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197章春兰花开(十)

第197章春兰花开(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很多时候很多人都会犯下一些很明显的错误。尤其是在竞技比赛中所比赛的无非就是谁犯的错误更少。

    而不幸的是李昌镐在这场比赛中犯下了两个错误:第一个他不应该轻敌;第二他不应该在沈锐很明显已经举起屠刀的时候依旧轻敌。

    这两个错误就足够决定一场比赛了。

    “李昌镐不应该放任沈锐在右边的活动。也许他依旧相信自己的能力依旧相信上次所见到的那个沈锐只会攻击。”马晓春说到这里掩饰不住地笑了起来“这次他要吃苦头了!”

    “不过我总觉得心里面有些不安。”已经结束了比赛走回研究室的古力却蹙起了眉头手指捻着棋子低声说“就算再怎么样李昌镐好像也不应该跟着沈锐的路子走吧?”

    这倒是个问题但现在满游子都是打败李昌镐的马晓春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只要再过1o手让沈锐的攻击能够完全民挥出来就是神仙老子也不怕!”

    “可我总觉得有些问题。”古力看着棋盘看着缠绕在一起的黑白大龙心中那种莫名的感觉慢慢清晰了起来“李昌镐为什么要跟着沈锐的路子走?这可不像是我所认识的那个石佛……”

    沈锐轻轻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舒了一口气终于算是把一直悬在喉咙里的心放了下来:只要最后完成包围圈把那条铁篱笆扎起来再把下边那片根据地稳定下来。那么胜利就将唾手可及。

    不过在那之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沈锐甩甩头把战胜李昌镐这人诱人地念头甩开重新回到比赛中。

    “上边铁了右边铁了下边有手段左边很快就要扎钉中央完全就是沈锐地势力……”马晓春面前的棋盘上摆满了黑与白笑容下的两颗门牙被灯光一照闪闪光“李昌镐现在整个中腹只飘着十来个孤零零的子连形状都成不了我倒要看他后面怎么翻盘。”

    “我觉得。总有些问题。”败坏他美好心情的还是聂门古力一个人坐在电脑旁边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手指微弯敲在桌子上“很奇怪李昌镐并不没有表现出来他的血性而且总显得有些万幸三心二意。当然也许就是因为他的轻敌才会如此但现在局面民展到了现在落后了很多的情况下却还是不紧不慢我很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但是这阴谋是什么心思单纯的古力想不出来而年纪更小地萝德丝自然对这些男人的阴谋诡计更加的不解:“李昌镐在干什么?难道他还没看到自己的局面已经快不行了么?为什么还要顺着沈锐的方向走?还亏着我这么担心。原来是个银杆蜡枪头。”

    蜡枪头?这话好像有不少含义呢。吴清源愣了一下转转眼睛低声问她:“如果你是李昌镐现在要面对这种四面合围的局面你会怎么做?”

    “先。我要在上边争取撕开一个口子。”萝德丝知道这是老师在考她深思了一下慢慢的回答说“实际上沈锐最薄弱的地方就是上边在上午的时候他为了拿住中间的先手给白留下了不少味道。动一动应该会有好结果。”

    “接下来呢?”吴清源地大脑已经有些跟不上他弟子的算路于是低下头看着萝德丝不断摆着的棋盘慢慢思考。

    “接下来如果是为了追求最好的平衡应该在下边反串出来争取把中腹地这几枚子拉回去。这个最稳妥。但很难拿到足够的目数。”贵宾室里的萝德丝抬起3眼看看豪华大屏幕上李昌镐抬头看天喃喃自语一幅完全不把对手放在眼里的样子心里面突然有一种愤怒地感觉“老师你看这李昌镐怎么这么瞧不起人……”

    “你别管他继续说。”平常最重次序礼仪的吴清源却一反常态的对这种行为置之不理开始催促萝德丝。

    萝德丝没有办法只好继续一边摆棋一边低声说:“最后的一个方法就是在下边掏断白三子根基然后冲入中腹联络那十几枚子做出一个眼之后准备对杀。不过因为缺少足够的借用杀起来未必会有好下场纯粹看运气和算计了。”

    “嗯不错堂堂正正王者之师能够在这种局面下这么快找出来这么好地翻盘的法子看来最近你的水平进步不少。”吴清源捧了她一句但接下来的话却像是一瓢冷水“只不过你距离现在的这两个人还有差距而且是很大的差距!”

    什么?萝德丝愣了一下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她的老师在说什么:“啥子?”

    “就是这两个人你跟他们还有很大的差距而且不好弥补。”说到弥补吴清源便下意识的抓了抓头似乎这的确是一个什么很困难的事情。

    不过另一方面吴清源过了良久才反应过来一件事:“你刚才说的什么?”

    “我说‘什么?’就是这个。”萝德丝同样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些什么也有些莫名其妙。

    “算了没关系。”吴清源不打算多纠缠这种小问题继续敲着桌子说“你作为一个瑞典人天生就比中国人少了一些东西你知道么?”

    “少了些什么?”萝德丝一时间被弄糊涂了“难道我就不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么?除了头和眼睛的颜色不一样我还少些什么?”

    “少了4ooo年的文化沉淀。”吴清源轻轻叹了口气“围棋这个东西。光是靠学习理论是不够地。如果没有文化地支持你一辈子也成不了宗师。在棋盘上”他拍了拍面前的棋盘说“阴谋诡计心狠手辣狡猾奸诈这些东西虽然作人不对但在棋盘上全都是需要的。我看了你的对局下得很稳。很平衡。但这些都是不足够的你必须要学会像他们这样会在棋盘上用尽一切能力才行。对了我给你的那本孙子兵法你看得怎么样了?”

    “看了啊一直在看。”萝德丝虽然很听话但对于中国人这些东西实在是有些不大喜欢:堂堂正正的决胜负不好么?干吗总要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尤其是什么美人计之类的东西根本就是侵犯人权!……不过在另一个方面来讲萝德丝也不能不承认在耍诡计这方面中国人地确是世界智慧的集大成者。而且作为围棋这种斗智的竞技来讲确实需要这方面的东西……

    “好好看看这盘棋吧。”吴清源也知道自己的话未必还能给翅膀已经长硬的萝德丝造成什么影响但作为一个师父他总要尽他的义务。“沈锐在开局的时候耍了李昌镐一把人设了一个圈套用全局优势换来了让本来就掉以轻心的李昌镐更加放松甚至把注意力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放到了其它的对局上。”他没有说这个其它是哪个“而沈锐就靠着天生地敏锐硬是把握住了这个机会虽然他因为被轻视而很生气可还算有职业棋手的精神还能够保持集中力来下比赛。”他顿了顿。低声说“李昌镐被下了套而且开局6o手都没有看出来。”

    前6o手?“我还以为他一直没看出来呢。”常昊也结束了比赛回到对局室低眉顺目的坐在老聂身边看着比赛“不过李昌镐也真的能忍竟然能够直到现在才亮刀!”

    胜负手。过去在对局中放过无数胜负手地沈锐现在还是滋了一下牙紧锁眉头低下头细细的思考。

    “沈锐麻烦了。”长吁短叹的老聂对于自己的弟子们都不像对沈锐这么关心但这一声叹息在马晓春耳朵里总觉得有一种怪怪地味道:“虽然这一手很酷烈不过对于沈锐这种人来讲应该更合适吧?您老人家叹什么气?”

    也许这一手真的很适合沈锐的脾胃可面对现在这个局势沈锐却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想吐吐不出来想咽又咽不下去。

    划过棋盘仿佛流星一般闪耀的黑棋大模样从左上出头向右蜿蜒宛如长城把上边和右边的白棋大块死死压在边角上不能出头而下边沈锐在通过一个转换之后放李昌镐三子进入中腹但随后地一卡一断就让白棋不得不连跳两下去和中间的那朵花联络但接下来左下的交换里沈锐的攻击力表现的极为完美让李昌镐则彻底损掉了那里将近15目的角空而且还被迫拉着一串孤子向左边逃窜。

    最后当沈锐开始从外面进攻左边白空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当大模样彻底合龙而中腹大花也要被点死无疾而终的时候李昌镐终于出手了。

    这个胜负手空空荡荡的飘在沈锐的中腹里距离中央被点的只剩一个眼的大花很遥远而且和下边逃出来那几个子也同样算得上千里迢迢都是借用不到。而左边现在一攻一守一团混乱沈锐自己掌握着主动都不敢说能看清那么李昌镐在把自己从那一团里择出来之前也很难说能给中间帮上什么忙。

    就是这么一个在莫名其妙的时候落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的子却打到了沈锐的七寸。

    “如果让沈锐在上一路先飞那么整个中腹就彻底是黑棋天下了。”突然焕了活力的老曹开始喋喋不休“只不过现在有这么子生生卡在咽喉要道上沈锐的纸灯笼便糊不起来我倒要看他怎么弥补盘面!”

    “倒也没这么严重。”常昊双手捧着茶杯摇了摇头喝一口水哈一口气“李昌镐的全盘优势就是中央的那朵大花可现在四面被围又少一个眼位再加上几个边边角角上满打满算还有不到5o目所以形势实际上反而是在外面掌握了大模样的沈锐更好。而且现在一手虽然让沈锐盘面还是足够地。只不过……”他有些欲言又止看了一眼脸色阴晴不定地马晓春没有再说下去。

    马晓春知道自己这个徒弟无奈的摆了摆手:“李昌镐这个子摆明了是要让沈锐进攻的如果我这个徒弟不起杀心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呢。”实际上马晓春还有一句话没有在大家面前说出来:我这个徒弟现在恐怕快被李昌镐弄疯了吧?

    现在的确沈锐快疯了。

    只差最后一手。只要落子在上一路那么整个中浑身是胆就能让他为所欲为:中央的大花不算什么沈锐只要拆逼过去2o手之内就能让李昌镐在那里只剩下一团两眼苦活的东西。到那个时候中腹上百目的大空就都在他的手里!

    只不过现在看起来又要战斗了……

    沈锐很喜欢战斗但是并不喜欢在这种情况下战斗。这就相当于一拳打出马上就要落在对手身上时却突然完全打空一股子力气不出去最后险些把自己逼得吐血。

    不过现在也只能战斗了如果不吃死那枚白子那么整个中腹就真的成了镜花水月了。只是现在这个局面。沈锐不得不重新思考一下接下来地手段了。

    “他开始长考了?”常昊似乎很吃惊“难道他没现自己只剩下25分钟了么?竟然还敢这么挥霍……”

    “现在进入第一次读秒3o2928……”这个声音冷不丁的突然在沈锐的耳边响起却像是一道霹雳:我已经读秒了?

    坏了!沈锐一直沉浸在对局中一直没有注意自己的时间。现在猛地听到数秒心中不由自主地跳了一下赶紧回头看向棋盘。

    “卡断?丫疯了?”周鹤洋在北京住了这么多年除了这个“丫”之外别的北京话一句都没学到“他难道还看不清形势么?只要稍作退让封死李昌镐进军的路线就是乐胜的局面何必要把局面往复杂地一面上拖?”

    “至少复杂是他的长处而不是李昌镐的长处。”马晓春像是在安慰他们却也像是在安慰自己“至少李昌镐很少在乱战中一向没有表现出什么高人一等的地方来……”

    李昌镐不擅长战斗?一个年轻地小伙子轻轻笑了笑把棋子放在面前的棋盘上:如果所有人都这么认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论起力量来在这个世界上他也不比任何人差!

    “沈锐看起来真的麻烦了。”古力和沈锐在棋盘上相比少了两分杀气却多了一丝儒雅所以他很敏锐地感觉到了一些东西“李昌镐摆明了要让他进攻……不过为什么李昌镐要比力量呢?就算他是天下第一也不会故意放弃官子的巨大优势去撞击沈锐地战斗力吧?我觉得他这样做真的很不明智……”

    不明智。萝德丝看着李昌镐凶狠的挂断反而把黑棋一分为二不由自主地连连摇头:“现在不管怎么样他在实地上还是有很大优势的既然沈锐决定不妥协那么他就应该向着最有利的方向下棋至少应该自用沈锐地进攻顺势把头探进中央弃子破大空总比战斗好。”

    “这个东西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吴清源抓了抓头顶上稀疏的毛低声说“如果说李昌镐是故意想要看一看沈锐的战斗力呢?”

    呃?萝德丝愣了一下:“您的意思是李昌镐是故意要挑起战斗的?”

    “的确李昌镐这么个下法很明显是带着一些目的的。”吴清源出了口气端起茶杯抿了一下“一开始的时候他的确是轻敌而且在提掉中腹大花之后他的确也比较松懈但是在6o手之后。尤其是沈锐突然袭击了右边之后。他很明显被局面弄得愣了一下。只不过接下来小李干了一件很有意思地事情:他让沈锐为所欲为就是要看看沈锐这小子到底有多大地本事!”

    “难道他不怕会因此导致失败么?”一直在追求局面平衡的萝德丝愣住了“如果沈锐下了一些出乎他意料的棋他怎么办?”

    “出乎意料的棋?”吴清源似乎有些惊讶又笑了起来“等你苏羽下过棋才会知道什么叫做出乎意料。”他摆了摆手“现在的沈锐。一切还都江堰市在李昌镐的掌握之中。而且更重要的是李昌镐并不在意这盘棋的输赢在他看来如果能够有一个值得他尊敬的对手出现才是最重要地。这盘棋他想看到沈锐的能力才会把比赛向着最混乱的方向上拖。”

    李昌镐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抬起头看着正在读秒声中苦苦挣扎的沈锐似笑非笑的动了动肌肉然后拈起棋子静静等待着沈锐的落子。

    而沈锐这个时候却像是陷在网里的鱼。不管怎么展怎么攻击都像是打在一团棉花上所有的力量都似乎挥在了空处完全不能挥效力而只能眼睁睁看着李昌镐逐渐地把中腹那些零零碎碎的白子或联络或丢弃。逐渐地洗掉他地大空。

    “他是怎么做到的?”仿佛是变戏法一样李昌镐在中腹原本还显得十分困顿的白棋突然散出无尽的活力。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现在死活已经和李昌镐无关毕竟这么大地一个中腹只要他能继续保持攻击的态势随时都可以借着攻杀做活。所以万般无奈的马晓春在这种情况下极为无奈的说出了丧气地话:“如果再这么下去胜负就真的只要看李昌镐打算什么时候做眼了……”

    不过暂时看来。李昌镐还打算多捞一些:至少要保证沈锐剩下的盘面贴不出目才是最好……

    接下来应该先粘贴死了右边黑棋两子的气等沈锐长气之后再在下边冲头这样便是先手12目的大棋。李昌镐在默默地计算着盘面上的大小官子默默地收着每一块大棋。

    “也只能等李昌镐犯错误了如果他不犯错那这盘棋沈锐真的没什么希望了。”马晓春沮丧的叹了口气挥挥手把面前的棋盘推开低声说“看来这次春兰杯就剩下你老聂的徒弟们表演了。”

    “你也别灰心啊胜败乃兵家常事这盘棋输了不代表未来沈锐还会输毕竟它的潜力和能力在那里摆着。”老聂又像是安慰马晓春又像是在表达别的什么东西反正听上去不是让人很舒服“有朝一日有朝一日薄西山!我相信沈锐能成大器!到时候战胜李昌镐战胜张栩战胜围棋天下所有人也不是说不可能嘛。”

    这话说得实在是有些气人了。就算是老聂的亲传弟子们包括常昊包括古力都觉得有些听不下去了:马晓春就算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也不至于要把人家损成这样子才能解气吧。

    “对了谁看见苏羽了?”对于自己的师兄古力有些时候还是很关心的“他的比赛在2o分钟之前就结束了他怎么还不出来?”

    “嗯?”老聂早就看到了苏羽官子两目半胜的消息所以才心情愉快的开始关心沈锐的比赛但过了这么长时间苏羽还没回到研究室就有些奇怪了“他还在对局室么?”

    苏羽确实还在对局室这个时候正站在李昌镐的身后抱着膀子看着对局。只是沈锐和李昌镐两个人正在读秒声中苦苦拼杀两个人谁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随着其他比赛的纷纷结束很多棋手也都围到了这最后的对局边想看看这盘棋到底是个什么局面能够让石佛和新杀神能纠缠到现在。

    “那个苏前辈你看现在谁的形势更好一些?”一个文文弱弱的韩国少年从外面挤进来悄悄拉了一下苏羽的袖子。用极低地声音问道。

    “也说不上谁好谁坏。不过李昌镐可能会苦一点。”苏羽似乎在措辞过了良久才把目光从棋盘上收回来轻声回答“沈锐地围剿很成功白棋想在人家肚子里做出眼位来有些难度。不过李昌镐有一个解镇做活的妙手就看他能不能看到了。”

    “那么就是说李昌镐前辈会拿下这场比赛了?”少年的脸上并没有兴奋反而隐隐约约有些失落“我刚才来看的时候。李昌镐前辈的中腹大花已经被完全压制了还以为沈锐能够赢还以为下一场有机会能够和他比一比力量……”

    “对了听说韩国国内反沈锐叫做新杀神是么?这个外号是谁想出来的?”局面还在混沌中苏羽并不能肯定正在把下边那几个殘子拖进来一起折腾的李昌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多想无意便开始谈论其他问题。

    “是小崔他们想出来的在富士通杯上的几场比赛他表现得很厉害而且力量极大。所以他们在写棋评地进修便用了这个词。”少年身上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杀气眼睛在看到沈锐的时候更是显露出一片狂傲。但转过头当他面对苏羽的时候却收起一切。是如此的毕恭毕敬“所以我和小崔和赵汉乘他们都希望能够和他在棋盘上比一比力量。看看谁更能杀。”

    “如果可能的话你们俩碰面未必会是一件坏处……”若有所思的苏羽看着面前的飞禽岛少年转了转眼睛。

    “看来这个叫沈锐的能力也就到这里了。”李昌镐轻轻舒了口气拉开扣在脖子上一直让他很不舒服的领带。然后翻手把棋子拍在棋盘上不知道下一个对手会是那个酷烈地小疯子么?”他扭头看着周围那些观众们“说起来这个沈锐的力量也不小如果他们两个人碰撞一下会生什么事情呢……”

    “基本上比赛结束了。”常昊看着白棋中央弃子转换的手段叹了口气把面前的棋盘推开“沈锐已经杀不掉被压在里面地白棋了后面李昌镐只要求到联络便万事大吉。而我看不到任何能阻断的方法。中央一个眼这边旁边一个眼李昌镐中腹大块活了……”

    常昊没有看到古力没有看到老聂没有看到心急如焚却无力回天的马晓春同样看不到。对局室里的黄奕中摇摇头开始退出观战圈王磊则叹息着开始计算黑棋现在到底落后了多少目。

    不过站在李昌镐身后地苏羽却像是决定了什么事情。

    这一手下去之后他就该认输了吧?李昌镐手中的棋子却并不急于落下一直等到身旁的小棋手开始读最后1o秒的时候才抬手翻腕。

    但在他的手将要划过棋盘地时候却突然听到了背后轻轻的一声冷冷的笑声:哼。

    是苏羽?李昌镐突然愣住了整个身体仿佛僵住了一样夹着棋子的右手就这么停在棋盘上一动不动: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手有问题么?

    心如电转李昌镐的渡海中刹那间便闪过无数变化许多刚才并没有想到东西在这一霎那猛然冲进了他的大脑:难道真的有问题么?

    “他怎么了?眼看着沈锐的生命只剩下短短1o秒的时候李昌镐却像是被定住一样在电视画面上保持着一个将要落子的样子一动不动不由得让古力大惑不解“难道说他看出沈锐还有什么手段了么?

    沈锐同样的莫名其妙已经在棋盒中抓出棋子准备认输的手也慢慢抽了出来看着李昌镐百思不得其解:他在干什么?

    “错招!”在小棋手读到最后的一秒的时候李昌镐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把棋子拍在了棋盘上。但是当他的手从棋盘上拿开的时候常昊突然叫了出来“他误算了!”

    也许这真的是一个误算但当那个文弱少年突然抬起头看到苏羽嘴角上的那一抹冷笑的时候他的心中却像是明白了一点什么。

    带着一丝微笑转身离开苏羽没有看最后的复盘便走出了对局室。只留下少年一个人愣愣地站在那里。

    “这是一个阴谋!”并不是所有人都没听到那一声。至少站在苏羽不远处地刘昌赫便听到了。坐在酒店的酒吧里他怒气冲天的指责着“对局室内不许任何无关对局的声音难道苏羽不知道这一点么?”

    “他知道知道得很清楚。所以他才要带着好几块手帕进去免得咳嗽的时候干扰别人。”曹薰铉喝了口酒低声说“他明显就是故意要扰乱李昌镐心思的。”

    “凭什么?!他敢这么胡闹我就要把他赶出这届比赛去!”刘昌赫重重的把酒杯拍在桌子上。“他违反了规则!”

    “但是没有证据李昌镐听到了他的声音你也听到了那一声但其他人都没听到。站在李昌镐身后的人不少你拿什么证明那一声是他地声音?”老曹很无奈“而且这还是中国人的地头……”

    “而且更重要的是李昌镐为什么在听到他哼一声之后便推翻了自己的决断?这个最重要。”除了徐能旭之外韩国的老一代四天王到了三个。而徐奉洙对于第一轮便淘汰李昌镐的结果同样不满。但他很冷静的按住了越说越气的刘昌赫“只能说苏羽看到了李昌镐的一个弱点所以才针对这个弱点干了这么一件事情。抗议是必须的。不然以后苏羽那小子肯定会变本加厉。但我们也要想一下为什么李昌镐会犯这种错误?”

    “答案很简单这是一个性地弱点。”吴清源在听到这件事情之后对极为不齿于这种行为的萝德丝讲。“这是一个计谋一个针对人性弱点的计谋:李昌镐的眼里只有苏羽和你才算是他地对手所以当苏羽在他背后冷不丁表示出什么的时候就算是李昌镐在心理上也难免会有波动。你可以很不齿。但你不能不承认他这一手玩得很漂亮直接把李昌镐赶出了这次春兰杯。”

    “而且占便宜的是你的男朋友……不是男朋友是心上人……也不是?莫非你是单恋?”眼看着自己地小徒弟脸色越来越红越来越有要欺师灭祖的倾向吴清源连忙把话题扯回来“既然沈锐占了便宜那么就算了。不过我回来一定要去教训一下苏羽出盘外招可不是一个大棋士应该做的事情!”

    “反正恶人是我做茅招是我出你们有什么事情就冲我来。”在酒店的另一个房间里面苏羽活脱脱水的就是一个滚刀肉摆明了死猪不怕开水烫地架势“要杀要剐你们随便。”

    他的这个表态让不知道为什么同样怒气冲天的马晓春更加疯狂:“那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做对沈锐的影响有多大?如果他知道是靠你的盘外招才赢的李昌镐你想没想过这对他会有多大的心理影响么?”

    马晓春的愤怒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坐在棋盘对面的沈锐不知道是耳朵太好还是什么也听到了苏羽的那一声而接下来看到李昌镐的错误的时候立刻就猜到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李昌镐会轻视我?为什么仅仅因为苏羽一个没有意义的声音他就要想很久?”从比赛中下来的沈锐呆呆的坐在房间里轻声地问着这两个问题。

    先现他不正常举动的是古力。想要叫他去喝酒庆功的古力在看到沈锐目光空洞喃喃自语之后心知不妙连忙去叫马晓春。而马晓春在开导了弟子两个小时勉强让他的情绪安定下来然后扭头便冲到了苏羽的房间兴师问罪:“输赢都无所谓沈锐今天输了明天还能再赢回来。可你这么一搞会给他造成多大的心理影响你知道么?”

    看起来还真麻烦了。苏羽挠了挠头站起来向外走去:“这样的话我去劝劝他吧。”

    但过了不到两分钟他就转身又走了回来满脸的笑意:“看起来用不到我了。”

    怎么?马晓春不明白老聂也不明白但当他们走到沈锐房间的门口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娇柔的声音:“沈锐你别这样好不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