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192章春兰花开(五)

第192章春兰花开(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相比较吃火锅被敲而言明天关系到春兰杯本赛名额的附加赛无疑要重要许多所以虽然沈锐心里固然万般不愉快也只有打起精神开始研究起孔杰的棋谱来。

    这一研究就是一个下午一直到沈锐不知不觉在沙上睡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八点钟了而争夺春兰杯最后五个出线名额的附加赛就被安排在了一个小时之后。

    “你好。”孔杰大方的向沈锐伸出了手。虽然同为中国围棋年轻一代的希望之星但他们两人几乎没怎么见过面对局这也还是第一次。

    “今天能和你对局很高兴。”对方这样礼貌沈锐当然也是笑脸相迎。面前的男孩如此阳光沈锐觉得他不去当演员而是选择了下围棋未免有点可惜了。

    打过招呼之后马上进入正题。猜先结果沈锐执黑。

    这盘棋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这五盘附加赛中最重量级的对决因此也吸引了不少人到场观战。他们当中既有中国棋院的领导也有围甲北京大宝队的教练更有十几个国少队的孩子们。

    “孔杰大哥这次一定能赢。”在白棋落下了第56手后一个长得胖乎乎的孩子肯定的说“现在四个角当中白棋占了三个而且黑棋中腹的势力也受到了限制现在白棋领先得已经很多了。”

    “对!”这小孩的看法引来了一阵赞同地声音。第一是因为他分析得不错局面确实如此;第二嘛因为孔杰是北京队的成员有空的时候经常到国少队来指导他们所有的孩子和他感情都很好都是他的忠实Fans。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这时候有个声音不和时宜的冒了出来:“我看倒不一定。”

    说话的是一个长得黑黑瘦瘦的孩子外貌在一群孩子中显得很是普通只有仔细观察的人才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一点稍微和其他人不同地地方。他的眼睛十分有神。少了一点少年应有的天真多了一些不合年龄的成熟。

    “周睿羊怎么又是你?”那胖小孩看来应该是国少队里一帮小孩的头现在见居然有人出来提反对意见显得有点生气“你是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和我唱反调?”

    “不是我想要和你唱反调。”面对胖小孩的责问周睿羊依然显得不急不躁。“我只是就棋说棋。黑棋前五下步一直都是顺着白棋的步调再走。所以我们看上去才觉得白棋地情况不错。可是你们想过没有执黑地沈锐是什么人?他可是两次世界亚军有名的力量型选手啊他这样做一定有什么目的。”

    “所以我觉得白棋光是现在这点优势还不足以影响这盘棋的胜负。真的要分出高下还早呢。”

    周睿羊的眼光是不错说得也很有道理。不过他刚才的分析全错了。沈锐跟着下的原因其实很简单远远没有他想得那么复杂。就是三个字:没状态。

    沈锐自己还是比较了解自己的。有状态地时候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可是一旦没状态有可能一个普通的低段选手都能让自己脱成皮就更别提已趋一流地孔杰了。这样的情况下跟着对手走棋应该是一个绝佳的选择。第一这样可以保证局面不被拉开太多。第二嘛虽然对手这样可能取得一点优势但只要他一出错自己就有机可乘了。虽然一流选手出错的几率很小但沈锐知道孔杰最近的状态也不是很好谁说这样地想法不可以期待呢?

    沈锐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但孔杰也不是省油的灯。最开始他还比较畏棋黑棋的杀力走得稍微有点小心可是3o手一过见沈锐今天完全是一副没有战斗力的样子渐渐的就放开了。白棋东一手西一手下出的都是一些稍显过分的手段。而沈锐今天也真是忍得住任凭白棋猖狂他就是紧跟着不出手。抱定了不见棺材不落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想法。

    十月间火炉山城的暑气还是没有完全退去气温维持在3o度以上热得吓人。因为最近没有比赛的缘故古力在家睡了个懒觉过了午才悠哉游哉的朝重庆棋院走去。说真的不要怪古力偷懒这一段时间以来他真是太累了天气又太热。今天要不是因为有沈锐的比赛他窝在装上了空调的家里连门都不想出呢。

    在路上流了一身汗的古力逃一样的跑进了棋院的会议室。一进门现因为天气热的缘故会议室里空荡荡的没有几个人除了杨一和苏遥以外就是两三个学棋的小孩。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苏遥看见古力打趣的说道:“后来一想不对啊古力不是这种人啊关系到自己好兄弟出线的比赛他怎么能不来观战呢?不过你也真够懒的棋局都快下完了才到。”

    “都快下完了沈锐是不是形势很好?”古力擦了擦汗一头就栽到了电脑旁。不过看着看着他的脸色开始凝重起来“不对啊这不象是沈锐下出的棋啊?”

    棋盘上现在的局势很乱但一眼望上去沈锐的黑棋形状支离破碎到处都是死棋不利是明显的。

    “沈锐的状态还是没有完全恢复。”站在一旁的杨一说道:“这盘棋一开始他的战术到也还对就是紧跟着孔杰的白棋走不惹事端。形势虽然不好但也不坏。”

    “可是三十手之后孔杰开始有所察觉黑棋的好日子就到头了。白棋几招手筋一出黑棋就再也不能跟着下了。”

    “中午封盘时的形势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样子。接下来就只能指望沈锐中午吃饭的时候能恢复状态想出点妙计来。不然输棋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是啊。”古力赞同的点点头黑棋现在一块大龙和一块小龙都处在白棋的包围之中。大龙因为还有一个缓一气劫的存在生死暂时无忧。当然仅仅是暂时。而小龙如果不管马上就会一命归天了。“杨院你看沈锐下一步是不是会把这条龙救出来?”

    “不太好救吧?”杨一边说边在棋盘上摆了起来。黑1靠是唯一的办法。白2冲、4长让黑棋连回后再断。不过这样一来白棋极厚黑棋所得仅仅是救出了几个子被白棋一挡后整个中间的外势都成了白家天下形势就越雪上加霜了。

    “不行不行。”古力连连摇头“这样下的话还不如现在就投子呢。”

    “那你说该怎么下?”杨一将鼠标交给了古力他虽然是重庆棋院的领导不过单从棋力上讲古力无疑是在场的人中最厉害的。

    从来都是笑着一张脸的古力并没有马上接过鼠标而是皱着眉头在那里楞显然他也还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

    正在他们为沈锐愁间棋盘上突然有了变化中午封盘的时间已经到了沈锐走出了苦思后的第一招。

    “尖?”黑棋一落下扬一和古力几乎同时叫了出来。一旁的苏遥更是看得花容失色“沈锐今天到底怎么了?就是没状态也不至于下出这样离谱的棋来啊?”

    让我们来看看棋盘到底生了什么事。黑棋这一尖说白了就是一步送死的棋不但将刚才还有希望连回的黑小龙全部送进了白棋的怀中而且还买一送一连带棋盘下方的七八颗残子也一并送了。

    “杨院沈锐这步棋到底是怎么想的?”对着电脑看了半天古力还是没有看明白转过头向杨一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杨一的脸上也是一副不解的神色“这步棋象勺子又象是弃子。说它是勺子吧沈锐想了一中午难道还会出这样简单的错误?说它是弃子吧那就更不靠谱了那里有一口气弃这么许多的道理?”

    “我开始也朝弃子作战这方面想过的。”古力在旁边补充道:“按理说一次性弃这么多子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总应该找回相应的收获才对啊。可是现在黑棋我真看不出捞到了什么好处。”

    “还是有点好处吧。”见两人讨论得这样激烈一直没有说话的苏遥开了口“黑棋总归是将外势拿到了。”

    “外势?”古力哑然失笑“就那外势能成的空恐怕连损失的一半都捞不回来可以忽略不计了。”

    黑棋的这步尖虽然被古力杨一一致认为是坏棋但是谨慎的孔杰还是思考了将近5分钟才落子。他的选择和绝大多数人想的一样对于黑棋送来的大礼当然是照单全收了。起码这步棋现在还看不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来。在孔杰眼里白棋吃掉了这几颗子后优势又扩大了许多黑棋再下几步就应该可以认输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