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203章三番棋(一)

第203章三番棋(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很累啊。

    复盘后的沈锐坐在沙上就不打算起来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重重的喘着气。

    而近藤光则孤零零的坐在沙了上看着面前的棋盘远离着一切吵嚷与喧哗。

    “接下来就是三番棋了!”古力搂着沈锐的肩膀一边走一边狠狠地说“把丫苏羽拉下来让丫知道知道咱们西南人不是好欺负的!”

    “那是你师兄吧?”对于古力的想法沈锐感到很奇怪“你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么?”

    “没有就是丫太厉害了总盼着能有匹黑马能掀翻他。仅此而已。”

    原来我还是黑马……沈锐还是很在意自己那两个世界亚军的名头的可现在被古力一句“黑马”直接把他从高峰打到了谷底:“原来我还是黑马……”

    “别灰心。”古力不知道是在安慰人还是在挑拔离间反正语气里面的话怎么让人觉得奇怪“等你真正的拿下来个世界冠军的顶戴花翎我看谁还敢小看你。”

    我似乎总是一个被小看的。这让沈锐幸福的心情有些不愉快和要去喝酒的古力分开后便独自走回了房间。

    而当他略有些诧异的推开没有上锁的房门的时候更无奈了:苏遥一脸的无动于衷坐在办公椅上唐莉毫不避讳的坐在沈锐地床上玩着手机游戏。而萝德丝却站在窗前看风景。

    听到房门的声音三个人都齐齐的转过头来望着站在门口的沈锐。而这个时候观察力细致的沈锐也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苏遥地脸色明显先是一喜但随后迅地看了一眼萝德丝和唐莉之后便低下头继续一脸漠然的在那个本子上写着什么;唐莉抬头看到沈锐之后便站了起来微笑着看着他;而萝德丝却立刻从窗台边跳到了沈锐地面前:恭喜你今天比赛胜利……“

    性格决定命运。沈锐的脑子里面不知道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而且下意识地看了看脸色铁青的唐莉和苏遥。有些尴尬地把这就要纵身扑上的萝德丝挡在双手之外:”你们都在等我呢?“

    这类似于废话。但在这种场面下似乎也只有这种废话才能打开局面。唐莉便点了点头。凑过来死死搂住沈锐的胳膊声音不知道是甜还是酸:“是啊今天既然你比赛胜利了。咱们就支外面吃吧?”

    好啊好啊这样单至少不会麻烦……

    2o分钟之后沈锐就现自己想得有些太简单了:唐莉跟着他走是必然的而苏遥一句”我要向俱乐部负责“便大摇大摆的跟了上来。这里面最可气的是萝德丝小姑娘跟出来之后还在振振有词:“你们中国人一向喜欢在饭桌上讨论问题。所以我也要去和沈锐讨论一些关于苏羽地问题。”

    有问题明天再说不成么?非要跟着当电灯泡么?沈锐自然不记得当年自己也是怀揣着这种心态跟着苏遥现在只恨不得找个地方一头扎死。

    更要命的是这届春兰杯的参赛棋手竟然一个都没走全都留在酒店里等着下面的三番棋决赛所以当沈锐一行施施然走出电梯迈进大厅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他一个人带着三个姑娘出去吃饭地场面。

    显尽了眼了。沈锐低着头拉着唐莉匆匆走出酒店大门之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伸手拦车坐进副驾驶席。

    “很凑巧啊。”马晓春喝着啤酒看着外面的场面嘿嘿笑了起来。“一男三女正好一辆出租车多一个挤不进去少一个就浪费钱……你说”他转过头看着一脸严肃正襟危坐喝老白干的老聂“他怎么就这么巧找了仨人跟着他呢?”

    这种事情沈锐自己也很奇怪尤其是在车上承受了将近2o分钟的冷空气之后沈锐扭过头看着后面的三位:“你们想吃什么?”

    “烤鸭。”说这话的是萝德丝。

    “红油锅。”说这话的是苏遥。

    “本帮菜。”说这话的是唐莉。

    沈锐略一沉吟指挥司机:“那个把我们拉回酒店去谢谢。”

    谁也不得罪的下场就是得罪三个人。不过看在其他两位的面子上谁也不和他计较所以尽管坐在酒店的饭厅里面一个个都拉着脸但谁也不先自己走人。

    “这位要吃烤鸭去弄一只来。”沈锐开始打服务生“这位要吃重庆红油锅你们看着办反正五星级如果连这个都没有可就太……”他又指了指唐莉“上海本帮菜你们厨师会做什么就上什么四菜一汤最好。”他看了看笑容僵硬的服务生“就这样去吧。”

    半个小时之后当萝德丝和唐莉以及苏遥已经喝下去两瓶啤酒的时候菜终于上齐了于是三女开吃而沈锐一个人跑到厕所支洗脸:不管谁喝喝多少他都要陪着……

    “那个能让我吃一点么?”漂泊在外这么长时间沈锐真的很怀念家乡的辣油和涮肉但是苏遥看也不看他自顾自的边涮边喝酒

    “那个能让我吃一点么?”沈锐没去过上海自然也没吃过本帮菜而且唐莉既然是他的女朋友所以在这方面上他抱的希望最大。

    “想吃么?”唐莉笑眯眯的样子让沈锐一阵温暖。但在他伸手地刹那间风云一变“想吃就自己点这些都是我的!”

    那我吃什么呢?突然现不知道应该吃什么好的沈锐看着面前围成一圈吃吃喝喝的三个姑娘呆:“服务员有渝菜么?”

    “什么?”服务员没听清楚连忙走了过来“先生请问您要吃什么?”

    “你们这里有什么菜系的名菜么?”服务员的回答让沈锐觉得自己有点傻:“五星级酒店。只要您能点出来我们就能做出来……”

    “八大菜系是吧?”沈锐看着服务员心里突然有个念头

    “对地先生请问您喜欢吃什么菜系什么口味的菜呢?”服务员很笑容可掬。从西装上衣口袋里面掏出了纸笔随时准备记录“我们这里能够提供所有菜系地名菜。”

    “嗯……”沈锐想了一会儿。“给我来一套煎饼果子。”

    “什么?”服务员没听清楚“什么东西?”

    “煎饼果子。津味招牌。”沈锐点了点头。“不是北京的那种小东西要天津地那种大套的。要果子少放葱花多放一些香菜多放辣椒两个鸡蛋。”

    “……好地。请您稍等。”服务员第二次笑容僵硬的从沈锐的桌子边上离开手中颤抖的笔有一种要飞向太空的感觉。

    “吃吧吃吧。”三个女孩看着沈锐呆沈锐看着三个女孩喃喃自语“多吃一些高盐的东西。多吃一些油腻地东西多吃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保证明天早上腰围长2寸脸起青春痘……”

    十五分钟之后三个小姑娘看着沈锐香喷喷的吃煎饼果子继续呆。

    “你怎么知道这个东西的?”苏遥吃了一半就被沈锐闹得吃不下去现在闻着空气中的葱花味道难免有些舌下生津“你去过天津?”

    “没有。”沈锐咬着嘎吱嘎吱地果子摇摇头“不过济公去过跟他聊天的时候他说的我只是学舌而已。”

    “嗯……”为了身材停止暴饮暴食的三个姑娘跟在吃饱喝足的沈锐身后就这么又上了楼。不过坐在一张床上萝德丝开始了今天的目的:“我跟你说说苏羽吧。”

    “嗯……”沈锐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唐莉再看看拿着本子不知道在写什么的苏遥突然有些心虚。

    “苏羽这个家伙很厉害。你别小看他。”回到棋盘上的萝德丝面容严肃没有一丝开玩笑的味道。这让沈锐也不由自主地严正起来理一理衬衣盘膝坐在棋盘边看着萝德丝。

    而与此同时李昌镐正在苏羽的房间里看着面前的棋盘低声说:“你别小看他他真的很厉害。”

    “我对于他的这种下法很好奇。”苏羽面前的棋盘上所摆的正是半决赛苏羽对近藤光的那盘棋而他的手指正轻轻的敲在棋盒里“我没有小看他。他这盘棋里面所表现出的东西让我觉得很惊讶。”他指着最后的那一处低声说“很敏锐他的触觉和反应度在全世界范围内来讲也是很快的。我不知道你会如何但如果是我面对这样的局势面对这样的手段我肯定会中刀。”

    “这是一种攻击流而且是那种极端的攻击流。”李昌镐轻轻的拍着棋盘似乎在咏叹“崔哲翰和李世石的进攻也很凶猛但和这相比之下简直就像是小孩子的木刀游戏(李昌镐在咏叹苏羽也没拿这句话当回事)。不过这种攻击手法虽然猛烈到了极点也杀到了极点但刚不可久他杀到最后总还是要回手的只要能够抓住他的回手的软肋反攻我想应该会有很大的好处。比如这里”李昌镐指着昨天下午近藤光的第一手“咱们先不讨论近藤光的事情我只想说他这一手让沈锐前面几乎所有的进攻都失去了作用所有的好处都被抹杀而所有的弱点也都暴露了出来……”

    “下一盘沈锐应该会注意这个问题。”苏羽叹了口气把棋子扔进了棋盒里“也许只有到了下一盘我们才会知道他到底想要怎么做。”

    “其实我什么都不想做。只想休息一下。”被三个女棋手包夹地沈锐快哭了。

    虽然萝德丝对于苏羽的分析很精辟但他还是想哭:“我相睡觉了……”

    “不行今天晚上你只吃了一点东西必须要吃宵夜。”苏遥不依不饶的拿出来本子指指点点“你每天所必须的5ooo大卡热量……”

    “你们在干什么?”满身酒气的古力突然晃晃悠悠的从门外走了进来看着屋里地气氛一屁股坐在萝德丝的身边。

    “你干什么?!”萝德丝一声惊叫之后从床上跳了起来指着古力。“你不知道随便坐在一位女士地身边很失礼么?”

    “行了。都回各自房间睡吧11点了。”沈锐活似宿舍管理员。拉着唐莉哄着另外两个人向外走。不过送到门口唐莉一扭身就在他耳边低声说:“明天中午跟我吃饭去。如果再让我看见她们俩出现在你身边我就对你不客气!”说完使出传说中陆小凤地灵犀指在沈锐肉上狠狠一掐然后哼哼的走回自己房间。

    “青了……”沈锐在喃喃自语而且一直自语到了棋盘前。

    “你囔囔什么呢?”苏羽还是第一次和沈锐对局难免要看一看这个对手“你的腰怎么了?”

    “没什么。”沈锐没什么。摇摇头擦拭着棋盘。

    “那么。就猜先吧。”陈祖德很高兴能看到在决赛上出现中国人的内战——也许只有竞技比赛里面人们才会希望内战吧。

    “沈锐的黑棋?”马晓春昨天晚上出去和韩国人们拼酒一觉醒来才现已经9点半了。匆匆忙忙跑下来却意外地看到棋盘上只有三手棋黑棋点天元白棋贴下。黑棋扳然后就没有了。

    “这半个多小时就下了这么三手棋?”马晓春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怀疑现在电脑上是不是一直没有更新。转转头找到黄奕中立刻一把拉住“三儿这是怎么回事?”

    “我哪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黄奕中一样地莫名其妙“苏羽不打算下棋我们有什么办法。您就等着呗他们早晚要动是不是?”

    话音未落苏羽就动了一手卡断直接反中央变成了扭十字花。

    “帅气。”马晓春看了一眼老聂两个人同时叹了一口气“这盘棋看意思要乱了……”

    沈锐不怕对杀却怕苏羽的布置所以开局镇天元完全是为了打乱局面。现在看到对面这位传说中的旗手并没有和他玩大局而是同样贴上来肉搏心中便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松气的时候。沈锐知道苏羽的本事脑筋转一转立刻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他是不是故意地?

    谁都知道沈锐好杀而且能杀。李世石那]将近两百目的落后就证明了这一点。

    而且苏羽对于乱战的畏惧同样是世人皆知国家队的古力同学就可以很明确的证明这一点。所以当沈锐看到白棋毫不畏惧的贴上来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一些东西。

    “又是半个小时。”老聂抬起头看了看表似乎是叹了口气“一个小时四手棋还是刚开局也算是了不起了。”

    “两个人都在思考。”马晓春似乎也叹了口气了“揣摩对手的心思不累么?”

    累而且是真累。沈锐琢磨了半天没猜出来苏羽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便放弃了这种无意义的行为转手把棋子拍在棋盘上长出头。

    苏羽的反应很有意思他顺着扭断的9o度方向同样也把自己的白子长了出来。

    这是干什么?沈锐的眉毛迭然蹙了一下又把被断在另一个方向上的黑子长出。

    苏羽笑眯眯的轻手蹑脚的拿起棋子把最后那个夹在四枚黑子中间的白子长。

    “这是啥东西?凡高的画么?”古力看着棋盘左右端详了很久憋出来了这么一句话“或者说是大风车?”不知道这个形状让他想起来什么过了一会儿开始吱吱哇哇的唱儿歌:大风车吱哑哑的转~~~

    对局室里的沈锐现在想破了头都想不出来苏羽到底想要干什么略略的踌躇了一下之后便飞攻上边的白二子。

    “行了这算行了。”马晓春跺着脚狠的样子活脱脱一个老地主“还以为上一盘之后他能吸取教训能考虑一下全盘利益可没想到他小子竟然还是这么冲动!”

    “不过这么下也未必就不好……”老聂却若有所思地替徒弟的对手那个对手的徒弟开脱了一下“跟苏羽稳扎稳打还不如来一场空战。”

    马晓春看了看老聂扭头没说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