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199章春兰花开(十二)

第199章春兰花开(十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你是李世石?”当烦闷的萝德丝走进酒吧打算好好喝一杯的时候却看到一个貌似很熟悉的面孔便走过去坐到他身边“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李世石不会说汉语萝德丝不会说韩语于是李世石在抬起头歪着脸看她一眼之后就低下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个视若无睹的举动让萝德丝想打人。不过李世石接下来伸手喊来翻译的举动让她暂时平息民怒火:“我是李世石你是谁啊?”

    “我你都不认识?”萝德丝突然现这小子的确有些欠抽立刻挺起胸膛傲然地说“我就是上次富士通杯冠军瑞典公主瑞典围棋协会副会长欧洲围棋协会协干萝德丝职业九段。认识我么?”

    “萝德丝?”李世石的眼睛很红看上去有些像兔子“我不认识这个名字乱七八糟的萝德丝就知道有个喜欢沈锐的萝德丝。”

    貌似踩到猫尾巴了。

    看着萝德丝的脸色从苍白变成血红又从血红变成了铁青最后定格在菠菜绿上直愣愣的看着李世石。

    虽然喝了不少心里面也难受可李世石在这个时候还是想起了一些传闻一些据说是不很好的传闻。尤其是在他看到两个黑西装白领带的北欧海盗站到萝德丝身后的时候他的酒立刻就变成汗从身体里排出来了:“那个实际上……我是想说你近来可好?许久不见身体还好吧?”

    不过实际上最难受的并不是脸色极差的萝德丝也不是两眼直张口结舌的李世石而是夹在两个人当中做翻译的那个小伙子。这届春兰杯上为了照顾一些不会汉语的日韩棋手棋院在北外招了很多志愿者来当临时翻译。而这个被李世石随眼挑中的小姑娘现在被这个气氛闹得更是心神大乱夹在这两位当中传译这些夹枪带棒的东西实在是难受。

    “还好还好。至少我没在庆功宴上看到那飞来地酒瓶子。”萝德丝似乎在笑但似乎却又是在哭。

    “他为了她不惜在酒会上在众目睽睽之下扔出酒瓶子也算是了不起了。”李杨石在慢慢的品酒目光空空荡荡地看在面前的酒单上。

    不过实际上现在最了不起的就是那个翻译。夹在两个人中间费力的去听着那含混的韩国话和怪气怪调的汉语再加上不远处那两个皇家卫队的保镖在虎视眈眈可怜的小姑娘恨不得当场辞去工作逃离现场——只是。这个东西要算好多学分地……

    “哼哼我真看不出来那个姓唐的有什么好竟然让沈锐瞎了眼去追求她。”萝德丝三杯黄汤下肚说话也开始无所顾忌一句话里面也开始中文瑞典文混合着说。

    翻译不懂北欧语言不过联系一下上下句还是基本上能把主要含义翻译给李世石听得。只不过让这小姑娘没想到的是喝得半死不活的要李世石却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说什么?”

    “我就说唐莉那个小姑娘有什么好处能让沈锐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她……”说到这里萝德丝突然意识到面前这位男性同样是唐莉的追求者。心里立刻跳了一下:我说这个干什么这不是刺激他么……

    “唐莉……”出科乎那两个神色紧张的保镖意料的是凶神恶煞的李世石并没有做出什么举动来反而失魂落魄的重新坐回了吧台边上看着酒杯呆“那个叫沈锐地我什么地方比不上他为什么莉莉会喜欢他而对我怎么却总是……”

    “废话沈锐当然好!”萝德丝喝水一样的灌下去五六杯伏特加。脸上像是夕阳下的彩霞一般涂满了鲜艳的红色“你跟沈锐怎么比人家比你可好多了。要是我选我也会选沈锐……”

    “要是我选。我就选唐莉人家多温柔婉约……反正我打死也不选你个不讲道理的公主!”

    “我不廉政讲道理?我不讲道理?!”萝德丝一辈子从来都没听别人讲过这种话本就红彤彤的脸上更像是染血一样激动起来“我哪里不讲道理了?反倒是你小子连人家心里有没有你都不管就要去追不撞墙才奇怪了!”

    “哼哼。反正那个沈锐的心里恐怕也没你吧?”三声冷笑的李世石这句话却打中了萝德丝地内心最深处霎那间瑞典公主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怔怔的看着面前的李世石。

    呃?李世石没想到我句话的杀伤力这么大同样有些愣。不过接下来当他看到从萝德丝脸上划过地一滴精华地时候才真的慌了:“你先别哭……”

    “我凭什么不许哭?”萝德丝抹抹眼泪瞪着李世石接着又开始哀哀而哭“我的夫啊眼泪流啊……”

    瑞典公主还会唱中国小曲么?翻译从来没见过一个外国人唱这种歌。不过接下来当李世石开始抱着酒瓶子哭的时候真地慌了:“你哭什么啊?”

    “我心里难受……”李世石说话很含混这让外国语学院的高材生有些吃力了“看见她哭我也想哭……你说凭什么唐莉就喜欢那个叫沈锐意进取的不喜欢我呢?凭什么那个沈锐能得到这么多女人的心我却一个都捞不到呢……”

    “你说那个唐莉我什么地方比不上她……”萝德丝身为女人自然哭得更是伤上加伤带的翻译都忍不住开始要流眼泪“但是沈锐为什么就要喜欢她呢……”

    李世石和萝德丝趴在桌子上哭了一会儿冷不丁抬起头对看一眼端起酒杯:“干!”

    就在楼下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在抱头痛哭的时候楼上的唐莉却在静静听着沈锐的滔滔不绝:“李昌镐的棋很平凡只不过因为他绝顶的内力所以任何普通招式到了他手里都变成了绝技……”

    这些话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见过。唐莉看着沈锐激动得满脸通红对着月亮手舞足蹈开始思考他说的那些话:你相不相信我在一年内会成为天下围棋地顶峰?

    “我相信你。”不知道为什么唐莉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冲动。紧紧拉住了沈锐地手大声说“我相信你!”

    “你相信我?”被打断了话的沈锐猛地转过头来。一脸惊喜地看着唐莉似乎明白她在说什么“真的?”

    “我相信你就算世界上所有人都对你嗤之以鼻我也会相信你。”唐莉似乎被喝多了酒的沈锐感染了脸上浮起了一片酒后的绛红眼睛闪闪的看着他“既然你说一年内。那么就是一年内!我是你的女朋友我怎么能不相信我的男朋友是个会站在顶峰上地棋士呢?!”

    沈锐没有再说话只是深深的看着唐莉的眼睛脸慢慢的凑了过去。随着他越来越凑近过来唐莉知道会生什么事情勉强压抑着怦怦乱跳的心紧紧抓住了他的手慢慢闭上了眼睛。

    接吻?唐莉在等待。

    但是就在她已经可以感觉到沈锐的嘴唇将要碰触到自己的时候却听到门外咣当一声响然后就听到一阵混乱的声音叽里咕噜的向着自己这边冲过来然后就听到一声外语地尖叫。

    唐莉听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沈锐也听不懂不过那两个站在门外手足无措的保镖是知道的:“你们在干什么?!”

    “萝德丝?”沈锐别过脸来不可思议的看着扶在墙上对唐莉怒目而视的萝德丝“你要干什么?”

    “李世石?”唐莉睁开眼看着一个跟头倒在地毯上喘气的李世石更加得不可思议“你要干什么?”

    “%——%¥%……%”萝德丝说的话没有人听得懂听得懂的人都在外面四处叫人。

    “%……¥8226¥#¥(%李世石说地话同样没有人听得懂听得懂的这个时候还在楼下喝酒。不过很快当李昌镐和刘昌赫冲进房间拉起睡在地上还在吐乱码的李世石的时候听到消息地吴清源也披着外衣颤颤巍巍走了进来:“萝德丝。你在干什么?!”

    当吴清源走进来的时候萝德丝却完全没有了棋士的风范一头扎进了老人的怀里大哭了起来:“为什么他不爱我……”

    乱套了。沈锐看着李世石一把推开李昌镐冲过来就要给自己一拳的时候。下意识地把唐莉拉在了身后。不过也正是因为要拉唐莉所以他的脸上挨了重重一记左勾拳一头倒在床上。

    “沈锐!”唐莉的尖叫没能让局面安静下来反而因为闻讯赶来站在外围的中国棋手们也喝了不少酒而让局面更加混乱起来:一向病病歪歪的苏羽第一个冲了过来一把拉住李世石的后脖领反手扔到了墙上撞出一声闷响。

    不过苏羽自己也没落到好。崔哲翰和崔明勋两崔从后面一把抱住他锁喉抓手。而其他人自然不能眼看着自己人吃亏孔杰和黄奕中一人一脚踢在两崔的肚子上然后按在地上一通暴打……

    乱套了。沈锐挨了那一下实际上并不严重毕竟李世石喝多了之后手上也没了力气。不过当他看到马晓春在放倒瞪着大眼的徐奉洙接着又被崔哲翰撞倒的时候立刻跳起来冲进了战团……

    一切都平息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沈锐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被人从李世石身上拖下来的也想不起来老陈和老王几个人那张铁青的脸只记得最后他是被一个女人拎着脖子扔到了外面然后便一头栽倒在地上睡死了过去……

    “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老陈看着在走廊里七歪八扭倒成一堆的棋手们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聂卫平!给老子滚出来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当时我们正在楼下喝酒突然听常昊说楼上打起来了所以匆匆忙忙赶上来进门就看到里面乱成一团……”比老陈小一辈的老聂抓了抓头细声慢气地说。“我听常昊说是李世石先动的手……”

    不过在曹薰铉那里。故事就有了另一种说法:“李世石的确是先动手了不过苏羽也太过分了我们是看不下去才要帮兄弟一把。而且沈锐才是罪魁祸如果不是他横刀夺爱小李又何苦如此……”

    “怎么办吧。”老陈舒了口气和同样愁眉不展的曹薰铉一起对月长叹“怎么办?如果一个一个地处罚那这个春兰杯就剩不下人比赛了……”

    “谁想得到呢。竟然连李昌镐都卷进来动手了……”老曹坐在椅子上看着走廊里正把人往各自房间里搬的酒店保安们很无奈“要不然……”

    “要不然……”老陈转了转眼睛“反正上边还都不知道这里也没有记者们……”

    “就这么办吧跟上边汇报一声能按下来别闹得满城风雨到时候谁都没好处。”老曹站了起来看着眼角上一片乌瘀地李昌镐叹了口气“这小子竟然都动手了……”

    第二天早上。当沈锐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疼痛:我他妈的这是怎么了?喝醉酒也不至于要手脚疼成这样子吧?

    勉强穿好衣服沈锐活动一下卡卡的关节迷头合眼的撞进卫生间随便拿毛巾擦了两把便走出房间去打算到楼下吃点东西:奇怪了昨天晚上虽然喝了不少酒可也吃了不少东西。怎么会饿成这样子?

    “起来了?”孔杰和常昊不知道为什么在和他打招呼的时候都没抬脸而当沈锐端着饭碗坐在他们身边的时候两个人还下意识的向外侧转了转身。

    “你们怎么了?”沈锐奇怪地看了他们两眼。扭头向对着自己这边走来的李昌镐笑着打了一个招呼“阿尼阿塞哟……你怎么了?”他第一眼认出了李昌镐第二眼就看到了李昌镐眼角上的乌青一片立刻惊讶的叫了起来“谁把你打成这样子?”

    谁打得?我他妈怎么知道谁打得。昨天晚上我就是劝架来着谁知道从哪昌冒出来一拳把我打成这个样子。李昌镐坐在常昊的身边没说话开始闷头吃饭。

    气氛有些古怪啊……沈锐开始回忆昨天晚上的事情不过也许是被李世石那一拳打在了什么要紧地方他不管怎么样都想不起来:“常哥昨天晚上怎么的了?现在的你们很奇怪啊……”

    “你忘了?”常昊没抬头反而把脸压得更低几乎不用筷子都能吃到东西了。

    “想不起来了。”沈锐满脸的苦恼看着别着脸冲墙吃饭的孔杰更加奇怪“有什么大事生了么?”

    “想不起来了?也好也好……”孔杰哈哈一笑三口两口吃完饭扭着头用饭碗遮着脸一步一步向外蹭“要是没别地事情我就先上楼了明天的比赛要紧比赛要紧。”

    可惜古力不在不然一定会告诉我到底生了什么事情。沈锐摇了摇头看看周围打算低头吃饭不过就在他目光瞟过的一刹那便看到了崔哲翰的脸:那张像是被大象踩过的脸。

    “小崔你这是怎么了?”小崔比李世石强的地方在于他会说汉语所以沈锐凑过支的时候并不担心沟通问题。

    “?!”小崔勉强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沈锐一脸地怒气冲冲“你问我怎么了?”

    “我想不起来了。”沈锐很苦恼“昨天晚上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孔杰和常昊这么奇怪?而且李昌镐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小崔歪着头看了他良久叹了口气:“既然你想不起来了那就回去问你们家唐莉去!”说完也不搭理还要说话的沈锐径自走了。

    “总局的意见是这件事情不要宣扬出去毕竟现在大赛关头而且参与这个事情地都是很重要的棋手如果宣扬出去负面影响太大。”老陈在开会向诸公传达总局的意见“而且韩国人也不打算把事情闹大因为先动手的毕竟是李世石所以他们打算联合咱们把事情压下去以后谁也别再提。”他用很严厉的眼神看着垂头丧气地老聂和脸上敷着冰袋的马晓春“不过在这次比赛之后还是要给这些棋手一个处分的希望你们能够做好工作!”

    沈锐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鱼肉相反他现在的心情不错因为他终于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一点东西想起来那差点的一吻。

    只不过当时我为什么没有吻下去呢?接下来的事情沈锐还是想不起来所以他打算找唐莉问一下。

    “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唐莉虽然处在风暴眼中心但因为是女人的关系并没有挨到拳脚。

    “真想不起来了。”沈锐很苦恼“我也想知道昨天晚上我到底干什么了怎么早上起来浑身酸疼的……嗯?”看着对面不远处的镜子他突然现了一个问题立刻扑了过去“我的脸上怎么有这么大的一块瘀青?!”

    所以在第二天比赛的时候沈锐很无奈的让唐莉在脸上画了妆免得到时候面对摄像机把人丢到全国观众的面前。

    “你小子我会让你在棋盘上知道我的厉害的。”当鼻子上还贴着创可贴的李世石看到沈锐坐在自己对面的时候咬着牙低声说“有些事情我不能改变但我会让唐莉看到我在棋盘上怎么击败你的!”

    “随便。”已经知道那晚事情的沈锐嘴角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但语气上还是保持轻松“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比什么都管用!”

    “有杀气。”尽管自己的比赛已经结束了但李昌镐并没有走而是坐在老曹的身边看着电视画面上正在对视的两个人突然说“他们两个人会不会在比赛里面打起来?”

    “应该不会吧。”老曹迟疑了一下败退无奈的摆摆手“冤家路窄如果这两个小子身上还有那么一丝半毫的职业道德精神就不会做这种事情。”

    这些事情都说不准至少现在沈锐就是咬着牙把他的黑棋拍在了棋盘上出了清清脆脆的一声响。

    这算是在比气势么?沈锐不知道李世石也不知道。不过随着两个人拍棋子的声音越来越大有一种要把棋盘拍穿的架势老陈忍不住过来干涉了:“你们两位安静一点成不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