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200章春兰花开(十三)

第200章春兰花开(十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很多事情都要受到情绪的干扰。尤其是围棋这种以求道争胜负的竞技比赛一个平和的心态是很重要的。不过沈锐四段和李世石六段两个2o来岁的年轻人显然并没有李昌镐那么良好的心态在不断的凶狠对视之余手下的棋也是下的越来越狠能断就断能冲就冲反正这盘棋是怎么乱怎么来所以仅仅进行了2o余手的时候马晓春就已经看不懂了:“这俩小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胡闹而已年轻人的一时之气。”老聂对于这种事情似乎很有心得说起话来也是不紧不慢“等他们的气稍微消一下比赛应该就能进入正规了。”

    不过接下来的2o分钟这两位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接着刚才的胡搞态势把整个棋盘搅得越来越乱四十手棋下来竟然在棋盘上分割出来大大小小十几块势力分头展互相渗透各有攻杀谁也不占地盘就是纯粹用进攻把对方消灭来获得胜利。

    “不过看上去这两位下的很津津有味啊”对于这种东西说实话老聂不是很欣赏“一开始就是这种搏命的攻击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最讨厌就是这这种人……”

    “人家进攻你也讨厌么?”虽然马晓春心里面担着不少事情但这种时候他还是没忘要和老聂斗嘴“总归是要进攻的而且既然两个人都是这么喜欢进攻就让他们从一开始就杀出来看好了干吗还要这么麻烦的布局?”

    这话如果让李世石或者沈锐听到。一定会有深获我心的感觉:布局对于这两个人来讲那是相当地困难;但是也同样的两个人在攻击中的力量却又都大得出奇所以不约而同的都选择跳过布局仅仅是在四角上各放了一个子之后便开始了进攻。试图用自己——也是对手最擅长地东西来击败对方。

    而更重要地是。这场比赛还牵扯到了一个人:唐莉。

    “小唐眼看着两个男人为了你来决斗你不觉得很幸福么?”徐莹已经是奔三张的人了但说话的时候还是很年轻很年轻的“这是多么浪漫的事情。胜家得到公主地芳心而败者则只能远走他方孤独得流泪……”

    这让唐莉有些哭笑不得:“可问题在于。李世石在我心里真是一点位置都没有就算是沈锐输了我喜欢的也是他哪里有什么决斗之类地事情。”

    “可现在的气氛很像啊。”徐莹指着电视上满头大汗的两个人笑了起来“你看看李世石的表情。再看看沈锐的紧张样子两个人和中世纪地骑士们很像哦为了心爱的姑娘便要拔刀相向。”

    “你别扯得这么远好不好?”又羞又气的唐莉突然现爱情有的时候也挺讨厌因为很多时候别人会拿这个事情来拿你找乐——虽然这种事情还是很甜蜜的……

    “好了好了。不扯淡了咱们看看比赛吧。”两个女人聊了很长时间了重新回到棋盘上之后难免会有一些找不到子地感觉。只是这一次徐莹和唐莉两个职业棋手在拿到棋谱之后看了将近1o分钟竟然没看出来落子的次序和这些黑白之间的关系“这一块如果是沈锐自己动出来那么右边这两子怎么来的?既然要杀借用的这枚白子那干嘛要在上边放李世石出来这小李子也是下的棋乱七八糟明明右边只要简明的定型就是二十目的大空可他偏偏视而不见硬是要强杀右上结果没杀成不说还把黑棋放出了头……我就奇怪了围棋到最后比的难道不是地么?只要拿住了比对手多六目半的实地不就足够了么?”

    “有些东西你不能这么分析。”老聂对于这种东西虽然没好感但是他的能力还在那里摆着而且现在也不是他下棋脑子也不糊涂算计起来比谁都强“现在拼的就是一个气势实际上整盘棋随便挑一块都没那2o目大可这股子气势不能泄谁也不能先放弃对攻支争抢实地不然……哼哼唐莉你的魅力倒是不小啊……”老聂的眼珠子斜吊白眼似乎是看着棋盘又像是看着一边低头不说话的唐莉。

    “说白了这是一场骑士的战争。”马晓春看着徒弟媳妇受窘自然不能不出头话风里轻轻一转就把已经脸通红的唐莉缓和了一下又把事情扯到了另一方面“不过这么攻击下去恐怕会出问题……”

    “你们随便讨论我更关心萝德丝和苏羽的比赛。”老聂扭过头看着另外的一盘棋“这才叫技术这才叫围棋。”

    关于现在沈锐下的到底是不是围棋的问题马晓春不打算多说因为经过了一个上午的激烈搏杀之后整块棋盘上不论黑白竟然没有一块活棋就算是角上最好活出的地方也因为有了诸如劫杀劫活倒脱靴反扑眼之类种种手段的存在而变得扑朔迷离再加上那些一线们都在对局室里为自己的梦想搏杀外面研究室里的老弱残兵们自然很难算清楚……说到这里马晓春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说起来李昌镐还没走呢……

    我怎么反这个小子忘了。尽管现在李昌镐正躲在一边眉头紧锁的看着一盘棋但马晓春对弟子的关心让他暂时忘记了礼节这个东西径自走到了李昌镐身边:“你在干什么?有没有兴趣来帮个忙?”

    “别理我烦着呢。”马晓春万没想到一向性格恬静温文尔雅的李昌镐嘴里竟然能冒出来这么一句很熟悉的话即便是见惯了天下一时间站在那里也是手足无措。

    不过好在很快李昌镐就从恍惚中清醒了过来。立刻向马晓春道歉:“实在对不起我刚才太沉迷于棋局了口出狂言还请您不要见怪。”

    “没关系我倒是很有兴趣想知道。这是谁的对局让你这么沉思呢?”马晓春知道自己徒弟和李世石两个人显然还入了李昌镐地眼。但是现在面前摆着的显然又不是老聂正在捧大思索的那盘所以看一看形势他到感觉有些惊讶了“这盘棋下得不错布局上面很完美。即便还比不上前五十手天下无敌的老聂但是也已经很有味道了……”

    “这是小崔。和那个叫近藤地小伙子地比赛。”李昌镐点了点头神色有些肃穆“这个只有16岁的小伙子很了不起。”

    这让马晓春有些吃惊了:这个能让世界第一人说出这种话的小日本难道真的有这么好的本事么?

    “对了您找我有什么事情?”李昌镐突然想到马晓春来并不是来点评对局地。扭过头轻声问。

    “实际上现在沈锐和李世石的对局很复杂所以想找你一起看一下。”

    这很出乎李昌镐地意料。在他的认知范围里面傲气的马晓春在棋盘上可是从来都没有过要让别人插手自己研究局的事情。不过现在马晓春既然这么说了李昌镐倒要看看沈锐和李世石到底下了下个什么比赛。能让爱徒心切的马晓春这么拉得下脸来。

    而当他走到中国棋手地研究区里看到马晓春伸手给他指出来的棋盘的时候先是揉了揉眼睛然后扭过头很疑惑的看着前天才:“您不要开玩笑……”

    “谁跟你开玩笑这是沈锐和李世石的对局。”马晓春似乎有些着急但似乎却又为了李昌镐地这句话有些感慨“帮忙看看现在谁优势?”

    “谁?”李昌镐为了马晓春这句话连中午饭都没去吃一个人坐在棋盘边呆呆的愣。面等一点半马晓春睡了一觉又回到研究室的时候就看到李昌镐抱着腿坐在椅子上两眼直。

    “你没事情吧?”马晓春连忙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不行就算了……”

    “这个”李昌镐突然一个激灵跳下地来然后满脸羞愧的一低头“马老师实在是对不起您:我完全看不清。”

    这种事情就完全没有办法了。网络上的直播员在整整两个多小时都没有拿到哪怕一手的对局分析之后放弃了解说只留下了一句“形势混乱”之后便自顾自的喝下午茶去了。

    的确太乱了沈锐自己看着自己的杰作却也抓头:这些都是什么东西?东一片西一片三三两两的谁也不挨着谁偏偏想要动一下却要受到很多别的地方的牵制。有心想学习一下苏羽流能够把全盘都联系起来但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地方还有味道能使。有心想像李昌镐那样能够简明定型先手入官子可现在整盘棋上都是死活不知想定型也不知道应该从何下手……

    那么就杀吧看看到底谁的触觉更敏锐谁更能在这种混乱的局面下能够把握机会了。下定了决心的沈锐这时候已经完全忘记了为什么要和李世石赌气把棋下成这个样子脑子里面只剩下了一个字:杀。

    “也只有杀了。”李昌镐在终于算通了一个大角上的死活之后长长叹了口气“说实话这盘棋就看谁杀到最后还能剩下最后一个士兵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路。所以”他转转头看着脸色白的徐莹和唐莉“骑士也并不是这么好做的。”

    李世石的头快炸了双手用力拉着脖子上的领带向外抻试图让紧缚的气管能够吸到更多的氧气来供给大脑。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看不清棋盘上的局面了只剩下一口气憋在心里还在苦苦的支撑着让他没有被这巨大的计算带来的疲劳击倒。

    不过实际上这个时候沈锐的体力也差不多了所以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同时放慢了度尽量让自己能够多休息一下能够多计算一下。

    “已经239手了。但是棋盘上竟然还是一块死棋都没有还都能够苦苦的活下去也真的算是了不起了。”李昌镐摇了摇头“不过。李世石会有一个先手。一个能够通杀全盘地先手手段。如果他看出来了那么沈锐就面临全盘崩溃的局面;而如果他没看出来让沈锐抢到了那个点那么虽然他可以活出5o目来但差距也过了两百就完全没有下的必要了……”

    “什么意思?”不光是马晓春和唐莉在用心听着李昌镐的话。老聂和老曹两个老家伙也在侧耳听着“在哪里?”

    “这个手段很复杂。一时间也解释不清楚。”李昌镐并不是故意卖关子地确很严肃地皱了一下眉毛来表示这个问题的困难性“实际上现在的局面应该说白棋更好一些因为李世石已经在先手寻求从上边到左边三块大棋的联络。不过沈锐的机会也很大……”

    “少说废话。小李子快说到底你是什么意思?”徐莹比李昌镐大不了多少但处处都摆着前辈地谱“别吊人胃口!”

    “就是在这两黑子头上扳。”李昌镐不敢多说把一枚白子拍在了棋盘上。“接下来黑棋两种应法一种是连扳过去另一种是卡断……”他嘴里面不停地说着而手上则不断的把黑白子放到棋盘上再拿下来示意着进程“扳之后白棋三应手长出这边地两子撞黑墙或者粘住这边的刺虎试应手或者倒虎这里继续求联络。接下来若白撞墙则黑棋两应手或……”

    “等等!”老聂到了下午的时候本来就容易打瞌睡现在听着李昌镐三三二二的进行变化讲解更是让他头大“我先问问你这个手段有多少变化?全部算下来有多少手数?”

    李昌镐歪着头想了想说:“差不多在3oo个变化需要4o手左右。这是已经去掉了很多无用手段之后的计算而且因为这两位现在明显心理不正我担心有一些偏激地手段没有被算进来……”

    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唐莉惊愕的看着棋盘上的混沌过了良久才说:“就是说沈锐需要计算至少2oo个变化了?”

    “也不是。我刚才是在白棋这边算得这样沈锐的思考需要多一些差不多要26o个变化。如果沈锐能够抢到先手先动手的话那么他需要算19o个变化而李世石需要22o个。”李昌镐看着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愕地人们无奈的耸耸肩“谁让他们俩一个上午都是胡闹的下棋我可是算了整整三个小时才算清楚这些东西……而且到现在我还看不出来谁好谁坏……”

    “等等!”马晓春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三个小时?中午12点一直想到现在?那就是说现在他们俩至少一个人已经进入读秒了?”

    没错沈锐作为最先清醒过来的人思考的自然比李世石更多所以在2o分钟前就已经进入了读秒。不过这次他并不像对李昌镐那样措手不及而是很小心的一边照顾着时间一边飞快地进行思考。

    不过李世石也差不多到这个地步了只剩下了不到15分钟的完全思考时间能够让他计算。而为了避免让自己的时间去让沈锐思考他不得不尽量中国民用航加快了节奏向前赶。

    “现在就看谁的直觉更敏锐了。”马晓春不由自主地叹息一声“谁也没时间计算这就是纯粹比从小培养的基本功谁更扎实了……”

    相对于8岁离开飞禽岛去汉城道场学习围棋的李世石来讲沈锐在这方面的差距无疑是巨大的。他学棋只不过才3年的时间现在能和李世石在这种困难的局面下能够一直保持平分秋色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所以当他仿佛鬼使神差的没有看到李世石一个高跳的手段而是脱先他投的时候马晓春仅仅是叹了口气:“这小子这盘棋尽力了……不过回去之后我还是要说说他让他别把情绪带到棋盘上……进入对局室就是上了战场他总是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神经我可受不了……”

    这让唐莉感到很羞愧。不过实际上谁都知道李世石和沈锐打架这件事情绝对怨不到这小姑娘的身上:喜欢唐莉的是李世石唐莉喜欢的而且同时也喜欢她的是沈锐不管怎么看李世石都是个第三者而李世石的所作所为自然不能归结到红颜祸水这个命题方向上……

    “看起来比赛差不多要结束了。”看着在读秒声中还在苦苦支撑拼命联络自身的沈锐马晓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突然觉得有些难受“其实如果不胡闹的话他还是有机会的……”

    “没机会!”李世石眼看着沈锐的脱先心脏就象是不受控制了一样咚咚的跳了起来哽在他的嗓子眼里拼命地向外冲。他只能用力咽着唾沫让自己的心不要太激动但当沈锐的手指离开棋盘的时候他自己的双手却似乎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我等了这么久你终于犯错了……”

    “这小子还是犯错了。”老曹点了点头一直紧紧绷着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看起来李世石要第二个进入四强了……”

    第一个是谁?马晓春突然现自己有些信息闭塞看了看头顶上的电视之后才现第一个进入四强的竟然是近藤光那个16岁的日本孩子。

    这让马晓春有些吃惊:什么时候号称日本棋士杀手的崔毒这么面了?

    “上次他还赢了苏羽来着我倒不觉得这是一个冷门。”老曹似乎在安慰自己也似乎在提醒着李世石“只希望李世石在面对他的时候能够别冲动就好。”

    这句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很巧合的是苏羽在走进研究室的时候却听到了。这让他感到很莫名其妙:“李世石?”

    “对啊下一场李世石对近藤光作为韩国队的老将我难道不能提醒他注意么?”老曹似乎有些生气但脸上却带着一丝淡淡而自信的笑容。

    不过苏羽的话让他的笑容立刻凝固在了脸上:“什么?我可是刚从对局室出来我可是亲眼看着李世石认输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