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195章春兰花开(八)

第195章春兰花开(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老师你也来了?”萝德丝刚一走出会场就看到了站在大门口微笑的吴清源。当然这位昭和棋圣的身边一如既往站着的是正陪他说话的中国棋院和日本棋院的领导。

    “我自己的小徒弟来参赛我能不来吗?”吴清源笑着和身边的华以刚与带领日本队前来参赛的加藤正夫做了个告别的手势走到了萝德丝身边:“我可是专程为了你参加春兰杯到北京来的。作为徒弟的怎么也请老师我吃一顿烤鸭吧?”

    “老师你到北京来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请你吃饭。偏偏就只打我的秋风。”萝德丝一脸苦笑。刚跟着吴清源学棋的时候这位老师还没有这么爱开玩笑最近几年不知道怎么的反而返老还童起来也真是奇怪啊。不过说归说老师既然开了口那有不请吃饭的。当下两人就打了个出租车朝全聚德而去。

    “萝德丝这次抽签还满意吧?”吴清源一边说一边往自己嘴里塞着鸭子哪里有半分棋圣的样子?

    “没什么问题。”萝德丝朝四周打量了一下现自己身边的几个保镖并没有跟进店里来心情开始高兴起来。毕竟没有谁会喜欢连吃一顿便饭身边都要坐几个彪形大汉的。

    “我这次的对手是韩国的一个新人叫什么永训的。具体名字我也记不清楚了听说好象是今年韩国地新人王。”萝德丝也拿起一块面饼卷起鸭肉来。好歹她现在也是世界冠军了连和一个新人王遭遇都要紧张。那也太丢面子了。

    “呵呵我们的萝德丝现在说话的口气都变大了啊。”吴清源似笑非笑地看着萝德丝“不过。我可是听说这个朴永训最近在韩国胜率高得很啊你要是第一轮就被淘汰到时候可不要哭鼻子哟。”

    “第一轮被淘汰?”萝德丝吃完嘴里的又开始伸手。这小妮子仗着自己身材好一点都不考虑减肥还真是让人羡慕。“老师不是我吹牛照今天的抽签情况来看我进入十六强甚至八强基本上都没有问题。毕竟在这之前苏羽、李昌镐我都遇不上。”说到这里萝德丝想起了什么脸色开始不那么爽朗了:“我到是有点担心沈锐他运气不好第一轮就遇上了李昌镐。可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是吗?”吴清源的动作很快现在已经吃饱开始喝茶。“你和他们两人都在LG杯中交过手你觉得谁的棋更难对付一点?”

    “谁的棋更难对付一点?”萝德丝陷入了沉思连手上的烤鸭都放在了一边。经过慎重的考虑她回答道:“老师这问题还真不好说。两人地棋都很强不过从对局的感觉上来说。我觉得李昌镐的棋给我感受更深。和他下棋基本上从开始到结尾都会处于一种压迫感中。而这种压迫感和沈锐下棋虽然也会有。但只会存在于中盘。所以我想应该是李昌镐更强一点吧。”

    “你说的不错。”吴清源赞许的点了点头“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

    “只说对了一半?”萝德丝很是奇怪的看着吴清源错就是错。对就是对这一半是什么意思呢?

    “你刚才说李昌镐更厉害在LG杯结束地时候这个说法是对的。”吴清源解释道:“不管从对围棋的认识还是对手心理的揣测以及影响方面那时李昌镐都要比沈锐高出不少。”

    “可是自从一个月前我看过沈锐入孔杰的一盘棋后这个问题恐怕就不能这么绝对的回答了。”

    “沈锐和孔杰哪盘棋?”萝德丝回忆民片刻“老师你说的是他们两人争夺春兰杯本赛名额那盘棋吧。依我看那盘棋双方都不是很挥应该不能算是什么名局啊。沈锐最后能获胜也是侥幸。”

    “最开始我也是这样想那盘棋他们两人地状态都不好各下了半盘好棋最后沈锐侥幸胜出了。”吴清源放下茶杯缓缓道:“可是后来我越琢磨越不对就把棋谱找出来又打了一遍最后得出了一个我自己都不大相信的结论。”

    “老师你都不敢相信的结论?那是什么快说给我听听。”萝德丝地好奇心一下就被这句话吊了起来在围棋世界里居然还会有事情让自己的老师吴清源感到吃惊的吗?

    “我得出的结论是孔杰下半盘之所以状态不好不是他自己的原因而是沈锐诱使他状态不好地。”吴清源看着萝德丝用绝不是开玩笑的语气说出了一句起码有九分象是在开玩笑的话。

    ※※※

    “天元?”

    沈锐思考了将近五分钟终于在棋盘上落下了第一颗子。这一颗黑子一落下周围的人包括稍微懂点围棋的摄影记者都象用看火星人一样的眼神看着沈锐。

    这丫不是疯了吧这可是世界大赛不是练习赛啊居然用这样不着边际的招数?更有人在心里想:都说李昌镐是外星人依我看这个沈锐更象。甚至有些记者连报导第一轮比赛的文章标题都想好了:外星人对外星人---春兰杯第一轮中生的星球大战!怎么样够港吧。

    除了沈镶以外周围所有人中唯一对黑棋这一步天元没有露出吃惊表情的是他的对手。李昌镐倒也真对得起石佛这个外号他只是稍微思考了不到1o秒钟就在棋盘右下角的星位上落下了一颗白子。

    第一手棋思考了五分钟可是黑棋的第二手沈锐反而不思考了。他迅的拿起一颗黑棋就落到了白棋对角星上“啪”的一声将计时器按了下去。

    接下来白棋二连星黑棋跟着也二连星连一秒钟都不多用。这下大家都看懂了原来是模仿棋啊。

    模仿棋最开始出现在执黑先行不贴目的日本幕府时代明人是谁现在已不可考了。实在想弄明白的大大可以去查资料。长久以来这种下法都被大多数棋手反不齿认为是歪门邪道非正人君子所为。

    真正将模仿棋扬光大的是五十年前一个叫做桥下二次郎的日本人他可以算得上是喜欢下模仿棋的棋手中唯一的高手。不过虽然桥本二次郎虽然对模仿棋研究很深屡屡在大赛中使用但胜率也不高。所以近年来这样的下法在正式的职业比赛中已经很少见了更别提在春兰杯这样的世界大赛上使用出来。

    沈锐今天这么一下也算是多少出了一点风头。

    “今天沈锐这棋有点意思。”只要是在现场观战聂卫平和马晓春这一对冤家总是坐在一起。“马小这模仿棋是你教他的吧?看不出来你这小子还有这一手连这样的老招数都翻出来对付小韩了。”

    “什么我教的我那还有什么心思去研究模仿棋?”马晓春没好气的说。最近一段时间可把他累坏了。春兰杯是他正式担任中国围棋队总教练后的第一世界大赛棋院已经下达了必须夺冠的死命令。你说他身上的担子有多重?

    可是因为围甲联赛的原因各个地方棋院就是不愿意入人一直到比赛前一个星期他才有时间好好打磨了一下这些中国的参赛选手。

    一个星期就一个星期吧按理说高手集训也够了。可是其他人都还好说就是自己这个寄予厚望的弟子沈锐不太争气状态老是上不来。前天知道他第一轮要对上李昌镐后还专门给他开了一天小灶可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他就把自己先抢实地的吩咐全部忘记了。一上来下什么天元下什么模仿棋。沈锐啊沈锐你真把李昌镐当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孩了吗?马晓春很是郁闷。

    “马小我看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沈锐这样下一定也有他自己的想法。”看马晓春的表情聂卫平知道这不是出于他的布置忙开始用话宽他的心。

    “你想我们这几年来老是输给李昌镐是为什么?难道真是他的棋力高到无法战胜了吗?我看不是。”

    “说到底还是我们在下棋的时候怕他该赢的赢不下不该输的都输了出去。”

    “沈锐今天敢用这样的开局起码说明一点他不怕李昌镐。只要不怕就有希望你就是不是?”

    听了这一席话马晓春的脸色开始起了一点变化开始晴转多云。聂卫平虽说现在棋下得不怎么样了昏招也越来越多了但他在围棋上的见识还真是一般人所比不上的。既然他都看好沈锐看来这小子也并非没有一拼之力。想到这里马晓春突然记起了国家围棋队其他队员给沈锐新起的一个外号沈麻。

    李麻对沈麻这盘棋就要看他们两人究竟谁能把谁麻住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