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208章回家,以及研究会

第208章回家,以及研究会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看见了么?”马晓春跳起来把唾沫喷在老聂的脸上“看见了么?!”

    “看见了。”老聂有些失神但很快镇定下来“都看见了。”

    马晓春转过头看着曹薰铉又看着羽根直树和常昊:“看见了么?”

    “看见看见了。”常昊微微笑了一下走过去说“那么咱们是不是应该准备准备参加庆功宴了?”

    “对!庆功!”马晓春现在活似一个小孩子别人说什么他便会听什么立刻便兴致盎然的拖着萝德丝唐莉办遥三个姑娘向外走“走咱们找新世界冠军去!”

    但是沈锐这时候真的没精力去参加什么庆功宴闭幕式了。他很累累得动都不想动。不过当他被四五条大汉拦腰抱腿硬扛到闭幕式上的时候他倒也认了:谁让咱是冠军呢……

    可问题在于苏羽呢?按照规矩冠亚军必须同时出席闭幕式冠军接受奖杯奖状锦旗等等以及那15万美元的支票而亚军也要接受奖杯奖状锦旗等等以及15万的支票同时一切都要现场直播让全国人民都认认脸……这有些状元郎披红带彩跨马游街的意思……只是沈锐站在领奖台上面对全国数十家媒体摆笑脸的时候却没看到苏羽。

    而等到宴会的时候心生疑窦的沈锐来来回回在酒桌上找了数十圈也没看到那个竹竿的身影。

    打听一下却被告知苏羽休息去了。

    这让沈锐有些怒了:凭什么那小子就可以睡觉而我就要呆在这里受苦?!

    常昊的一句话让他安静下来并且继续挂着职业笑容去应酬各方大佬:“第一苏羽身体不好;第二你是冠军。”

    咱是冠军哪。沈锐咂么咂么滋味高兴了:“常哥来咱哥俩干了!”

    与此同时。在某个谁也没注意到的角落这个时候却有两个黑影在阴暗而偏僻的角落里窃窃私语:“老东西咱俩人可是说好了的。你别临场反悔啊!”

    阴影B大怒:“你看我像是会反悔的人么?!”

    “那就好那就好。”阴影a阴笑“那就不知道您什么时候兑现诺言呢?”

    阴影B抓头:“这种事情也不是我能做主地。不过你是国家队教练你的份量要大得多。”

    “但是擂台赛你可是团长兼擂主。人员名单两个选拔两个指定我能不拿你下手么?”阴影a似乎在劝慰“不过有个世界冠军的头衔他要是进名单想来也没多少人反对吧?”

    “擂台赛和个人赛可不一样调配人员是个很大地学问。”阴影B摇头“第一台王磊上去至少能打下三个第二台常昊又能砍下去两个。第三台孔杰对付李昌镐第四台苏羽扫荡。你说让沈锐来了。我把他放哪?”(作者注:那时候周鹤洋可是李石佛的苦手……)

    “把王磊或者孔杰替下来不就是了?”阴影a继续开导“新科世界冠军还顶不上他们么?”

    “但是你也知道咱这个名单可不是单靠成绩说话的。”阴影B连连摇头“我是团长才挣来名额让常昊和苏羽免选而且王磊和孔杰是一路打上来的我凭什么让人家下去?再说了。要是把王磊弄下去刘小光不跟我疯了?要是把孔杰弄下去老俞不跟我疯了?”

    “那还不好办?”阴影a继续算计“既然苏羽输了那么把名额让出来就是了……”

    “滚。”阴影B头号都快摇下来了。“你真说得出口!”

    “那就常昊吧。”阴影a一笑“常昊参加了三次了这次就让他休息吧。老东西你可别说话不算话啊!”

    沉默良久阴影B看着不远处谈笑风生的常昊默默垂泪:徒弟师父对不起你……

    “老师您这半天上哪去了?”沈锐在唐莉的帮助下勉强算是还站的起来醉眼朦胧地看着马晓春走向自己立刻扑过去一把抱住“来!咱爷俩喝一杯!”

    “喝!”马晓春也是个爽快的人笑呵呵的坐在桌子边拎起一瓶五粮液打开倒两满杯“来为了庆祝你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干了!”

    “干了!”沈锐一口闷干杯中酒然后一头栽倒在唐莉怀里。

    “扶他去楼上休息吧。”马晓春笑吟吟的心情极好“明天各回各的俱乐部别耽误了飞机。”

    “咱办个研究会吧?”沈锐冷不丁从唐莉的怀里爬出来转回头号尽量把眼睛地焦点对准马晓春“我看日本韩国有好多好多研究会……”

    “咱也有啊。”马晓春倒是没想到他徒弟竟然冒出来这么一个问题抓抓头坐在椅子上说“比如我在北京就有一个道场道场里面那帮小孩们就有个叫什么什么会的。你要是有兴趣回来来北京也加入就是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沈锐连连地摇头“我地意思是弄个大规模的真正有影响力的研究会出来。我的基本构思是这个研究会有1oo多人大多数是……”

    “慢着慢着慢着。”马晓春摆摆手让沈锐停下来“你要是想干就干。爱有个什么规章制度也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一眼唐莉“6月初的时候到北京来参加农心杯。”

    农心杯?沈锐喝多了一时间有些茫然:五大赛里面有这个农心杯么?

    “就是三国擂台赛。”唐莉比较了解他这个人立刻在他耳边低声说。

    擂台赛?现在都快三月了名单据说早就定下来了沈锐知道只差的没公布而已。而且现在喝多了脑子还转不过来这个筋。摇头说:“不去我跟着陪绑干吗他们比赛我在重庆看着就是了……”

    “你有比赛。”马晓春嘻嘻的笑。“你是二台。”

    “那一台是谁?”沈锐脑子还没转过弯来。

    “一台是王磊你是二台。”马晓春把杯递过来让唐莉给他又倒了杯酒慢慢地品了一口“你明天回重庆我就不跟你去了要留在北京操持道场还准备定段赛的事情。等集中的时候我再找你。”眼看着沈锐眼睛一亮他叹了口气。“回来每礼拜三我给你个电子邮件把死活题和官子题给你寄过去每周六再给我寄回来。如果赶上当天有比赛那就礼拜天给我。”

    啥!?沈锐突然现实现了四个现代化也未必就是什么好事。一个手机一个电子邮箱就把自己捆在了马晓春的手掌心里即便一个在北京一个重庆都跳脱不开。一开始听见马晓春留在北京的消息沈锐还挺高兴但后面这兜头一盆凉水浇得他是乇头乇尾地一片冰冷。

    “还有第三个好消息。”笑眯眯地马晓春不知道是不是把每周的课外作业也算在好消息里反正沈锐也只能由得他说。“过几天你就是光荣而伟大的中国围棋国家队地一员了!”

    国家队?聊了一会儿天。沈锐的脑子也清楚了一点立刻兴奋了:“那晃是不是说我要有国家公务员工资了?!”

    马晓春点点头一笑:“咱们不算公务员不过国家队的确给你工资一个月差不多2ooo多。”

    “才这么点?”沈锐脸上明显有一种失望的表情“我以为那么着一个月不给个五千八千的。”

    “你小子疯了?”马晓春拍了拍他的头“棋手拿的大头是津贴和对局费。只要你一年能进两个国际大赛就不比那些白领们赚得少。当然这都看实力。只要有实力一切都好办。”

    “那么还有第四个消息么?”沈锐打算一次听完省得心里一上一下地难受。

    马晓春想了想。摇头:“喝酒了想不起来了……”

    那就走吧免得老东西想起来更麻烦。沈锐转天起来便早早的退了房跟唐莉和萝德丝各打了一声招呼之后拎着大包小包带着九段证书和冠军支票便和苏遥奔逃。

    这让萝德丝怀疑这小子是不是昨天晚上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而唐莉则站在酒店门口看着逐渐远去的出租车伤感:这一走可就不知道过几个月才能再见面了……

    “你也别急过两个月等你的女子个人赛打完他也不要来北京报到了。到时候你们俩天天在一起都没人管。”下来送徒弟的马晓春站在唐莉身后摇了摇头看了看逐渐驶出视线的出租车转身走回酒店。

    三个小时之后当沈锐和苏遥降落在重庆江北机场一前一后走下舷梯地时候便看到几十口人黑西服蛤蟆双手背后站在出口堵的整个大厅一片寂静。

    这是干什么?沈锐下意识地把苏遥拉到身后战战兢兢的向前走。不过随着对方正中那人摘下墨镜沈锐却觉得眼前这位颇为眼熟:“李副市长?”

    看着沈锐大笑着一摆手背后立刻扬起一面大横幅上书“热切庆祝春兰杯冠军沈锐凯旋”字样紧跟着便有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跳出来敲锣打鼓其他众人都一拥而上把沈锐簇在中间热热闹闹的走出大厅。

    “来小沈坐我车上来。”李副市长拉着沈锐的手亲亲热热走的时候还没忘了照顾人心“小苏这几天辛苦你了你也上来咱们庆功去!我在皇嘉定了一层大包间给你庆功!”

    太奢华了……当沈锐走进酒店六层大厅的时候眼看着面前整整26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太他好奢华了。一桌起码不下5ooo而且看看头顶上挂满的鲜花还有无数地大横幅上书“欢迎新冠军”等字样再加上楼下摆满的焰火这一晚上竟差不多要2o万左右。

    “这我实在是……”沈锐打算多谦虚两句。但李副市长一摆手让他安静下来:“这都不算什么咱们重庆出这么个世界冠军也不容易花点钱我这个主管体育的副市长心里也高兴!别说别的了。来是王书记这是李司令……”

    这一个晚上沈锐没吃多少东西也没喝多少酒。甚至也没功夫和坐在身边的苏遥说上现两句话只是忙着在李副市长地带领下来回的拜见重庆各大要员从市长到警备区司令只要是市里有头有脸地人物全都见了一遍。只不过有一个人让沈见了之后感到有些哭笑不得:“来小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咱们市的地皮大王。袁老板!”

    这不就是袁锋他爸爸么?沈锐愣了一下勉强皮笑肉不笑的过去举杯:“袁叔叔您好令公子袁锋和我也算是老相识了一直没找到时间拜见您真是失礼了……”

    “哪里犬子能和你兄弟相称也算是有缘。日后还请多多照顾犬子啊。”袁百万倒真是人老成精满面地笑容怎么看怎么真诚。这让沈锐有一丝感觉:袁锋那个少爷羔子。真是辜负了老爷子……

    “咱们去吃麻辣烫吧。”在焰火结束后沈锐鬼使神差的走到了苏遥的身后还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我刚才没吃多少东西饿了……”

    “我要回家了……”苏遥低下头。轻轻的摇了摇身体“太晚了我爸爸……”

    回家?沈锐自打上了大学以来就很少回家更加上现在下棋难免天南地北的跑除了过年过节之外自己倒也真是向怎么回家。

    “没关系晚上吃顿火锅咱就各自回家。”说到这里沈锐倒是有个想法立刻打电话到宿舍“老四!我沈锐!兄弟们现在都在呢么?”

    本来睡得迷迷糊糊的郑毅立刻精神起来扭头在宿命里大喊:“哥几个!都起来老大来电话了!”

    嚯这下热闹了屋里地其他四个人立刻从床上爬起来跳到郑毅身边七嘴八舌:“老大!你可给我们打电话了兄弟们都想死你了……”

    此时不装英雄更待何时!沈锐立刻叫嚣:“都起来都起来学校门口那个通宵的大排档今天晚上喝个痛快!我请客!”

    那边立刻就是一阵轰隆轰隆之声郑毅更是一手拿手机一手提裤子直奔下楼宿管大爷正待关门却被五条大汉横冲直撞而去只气得跳脚大骂:“龟儿子们晚上不好好睡觉却出去撒疯……”

    “你们急什么啊我跟苏遥还在皇嘉这边呢要过去怎么也要半个多小时。”沈锐和各位大爷倒了别之后拉着苏遥上了出租车笑着摇敢摇头“对了要是你们那些小对象们还没睡就一起叫下来今天哥哥拿了世界冠军请客!”

    小对象们?苏遥并没有在意沈锐突然冒出来的北方口语反而心里面开始扑通扑通得跳:那岂不是说……不行我要下去他有对象了……不过好像还没吃饱要不然等到一会儿吃完了再跟他们解释一下……

    沈锐坐在前排继续滔滔不绝:“我跟你说咱学校围棋会的副会长也来……就是苏遥咱可要好好聚聚自打我半工半读之后咱们可就有日子没聚了……”

    “老大你去了北京半个月怎么说话都弯舌头了?”郑毅笑了起来还在向外跑“没关系我们等你……”

    放下电话沈锐长长的出了口气顺手从怀里掏出来一瓶五粮液递给苏遥:“对了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建立一个研究会?”

    “嗯?”苏遥看着面前的五粮液愣了一下听到后面的研究会更是呆住了“研究会?你弄这个干什么?”

    沈锐抓了抓头回眸一笑:“主要是无聊。”

    车到重大门外司机也没要钱只是拿出来一本棋谱让沈锐签了名就充了车费然后珍而重之地放入怀中走人。这让沈锐有一种想要仰天长啸的冲动不过他没时间笑。因为不远处大排档里那些兄弟们姐妹们正在向他招手。

    “来了来了!”沈锐这时候倒是很绅士先躬身请苏遥过去。然后才大摇大摆走进大排档“兄弟们我沈老三又回来了!”

    你可算回来了……这句话没人说五个兄弟只是纷纷站起身过来一人一个大熊抱。

    “这是胡嫂是吧?”沈锐搬个板凳让苏遥坐下然后自己生生从兄弟五个中间挤了个位子。刚坐好他便扭头对着王飞雪一笑。

    “沈锐啊咱也算是熟人了。”王飞雪倒是落落大方。端起酒杯来看着他“要不然划两拳?”

    “不急!”沈锐摇晃一下脑袋看看另一个女生“不知道这位姑娘是……”

    刘康很傲然地推推沈锐又指指自己胸口:“看什么呢这呢!”

    “不错小半年没见。五大光棍这就去了俩。”沈锐点点头招呼一下苏遥“把我给兄弟们带的酒拿出来。”

    苏遥笑了笑。把手里的酒瓶子放到桌子上。

    “五粮液?!”胡勇拿着酒瓶子大喜“这就要得硬是要得!有这个谁还喝什么太白!”他转过头叫老板“老板拿杯来!”

    一瓶五粮液分成9杯酒一人也才一两多一点。沈锐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拿出来一瓶……”

    “没关系。你还记得兄弟们能给兄弟们带酒这就可以了。”胡勇晃悠晃悠酒杯高高举起“干了。”

    一饮而尽。

    不不定期入下杯之后。胡勇咂么了两口滋味便轻轻推了推沈锐:“你跟苏副会长现在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沈锐摇了摇头“我现在有对象但不是她……”

    “看看郑毅……”沈锐的目光轻轻的飘了一下便看到了似有些痴痴地看着面前苏遥的郑毅。

    “这种事情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沈锐喝了一杯酒叹了口气“我很喜欢苏遥我也知道苏遥很喜欢我……现在你听到的东西如果你敢说出去我就弄死你!……但是现在我有对象而且苏遥很明显……管他呢!”沈锐一声长笑“明天地事情明天再说!来喝酒!”

    不能不说太白之类的确没有五粮液好喝。而且即便都是白酒但混着喝也让人难受。这天晚上沈锐喝了多少自己已经不记得了反正第二天上午11点被电话吵醒的时候他的头还疼:“谁啊?!”

    “锐锐……”二字一出沈锐立刻酒意全消:“妈……”

    沈锐很久没有回家了。过年之前回家一次大年初七就真飞北京参加春兰杯的第二阶段现在赚了钱也没能好好尽尽孝道沈锐倒真是心中有愧立刻爬起来在一圈如雷地鼾声中拎着大包小包跑出学校打车回家。

    只是他忘了一些事情比如给兄弟们留个信比如去学校销假比如给苏遥打个电话……

    当他到家的时候邻居们全都来了。他爸爸他妈妈看着儿子捧着冠军奖状拿着九段证书那叫一个高兴老爷子甚至拿出珍藏了n多年地茅台酒出来招待众人。

    不过这时候沈锐却在打电话:“古力?回来了?那个我有个想法……”2o分钟后“周大哥您到重庆了?好好那个我有个想法……”

    而沈锐的这个想法就是星星研究会。

    “那个老沈这名字怎么这么俗呢?”古力看着电脑屏幕上一个红色大横幅眉头连皱“我以前玩过一个游戏叫明星志愿里面好像有个星星公主……”

    “我随便翻字典找的。”沈锐坐在重庆俱乐部的研究室里轻轻吹去手中茶的叶末叹了口气“就是闭上眼随便一翻翻到什么字什么词就用什么这东西天注定的换一个没准还不如这个。”

    周鹤洋同样觉得这个名称有些**假面倾向对于一帮大老爷们组成的围棋研究会叫这么个名字感到实在是丢人。不过他同样说不出来一个更好地名字也只能干瞪眼。

    “不如问问苏遥。人家的毕竟是大学生……”周鹤洋地话刚说完就知道错了:沈锐也是个大学生。

    实际上沈锐也是这样想的。他同样打算找苏遥来解决起名的事情但不知道为什么几天的电话都没打通。不过当他给唐莉打电话问意见的时候小姑娘对于“星星”这个名字倒是很喜欢并且要求第一时间加入。

    “咱们这个组织是不是要注册一下?”在北京混了不少时间的周鹤洋对于这个问题倒是很敏感“万一回头被打个非法组织咱可就都完蛋。”

    “咱就一个小社团用得着注册么?”古力不以为然“一个研究会棋院里面也有这么两三个也没听说要去派出所报备。管他呢。”

    “那么咱就这么成立了?”沈锐麻利的拿出来一瓶人头马“来来来咱们三个人再加上小唐就算是星星会员了回头咱再拟定个章程规定一下会员的义务和权利就谑都齐了。”他给一人倒了一杯酒“来为了咱们地围棋未来干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