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198章春兰花开(十一)

第198章春兰花开(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嗯?马晓春和老聂突然有些理解苏羽脸上的那种表情了对看一眼之后立刻趴在虚掩的门边。

    “你别这样好不好?”唐莉的声音很柔却带有点微微的喘息让门外的两个人都是浑身一抖:沈锐这孙子……

    “我就是想知道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们!?”沈锐的声音很悲愤不过总算是挨着围棋的边“难道我的力量不大么?难道我的冲劲不够么?你看看这一片很小么?……”马晓春想吐血老聂险些笑出声来。

    “我知道这个很大但是你现在这样让我很怕……”唐莉似乎在推拒但沈锐步步紧逼:“你怕我?那我怕谁?为什么我就是比不上他们为什么他们会瞧不起我?!”

    “没有人瞧不起你难道你没看到李昌镐的谨慎么?”唐莉的声音很低让外面的两人人不得不凑的更近才能听到“实际上你做的已经很好了。很多人并不值得李昌镐用尽全力支对付而且你还胜利了……”

    “胜利?”看起来还没生太要命的事情外面的两个人都放松下来:至少沈锐还在说话还在倾诉……“难道你没看出来实际上他一直在放着我行棋么?一切都在他的掌握里真的都在他的掌握里……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感到无能为力所有的手段都在他的算计中。不管怎么下都会被轻易地化解我还有什么办法?”

    “李昌镐真的已经出全力了。”唐莉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只能拿着比赛说话“你可以说前面6o手的时候他轻敌了。但在看到你的计划之后他很明显也犹豫了很久。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只好随着走。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而已。你别让他地那张扑克牌脸骗了其实他在面对你的时候真地是很害怕地……”

    对于这句话沈锐不信外面的老聂不信连唐莉自己都觉得有些过打算补充一下。

    可是偏偏马晓春却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猛地一拍大腿然后推门冲了进去:“沈锐你听见没有?你女朋友……老聂你拉我干什么?……你女朋友都说了李昌镐也怕你。你还担心什么?”他被老聂又拉了一把无奈的扭过头却看到门外站着一个人一个金碧眼的姑娘。似乎犹豫着什么。

    “这不是萝德丝公主么?哎呀哎呀有失远迎还请恕罪。请进请进。”马晓春对于沈锐的一些事情还是知道一些的心里面不由自主格登了一下连忙过去向眼睛里神情复杂的萝德丝打招呼。顺便看一眼外面有没有那几个瑞典卫队的保镖。

    “那个我听说沈锐赢了比赛所以来祝贺他一下。”萝德丝地汉语比沈锐这个刚走出盆地的中国人说的都顺只不过看看现在的场面也吞吞吐吐起来“那个如果你们有事情地话我可以回来再……”

    “没事没事”马晓春在比赛结束后就和沈锐谈过但是也知道这个心结并不是这么好解开的现在他希望能够人多一点热闹一点冲淡气氛免得让沈锐太压抑往死胡同上想“你能来给沈锐祝贺是他的荣幸。”扭头把正不知道想什么的沈锐一把拉过来“说话别跟木头似的装哑。”

    被打断了谈话唐莉地脸色有些不好看但碍着老聂和马晓春一时没有说什么。不过现在眼看着自己男朋友被推到另一个美女尤其还是据传说有暧昧关系的美女面前两只眼睛直欲喷出火来盯着马晓春的后背咬牙切齿。

    那就去吧。坐在马晓春的身边看着胜利的同胞们在谈笑风生的聊天喝酒看着李昌镐若无其事的和常昊说着什么沈锐的内心中那种挫折感便不由得汹涌而来。

    看着自己弟子垂头丧气的样子马晓春心里同样的不好受不过毕竟他是过来人也知道这种在面对最顶峰棋手时候很容易产生的挫败感。只不过当年他向上爬的时候头顶上老的老小的小因为文化大革命闹得八几年的时候除了棋院四老之外再无山峰在没有人打压的情况下展起来要一帆风顺得多。马晓春的展从八十年代末的中日擂台赛开始一直到95年拿到两个世界冠军到达了顶峰。

    不过一帆风顺也有一个坏处就是很容易在遇到真正挫折的情况下崩溃。现在马晓春宁可沈锐先输后赢也不想先赢后输。所谓笑到最后的人才笑得最好只要沈锐信心还在那么推翻李昌镐的围棋天下就是一个必然!

    只不过现在看上去这小子信心不足啊。马晓春到了现在肚子里面已经基本上没词了只好斜着眼睛看着沈锐一边绞尽脑汁:真真的是书到用时方恨少……

    “兄弟干嘛呢?”就在马晓春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的时候一个高大的影子从他身边掠过坐在沈锐的身边端着酒杯笑嘻嘻的说道“有空没?来喝一杯?”

    苏羽?这小子过来干什么?马晓春对于老聂的徒弟一向没有好脸色更何况正是这小子今天出茅招闹得沈锐现在心神不宁鼻子里面不由得哼了出来。

    只不过苏羽这个人盐水不进对马晓春地好眼色视若不见。扭过头端着杯继续问沈锐:“要不要来一杯?”

    茅招王。沈锐虽然讨厌这种下流手段以及这种下流的人但面对新旗手他也不能不给三分面子只好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低声说:“我不想喝。心里面乱。”

    “乱?有啥可乱的?”这句话让沈锐怀疑他是不是天生反应迟钝不过看看他笑嘻嘻地样子。也是在很难生气。

    “来来来。一醉才能解千愁。”苏羽像是在安慰沈锐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也不管沈锐杯里有没有没东西便自顾自的去碰了一下“干。”

    “你想要说什么就说吧。”马晓春替沈锐开了口“别拐弯抹角地……你们家里那位什么时候让你喝酒了?”

    “她不在我喝点没关系你们别告诉她就是了。”苏羽似乎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话锋一转说“你们是不是认为我下午对李昌镐出茅招是一件很卑鄙地事情?”

    ……

    “嗯……”

    “应该说的确很卑鄙。”马晓春不想说话只在一边看着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怎么样脸色红的老聂。这个时候。沈锐只好低声说“你这么做实在是陷我于不仁不义……”

    “你怕什么?出茅招的是我又不是你反正只要接下来你能把比赛赢下来一直到决赛。我看还会有谁废话?”苏羽一脸的无所谓慢慢转着面前的酒杯笑了起来“而且我并不是因为你才出茅招算计李昌镐。”

    “那是为了谁?”马晓春本来就不相信苏羽能有什么好心眼听着他这么说更是愤愤然“你是故意害我徒弟?”

    苏羽一脸的愕然:“哪有此事我只不过是为了要替您报当年三星杯上的一箭之仇而以。难道你忘了韩国人故意修改决赛日期害得您把到手的冠军丢掉的事情么?”

    马晓春觉得这小子应该去演央视版的射雕英雄传至少现在这个表情看上去比李老师更像傻子。只不过他知道这小子不傻反而还精得很——能把李昌镐算计的一楞一楞地人绝对不傻。

    “别跟我装傻充愣说吧你小子到底是什么目的?”马晓春对于苏羽并不像沈锐那样有顾虑。

    苏羽嘿嘿的笑了起来:“实际上我就是想给他一点压力仅此而已。真的。”他双手一摊表示的确如此“而且沈锐你别总把眼睛盯在我身上我只是小小地利用了一下李昌镐怕心理。而且相对于找我秋后算账你也应该注意一下你的下一个对手。不过”他笑了笑端起酒杯向着另一桌走去“总把眼睛放在别人身上没什么好处毕竟下比赛的是你自己。”

    很多东西往往就是这样子。马晓春和唐莉劝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效果的事情但偏偏就因为苏羽的一句话却让沈锐像是想通了什么事情开始据案大嚼开怀畅饮。

    “你怎么了?”唐莉虽然一直跟在华学明他们身后挨桌的敬酒但目光一直没有离开不远处总是低着头的沈锐。可只是上个厕所的功夫再回来就看到了沈锐和马晓春在那里吃饭喝酒谈天说地开怀大笑连忙凑过去打算看看面前的这个人到底还是不是她的男朋友“生什么事情了?”

    “呀这不是莉莉么?”五分钟内就灌了一瓶白酒下去再加上沈锐脑子本来就乱所以在看到唐莉婷婷走来登时脱口而出“来陪哥哥喝两杯。”

    “啊?”唐莉倒是知道沈锐好酒但从来没见过他这种样子脸上立刻红的像是蒙了红布站在沈锐面前手足无措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来来来”沈锐这时候脑子已经乱了也不管扭过头去招呼老聂的马晓春的脸色一把拉住了唐莉的手“你不知道你可想死我了……”

    “要死啊!”唐莉勉强压住险些从嗓子里吐出来的尖叫声脸红过耳的连忙要推开沈锐但一个小姑娘不管怎么样也不可能是一个喝多了的醉汉的对手也只能任凭沈锐拉着她地手。也只能不断地用眼睛瞟着身前身后希望“暂时”不要有认识的人经过。她用力的拍了拍沈锐的手但结束却是被沈锐用更大地力量把她向他拉过去让她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举着轻飘飘地不知道应该落在哪里。

    “快放开我。这么多人看着呢。”面红耳赤地唐莉无可奈何的坐在沈锐的身边再一次甩了甩手却现还是甩不开。只好用很低的声音几乎在求沈锐。“你要死啊这么多人看着别这么胡闹好不好?”

    “谁?谁看我呢?”沈锐看上去真的是醉了听到她的话反而抬起头看看周围“站出来给我看看!”

    没人理他。李昌镐继续和老曹聊天崔哲翰在和古力一杯一杯的拼酒苏羽躲在桌子底下满脸惶急的在打电话常昊和周鹤洋两个师兄弟则在交流感情……不对。至少那边就有一个沈锐似乎不认识地脸在往这边看。

    “他是谁啊?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呢?”喝醉酒的人就是这样子往往会因为一些不相干的事情而分开心思看到这小子他立刻毫不犹豫地回瞪过去。“似乎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说着便不由自主松开了唐莉的手。只不过他也不可能把这只手举起来去干别地比如吃菜之类因为这个时候。唐莉的小手正在轻轻的扣着他的手。

    “我看他真的很眼熟。”沈锐突然转过头贴着唐莉地耳朵说“好像以前在韩国的时候见过他。一定见过他。”

    唐莉被沈锐在耳边的吹气闹得心慌意乱连忙别过头去:“讨厌呢……”但在别过头去的一瞬间她的眼睛里面却流露出一种很无奈的神色“你真的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似乎很熟悉但是真的想不起来了。”沈锐敲了敲头拉了一把马晓春“那边那个瞪眼的小混蛋是谁……”话音未落马晓春便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不想造成国际纠纷就别胡说八道!那是李世石!”

    李世石?那个飞禽岛上的少年?唐莉的追求者?沈锐猛地愣了一下“杀气”立刻冲天而起:“龟儿子!格老子日你个先人板板!”

    2o分钟之后一切都平息了。

    “你一定要答应啊!”躺在担架上的古力死死拉着沈锐的手被鲜血染红的眼睛死死的望着他“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是变了厉鬼也不放过你!”

    “兄弟你就放心吧你说的我都答应!”沈锐痛苦的闭上双眼免得泪流满面轻轻地推开了古力的手“去吧安心的去吧你的愿望我会记得……”

    “你可千万要记得啊!一个礼拜的全聚德……”凄厉的叫声划破了天空随着风的吹过时间终于让一切都慢慢的归于平静。

    “你小子当时在想什么?”马晓春看着伫立在街边任凭鸯吹起裤脚的沈锐脑后一掌当臀一腿直接把他踹到了地上“好好跟你的唐莉扯淡不成么?怎么好好的把酒瓶子都扔出来了?我就想问问你你想砸谁啊到底?”

    “我想砸李世石来着。”沈锐对于自己的手法很羞愧。不过就算是现在刚从地上爬起来被骂的狗血淋头他还是死死的抓着唐莉的手。

    “你砸他干什么……”说到这里马晓春突然醒悟了过来:这俩人之间似乎有些恩怨来着……

    “不过那你也不能砸人啊!”马晓春说起来就想打这小子不过看着死死抓着沈锐手满眼哀求的唐莉也不好太让沈锐难过一肚子的闷气无处泄指着沈锐的鼻子哆哆嗦嗦说不出话。

    “算了既然也是无心之失也没伤了其他人造成国际影响就算了……”老聂的脸很黑而且黑的活似猛张飞赛过活李逵语气也是**的。

    马晓春很无奈真的很无奈。他这一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向人低头但更讨厌的是向老聂低头。可现在自己的徒弟把人家古力脑袋开了不赔礼道歉怎么都说不过去的:“这个……那个……能不能等春兰杯之后再处理沈锐的这个事情?”

    “明天再说。”撂下一句很硬柯的话之后老聂一挥手便带着徒弟们转身走回酒店。

    “没事既然老爷子说回头再说事情也就不大了。”苏羽却并没有跟着走反而陪着马晓春慢慢的向回踱着“不过沈锐的这个脾气要改一下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棋手怎么能在庆功宴上生这种事呢这和小林觉那小日本还有什么区别?”

    这种事情用不到你说我自己就估惩治他。但是这句话马晓春没有说出口毕竟理亏的是自己只能忍气吞声的让小他将近2o岁的苏羽数落。

    “不过对于后天的比赛我还是很期待的。”苏羽说话有点天马行空即便是马晓春这样的人都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李世石是个狠角色可沈锐既然能被他们称作新杀神我想那会是一场很好看的比赛。”他转过头笑嘻嘻的看着沈锐“你既然答应了古力要替他干掉李世石和崔哲翰可千万别忘记。”

    “不敢忘。”沈锐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来1919年顺口说了这个。

    “那个关于全聚德的事情你也别忘记。”苏羽搂着沈锐的肩膀低声说“到时候你不如把兄弟们全叫上……反正一个礼拜顶多两万块钱我觉得你还是掏得出的……”

    当沈锐拖着脚步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唐莉有些担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说:“你还好么?我看古力没什么事情只是……”

    “我知道他没有事情脑袋上虽然看着鲜血淋漓但明天我保证他就会扎着绷带跑回来欢蹦乱跳。”沈锐摇了摇头胃口突然一阵不舒服连忙打开门冲进卫生间吐了一次。

    接过唐莉递过来的水杯他漱漱口这后长长吐了一口气:“不过现在我才知道我到底和李昌镐差在了哪里。”

    “差在哪?”在唐莉看来用酒瓶子把古力开的头破血流的沈锐喝多了所以现在她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尽量哄着她的男朋友让分好好睡觉。所以现在唐莉尽量用最柔和的口气说话只不过从沈锐的语气里面她却觉得并没有听出一个酒醉的人应该有的口吻。这让她在脑海中有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是不是这小子装醉故意拉我的手?

    “你脸红什么?喝多了么?”沈锐并不知道唐莉的心思看着她的脸色突然变得通红反倒愣了一下:她想什么呢?

    “没事没事你说吧。”唐莉尽量放缓语调扶着沈锐往床的方向走去。

    床!沈锐抬起眼看到那张床的时候立刻联想到刚才唐莉的莫名脸红心脏立刻开始蹦蹦的乱跳:“你……”

    “我”把沈锐慢慢放在床上又拉过被子来给他盖好唐莉坐在床边一愣“你和李昌镐的差距跟我有什么关系?”

    不要乱想不要乱想我是net意为处男……)沈锐把肚子里的酒劲尽量从脑子里面逼出来用尽量不颤抖的声音咽了口唾沫说:“我现李昌镐下的是自己的围棋所以才成为了一代宗师……”

    “什么意思?”唐莉一边替沈锐削苹果压酒一边不屑地说“难道我下的就不是自己的围棋么?”

    “不是这个话。”沈锐直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勾勾的看着唐莉“实际上咱们绝大多数下围棋的人在棋盘上都是在模仿。实地模仿俞斌模样模仿武宫正树攻击模仿徐奉洙和刘昌赫布局模仿老聂官子模仿李昌镐……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么?就是说很少有人下的是自己的围棋。所以把中庸挥到极致的萝德丝在李昌镐眼里仅仅是欣赏而创造了苏羽流的苏羽却让他在内心底出现了恐惧……”

    他怔怔的看着唐莉一字一顿地说:“如果我说在一年之内我估成为那两个站在顶峰上的人的梦魇你相信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