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201章春兰花开(十四)

第201章春兰花开(十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什么?!老曹愣住了李昌镐愣住了马晓春也愣住了:“我说小苏这种玩笑不要乱开……”

    “谁跟你们这么有兴致开玩笑你们抬头偶尔看看电视或者关注一下网上的新闻好不好?”苏羽翻了翻眼睛“如果实际情况是李世石没输而沈锐输了那我立刻割下耳朵挖掉眼睛!”

    看起来这不像是玩笑啊……如坠五里雾中的马晓春和唐莉立刻抬头看向电视画面却仅仅看到李世石和沈锐面对面坐着互相瞪眼谁也不开始复盘。而且当老聂进入网上直播室的时候却因为那个直播员的一些问题导致刷新不及时。

    马晓春在研究室里再也坐不住了立刻站起身走向对局室打算亲眼确定一下:“老陈!谁赢了?”

    “羽根他赢了刘昌赫和苏羽的半决赛是大后天。”老陈不紧不慢让马晓春有一种想拔刀的感觉:“我问的不是这个我问沈锐和李世石的输赢!”

    “你没看电视么?”这让老陈有些不可思议“李世石落后了两百多目你还有办法让他赢是怎么着?”

    嗯?

    这次马晓春真的是头晕了虚弱的坐在对局室的沙上向老陈招手:“来给我讲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我只看到了沈锐的勺子难道李世石最后关头也犯错了么?”

    “李世石没犯错。”老陈笑了起来“不过沈锐也没出勺子。”他看着正被围在人群中复盘的两个人低声说“沈锐在最后的时候耍了一个小计谋仅此而已。”

    反正不管怎么样沈锐赢了。而李世石输了这个才是最重要的。马晓春并不打算在这盘棋上多纠缠虽然他对最后的那个小东西很感兴趣但是他更关心沈锐的下一个对手:近藤光。

    但是关心这盘棋的不仅仅是中国人作为对手地韩国同仁们同样的坐在电脑边看着最后的两个进程目瞪口呆。尤其是老曹当他看到沈锐那最后的挖断连尖连冲连破李世石最后的三个眼位的那一串攻击的时候连连地摇头叹气:“上百个子就这么一块一块的被人家吃干拔净了……”

    “应该说这是一场很扯淡的比赛。老聂像是在下总结陈词。又像是在给谁下定语“两个心中憋气地棋手下了一盘看上去很胡闹的比赛。虽然看着很热闹但实际上纯粹就是乱砍。没多少技术含量。”

    “至少他们没有当面打起来这就算不错了。”马晓春对于那天晚上的事情记忆犹新。对于沈锐和李世石的仇恨也有了直观了解“我去对局室看看如果在这地方打起来可谁都保不住他们。”他站起来走到门口又回头对着苏羽以及古力众棋手一笑“对了等春兰杯之后记得告诉我还有一大堆罚单要开……”

    敲山震虎研究室里霎那间鸦雀无声。所有地中国棋手都目送马晓春摇摇摆摆消失在门外然后开始窃窃私语:“我就知道这次总要拿几碗鸡血出来吓唬吓唬猴子们……”

    “对了苏羽你的比赛结果是什么?”古力了一会儿呆之后。突然转过头低声问。

    苏羽看了他一眼轻轻笑了一下:“萝德丝那个小姑娘还是太年轻了……”

    对局室里萝德丝看着面前地棋盘眼睛红红的。双手用力绞着一块已经被扯得变了形的丝帕用力摇着头:“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吴清源就坐在她的对面看着这个他最宠爱的弟子突然现自己真的有些老了老的有些东西只剩下回忆而不知道应该如何解说:“其实你已经感到很好了……”

    “你只是太小心了反倒上了当。”不知道什么时候马晓春已经站到了萝德丝地身后看着那盘棋低声地笑了起来“吴老师您所教授的难道就是照本宣科么?”

    怎么讲?萝德丝虽然是个瑞典人但从小在吴清源的教育下很有东方传统的尊师重道所以便冷着脸扭过头看着马晓春只要他再出一句不逊之言就要让保镖动手即便他是“他”的老师也要让这家伙看不到明天地太阳。

    但吴清源却并不说话只是坐在沙上看着棋盘一动不动。

    “你太小看我们的旗手了。”当然也许到了明年的这个时候就要换一个人扛大旗了……马晓春嘴上所说的东西和他所想的并不一样“我想问问你左边这里苏羽明显是转换自损你为什么要跑到上边去挡头?那里好像并不是急所吧?”

    既然说到了围棋萝德丝便必须对马晓春执晚辈礼:“因为苏羽流……”

    “所以你眼看着苏羽下错了棋却不敢动手?”马晓春看了一眼萝德丝叹了口气“苏羽给你挖了个坑你就往下跳……你还是太年轻了也许等你多一些经验就不会这么处理这种棋了。”他挥了挥手向吴清源致敬之后便越过了棋盘走向沈锐。

    而这时候那两个人却还在对视。

    “有意思么?”马晓春看了两个人一会儿现他们虽然都是满头大汗汗透背杉却还是一动不动地对眼便过去拂乱了棋盘“沈锐出来!”

    这是咋的了?双眼酸痛浑身麻的沈锐有些莫名其妙踉踉跄跄跟出对局室之后立刻表功:“老师我赢了!”

    “我看见你赢了但我想问问你你到底是怎么赢的?”马晓春停身站在走廊上原本还笑眯眯的脸却像是下了霜一样冰冻三尺“你这盘棋开始的时候怎么想的?后面中盘时候为什么这么蛮干?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其实我只是想要和李世石比一下力量也没想这么多。”赢了棋一直还在兴奋中的沈锐立刻蔫了下来。垂头搭脑地站在马晓春跟前解释“当时我就想既然这李世石一向以力大强攻闻名于世而弟子我的本事也不小所以……”

    “所以就要全盘对杀?”马晓春像是在笑但语气中却是怒气冲天“不过我问你你下的是围棋么?”

    “下的自然是那个嗯。围棋……”沈锐探着头看了一眼对局室里正在收拾棋盘的小棋手“应该是吧?”

    “我教你的很多东西你都忘记了是怎么着?”也许真的是被这盘棋闹得火烧穹庐马晓春也不顾周围人来人往。开始指着沈锐的鼻子骂了起来“你的布局呢?中盘地计算和谋划呢?官子……这盘棋没有官子。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是我教你这么多年告诉过你围棋不是用杀字能解决的你都忘了?而且我一直告诉你不要把棋盘外的情绪带到比赛中去可你小子是怎么干的?上一盘你和李昌镐所表现出来地东西都到哪去了?”

    “其实这个问题……”沈锐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当然他也知道自己这盘棋受了情绪的影响很大只是既然已经赢了。何必还要说这么多呢?

    “你不要以为赢了就可以”马晓春一眼看穿他这个徒弟地那点心思“我就想问你在你眼里的围棋是个什么样子的?”

    “围棋。总归是一种道而不论想李昌镐那样以柔克刚还是像苏羽那样谋划天下或者是像萝德丝那样处处都在追求最终的平衡都是……嗯?”背书的沈锐说到这里。突然愣了一下。

    魔门邪教桃花岛……不知道为什么沈锐突然间想到了个名词:剑走偏锋。

    “你没必要看见谁厉害就要学谁的手段。”慢慢地向电梯走着马晓春继续低声说着“有些东西还是自己的好……”话风一转他突然看着正在想着什么地沈锐笑了起来“对了你跟唐莉说一年之后你要让所有站在顶峰上的人都恐惧你是么?”

    啧这话怎么都传出去了……沈锐的脸上红了一下但也没有否认。

    “萝德丝只有一个世界冠军但她让那两个人却如此恐惧。”马晓春站在电梯里微微一笑脸上却有一种激昂与落寞混合的伤感“如果有可能的话回去看看苏羽和萝德丝地谱子吧。”

    怎么个意思?沈锐这一整天的脑子都在杀伐里并没有关心过其他的对局所以当他回到房间之后便立刻打开电脑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让马晓春的表情这么奇怪。

    “沈锐呢?”当一直在听苏羽讲故事的唐莉走出研究室地时候马晓春已经带着沈锐上楼去了。小姑娘站在对局室门口向里面张望了两眼之后便扭头问一直站在里面看近藤光和羽根直树复盘的周鹤洋。

    “出去了吧刚才马老来了。”周鹤洋抬起头望了望周围随口回答。

    这让唐莉有些奇怪嘴里面嘟嘟囔囔的批判着答应陪她逛街却不守信用的沈锐走进电梯上楼去。

    “莉莉?”沈锐没有回头就从那踏在地毯上还能出嘎吱嘎吱声音的高跟鞋上判断出来是谁推开了他的门“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看到自己男朋友一脸认真地看着电脑上的棋谱唐莉倒也不忍心打断他。看看周围无人也关好了门小姑娘的脑子里面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广告画面上女主角常做的一个动作转了转眼睛便慢慢走到了沈锐的身后突然张开双臂咯咯笑着从背后搂住了沈锐的脖子左摇右摆“锐锐……”

    “呀!”沈锐猝不及防被唐莉的身体带的一阵摇摆然后扑通一声两个人一起摔倒在地毯上。不过沈锐也算是手疾眼快倒下去的一瞬间用脚把椅子踢开免得伤人然后垫步拧腰右手穿过唐莉的肩膀用自己的胳膊垫在她的脖子后面……

    然后就是咣当一声。

    “你能不能。从我身上起来?”唐莉的声音有如蚊蚺低低细细的在房间中空空的飘着。

    “有些事情也不是我能做主的。现在我的胳膊啊腿啊突然都抽筋了你说我怎么起来?”沈锐的声音同样很低不过却带着一种奇奇怪怪的调子懒洋洋地很暧昧。

    躺在沈锐臂弯里的唐莉脸更红了双手有气无力地推着面前的胸膛。却因为鼻中闻到的那种男人地淡淡的体味而让她地手渐渐软了下来最后干脆放在沈锐的脖子下边慢慢的画着圈。

    这个时候沈锐自己已经忘了刚才他在做什么。或者说他在比赛后所应该做的一些事情比如要去参加酒会之类。他现在脑子里面装着的。只剩下唐莉一个人。

    于是两个人便倒在地毯上絮絮地说着一些无聊的废话说着比如今天和李世石的比赛说着唐莉小时候学棋的经历说着沈锐在重庆围棋队里地种种事情说着马晓春的怪脾气……

    说着说着沈锐的两只手便有些不安分起来虽然右手被唐莉的身体压得有些麻。但还是坚持着颤抖着搂在了香肩上。而左手则一路向西虽百折而不挠即便被唐莉的双手死死按着却还是停留在了一些比较柔软地地方。而看到沈锐不再乱动。唐莉虽然不好意思的却也不管他只把脸埋在沈外交活动脸边。

    沈锐眼看着就在自己面前不远处就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和一张娇嫩鲜红的小嘴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一边下意识地说着一些没意义的废话一边慢慢把脸凑一过去。

    而唐莉却也不再拒绝只是微微闭着双眼听着越来越近的呼吸声。胸膛逐渐剧烈的起伏起来……

    似乎是碰到了但似乎又没碰到。沈锐像是被电击了一样哆嗦了一下却忘记了自己到底碰没碰到。

    这倒是个问题。

    不过沈锐却并不把这个放在心上稍稍迷茫了一下回味了一下之后便又贴了上去。

    “你们干什么呢?”

    迷迷糊糊闭着眼睛的沈锐突然仿佛听到了耳边有人在说话而且还在问他在干什么。这让他在不断的探索唐莉口腔内部构造的时候不得不分了一点心:看不出来么哥哥在这跟人……

    慢着!沈锐突然睁开眼睛便看到满头纱布的古力搀扶着摇摇欲坠的苏遥站在跟前一个满眼羡慕一个脸色苍白的看着他。

    “呀!!”

    三楼大厅作为东道主中国春兰集团所举办的酒会大多数的参赛棋手都是要来捧场的。而沈锐作为四强之一却没有参加不能不让春兰集团的总经理感到有些生气。不过也没有让他久等酒会开始没有十几分钟他便看到了拖家带口匆匆赶进来的沈锐和唐莉和古力以及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

    “沈四段久仰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高手风范……”总经理在面色古怪的马晓春的引导下走到沈锐的面前刚开始滔滔不绝却一眼瞥见沈锐右手有意无意挡在脸上却还是露出来的嘴唇上那一道血痕。

    这是牙咬的吧?不过总经理见惯了大风大浪只是略略的一顿就继续拉着沈锐的手一边走一边说:“今天沈四段的比赛我看了……”

    可沈锐没什么心情和这个总经理在这里扯淡嘴里面只是嗯嗯啊啊的随便回答着什么眼睛却不断的瞟着不远处坐在椅子上呆的苏遥。

    “她怎么来了?”头皮麻的沈锐有些精神崩溃的感觉终于打走总经理之后转身找到正在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古力一把把他拎到了外面。

    “谁?”古力向房间里张望了两眼看着爱情滋润下尤其是在情敌面前被爱情滋润而言笑晏晏吃菜喝饮料的唐莉有些奇怪“小唐不是你对象么?她来了难道不对么?对了”他突然嘴唇“那个接吻的滋味怎么样?”

    沈锐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一笑双手一摆平摊胸前开始唱歌:“这就是那个酸那个甜……”不过紧接着就一把拉住了古力的衣裳一直拉到面前“孙子!是你小子把苏遥带到这儿的么?”

    “哎哎咱们重建的老板让我给您捎个话。”古力一笑有种汉奸味道“我从飞机场临界出来也就是你还商结束比赛的时候老板给我打了个电话。”

    “老板说什么了?”沈锐侧侧身让服务员上菜顺便瞟了一眼还坐在那里既没人理也不主动说话只是呆的轼遥。

    “老板说了只要你能拿下这次春兰杯的冠军就给你1o万特别奖金而且明年联赛上你的待遇就和上海的常昊一样工资2o万一盘棋6ooo奖金另算。”实际上沈锐的合同年底就要到期所以趁着现在还没人动手挖角的时候重建的老板就打算把队里的几个主力先定下来——谁知道黄奕中的事情以后还会不会生呢?

    听上去不错比去年一个月8ooo块强多了。沈锐盘算了一下突然问了一个问题:“古力你知不知道办羽的待遇是多少?”

    “苏羽?他一年35万一盘棋15ooo局分奖金1oooo胜局奖金5ooo。干嘛?打算跟他比比?”古力想笑但想想自己又笑不出来。

    “那么李昌镐的待遇是什么?”沈锐想了一会儿面无表情的问下一个问题。

    “李昌镐?一盘棋四万美金胜局另加一万人民币而且包吃包住包小姐。”古力看了他一眼“如果你敢这么要求那我保证没有敢跟你签。”

    “我当然不会这么要求。”沈锐点了点头松开了抓在古力脖领子上的手“我还没问你苏遥怎么来了?!”

    “撞破奸情莫非你要杀人灭口?”不过看看沈锐的脸色古力不打算再开玩笑很严肃地说“实际上她是作为俱乐部的特派员来照顾你这次春兰杯上的生活的……别着急上海那边可是专门派了好几个人过来照顾常昊和苏羽的饮食起居所以你作为咱们渝派的独苗又是眼看要背处分的人所以……”

    所以就派了一个人来专门看着我让我别四处捣乱免得出事是吧?沈锐倒是能理解老总的一片苦心。但是让他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要让苏遥来?而且为什么偏偏赶在这个郎情妾意的时候来?!

    “古力!”沈锐突然一扭头“你是不是故意的?”

    “这件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古力开始叫起了撞天屈“她是中午的飞机正好这个时候到。而且老板对我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让我们俩看好了你我自然要把她领过去认认门……谁知道你们俩大白天的就在地上滚成一团呢……滚成一团……”

    越说越不像话了。沈锐叹了口气用武力让满头绷带却还不肯老实的古力停下了胡思乱想然后转身走进了大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