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205章三番棋(三)

第205章三番棋(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沈锐忘了自己怎么回到房间的也忘了自己和冲进对局室的三个女生说了些什么。当时在他的脑子里只有睡觉两个字除此之外再无别物。

    “看起来他真的很累。”虽然最后赢得有点拖拖拉拉但马晓春看着承担了自己所有雄心的徒弟躺在床上眼中的爱怜之意还是很明显的“让他好好休息吧你们谁也不许打扰他!”

    这话显然对三个姑娘无效。作为沈锐的正牌女友唐莉守在他身边天经地义马晓春说不出什么。而苏遥作为俱乐部官员照顾明显身体状况不佳的沈锐马晓春也觉得算是应当。

    那么你在这里干什么?马晓春扭过头愣愣的看着萝德丝:“你是不是该休息了?”

    这话的意思是个中国人就明白——或者说文化传统一脉相承的日本人和韩国人也都会明白但偏偏瑞典公主萝德丝就摇头:“没关系我不累。”

    “吴老师您看……”马晓春没办法中国人沉浸在骨子里的优柔婉转让他没话好说只能求助吴清源。

    吴清源点了点头:“我是该休息一下了这把老骨头来回的奔波实在是……”一边说一边往外走丝毫没有要把萝德丝弄走的觉悟。

    “你们两位也去吃饭吧?”马晓春决定先从内部下手相信只要苏遥他们走了萝德丝一个人凉也不会独坐。

    只不过马晓春虽然经常出国却很少去欧洲并不了解那边的事情。所以当他眼看着萝德丝和苏遥唐莉挥手道别之后坐在沈锐的身边满眼的含情脉脉终于有些受不了了:“那个萝德丝你能不能离开?沈锐需要休息。”

    如果换成是中国人也许就为这一句话就能记马晓春一辈子。但是萝德丝却丝毫没有芥蒂又看了看熟睡的沈锐之后。便站了起来笑着向马晓春行个礼走了出去并且很小心的关好了门。

    这姑娘……四十多岁的马晓春看得出来萝德丝并没有因为他的话有什么想法这让他对于中西文化不得不表示一下感慨。而后他小心的替沈锐掖了掖被角也走了出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上午十点。等沈锐睁开眼有些头重脚轻的从床上下来地时候却被唐莉一把按住:“你先多休息一下醒醒盹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去。”

    躺回到床上的沈锐刚要感慨得妻如此夫复何求。眼前就出现了一张托盘以及托盘后面苏遥冷冰冰但眼神中却带满了关切的脸。

    “谢谢谢谢。”沈锐不由得有些受宠若惊连忙欠起身来双手接过放在膝上“哎呀这么麻烦你真是过意不去……”

    不过转过头看看一边脸色青的唐莉沈锐立刻闭嘴。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的。”苏遥的这句话很雷锋但听上去很别扭。而且这姑娘摆明了不把唐莉放在眼里就这么站在沈锐身前似乎要看着他吃饭。

    这可是身为女朋友的唐莉内心中的专属位置!不过在沈锐楞地功夫唐莉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手捧托盘笑意盈盈:“来锐哥哥这是我专门给你弄得早点来尝尝看吧……”

    嗲。

    沈锐不知道这两位一个眼带关怀一个满脸是笑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一时间从在伟大的欢喜佛带领下从一个呆走向另一个呆。

    “你们在干什么?”萝德丝不知道什么时候拎着一个小篮子走了进来。从两女身后绕过看到沈锐立刻一声欢呼也不管床上已经摆了两个托盘放下篮子就开始从里面往外掏东西“这个是鱼子酱。这个是法国面包这个是波希托特产的奶酪……”

    现在沈锐已经不是呆了而是完全的陷入精神停滞状态目瞪口呆的看着萝德丝邀功一样得意地看着他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这种局面貌似前几天也遇到过。当时咱是怎么处理的来着?沈锐突然一回神立刻开始筹谋对策。

    只不过老天给他思考地时间短了一点。没等他想好解决办法马晓春和古力便出现了。

    “哟!这么多好吃的?!”古力进门之后就闻到了香味立刻扑了过来“三位你们在这干嘛呢?”看着面前的美食再看看床前站成一排的三位。古力立刻后退两步把位子让给马晓春。

    马晓春并不会在意这些小姑娘的事情很随意的在床上清理出一块空地坐了过去:“怎么样了?休息得如何?”

    “很好。”沈锐除了没吃饭之外一切都好。

    “去吃点东西吧。”马晓春很理解现在沈锐的处境转过身开始赶人“女同志们都出去穿衣服了!”

    这让三个女生有些愤怒。不过出于男女大防和不能让旁人占便宜的心理唐莉和苏遥齐心合力把不懂这一套地萝德丝拉了出去。

    不过让三个女生更加愤怒的是沈锐被马晓春拉到了酒店楼下吃北方风格的豆浆油条而三女费尽心思弄得早点却被聂氏门徒古力常昊周鹤洋三个人一勺烩了。

    这让马晓春有些不高兴了:“你们三个是不是过分了?人家给沈锐准备的东西都让你们吃了象话么?”

    脾气地马晓春即便是老聂之流也不愿惹更何况古力三人不过话风一转马晓春的痛心疾难免让古力他们哭笑不得:那可是俄罗斯最好的鱼子酱你们竟然一口都没给我留……“

    而萝德丝并不知道那帮龌龊的人正在打她鱼子酱的主意这时候她正严肃的坐在棋盘边和沈锐进行复盘。

    这项工作看上去很简单但实际上却对复盘的双方要求甚高。至少唐莉和苏遥两个人就看不懂苏羽流地展变化只能坐在一旁偶尔提一两个问题表达一下心情而已。

    “如果下一盘你再这么下那可真是神仙都救不了你了。”萝德丝很严肃。她在棋盘上一向很严肃。“苏羽这盘棋的失败仅仅在于他开局时候遗留下的问题而后面他在你的狂攻下没能够来得及弥补。你认为下一盘在他做了充分准备之后还有这种机会么?”

    “下一盘。我可能会败。”让萝德丝和唐莉苏遥万料不到地是沈锐地嘴里竟然吐出来这么一句话。这让她们甚至有一种错觉:难道沈锐已经放弃比赛了?

    “不我的意思是恐怕下一盘棋苏羽会出全力……”沈锐现如果自己这么解释的话总有一种畏战的感觉于是换了个口气“恐怕下一盘苏羽要拼命。”

    “怎么?你害怕了?”话是这么说但萝德丝总沈得沈锐怯战“你跟李昌镐乱砍的劲头上哪去了?上一盘第一手天元的勇气上哪去了?一年内站上世界顶峰的豪言壮语跑哪去了?”连用三个排比句已经是萝德丝说汉语的极限。不过这份气势也着实地把其他两个姑娘吓得不轻。

    眼看着萝德丝直逼过来怒视自己沈锐脑子立刻热:“怕什么?!我什么时候怕过!”一边说话一边扫视群雌“我怕过么?”

    “不怕?不怕干嘛这么忧心忡忡害怕苏羽跟你拼命?”萝德丝毫不在意另外两位的怒火继续刺激沈锐神经“面对李昌镐的时候你怎么没这么多话?是不是到了决赛了所以你开始瞻前顾后了?”

    “不是!”沈锐连连摇头“我不怕他。我只是偶尔感到……”

    没等他找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就被萝德丝的冷笑打断:“这不是害怕是什么?”

    “我没怕过!”看着沈锐两眼红的样子萝德丝知道差不多了再刺激下去沈锐就要拿刀砍人了立刻转移话题:“那么咱们是不是来研究一下明天苏羽可能地战术?”

    当沈锐再一次坐在对局室的沙上看着对面面色苍白连连咳嗽的苏羽心中却总是回响着萝德丝的话:“明天苏羽的第一手。估计还是天元!”

    不可能。沈锐知道自己是疯子但苏羽不是。所以他认为第一手天元这种东西苏羽绝不会下而是应该先占角地然后用苏羽流攻击。

    为此他还和萝德丝打了一个赌:谁输了。就要听对方一个条件。

    那么我应该出什么条件?22岁的沈锐心思难免就转到了萝德丝那副北欧人的丰乳肥臀上不过当唐莉的手落在他腰上地时候他决定回头和自己对象商量一下再说。

    不过如果苏羽真的失心疯第一手落天元呢?沈锐轻轻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把自己的白棋拿了过来。

    等着吧。沈锐砸在擦拭了棋子之后便端坐好等待比赛开始。

    “你为啥这么自信苏羽第一手会下天元呢?如果到时候输了可是沈锐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对于这个赌在一天之内就传遍了三国棋院——当然。当事人苏羽在一些人可以的隐瞒下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而黄奕中对于萝德丝如此有把握便觉得极为好奇“还是说你有内幕消息?”

    萝德丝知道现在很多人都在赌她和沈锐地外围包括李世石羽根直树山下敬吾孔杰以及面前的黄奕中等等许多人在内都在沈锐身上压了重注。所以现在来套她的话也是正常便笑吟吟的摆了摆手:“有些东西是上帝的旨意。而我也仅仅是看到了神圣的曙光所以才……”

    这话跟没说一样。中国人现在对于这种预言并不是很相信。但中国人还有一些毛病就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和自我怀疑所以看到萝德丝一脸的高深莫测之后黄奕中立刻找古力要回本金转投萝德丝。

    现在似乎对局已经不重要了重要地仅仅是苏羽的第一手而已。这让马晓春和老聂忍不住骂人好不容易和老曹他们共同努力才把乱糟糟和菜市场有一拼的研究室稳定下来。不过转过头老曹手里捏着一张凭据有些忧心忡忡的问老聂:“你徒弟不会真的下天元吧?”

    “这事情都没准。”一向爱看球也爱买彩票地老聂这次却没动手“反正还有一两分钟比赛就开始了到时候看吧。”

    这可比世界杯决赛最后的点球决战还紧张。毕竟那是看别人乐呵而现在这赌的是自己兜儿里的钱所有人的眼珠子都一错不错的死盯着苏羽那已经探囊取物入棋盒的手。

    那只手很修长保养得很漂亮。但是突兀的青色血筋却总让人觉得一种病态。

    拇指和食指拈出棋子随手一翻一个漂亮的弧线划过那出幽暗光芒的黑子便被夹在了食指与中指指尖之间缓缓伸向棋盘。

    第一手苏羽落天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