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191章春兰花开(四)

第191章春兰花开(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输了棋没有谁的心情会好。特别是下午那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更是让沈锐觉得难受。他草草和古力一起吃了晚饭就一个人回到了房间。

    这时候有了女朋友的好处就体现出来唐莉的电话如约而至。虽然沈锐没有按照她说的去做但电话里有的都是关心和鼓励没有埋怨。等到再和杨一院长在电话里交谈了之后沈锐因为输棋而消沉下的心情开始慢慢复苏毕竟预先赛还有那么多场奋起直追也不迟啊。有了这个想法的沈锐这个夜里睡得很香。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沈锐马不停蹄的下了7场比赛。他的状态多少恢复了一些而对手相比之下也确定不强。八轮之后沈锐以6胜2负的成绩排在了解小组第二终于争取到了附加赛的名额。

    “什么沈锐在春兰杯预选赛里居然没能以小组第一的身份出线?”听到这个消息电话里传来了萝德丝不太相信的声音。

    “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吴清源笑道“他刚住了三个月的院能恢复到这样的水平已经很不错了。不是还有附加赛的机会么。”

    “到是你这次在欧洲参加预选赛顺利吗?你要知道欧洲的名额只有一个失手一次你可就没有机会了。”

    “老师你放心吧。这个名额就是春兰集团专门为我准备的难道还会有其他人地份?”虽然相隔万里。但萝德丝的笑声听上去依然那么清脆明朗“现在我已经进入前八强了。老师你就放心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那就好。”吴清源准备放下电话。

    “老师你先别挂我还想问你一件事。”萝德丝说道:“这次春兰杯附加赛沈锐的对手厉害吗?他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你个丫头自己的名额都还没有拿到就先关心起别人来。”吴清源虽然多少觉得有点不满但还是如实相告:“国内的顶尖选手基本上都以小组第一的身份出线了。以沈锐渐渐恢复的状态来看小组第二中。只有第三小组的孔杰能够对他构成威胁。不过这次附加赛是用抽签的形式决定对手地他们两人抽到一起的概率只有九分之一应该不会那么凑巧。”

    听了吴清源的话萝德丝这才放下了手中的电话关心沈锐的她终于可以安心去争夺欧洲那唯一一个春兰杯的本赛名额了。毕竟九分之一的机会着实不大。确实没有什么可以担心地。

    不过。世界上地事情有时候就是那么巧怕什么来什么。过了三天在附加赛对阵名单的抽签仪式上沈锐和孔杰两人都不想看到的事情终于还是生了。

    ※※※

    “抽到孔杰?”杨一怀疑的看着古力“你搞清楚没有?别什么事情都瞎嚷嚷。”

    “千真万确。我刚从中国棋院的官方网站上看到的。”古力很是委屈的说道他和周鹤洋等人因为都是以小组第一出线所以比赛一结束就回到重庆来了。

    “棋院这些官僚们在搞什么搞有这样抽签的吗?”得知消息属实杨一多少有点气急败坏。“沈锐和孔杰都是国内有数的高手这场附加赛不管谁输了都是我们参加春兰杯的损失。他们难道不知道?”

    “是啊。我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会把他们两人抽到一起。”古力附和道。作为参加了两届围甲的“老将”他对孔杰也算是比较了解了。孔杰地等级分最近两年从来没有掉出过前三也算是中国围棋的一流选手之一。

    “这下沈锐恐怕会有点麻烦。”知道棋院的抽签决定不能改变杨一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以他现在尚未完全恢复的状态。要想赢下孔杰不是那么容易地事情啊。”

    古力是杨一一手带大的现在见恩师烦心当然不能旁观”杨院你放心。我年孔杰最近的状态也是差得要命要不然也不会只得了个小组第二。再者沈锐怎么说也是两次世界亚军从最近两盘棋看状态也开始慢慢好起来。他们北京棋院的压力应该更大才是。”

    “你说得也有道理。”杨一拍了拍古力的肩膀。孔杰是北京棋院的顶梁柱这次北京参加预选赛的四名棋手当中除了他之外其他三人连小组第二都没能捞到。相比较而言重庆这边罗洗河、古力、周鹤洋都顺利过关光从心态比较沈锐已然占了上风。

    “那我们就不要在这里再为他瞎操心了。”想到这里杨一大声说道:“你去把鹤洋他们都叫上今天中午我请你们出去吃小天鹅火锅为你们这次的北京之行庆功。沈锐嘛这顿他是吃不上了至于下一顿能不能吃上就只有看他自己挥了。”

    吃火锅?不提这三个字还好一提沈锐心里就不舒服。他挂了古力打来的电话一个人躺在床上闷闷不乐刚吃的那顿火锅可也太不划算了。

    中午的时候因为最近几天在宾馆吃得也太不舒服沈锐决定出去找点好吃的东东。他走呀走不知不觉就散步到了一条小巷里。

    北京九月间正是夏热未退秋风刚起的时候。走到小巷口的沈锐突然闻到了一阵微风送来的气味。那气味可真是好闻啊离开重庆已经快两个星期的沈锐好久都没闻到这样熟悉的味道了。正是重庆火锅所特有的牛油香气。

    顺着香气寻去只见一个普通的小店前挂着块古色古香的招牌:小洞天火锅。

    重庆有很多知名的火锅老字号比如桥头火锅小天鹅火锅等等而小洞天火锅正是他们其中的一个。沈锐在重庆的朝天门曾经也品尝过那口齿香的感觉现在仿佛还在嘴边。当下他再不迟疑走入店中寻了一个空位坐下。

    “小兄弟你是一个人来吃火锅?”刚一坐下一个中年男人就走了过来听他说话的口音正是四川来京的人。沈锐很是高兴答道:“是啊。给我来一锅麻辣味重点的。”

    “至于菜嘛”他见老板拿出了菜谱就流利的说道:“毛肚、鸭肠、牛肉、肥肠、土豆、莲藕、豆皮、粉丝、青菜……一样给我来一份。”

    独在异乡为异客不管怎么说也不能亏待了自己的肚子。沈锐想都两个星期了今天终于可以好好打一下牙祭了。

    有名话说得好当葡萄还没有吃到嘴里的时候你永远不知道它是酸是甜。同理可证当火锅还没有吃到嘴里的时候你也不会知道它究竟合不合胃口。这一次毫无疑问沈锐高兴得太早了一点。

    于是我们大家都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场景:当沈锐喜孜孜的将一块毛肚放到了嘴里然后一秒钟之后又忙不迭的吐了出来。天啦这充满了药味的东西难道还能叫重庆火锅吗?

    叫不叫重庆火锅不重要好不好吃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当沈锐好不容易憋得难受的吃了个半饱准备走人的时候老板拿出的菜单上分明写着这样一个数字:人民币1o88元。

    “我要去消费者协会告你们!”沈锐义正言辞声色俱厉。

    “随便你我们的菜价是经过工商局批准的。”老板不卑不亢有理有节。

    “经过批准的?”沈锐冷冷一笑“你不要以为我是胖娃没吃过肥肉、黑娃没晒过太阳。就这几盘毛肚青菜你要收我们1ooo多块还说是工商批准的?”

    “毛肚青菜?老板神色不变”“你知道这毛肚是什么牛身上的毛肚吗?是神户牛身上的毛肚。神户牛肉5ooo多一斤我这毛肚5oo块一份难道贵了吗?”

    “这青菜你以为是一般的青菜?这是美国进口空运来的。转基因你听说过没有?我这青菜可是转过三次基因了。转一次1oo块3oo块不多吧?”

    “看你也算是我半个老乡我还给你打了个八折。要不然该拿13oo了。你小子还叽叽歪歪的干什么还不赶快掏钱?“老板越说越气愤手一招后厨立马出来了两个满身肥肉乱颤的厨师。

    这情形好象在那里遇到过。沈锐一回忆想起来了。一所前在韩国的一个海滩饭店里萝德丝好象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当时的自己见义勇为挺身而出就此迎得了佳人的好感。今天的事情该如何处理呢?

    十分钟后沈锐掏空了钱包灰溜溜的从火锅里出来了。

    后来在和古力谈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古力多少有点不解“老沈你平时不是看上去很厉害吗?而且上次在韩国还是帮别人你都敢出手这次怎么萎哥了?”

    沈锐笑笑道:“古力你不懂。上次在韩国我之所以出手是因为有美女在一旁。这次承北京的火锅店里我举目一望店内只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婶儿。动手无疑是明珠暗投啊。”

    其实还有一个理由沈锐没有告诉古力他原来被人打昏还可以跟黄龙士学习黄龙十九变。可是现在十九变已经学完了再昏不就白昏了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