个打开拿出药片开始吃药。

    “跟我更没关系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带着别人走过?”李昌镐这时候突然从地底下冒了出来刚才他在旁边听了半天早就憋不住了。“但是我也从来没见过吴老师这么下过。也许这是老师在车祸之后钻研出来的新东西我倒觉得这小丫头是在追求一种”他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才找到一个比较好的词“平衡。吴老师一直在说的平衡也就是那个中的精神。”(作者注:吴清源在1962年第一次名人战的时候遭遇车祸并留下严重的后遗症直接导致饶天下一先的吴氏王朝崩塌)

    平衡?

    现在的沈锐还没有外面的两位那么理论化而且也没有时间来思考这种东西:现在盘面上经过一连串的变化之后黑棋拿到了下边实地。而白棋吃住了右边双飞燕的黑子也同样把右边纳入囊中。只不过当沈锐把左下挂的那枚黑子长头之后却被萝德丝一招分投直接从床上踹到了地上。

    “太狠了。”沈锐在喃喃自语。

    “太狠了。”马晓春闭上眼睛连连地叹气“如果是直接的夹攻沈锐至少还能靠着下边反击。但现在这一手双攻实在是太狠了。”

    “我想沈锐应该会先守角然后让白棋进攻。”权衡利弊许久之后沈锐总算是下定了决心治孤反手从左上拆二出来守地兼攻击白一子。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下?”李昌镐看着这手反击思索了一会儿扭头问苏羽。

    “萝德丝冒失了。现在沈锐如果能看到的话应该转身去右边。”苏羽的话很简单却让马晓春吃不透:“右边?现在右边是白棋的铁壁你怎么进去?”

    “没必要进去。”李昌镐却和苏羽意见一致“只要打击一下把下边借势拖出来就可以。而且就算让白棋在右边立起来一道大模样下边也能够抵消。”

    “就是这里。”苏羽年历着李昌镐在棋盘上摆下的变化开始解释“别忘了右下还有个双飞燕留下来的后遗症了……”

    关攻击黑二子孤棋。萝德丝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把棋子拍在棋盘上却完全不知道贵宾室里的吴清另有所指已经脸色煞白:“幸好你个小丫头不是和那两个人在下棋不然就凭你这么冒冒失失的攻击两个小时之后你就死得连尸体都凉透了!”

    但沈锐并不是太极之王李昌镐更不是大局观天下第一的苏羽因此他的手段就是尖出逃孤打算在中腹和这位女士一决雌雄。

    不过这并不是说沈锐就不如上面的两位而是性格使然:每一个力量型的棋手总会喜欢在自己最擅长的地方摆开战场实际上如果李昌镐或者苏羽被他拖进了乱战估计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这个东西吴清另有所指是知道的所以才会在赛前让萝德丝如此这般的进行对局。但关心则乱老人家偶尔难免还是会在这个问题上自己吓自己。不过看到沈锐的外逃他终于松了口气端起茶杯开始慢慢的品味黄山毛尖的味道。

    经过沈锐和萝德丝将近两个小时的勾心斗角这盘棋终于到了要正面决高低的地方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