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202章春兰花开(十五)

第202章春兰花开(十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他迈步进去的一刹那沈锐很清楚地看到苏遥猛然抬起头并且从双眼中流露出一丝喜悦和依靠的神情。这让你的心头微微热了一下:这里她只知道我而且一直在等着我进来……

    “苏遥。”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力量让沈锐莫名其妙的走到了苏遥的身边坐下脸上还露出一种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来“怎么来这边了?”

    “来照顾你啊。”苏遥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脸却慕名的抽到了两下“可是我不知道原来你已经有人来照顾你了……”

    “其实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个样子。”沈锐觉得自己在说废话但不得不硬着头皮说下去“我和莉莉……”

    “我知道我知道。我现在是处于工作阶段你的私人问题请不要和我多说我不会帮你处理的。”不知道为什么苏遥冷不丁的变了脸换上了一副十分职业化的嘴脸挂着白领专属的微笑看着沈锐“那么从明天早上开始你就必须要按照我以及俱乐部给你所规定的时间起床然后到规定的地点吃规定的食物然后到规定的研究室进行规定的练习。有问题么?”

    “那个……”

    “没有那个就这样吧。”苏遥却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本子随意的在上面写了一点什么东西之后。便站了起来“大后天你和近藤光地比赛之前。所有的一切事务都由我负责。现在已经九点半了请你和我一起到楼上去睡觉。”

    这句话有歧义。

    一直在偷听地几个人里常昊憋得满脸通红浑身抖;古力一头撞在桌子上把伤口撞成破裂惊叫一声跳起来冲了出去;而周鹤洋和苏羽两个人更是抱在一起哆哆嗦嗦不知道在干什么。这个时候也只有马晓春走了过来很冷静的拍了拍脸上像是要滴出血来的苏遥和沈锐:“要闹回自己的房间去闹。就算是三个人一起闹我们也不管你。但量请不要在饭桌上谈论这些东西好不好?我们还在吃东西呢。”

    抱头鼠窜。

    当然唐莉并不会对这些东西感到生气因为下午的时候她刚刚和沈锐“滚成一团”现在的心情好得很所以颇有些示威一样得意洋洋的拉着沈锐地手带着面无表情地苏遥走向电梯。

    这种事情往往是很麻烦的。沈锐的头都大了站在电梯里看一眼左边的苏白领再看着右边哼着儿歌玩儿头的唐莉心里面真的觉得很为难:“你们……”

    没有人说话。

    那就这样吧。沈锐打算等唐莉去休息之后再单独和苏遥聊聊。可唐莉今天晚上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咖啡硬是坐在沈锐的房间里面一边玩电脑一边和沈锐窃窃私语视一旁坐在沙上等着汇报工作的苏遥于无物。

    当然这句话可以换过来说。说成是苏遥作为一个局外人死活赖在房间里面给这对热男女当电灯泡而且还摆着一张脸招人讨厌。

    就看沈锐自己怎么确定到底是谁现在在这里讨厌了。

    只是作为一个男性他好像现在对谁在这里坐着都不会感到烦闷虽然两只眼睛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总带着一些无奈但脸上还是一片心平气和。

    这种情况一直到晃晃悠悠的古力进来。才算是告一段落。刚刚推开门那小子便开始大惊小怪:“哟!我屋里怎么坐着两个美女啊?说说谁找我古力?”

    没人理他沈锐扭过头拼了命的向他眨眼。

    “我知道了。小唐”古力想笑但这个环境让他只能忍着“来哥哥带你吃夜宵去。”

    “我不去我现在不饿。来你帮我看看这盘棋如何了。”唐莉不打算走至少在脸色黑地苏遥走之前不打算走所以她反而向古力招了招手“快来看看我快输了。”

    “走吧我请你吃台湾三杯鸡好不好?古力伏在唐莉身边低声说“你男朋友有些事情要和他已经分手的女朋友要解释给他点时间好不好?”

    这句话沈锐也听到了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唐莉竟然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便走出去临出门之前还似乎特意的向沈锐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的心。

    “她地意思是让你好自为之是吧?”看着关上的门苏遥轻轻叹息一声落落的坐在沙上看着自己的双手“你们俩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个好像僦是三星杯或者是什么时候吧……我记不清楚了。”沈锐挠了挠头对于这个问题也有些困扰。

    “如果唐莉知道你连这个都记不清楚恐怕会很生气地。”苏遥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嘲笑着谁声音慢慢地低了下去“我似乎不应该来这里。”

    “不不是我还是很希望看到你地。”当唐莉真地走了而苏遥真的坐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沈锐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你知道我有时候……”

    “是么?”苏遥抬起头看着他他却因为看到那清秀面庞上的一丝闪光而低下头“我千里迢迢的从重庆到这里来找你可是……”

    “我知道。”沈锐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是……”

    “没什么”苏遥突然用手抹了抹脸笑了起来从小皮包里拿出一个本翻开开始念“明天上午8点起床;9点。早餐结束;11点上午训练结束……”

    “慢着!”沈锐突然觉得有些事情不对。“这是什么东西?”

    “时间行程表我刚刚给你写好地你可以看一看。”苏遥得意地笑起来扬着手里的本子逗着沈锐“作为一个俱乐部地签约棋手你有义务接受俱乐部外事人员的安排。”她笑着指了指自己“我。重庆围棋俱乐部外事官。现在正式通知你未来十天一直到决赛结束你都要听我的。”

    咳咳扯淡了啊……但是沈锐眼看着苏遥从包里面拿出来俱乐部的正式通知也只能蔫头耷脑的接受安排。

    不过比赛那天苏遥并没有安排任何乱七八糟的活动只是坐在对局室地角上静静看着坐在棋盘边等待猜先地心上人。

    这让沈锐松了一口气不过等他从闭目养神中醒过来看看周围的时候头立刻大了:萝德丝坐在他的斜对角看着他似笑非笑唐莉则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他的身边蹭中意挨挨像是示威一样。

    一个女人会让人感到幸福。两个女人会让人感到麻烦三个女人那简直就是灾难沈锐并不相信身边的女人越多越幸福这种话而正相反在他看来女人多了所带来的只能是恐怖。

    当然爱你的人多。还是会感到很幸福的……

    沈锐定了定心思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扔到一边去轻轻舒一口气看着面前已经请他猜先的近藤光慢慢的伸出手去。

    “这三个小姑娘到底想要干什么?”马晓春看得见对局室里地梅花阵也知道自己这个徒弟的风流往事。不过出于男人的天性他不说自己徒弟招惹人家却说这三个小姑娘闹杂“吴老师您看这个事情应该怎么解决?”

    “不怎么解决。”昊清源自顾自的看着电视画面上的两盘棋过了良久才回答“年轻人地事情让他们自己去做好了。再说等比赛结束之后唐莉要去浙江沈锐要回重庆萝德丝要回瑞典所以你别想这么多等这几天过去之后一切就会都回到原来的样子了。”

    那就看棋吧现在所能做的也就是等待了等这几天过去之后希望一切都会风平浪静。马晓春看着沈锐第二手挂角的举动却并不像往常那样暴跳如雷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沉思着什么。

    “谁说白棋就不能先攻的?”古力看到沈锐第二手地挂角之后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跳起来瞪着眼问常昊“谁说白棋不能先攻?”

    这让常昊有些摸不到头脑:“我只是说过棋要下的厚重而且白棋不利开局进攻可我也没说过不能先攻吧?再说现在好坏还都不明了咱们先等等看看书面展之后再讨论好不好?”

    不过这个时候因为疲惫而闭目养神的吴清源突然睁开眼睛看着马晓春声音低低的说:“这些东西都是你教他的么?”

    “不是我下不出血腥味的棋来。”马晓春没打算隐瞒什么但有些东西的确也跟他没有关系“我只是告诉他条条大路通罗马别人能做到的他未必能做到而他能做到的别人也未必做得到。仅此而已。”

    吴清源微微嗅了嗅鼻子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看起来你徒弟真的很听你的话在这里我都能闻到一股杀气。”他看着画面上已经进行了2o多手而每一手都在全力分断的白棋低声说“沈锐是不是打算当个什么一代宗师之类的?”

    “那倒没有有您老人家在谁敢称宗师二字是不是?”马晓春笑得很花枝招展“不过年轻人既然打算闯一闯那么也就随的他们了。对了您不打算把您的高足叫到这里来给我们讲解一下这盘棋么?”

    “萝德丝学的东西和沈锐完全不一样也许在她眼里的好棋放到沈锐的棋盘上就是错误。”吴清源摆了摆手低声说“其实我挺羡慕你的有一个雄心勃勃的弟子。萝德丝这个姑娘那里都好就是让我培养的有些不像欧洲人了做事情有些太循规蹈矩。也许等什么时候她能够看明白沈锐为什么要这么下棋了。她也就能成为真正地顶尖了。”

    这个时候的萝德丝心思却完全不在沈锐到底下了什么棋。而在于这个大男孩脸上地表情。当沈锐皱眉思索的时候她的心就会猛地抽一下担心他是不是遇到了难题;而当他神情舒缓面带微笑的时候她便会同样的快乐起来下意识的也会跟着他轻轻笑起来。

    “这姑娘恐怕不是仅仅喜欢沈锐这么简单了……”吴清源摇头叹了口气把手中的拐杖慢慢放到身旁。

    沈锐轻轻地吐着气。目光随着右边白棋搅出来地那一团的方向慢慢的向上靠近。最终定格在右上那黑二子上:需不需要借用右边呢?如果借用的话那么如果近藤光不理而去拆右边的麻团那么自己要不要直冲入角?角上虽大但右边的黑模样更大如果卡在黑大块里面的白棋筋被吃那结果……

    难哪!沈锐突然现自己选择了一条并不是那么好走的路抱着头伏在棋盘上开始苦苦的思索起来。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现在虽然仅仅下了4o手棋但近藤光已经快要被巨大地压力弄崩溃了:这种攻击方式真的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也没有体会过的……上次见到的那个苏羽的攻击已经很可怕了。但没想到这个沈锐用另一种方式让他感受到了进攻地极致……

    至少苏羽还要铺垫一下。而这个沈锐一点铺垫都没有完全就是狂攻滥炸把别人打得不成棋形的同时自己的局面也是一塌糊涂。就好像是一个完全没学过棋只是凭着感觉乱杀乱断的小孩子一样。

    只不过这个孙子的敏锐性和触觉不是一般人能比拟地。虽然是在疯狂的进攻但时不时地还做个套留个陷阱给他钻稍一不留神不知道什么地方就要拉响地雷……只是这个地雷究竟是要把这两个人中的谁炸得粉身碎骨就只有神才知道了。

    “这种下法。很有意思啊。”老聂捻着棋子冷不丁的低声说“说实话这么多年以来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不进行布局就直接把比赛带入中盘的人。”

    以前似乎也有过不过是谁呢?吴清源的记忆中似乎遇到过这样的棋手但毕竟上了岁数他已经想不起来是谁了。

    “不过更重要的是他很敏锐。”常昊和李昌镐两个人坐在一起一边喝茶一边长吁短叹“他和苏羽的攻击风格不一样。苏羽是在自己掌握下的攻击而他是把局面彻底的打散让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看不清楚形势然后用他那种天生的触觉再来整理棋盘。这种下法很有意思一旦成功就不给人留半点后路不过一旦不成功那就是全盘崩溃。当然我觉得这样子下的话他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不过这样子下也很累。沈锐用力拉开领带口把闷在胸膛的热气散出去。

    近藤光的汗比他更多。

    “这是什么下法?!”石田芳夫即便在日本混了这么多年也真的从来没见过这么下棋的当场跳了起来“沈锐这个小子拿围棋当什么?游戏么?难道他就不能用尊重的态度来比赛么?”

    “他也没不尊重……羽根直树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大竹英雄的眼睛生生逼着他把最后一句咽了回去。

    “的确没有这样下围棋的。”山下敬吾同样很愤愤不平“哪有这样子的都有一上来不布局就开始乱砍的?这和疯狗有什么区别?”

    会日语的马晓春听到了于是转过头来看着山下一脸的严肃:“实际上这就是我们国家队一直提倡的疯狗精神……”

    “别把人丢到国外去。”老陈虽然没说话但显然对于沈锐的这种下法同样有些不满期脸色阴沉着摆弄着手上的铁球低声训斥着马晓春“上一盘小沈这么下也还有个情敌在里面情有可原可现在他这么下就有些不好看了!”

    “您管他好看不好看呢是不是?马晓春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邓公他老人家说得好管他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地就是好猫。虽说现在还看不出来胜败如何谁优谁劣但咱们能不能等比赛之后再讨论这个问题?”他看了一眼老聂“当初苏羽琢磨出个苏羽流的时候好像你们也是这样子吧?”

    所有地问题都没有了。石田芳夫一边哼哼着春去春又来的曲子一边低下头看着比赛。

    棋盘上的局面更加混乱了尽管近藤光拼尽了浑身的力量努力维系着上下左右之间只要还够得到的棋子但随着沈锐一刀一刀蛮不讲理的乱砍。整个棋盘上都飘满了黑白的碎片。

    “我倒要看你最后怎么收场!”近藤汇丰银行仅仅17岁。虽然同样是西装革履但看上去还是一张娃娃脸很稚嫩地样子。不过眼看着沈锐在棋盘上无理地胡闹他终于憋红了脸愤愤地把西装脱下扔到地上咬着牙狠。

    可偏偏的他还就是拿沈锐没治。眼看着一串白子在自己肚子里面左冲右突却就是杀不死每每到了关键时候沈锐总是能来个妙手或者愚型脱生这样他更加的愤怒:“反正这盘棋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了那我还怕什么?!不如豁出去跟你杀到底看看最后谁死谁活!”

    “完了。完了。”石田芳夫看着近藤光开始凶狠的挖断白棋上边的时候长长的叹息一声:“两个人都疯了……”

    这让古力感到很好笑也很有意思:“想杀我么?杀不掉。想借借杀围空么?办不到。想缠绕攻击么?我跑得快。反正不管你想干什么我一定插一杠子让你做不成……说真的。我觉得沈锐这种下法挺逗人家火的。不过这种棋也就他敢这么下换成别人早就吓死了。”

    而现在既然近藤光已经被挑的两眼血红开始不再试图用传统的日本厚重风格应对那么胜利在马晓春地眼里就变成了唾手可得的东西:“只要杀起来近藤光这个小家伙可未必就能全身而退了……”

    不过很多事情并不如人所想象的那样美好。至少就在沈锐和红了眼的近藤光打算刺刀见红的时候老陈出现在了裁判席上:“那个同志们朋友们棋手们先去吃饭吧吃饱了肚子有事情下午再来解决吧。”

    这是一个德高望重地裁判长该说的话么?哪怕您稍等一会儿等近藤光落了子您再进去宣布结果好不好?马晓春挺无奈但没办法活动活动胳膊腿走出了研究室。

    等下午近藤光再回来的时候事情就有些不妙了:先这个日本小子把扔到地上的西装又捡了起来穿上而且面色平静双眼深邃现在估计就是用棍子敲都打不出他的内气来;其次就是沈锐不知道是昨天晚上被苏遥等人折腾得太晚还是怎么竟然歪在沙上睡着了呼呼地睡得还很香。而更可气的是近藤光没有叫醒他的对手而是利用睡眠中的沈锐的比赛时间开始细细的看棋盘!

    这就有些不道德了!老陈十分看不下去于是过去在瞪了迷惑不解的近藤光一眼之后拍了拍沈锐的肩膀:“醒醒天亮了。”

    “李毅来了?”沈锐冷不丁的被拍了一下倒是醒了过来擦擦嘴角上的哈喇子正儿八经的坐在了棋盘边开始端详“嗯现在这盘棋形势不错啊……”

    “你醒了?”近藤光看到沈锐醒来却似乎也松了一口气然后伸手到棋盒里面抓出一枚棋子就要往棋盘上拍。这个动作让还站在那里的老陈吓得连忙伸手一把拦住:“你要干什么?现在不轮到你。”

    “啊?”近藤显然有些犯迷糊看了看对面正襟危坐的沈锐有些迷茫“难道现在不是到我落子么?”

    看起来这里面有些误会啊。老陈也有些晕转过头看了一眼计时钟之后一边打哈哈一边后退:“唉天气热人又老脑子不中用了……”

    沈锐没工夫去搭理老陈的嘻嘻哈哈而是仔细的看着近藤光刚刚落下的冲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情绪突然而来袭扰着他:按照常理来讲。黑棋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不应该和气势正盛地白上边那一串蜿蜿蜒蜒起冲突至少也应该在安定了下边之后再考虑上边是救活还是对杀……

    “下边才是急所。”这里马晓春看得很清楚。不过和沈锐一样他的心里面同样有一丝疑惑“按照近藤光地水平来讲他不应该看不到下边的问题才对……”

    沈锐落子了。虽然他知道对方的急所就是自己的必点但他的心情不让他到下边去占那个显而易见的便宜而是小心的贴在了那枚黑子边。

    这是他这一盘棋中第一次没有攻击而是进行防御。自然。这一手在研究室里也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地骚乱。

    对于古力以及现在还一瘸一拐地黄奕中这种人来讲。沈锐这一手无疑是心怯加懦弱。所以古力很愤怒的抄起皮鞋开始拍桌子:“这是什么?这是怯懦!这是懦夫的行为!既然他是一个男人那么他就应该像男人那样去战斗!”说完扭头向着被赶出对局室的唐莉一笑“他是男人吧?”

    不过这一手到了常昊和周鹤洋以及王磊的眼里就变成了知进退:“如果他还是拼命攻上去的话那么后面的结果必然就是崩溃……他和苏羽不一样……马老师我们并不是说沈锐的实力不行”等马晓春咳嗽过去之后王磊继续说“而是说他现在已经看到了能够平稳结束对局的路。而且也不会因为优势而失去胜利何必还要各异咬呢?是不是?”

    这话说得……两边的话说让马虐待春都不爱听:什么叫像男人那样地战斗?什么叫乱咬?!

    不过他现在没时间去反驳因为近藤光的下一手很出乎研究室的意料既没有借机跳到下边也没有去管上边贴上来的那枚黑子。反而在中央靠上点了一下。

    这个试应手有些奇怪啊……默默思考了良久的马晓春和常昊几乎在同时叫了出来:“他想要沈锐地上边彻底无活路!”

    “你看现在沈锐右边的那两条基本吃死黑二子将要活出的大龙不能从这边出头了”常昊飞快的在棋盘上摆出了几个变化“这盘棋虽然乱。但是应该说近藤光在经过了中午的休息之后似乎已经找到了上些应对地方法了。”他挪了挪身体沉吟了一下“让我感到很奇怪的是近藤光这个人似乎总是在下午的时候才开始力……”

    这件事情的确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毕竟一盘棋即便中间会出现很多转折但一个中午休息回来就变得判若两人实在是有些奇怪。

    “是不是这小子中午和谁说了这盘棋了?”沉吟了很久老聂也端详了石田芳夫和大竹英雄的脸色很久之后终于提出了这个问题。

    “不绝对不会!”石田芳夫尽管知道老聂看他的含义但在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反驳着“作为一个棋手一个有尊严的棋手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我也相信他中午休息的时候没有和其他人谈论这些东西。”老聂所奇怪的并不在这里“因为他的这两手很明显是到了棋盘上看到沈锐的反应之后才做出的决定。”他抓了抓鬓角上的头语气中有一种慕名的感觉“我没说他作弊而只是感觉像是换了十个人一样。”

    肯定是换人了。如果沈锐不抬头只是看棋盘的话那么他相信下出来这15手的绝对不是上午的那个少年:能把局面维持的这么好的至少是赵治勋那些老油条才可能办到。

    一个中午就能变化这么在么?沈锐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上午已经快要崩溃的黑棋经过了这半个小时的展之后居然奇迹般的起死回生了!而且隐隐然还有一种要把白棋反包围绞杀的势头。

    奇怪了。沈锐端详着坐在对面沉稳且一丝不苟看棋的近藤光看着那样文文弱弱的脸看着他头上曾经染而留下的痕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为什么?”古力有些反感这种说法问了出来“为什么我们就下不出来?”

    “因为你们太年轻经验还不够。”老聂替马晓春说出了这句话“能把局面维持得这么好所依靠地不仅仅是实力还有在无数杀局中磨练出来的经验。如果现在坐在沈锐对面的是赵治勋或者您石田芳夫老先生。那我一点都不奇怪。”他看了一眼脸色凝重的石田芳夫“但是近藤光这个一辈子顶多只下过2oo盘正式对局的年轻人也能做得这么好我不能不感到奇怪。”

    “的确。”石田芳夫没有再反驳慢慢的说“就说白棋在这里地扳打一盘人所能想到地也就是长出或者做劫——当然这两种下法都很好如果这样子下并没有错误。而近藤光却没有这样选而是奇妙的从上边穿出来引让白棋一下子变成了两难:吃就失了先手不吃黑棋长出来局面将更加难看。这个着法很奇妙……”

    “我们出现了一个天才。难道就是被你们这么指摘的么?”大竹英雄有些看不下去了“他的思考和我们并不一样你凭什么认为他下不出这样的好棋来?”

    “我没有这样认为只是上午和下午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休息之后同样的一个人下再来有很大差距的棋。而且还表现出了一种很老辣的经验这不能不让我感到奇怪。”老聂在沉思“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实际上大竹英雄也知道近藤光在沈锐的疯狂进攻下所表现出来地东西。已经越了一个年轻棋手所应该有的经验和能力。他同样认同老聂的话:现在的这个局面并不是上午的近藤光能做到的。而在中午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他同样感到很好奇。

    “这个事情似乎生了不是一次两次了。上次和我的比赛里面他也是这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苏羽突然出现在研究室里坐在老聂的身边慢慢的品着茶“也许上午他并没有施展自己的全部本领而留到了现在。”

    对于苏羽地突然出现整个研究室却没有多大的震动。不过作为韩方的代表老曹在没看到任何消息的情况下还是问了一句:“你的比赛……”

    “我在等待我的决赛。”苏羽笑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看着近藤光的比赛“我的心里面有一些怀疑……”沈锐现在不仅仅是怀疑而是很确定坐在他面前的绝对不是上午的那个近藤光:看看这里埋伏了2o手的陷阱看看这里冷静的飞定型看看这里极毒辣的冲……完全不像是上午那个被打得快精神崩溃的近藤光!

    “这小子绝对在搞鬼!”萝德丝在吴清源的强力镇压下安稳了很久现在终于爆了“虽然我对于东方的魔术不是很了解但现在下棋的一定不是近藤光!”

    谁都知道现在下棋的不是近藤光但谁都没有证据说这是个戏法还是什么。或者只能说:近藤光上午保存了实力下午在冷静之后终于爆了出来。

    “沈锐麻烦了。”马晓春有些无奈的出了口气指着棋盘连连摇头“现在他必须要至少活出来六处以上这些卡在断点上的棋筋才算是有希望进官子决胜负。”他扭过头看着李昌镐“你能算清么?”

    李昌镐很干脆的摇了摇头搬把椅子躲在一边和苏羽低声的说着些什么。

    而沈锐这个时候都快哭了。

    他死命的抓着自己的头把自己按在棋盘上用尽浑身力气得瞪大眼睛去看着棋盘上的形势。不过很多事情往往事与愿违尽管他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来进行推算但盘面上的所有东西实在是太复杂他根本不可能看清楚。

    那么就这样吧。沈锐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把棋子拍在了棋盘上。

    “他豁出去了。”马晓春重重的落在椅子上无奈的抓着头皮上的无名之痒“这完全是跟近藤光亮刺刀了。这手扳。就是这盘棋地胜负手。”

    近藤光似乎在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偶尔抬起头观察他地沈锐能够很清楚地看到他的嘴唇在上下的颤动着。只是他在说什么。没有人知道甚至也没有人听到。、

    过了良久黑棋才慢慢的落到棋盘上夹在白棋的扳靠胜负手上。

    对杀了。

    从右边蜿蜒出来的两条黑龙和右下的黑大块连接到了一起死死地纠缠住右上白棋地四条龙。而在外面两条对撞在一起接应的黑白大块则很尴尬的现自己与友军的位置都稍稍远了一点——如果这两块的颜色互换一下那么现在整个棋盘上便无一颗死子。

    只可惜这是如果两个人的内心中都愤愤地恨不得象黑白棋那样能够把棋子反转过来。不过现在。就看谁能在联络的同时能够阻断对手的联系了。

    思索了一会儿古力却问了一个有些不合时宜地问题:“如果谁都没联络上呢?”

    “那就听天由命吧。”实际上联络上了还好说只要杀就可以也没这么多事情。但如果谁都没联络上那里面的手段计算就实在是太复杂马晓春自己也算不出来了。

    不过又过了一会儿有些静悄悄的研究室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如果谁都没联络上。那么黑长白两气。”

    马晓春有些惊愕的扭过头看着角落里的苏羽和李昌镐:“你们算清楚了?”

    “算清楚了。”李昌镐掏出手帕抹了抹汗轻轻得出了口气“沈锐这盘棋。如果在他们都不犯错误地情况下应该是近藤光赢。”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羽根直树突然双臂上扬长长的欢呼了一声。接下来包括石田芳夫和大竹英雄在内的所有日本棋手都互相拍掌庆贺。而相对的中国棋手方面则是一片沉默马晓春看了看扭过脸的老聂。又看了看低下头地古力和常昊也只有无奈的一声长叹。

    “你们俩凭什么说黑棋好?”突然间萝德丝爆了。她大步走到李昌镐和苏羽的面前怒冲冲的叫了起来“你们俩凭什么给这盘棋下定论!”

    “这个问题是我们反复推算的结果。”苏羽愣了一下开始解释“先……”

    “我不听你们的解释。”萝德丝怒气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平息的。“给我说白好不然……”

    “萝德丝快过来!这成什么样子。”吴清源的声音不大但是却让萝德丝稍微冷静了一下委委屈屈转身走了回去。

    这小姑奶奶不好伺候啊。李昌镐看了一眼萝德丝的背影突然笑了起来:“如果沈锐当了驸马爷恐怕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人敢赢他了。”

    “小唐似乎也很关心看起来只要比赛结束她就要冲到对局室去了。”苏羽看了一眼姑娘们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过那个跟我同姓的好像对于比赛就没这么关心了……”

    苏遥并不关心比赛的输赢。她所关心的只是满脸通红的沈锐。

    “最重要的那句话似乎公主殿下没有听到。”李昌镐笑着大声用汉语说“那句‘如果他们都不犯错误的情况下’……”

    谁都会犯错误围棋比的就是谁犯的错误少谁能抓住对方的错误。而很不幸的是已经被两个顶尖判断为半身不遂的沈锐在这个时候又犯了一个错误。他没看到近藤光尖顶的手段一手飞跨到了研究室里立刻就让马晓春痛心疾连连高呼:“随意了随意了!”

    “的确随意了。”萝德丝的水平比唐莉高了很多和苏遥相比更是天差地远。她对于沈锐的这一手看的甚至比马晓春更清楚。这让她有些失魂落魄的坐在了棋盘边下意识的喃喃自语“难道这一次他就要被阻挡在决赛门外么?”

    不过苏羽和李昌镐两个人却在这个时候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当很多人都认为沈锐犯了错误的时候近藤光却突然失去了刚才的敏感像是在进行激烈的内心争斗一样脸色不断二变幻着。这让心头一直拉着一根线的沈锐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他一直抬着头看着近藤汇丰银行所以他可以最清楚地看到那张还显稚嫩的脸上所表达出的那种感情:愤怒不廿反抗紧张……甚至还有一点点叛逆。

    这小子在干什么?沈锐不断地把玩着手中已经蒙胧上了一层汗水而失去晶莹的棋子却怎么也猜不透近藤光到底想干什么。

    2o分钟之后让人窒息的2o分钟之后近藤光终于像是下定决心一样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起手落子。

    “比赛结束了。”苏羽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开始收拾棋盘“沈锐的招数很奇怪不过很有效。”

    “这是什么招数?看上去总觉得有一种怪怪的味道。”李昌镐没有管苏羽的动作而是抬起头看着电视画面上的棋盘“真的很奇怪我似乎在以前的一些棋谱里面看到过类似的东西。”

    “以前的棋谱?如?”苏羽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下已经收拾好了棋盘看着头顶上的电视呆。

    “我忘记了应该是你们明朝……或者清朝的一些棋谱吧。反正就是很古老但却是很有意思的一些下法。”李昌镐苦苦思索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到底是什么便干脆=把这件事情放到一边整理一下衣服也站了起来。

    这两个人动作让其他人目瞪口呆。萝德丝甚至有一种想掐死他们的感觉。

    不过她是淑女其他两个女人也是。所以她们什么都不说只是看着棋盘。

    “这是你教的?”良久聂卫平突然吐了一口气指着棋盘看着马晓春。

    “不是我教不出来。”马晓春摇了摇头心中同样有些迷茫“不过我想我应该去问问他以前的时候……算了。”他再次摇头号站起身从老聂的身边走过“三番棋我想看看是你的徒弟厉害还是我的徒弟厉害。”

    ^v^v^v^v^v^v^v^v^v

    棋局欣赏

    第十届LG杯世界棋王赛古力-李世石

    最后决赛中古力胜队友陈耀烨夺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