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206章三番棋(四)

第206章三番棋(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赔了!”马晓春一声长叹狠狠的把手里一张东西揉成一团扔进垃圾箱闷闷的坐下两眼翻白看天花板。

    赔的不是他一个。眼看着苏羽一手落下大半个研究室都是一声叹息只有常昊李昌镐寥寥数人眉开眼笑搂着古力开始称兄道弟。

    “他们怎么就是不相信我的判断呢?”萝德丝开开心心的等着领取自己的本利一边还故作姿态的连连叹息。

    而吴清源则是满脸铁青恨恨不已:“女生外向……竟然我老头子都一时瞎了眼……”

    对局室和研究室距离不过5o米所以那一声巨大的叹息沈锐隐隐约约也听到了。他无奈的看了看对面满脸诧异的苏羽一手贴了上去。

    “都安静!”这个时候老聂出马了一声断喝让吵吵嚷嚷的研究室登时安静下来“一个个都成什么样子!这是对局室!有什么事情比赛结束之后到外面说去!”

    这话真管用常昊萝德丝一干胜利者立刻把古力架到外面要求马上结帐。李昌镐倒是不着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等他6个小时这钱总归也还是要给我的……”

    “你怎么知道苏羽必定要第一手天元的?”现在这个棋盘怎么看都和上一盘很像这结果让马晓春肯定有些心理难以接受。

    “苏羽是个报复心很强的人。”李昌镐的嘴角咧开露出六枚牙齿——这是他最接近于开怀大笑的表情“沈锐上一盘赢得有些莫名其妙他自然想要把场子找回来。没什么如果我遇到沈锐这种下棋没谱的人。也会有这种想法。”

    嗯……下棋没谱。马晓春沉吟良久:原来我马晓春费尽了心力就培养出来这么个下棋没谱的主儿……

    “这不是坏话。”李昌镐自己都觉得这不是好词连忙解释“实际上他现在也算是自创一派还是很了不起的。”

    嗯……原来沈锐已经自成一派了。马晓春继续沉吟。只是这次没想太多转过身开始看棋。

    中腹又是一架大风车。

    奇怪了这两个人很喜欢看5点半的少儿节目么?怎么动不动在中间就要摆个这东西出来看看?马晓春手中捏着棋子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突然觉得现在的围棋已经不是他这一代人能理解的了。

    “这两个人都是围棋介地意外……”李昌镐摇了摇头。“不过如果想看正统的围棋那您不如去看日本的三大头衔。那一招一式一板一眼才叫规矩呢。”他舒了舒腰有些笑眯眯“技术含量高但人们未必喜欢看。很多人。尤其是外行更喜欢看的还是这种大砍大杀的比赛。”

    不过让很多人失望地是苏羽看了这朵向日葵良久之后却转身到右上星落子。

    沈锐似乎是愣了一会儿然后跟着落子左下成了黑白对角。

    苏羽没停当沈锐的手刚落下他便落子左上成二连星。而接下来。沈锐就到右下还了一个二连星。

    “这是干什么?”老聂有些愕然的看着棋盘“模仿棋?”上一次沈锐和李昌镐比赛中的那个模仿棋可让老人家开了眼界而现在看到沈锐跟着苏羽下对角不能不让他有一些联想。

    不过接下来1地进程让老聂松了一口气看着苏羽挂角沈锐尖挡开始走平和路子他不由自主开始咪咪的笑。

    “平和的路子不适合沈锐。”马晓春不知道自己徒弟脑子里面到底转的是什么筋。竟然放弃了自己最擅长的乱战却和苏羽斗定式真真是恨不得进对局室去抽丫两巴掌让这小子清醒清醒。这让一直在察言观色的唐莉不由得叹了口气:“当老师的也真是不容易。”

    “这是第二次了吧?”古力对马晓春也算比较熟悉说起话来也少了很多顾忌“上一盘沈锐乱砍地时候您就这样。现在他回了正轨您又这样我倒想知道他到底怎么干您才满意?”苏遥也是这个问题看着马晓春连连点头。

    “上一盘应该慢慢的下一点点看清楚苏羽的火力。”马晓春开始开坛讲经“这一盘算得上天王山应该上来就用最擅长的东西乱砍乱杀让苏羽找不到北!知道苏羽为什么要第一手下天元么?”他讲棋的时候两眼圆睁双手虚握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滚而下颇有赵七爷风范“我刚想明白他是为了不让沈锐乱杀!”

    中腹的战斗不管怎么激烈总是要在天元上找平衡。而现在苏羽先把天元一分为四后面沈锐不管是缠绕攻击还是逃孤就不能不撞上去……

    “此子何其毒也其心可诛!”憋了半天马晓春总算是找到了一句能够表达自己内心深处愤怒地话恶狠狠咬着后槽牙念了三遍之后颓然坐倒“看这意思这盘棋沈锐悬了……”

    悬了?现在已经悬了。比赛开始了一个小时棋盘上落下了55手冷不丁沈锐把自己从对局里拔出来再看看形势突然现自己要糟:他白棋所有出头的方向都让苏羽不声不响的弄成指向中央天元而且留下的路还都是他最难受的。

    他怎么做到地?上一盘棋沈锐就是一身冷汗现在又是莫名其妙的就被人家摆在了火炉上心中的难受说也说不出道也道不明:苦心经营了良久的模样就这么废了?

    “还是要靠杀来解决问题。”马晓春的汗不比沈锐少多少脱下西装呼嗒呼嗒的扇扇子“要是这么铺地板一直铺下去沈锐是必败!”

    说到铺地板马晓春不由自主地就看了一眼死赖在中国不走的李昌镐和羽根直树:说起来。这两位才是地板派的精英……有空应该让沈锐多打打日本地棋谱了了解一下其他风格对他也有好处……对回去让他先摆2o盘日本头衔战对局然后每盘棋写一个点评上来。

    沈锐突然觉得身边的空调似乎大了一些汗透的后背上冷不丁冒出来一股凉意于是便把刚才脱掉的西装又拿了起来披在身上。

    还是要杀。沈锐越往下看心越凉。重重给自己脸上一个大嘴巴之后把棋子拍落棋盘。

    这手棋也许算得上胜负手但沈锐却并没有打算靠这手棋能把颓势扳回来。他所希望的是可以搅乱苏羽的布置至少能够从这张大网里脱出来能够找到机会反扑。

    当让他没想到的是。苏羽玩得更狠直接一手扑盖竟是要让他连右边出头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是不是过分了?”萝德丝在这个时候显然有些关心则乱求助似的扭头看着马晓春“您看呢?”

    “过分么……”马晓春比萝德丝还乱。那件衣服穿了脱脱了穿好几次脑袋上的头更是抓的如同雀巢现在看到苏羽这手棋自己也是分辨不出好坏“李子你看这手棋……”

    “不过分而且还是恰到好处地好点。”李昌镐很冷静的只要面对棋盘他就是石佛。“苏羽这一盖整个右边形势安定剩下就是怎么收官定型的事情了。”

    推算一下马晓春现事实的确如此。这让他更是有一种恨铁不成钢地感觉:“沈锐这个兔崽子……”

    “你总骂他干什么?不管怎么样他也是你徒弟你这个做师父的怎么能这样子呢?”萝德丝在忍耐了一个礼拜之后终于看不下去了站起来指着马晓春鼻子理直气壮“人权……”

    “中国就这样逼急了还上手打呢。”唐莉忙不迭把萝德丝拉回来按在椅子上。“以前我们学棋的时候都这样一盘棋下来如果老师能骂两句还算好的。就拿苏羽来讲当年聂老师就为了一盘棋拎着皮带把他从屋里赶出去!”她搂着唐莉的肩膀低声说“这种事情你问问那些3o多岁的。谁没挨过打?现在好多了不让打了只能骂两句了这就算是时代的进步了。而且”她指了指马晓春悄悄地说“那是个狠人别跟他较劲。”

    只不过满脑子都是迂回包抄地马晓春对萝德丝的话恍若未闻自顾自的看着棋盘一点也没给唐莉面子。

    “围棋现在就是三国时代。”唐莉细细的给萝德丝讲故事“中日韩三家一统江山就算有个台湾有个美国偶尔冒出几个有点实力的也撑不过世界大赛第二轮。所以你啊别跟他们犯病。他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不招惹到你你管他们干什么?”

    “没什么。”唐莉也不好多说什么有些遮遮掩掩的“反正啊别跟汉文化圈混出来的人斗脑子……”

    这倒是真地。萝德丝自幼学棋也读过三国看过三十六计知道自己祖宗在树上的时候这帮中国人就开始内斗。而日本人和韩国人在很多方面把这东西也学了个十足:远的不说就说偷袭珍珠港如果打开三十六计看看至少有四分之一的计策都能用这场经典偷袭来做案例教材。

    好在他们一直在内斗……冷不丁的瑞典公主萝德丝地脑子里面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念头。这让她把自己吓了一跳一时间怔住了。

    “沈锐没希望。”李昌镐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事情突然一笑站了起来开始收拾棋盘。

    “啊?”这让在场的所有中国棋手都有些错愕。古力更是直接叫了起来:“这才57手!棋盘上根本还是空空荡荡!你凭什么说沈锐没希望了?”

    “沈锐翻不了盘。”李昌镐依旧不说原因只说结果收拾好棋盘大步向外走“我要去吃午饭了……”

    57手沈锐就真的不行了?黄奕中皱了皱眉毛看一眼同样一脸不解的古力。摇了摇头。

    “不明白。”古力和沈锐一样属于乱战派在大局推导方面远不如李昌镐所以尽管努力的分析变化但也仅能看到3o手之后。

    “实际上这盘棋沈锐没地主能挑起战斗。”沉吟良久老聂终于开口给这盘棋下了定语。“前面地57手拔光了沈锐的牙齿现在他就算有心要战也不可能再翻盘了。看吧也许在下午开始半个小时之内沈锐就该认输了。”

    “不会吧?”好歹古力也是高段虽然目光短浅一点。但也不是看不出后面的展“至少沈锐这里跳出头调子还是很好的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啊……”

    “中央。”黄奕中默默盘算算了一阵。突然低声说“这盘棋从一开始就全部都在苏羽的算计之中。开局8手当中央被搞成大风车之后沈锐就再也没有一点机会了……算了。”他摆摆头站起来晃晃悠悠向外走去。

    “啥意思?”古力真的被弄晕了转过头问一边脸色阴晴不定地萝德丝“你明白么?”

    没回答。老聂同样不说话。一时间对局室的气氛竟然凝固了下来。

    “他认输了。”打破寂静的是老曹。他看着电视画面上已经终止计时的赛钟和棋盘上指指点点的两只手轻轻叹了口气“没到下午。”

    整盘棋无机会。沈锐地心里有一种冰冷的感觉从颤抖的指尖一直蔓延到全身:全盘无机会。

    “实际上苏羽第一手落在天元完全是处心积虑要让沈锐挥不出战斗力。”在写《围棋天地》的对局解说时。王磊落下第一句话之后便叹了口气眼睛落在棋谱上怔怔地看了一会儿之后才继续写“后面包括落四角星包括突然回到平常对局一样的挂角分投。完全都是诱敌之计。而在第13手黑棋挂角的时候沈锐就犯了本局最大的错误:他似乎忘记了中央的那团乱麻!

    “而在进程展到3o手的时候沈锐还有最后一个机会能够翻盘。”王磊翻看着对局室的解说记录继续写“这时候如果沈锐能够不理苏羽地圈地而是入中央攻击黑中央棋筋那么后面还可战。但他放弃了。所以当第57手苏羽盖头把整个右边封死之后全盘也就此结束了。”当然他现在所写的是赛后一群高段们重头分析的结果。而在当时没有一个人包括李昌镐在内能够看出苏羽的用心。

    这才是最可怕的。沈锐坐在房间里昏暗的灯光下有些木然地看着只有寥寥69手的棋谱那空荡荡地十字交叉让他的眼睛有一种刺痛的感觉。

    “你没事吧?”唐莉坐在他的身边轻轻的抚着他地头柔声说“其实大家都看到了你的实力……”

    “你信不信我下一盘会赢?”沈锐突然转过头直直地看着唐莉的眼睛“你相不相信?”

    “我相信。”唐莉没有迟疑也没有坚决却只是淡淡地说“既然是你说的我就相信。”

    “这盘棋苏羽下的可以说是完美!”沈锐没有再问而是转回头看着棋谱眉头皱了起来“真的不好办……老聂调教得这个徒弟真的很了不起。论实力天下只有李昌镐能赢他。”

    唐莉没说话只是从后面搂住沈锐的腰把小小的脸贴在宽厚的肩膀上任凭长落在眼前。

    沈锐继续自言自语:“乱怎么才能让他乱?他不乱我不能胜只要他进了乱战就连个平常的六段都下不过。但怎么才能乱?”沈锐虽然自己是个四段但口气之间已经摆起了九段的架子指点江山很有马晓春目中无人的风范。

    “莉莉你在北京的时间多你说苏羽……”他动了动肩膀却突然现靠在身上的唐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长长的睫毛轻轻的抖动着却是在做梦。

    不知道她会梦见些什么。

    沈锐笑一笑看天已黑透便轻轻把唐莉反手抱住慢慢放到床上又拉好被子给她盖好看着她舒服的扭动一下身体不由得有些好笑。不过下一秒当他看到她灯光下晶莹却飘着红云的脸颊鲜艳而微微翘起的红唇白腻的脖子……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咽了一口口水的沈锐不敢再看但是忍不住还是俯身凑了过去:要不然亲一下再走?

    慢着!一个天使悲歌:趁人之危的小人……

    趁人之危?呸!这是我对象!亲也亲过抱也抱过的对象我现在亲她一下难道还会被人说闲话不成?沈锐用中指把天使赶走继续把嘴唇凑过去……

    “老锐吃饭了。”古力咣当一推门迈步进来但睁眼一看立刻扭头就走“这屋里怎么没人还不锁门呢奇怪了……”

    沈锐撅着屁股目送古力关门叹了口气:“起来吧吃饭了。”但是让他料不到的是刚才还睡得熟熟的唐莉突然一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沈锐怎么还不下来?”马晓春在餐厅里看着面前的饭菜吃不下去回头再看到古力一个人悄不声的回来立刻皱眉头。

    “他跟唐莉在楼上。”古力坐在桌子边看看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老聂回眸对马晓春一笑然后自顾自的往杯里开始倒酒。

    不管了。马晓春愣了一下却突然笑了起来摇着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