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196章春兰花开(九)

第196章春兰花开(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模仿棋这种东西并不是一般人都可以下的。李昌镐看着似乎胸有成竹的沈锐摇了摇头:如果坐在对面的是苏羽或者常昊甚至古力他都要好好得考虑一下对手是不是有什么目的但对于沈锐他还没有完全的放在心上。

    这小子只会进攻而已。相对于苏羽流那种能够在一瞬间把对手打崩溃的压力来讲沈锐现在还不能让李昌镐有什么压力:只是攻击如此而已。

    “李昌镐似乎有些轻敌?”当马晓春看到李昌镐借靠天元开始杀气让沈锐的模仿终于难以继续的时候突然低声的似乎在喃喃自语一般的说。

    “轻敌?”老聂的注意力一直在他的几个弟子身上听到这句话之后转了转头“李石佛也有轻敌的时候么?”

    看起来李昌镐的确轻敌了。吴清源静静地坐在讲解大厅的台下双手柱在拐杖上眉头轻轻的锁了起来:拐头征杀是破解模仿棋的不二法门但这个进修李昌镐用出来却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安心啊哪……

    李昌镐确实有些轻敌了。萝德丝对于石佛如此看不起她的心上人不免有些愤愤不平站在李昌镐的身后双手攥起粉拳恨不行成岳云踏营式直接插手捶破这小子的后背。只不过冷静焉下来想.……net一想李昌镐也的确没有理由要对沈锐这么下苦功:先来讲沈锐是他的手下几次败将。虽然上次在沈氏招牌攻击下他也吃了不少苦头可攻击流地着法在崔哲翰的手上已经基本上算是到了顶峰沈锐即便再能变化也不过那来来回回的几下。总归是万变不离其宗;其次便是李昌镐地目光一直盯在另一个半区的苏羽身上。

    “苏羽这个人。引开了大多数地火力。”虽然马晓春并不想承认但眼前明摆着的事实他却也不得不认头“现在不管是李昌镐还是张栩抑或是山下敬吾和崔哲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这对于中国围棋来讲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他斜着眼睛看着一脸清高的老聂暗暗地咬牙下业了决心:终我一生。总要让聂门臣服!

    而实际上从不远处那个正在咳嗽的人影身上收回目光的李昌镐同样心中猛的一突兀:我怎么会下在这里?

    “李昌镐轻敌了。”华以刚突然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如果这个时候沈锐能够好好的把握一下的话我觉得在中盘之前。他就可以拿到两个甚至两个半的先手。”

    “可问题在于沈锐这小子未必能有这么深远的算路。”马晓春看着沈锐开始长考微微的叹息一声:面对这种优势。沈锐能看到后面地巨大机会么?

    “严格来讲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在赛后沈锐和毛盾在谈这盘棋的时候却有这么一个说法“李昌镐提掉中腹三子之后。便可以四面攻击而没有后顾之忧同时整个中腹也都被白棋笼罩。所以当时……”

    “所以当时你就下了那个让谁都看不懂的棋?”毛盾地话让沈锐笑了起来:“如果真的谁都看不懂的话那我早就天下第一了何必还要和李昌镐他们苦苦纠缠。至少我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四个人能看得懂的。”

    沈锐拜马晓春为师到底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什坏事呢?陈祖德现在还看不出端倪:不过这个目中无人的臭脾气倒是学得很像啊。

    那么当时他下了什么出人意料地棋让整个围棋世界里只有四个人才看得懂呢?实际上说白了就是在外面引征逼着李昌镐提掉天元三子而已。但是出乎了所有人意料的是那枚引征黑子的位置。

    “五线?他不觉得这个位置高了一些么?”老聂号称五十步天下第一可现在沈锐这手棋却真的让他不明白了“如果放在四线上引征同时高挂角难道不好么?”他瞪着眼睛看了看一脸沉思的马晓春“说说吧你徒弟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马晓春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实话“看不出来。这里位置太飘了总让人觉得有些不踏实。”

    “那么这四个人里面请你说一下都有谁呢?”赛后毛盾听了沈锐的话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试探性地问了出来“你觉得你的师傅马晓春能看出来么?”

    “应该能看出来吧。”说到这里沈锐愣了一下有情明显有些犹豫“其实这手棋很简单如果研究一下应该就可以看出来。”

    “那么你的意思是……”

    “我说的那四个人是在看两眼之后就能马上推断出来我这手的含义所在的人。而且我说的是我未来的对手们。”沈锐不敢再卖关子不然一旦让毛盾把一些不该写的东西写出去他就麻烦了。

    萝德丝的眉毛皱得很紧。而为了省力她把两只手抱在胸前放在两团东西上架着看着李昌镐和沈锐的对局:这小子似乎在追求什么东西。

    “萝德丝小姐请你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进行比赛可以么?”在比赛里面围观是可以的同时比赛的棋手想要看着其他对局也都无所谓。但萝德丝身为瑞典王室成员现在全欧洲有好几个电视台都在转播她和朴永训的那场比赛如果她离座太久给观众造成了什么不好的影响可不是中国棋院以及春兰集团希望看到的。

    “好的我马上回去。”萝德丝心头充满了疑问转身走回自己的比赛桌边静静坐下看了一眼棋盘上一手挖断地白棋。算了算方向之后贴在了右边。

    嗯?萝德丝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东西鼻子里面哼了一声出来。不过这个声音让已经落了下风开始挣扎反击的朴永训听上去总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不由自主地抬起头很疑惑地看了他的对手一眼。

    嗯?萝德丝突然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出了一种什么声音脸色不由得有些红。连忙低下头看着自己地棋盘。

    “这四个人先来讲古力算是一个。”沈锐搬着手指慢慢的给毛盾讲“他的水平也许不是最高的但对于我的风格他绝对是最熟悉的。我们俩对于对方的风格都理解得很透彻有时候会有一种心照不宣的感觉你明白么?”

    “那就是说古力如果当时坐在你的对面。马上就能反应过来么?”

    这不是废话么?我刚才说的那些你难道还不明白什么意思么?真不知道你这个记者怎么从学校毕业混到现在的。沈锐暗暗的骂了一声但他不是马晓春也不是聂卫平没那能耐敢不搭理咱们的无冕之王只好继续解释“实际上这手棋虽然看起来很飘可目的在于维护整个右边地均势。说得太深了你也不懂这么说吧。这手棋有三个目的:第一就是要引征。”

    只不过是高飘出来打算处理右边面已值得这么大惊小怪么?苏羽端着水杯把剩下的水喝完之后便把目光从李昌镐地那盘棋上收回来。转身向着自己的对局那边走去:提了中腹三子之后接下来不管沈锐怎么折腾都不要管只要在右边进行一下转换送出去一个先手至少能保5o手内黑棋再也掀不起大的风浪来。

    只要在右边转换一下就可以了。

    沈锐紧张的看着要昌镐双唇紧紧地抿在了一起。

    “那么还有一个人是谁?”毛盾毕竟也不是傻子。虽然有的时候为了职业关系要问一些为人不齿地问题但他毕竟采访了这么多年的围棋很多东西还是很清楚的。

    “还有一个人就是那个李昌镐。”沈锐并不知道实际上还有一个人同样看出了他当时的意图但却因为一些事情并没有表现出来。

    “李昌镐?你是说李昌镐?和你比赛的那个李昌镐?”毛盾万料不到会是他一下子愣住了“可是……”

    “我骗的就是他即便他是天下第一人是石佛但也总归是一个人。”沈锐笑了起来嘿嘿的似乎还在得意。

    所谓当局者迷这四个字在李昌镐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虽然所有人都认为他会很快的看穿沈锐的手段但在这个时候他却偏偏跳了下去。

    “李昌镐出缓手了!”当研究室里马晓春很肯定地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假新闻。

    “真的么?李昌镐会犯这种错误么?”还是那句话只不过问的变成了吴清源。老一代的大师微眯着双眼看着面前棋盘上的形势轻轻地摇了摇头“不过至少现在看起来他的确是有些大意如果能够谨慎一点能够先看看右边的形势也许就不会这么轻率的提掉中腹这几个子。”

    “难道提掉中腹之后不好么?”大竹英雄并没有参加比赛而是侍奉在大师的身边小心翼翼的问“即便让沈锐在右边有机仁搞风搞雨但是现在中央白棋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我看不出……”

    “大竹你难道没看到上边引征方向和右边的联系么?”吴清源轻轻笑了一下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含着笑看着似有所悟在思考着什么的大竹。

    “您的意思是……”大竹突然愣了一下整个身体都微微的向后仰去手指重重的点在了右边的星侧“是这里么?”

    “不仅仅是这里”吴清源点了点头伸出干枯的手指从左上一直划到右边“;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沈锐在下模仿棋的时候就已经猜算出了李昌镐的心思而已经算好了后面的方向。我觉得如果他能够正确找茬前行地话那么5o手之后。中央这朵价值百目的大花就要凋谢了。”只是他接下来却叹了口气按着自己的额头低声说“我老了。已经算不出这些变化了只能猜一猜这两个小家伙地心意了。”

    小家伙?李昌镐是小家伙么?整个中日韩三国都在仰望的天王巨星和世界第一人。只是一个小家伙么?世界上也许只有上一代地第一人敢这么称呼他吧。

    大竹不知道但是他却很明确的了解到那个叫做沈锐的孩子正在谋划一个惊天的阴谋。或许按照某种说法这叫做阴谋。

    “这小子的胃口不小啊。”马晓春微微皱了一下眉毛看了一眼身前的双眼木脸色恒定怕李昌镐。默默地想着“虽然这小子没听指挥可现在玩地这手确实也算漂亮至少这份气势就足够比不远处那个病秧子强。”

    从左上到右边然后利用大模样压迫中腹的白棋大花然后分投下边强行攻击两侧黑棋最后断掉一块与中央的联系杀掉……这个计划看上不错。只是成功的希望大么?除非李昌镐继续保持轻敌状态或者被人怀掌打晕不然实在看不出有啥可行性。

    “你徒弟有些胆大包天了。”老聂看到马晓春回来闷头闷脑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个。“跟李昌镐玩心眼还玩儿这么大的心眼当心偷鸡不成蚀把米。”

    马晓春皱眉毛没有说话反倒是曹薰铉冷不丁说了一句话:“只要苏羽和萝德丝还坐在那个赛场里面沈锐就会有机会。”;

    而沈锐。从开局的时候便一直在谋算着整个计划同时也把李昌镐会轻敌地反应考虑在内因此才会下出模仿棋引得李昌镐围征中央然后轻轻巧巧一步引征把隐患埋伏在右上。而李昌镐在思考了之后也终于如他反愿的吃掉了中腹三黑子而且同样对于他反手进入右边的攻击并没有表现出足够地警惕——这个时候李昌镐也许还在“认为”他拥有巨大的优势。

    只是难道堂堂世界亚军都走不进你们的眼里么?只是在这种局面你依旧不把目光放在我的身上么?

    沈锐在想通了棋盘上的东西之后不可避免地便抬起头去看李昌镐。就算他知道李昌镐永远是石佛永远是古井不波但他总希望能够看到哪怕是一点点地惊讶。

    但是他所看到的却是不远处李昌镐锁紧眉头看着萝德丝的比赛的那张脸。

    那张脸上有一丝欣赏有一丝惊异还有一丝让谁也看不出的味道。

    而两分钟后当李昌镐站在苏羽的棋盘边的时候脸上却迭然阴沉了下来眼睛中的那种光芒如此冷冰却又像是充满了只待一战的渴望与热切。

    但当他回来坐在沈锐对面之后一切便都归于了平淡只剩下一张人皮坐在那里。

    难道我在你的眼里竟然是接近于不存在么?

    一股淡淡的怒火在沈锐的血液中慢慢的扩散着:难道我现在还不能称作你的对手么?

    每一手棋都是中规中矩李昌镐似乎也看到了沈锐想要干些什么而开始尽力的破坏那个计划。

    这是一种尊重。从李昌镐的身上沈锐能够感觉到他对天下棋士的尊重。

    这是一种态度。从李昌镐的身上沈锐能够明白什么叫做围棋的风范。

    可是在那双不很大也并不有神的眼睛里面沈锐却看不到那种尊敬那种对不求有功对手的自内心的尊敬。

    “你是个让我很尊重的人。但是”他仿佛在说“你还没到了能让我尊重的地步。”

    “实际上他们已经不是九段这个词可以称呼的了。”赛后马晓春拿着一瓶白酒走进沈锐的房间看着他的弟子笑了起来。

    “九段?苏羽只是一个六段萝德丝甚至也仅仅是一个四段。凭什么李昌镐会那样子……”在这个时候苏羽仅仅是中国的名人刚刚从初段直升六段;而萝德丝因为瑞典围棋协会刚刚组建起来连六段以上的授予资格都没有。因此在吴清源地压制下只能委委屈屈的做了一个四段出来招摇。

    “这个问题说起来就有些远了。不过段位这个东西并不是这么准的以前也有很多老九段连新五段都下不过。”马晓春对这些看得很明白同样也知道老聂是为了什么才毅然地舍弃了带队出征春兰杯的荣濯而专心教徒弟。

    “那么。等级分呢?微分呢?”沈锐更加地不解“苏羽手上一个世界冠军都没有。在国内仅仅是一个名人虽然棋很厉害但我认为我还是能跟他平分棋盘。而萝德丝一个外国小姑娘又有什么值得他这么欣赏的?莫不会是看着她漂亮才……好歹我是两个世界亚军常昊也不过如此!”

    “注扯淡李昌镐心上另有别人别乱泼脏水说出去造谣生事给我马氏一门丢人。”马晓春顿了一下“实际上。常昊现在所有的也仅仅是他那种锲而不舍的精神了。所以李昌镐只有五分的尊敬他。”

    “那么到底是什么呢?”

    “境界。就像我刚才说的他们已经不是九段这个词能描绘的了。”马晓春不知哪里来地兴致实然猛灌一口酒然后击节而叹“你和李昌镐他们最大的区别在于境界!

    “就是境界!实际上苏羽的战绩和李昌镐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萝德丝更是一个刚出道连牙都没长齐的黄毛小丫头一身奶味还没洗干净。但是他们的境界却在你这个两届世界冠军之上!”

    沈锐有些茫然了。一个上学并不算很认真而且也只有2o岁的年轻人。并不能完全理解马晓春的这番话。

    “同样是攻击你觉得你自己和古力比谁厉害?和小崔毒比谁厉害?和当年地‘侠客行’刘昌赫比谁厉害?和当年的刽子手天煞星老加藤比。谁更厉害?”

    “我比古力强如果遇到崔毒也有把握战而胜之。”黄龙十九变并不是白吹得厉害现在沈锐还没有完全的研究透地情况下便能够拿到两个世界亚军便能证明所以他并不害怕这些攻击流的同仁们相信只要到时候耍几个手腕这帮人肯定会睁着眼睛往下跳“六昌赫和加藤的枯我只在棋变更上见过很厉害但我相信自己会他们更厉害。”

    很好至少信心还很足。马晓春笑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身体也开始前仰后合剧烈的大笑甚至让他开始咳嗽但就算是呛得说不出话不出声却还在笑。

    我怎么了?沈锐愣了手足无措的看着面前从来没有如此失态过地马晓春愣了许久才不定过去忙不迭的捶胸抚背。

    “好!是我马晓春的徒弟不像老聂那边那帮人一个比一个懈怠一个比一个不提气!”马晓春终于止住了咳嗽拍着大腿叫了起来“那边那帮常昊老实巴交周鹤洋心慈手软王煜辉天赋不高古力玩闹太生唯一一个能扛大旗的还是个药罐子一天到蟓病病歪歪都不是能成大业的人。”他笑着一把搂过沈锐的肩膀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就在头上一通划拉“我马晓春一辈子没收过几个徒弟但现在老天爷开了眼把复兴中国围棋的任务交到了我手上我就不能看着这机会溜过去!”(?沈锐有些头晕:我要扛大旗?)

    “对了刚才我说到哪里了?”终于冷静下来的马晓春突然现自己跑题了拍拍脑门说“实际上李昌镐之所以把目光都放在他们身上而全心全意同样也把注意力就集中到了李昌镐的棋里就是因为境界。也许你不懂可当你长大了一些就会明白。现在你输的多惨都没有关系要记住你还有未来要好好看看他们的棋谱。”

    那么到底什么是境界?

    “嗯……”马晓春苦思冥想了一个蟓上终亚太地区瞪着两只血红的眼睛找到了沈锐“外交界就好像武侠小说里面的东邪西毒那就是宗师的境界。天下所有的招数都在他们的心中可以脱了胜负来驾双围棋。不管是苏羽流还是萝德丝那个中的精神实际上都已经越了胜负。这么说吧他们是站在春花秋月之外来下这盘棋的。”

    “但他们还是有招数的……”沈锐的话说了一半就被马晓春左右开弓拦了回去:“招数都是人造的你干吗总抱着招数不放?你近些年苏羽流的全面攻击有招数么?萝德丝下棋的时候还每一手都喊一声‘天马流星拳’或者‘佛山无影脚’之类的东西么?李昌镐倒是一招一式但前提是人家已经看穿了一切。能够用最普通的方法打败你还有必要跟你玩花活么?”

    马晓春叹了口气:“兵者诡道也。围棋也是一样的道理。招数定式什么的只是让你能更好的去理解围棋并不是固定的套路。什么时候你能让你的攻击变得让人看不透了李昌镐他们就会真正的把你当作对手了。”

    但是这个时候的沈锐却并不能理解刚才的事情。作为一个有尊严的棋手最不能容忍的便是对手的轻视:失败并不算什么君子报仇这种话在中华大地上流传了上千年谁都知道“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这些东西的含义。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失败所有人都会从对手的眼中看到那种初次交锋的热切慢慢退去而变得逐渐漫不经心。

    这种被对手轻视的感觉才是最痛苦同时也最容易让人消沉慢慢失去信心再也没有一争雌雄之力的。

    “我绝不会让你轻视我。”没有经历过屡败屡战的痛苦沈锐的一腔热血反而逐渐的沸腾起来“我就要让你看看我的实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