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209章流水账的两个月

第209章流水账的两个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星星研究会沈锐的打算是要做一个能让棋手们增加交流的地方。当然因为联赛的关系这几位很难说能凑到一起研究什么。不过现在既然有了网络这个东西那么不多加利用也实在对不起中国电信的1o角/秒。当然2oo1年的时候因为开放大浪继续席卷中国中央决定深入改革所以中国电信之外又成立了网通以及长城之类的新网络运营商来打破垄断所以价格上服务上要比1年前好了很多至少也开始提供n百元包月的上网方式。

    不过也麻烦。因为沈锐不知道应该是在重庆这边开宽带还是在北京中国棋院他的宿舍开:重庆是大头但回到了重庆他完全可以直接去俱乐部找周鹤洋和古力完全没必要为此装个宽带;北京那边……中国棋院下属的一线棋手大多在北京住如果要上网的话随便找一家蹭两天都比花这冤枉钱值。

    所以星星会三巨头为难了。

    怎么办?!研究会的规章制度是每周每个会员之间至少下两盘棋——这个规矩是沈锐和周鹤洋在经过精密计算之后得出来的数字。但现在又要打联赛又要参加各大杯赛时不时还有个世界比赛占用时间这四个人能聚在一起的时间都少如果不运用网络的话那根本就体现不出来研究会的意义。

    “妈的怎么办个研究会都这么难呢?”沈锐知道不可能像过去的集训队那样把人抓起来关俩月——虽然国足现在还在这么做——但现在网络一时间又建立不起来这让一必想攒个大局儿的沈锐极为无奈拍着脑门郁闷。

    不过不知道谁把沈锐研究会传了出去转过天来重庆队四大天王在最后的罗洗河直接找到了沈锐:“我要入会。”

    这让正打算关闭那还没开张地研究会的沈锐有些惊讶:“入会?”

    “对啊。你们不是打算弄个研究会么?我也打算参加一下。”罗洗河很认真地拿出来一个信封“这是我地申请书。以后请多多关照。”

    慢着……沈锐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罗师兄您……?”

    “你们不是办了一个星星研究会么?”罗洗河的确很认真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一直很喜欢很多人在一起研究讨论的气氛但是现在国家队里完全没有这种组织的存在所以……不过当我从鹤洋那听说你们办了一个研究会的时候便希望能够加入……”

    貌似在看日本动画片。沈锐有些迷茫的接过来罗洗河双手捧上地“入部届”过了良久反应过来:“可是。我们打算取消这个研究会了……”

    这让罗洗河有一种很茫然的感觉:“为什么?”

    “不为什么。”沈锐抓了折头表情很无奈“研究会总是要研究的但是过几天比赛一开就是天南海北到时候抓不到人……”

    “网络啊!”罗洗河大吃一惊“这研究会可别为了一个联络问题就不办下去……”

    我知道如果这么好办我也就不愁了。沈锐苦笑了摇了摇头:“但是完全靠网络也麻烦啊……”

    “其实不就是下棋么。”罗洗河叹了口气“苏羽他们办了一个网络公司弄了一个围棋的对战平台。到时候不管人在哪。只要能上网能下棋不就得了?”

    事情就这么解决了。实际上只要能上网能下棋能讨论手段的好坏自然也就有了研究的意义。只是沈锐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完全没考虑到他大学的另一半:网吧所能起到的作用。

    “对就这么办。”沈锐连连点头“那么。你就是我们星星会地么五个正式会员了……”

    既然决定开办研究会而且是以重庆棋手为主地研究会那么重庆建设俱乐部自然要大力支持于是老板在和沈锐面谈的时候当场便拍板专门在建设大厦里面拔出来一个大会议室给他们当研究室:“既然是做研究。也是为祖国手围棋事业作贡献我自然全力支持!”

    研究就是研究沈锐还真不知道自己办个小研究会原来还是为祖国的社会主义事业添砖加瓦了。不过这时候周鹤洋有个建议:“咱是不是把杨教练也弄来?”

    这是个好主意毕竟总把杨一他老人家扔在一边也不像话。于是第二天沈锐和周鹤洋专门拜访杨教练请他加入这研究会。

    于是研究会就变成了6个人了。除了远在杭州的唐莉这兄弟五个都是重庆建设的队员。这让沈锐觉得地域性有些太强于是一个电话到唐莉手边:“你们新湖队有没有打算加入研究会的?”

    唐莉点点头:“自然有比如毛毛就想要入咱们这个会来着。不过天南地北的太远。所以……”

    “没关系没关系”沈锐这时候觉得人多一点研究地时候也热闹所以便说“拉进来拉进来反正苏羽他们那个小网络公司这就要上马了到时候网络上对战就是了。反正规则标准都按照正式的比赛来就算是研究棋也有少好处。”

    这也好。唐莉放下电话便出门找人与本就苦于比赛太少的毛佳君自然一拍即合。于是乎星星会便扩大到了七个人。一向爱看武侠小说的古力也一向喜欢乱起外号从一开始的四大金刚到奇门五行然后是六六大顺到现在地七星聚会反正加一个人就换个名号。这让沈锐感到有些好笑:“那要是8个呢?”

    “八门金锁。”

    “九个呢?”

    “九莲宝灯。”

    “十个呢?”

    “……我说你先弄来十个人给我看看!”

    古力这话刚说完就听见沈锐的手机响。而沈锐在放下电话之后就冲他咪咪的笑:“得了浙江那几位姑娘。现在都是咱们星星会的人了。”

    九个了。还好还能手麻将牌来编号。古力坐在大会议室地一张椅子上歪着头看了一会儿杨一重新编排重新制定的研究比赛计划也就是会内地对阵表叹了口气。不过他这口气没出完将收未收的这一刹那他手机响了。

    “哪位?”古力的嗓门儿不小所以听那边的声音总是显得怯怯的:“请问是古大哥么?”

    古大哥?这年头棋院里能比古力小的可真不多但古力却还是想不起来说话的是谁:“请问。您是……?”

    “我是古灵益。”这让古力有些意外:自己这个在成都的本家可是好几个月也未必能见一次面说一句话地主儿怎么这时候想起来打电话了?

    “那个我听说古大哥你办了个研究会我想加入……”

    得十个了。古力突然现自己还是挺乌鸦嘴的刚才还在讨论人数的问题结果转眼就多出来两个。不过要是照着这么个势头展下去星星会的人数以后可少不了安排个研究赛什么的可就麻烦了。

    不过至少现在在研究会刚成立两三天的情况下就能突破两位数。沈锐还是很高兴的。他倒是没想过以后的问题。还是很欣欣然现在这个规模的。

    所以当他坐在学校门口的大排档里和兄弟们吹牛聊天地时候便开始念叨:“说起来我也是个十夫长了……”

    不过就在和兄弟们吃吃喝喝正高兴地时候一个探头探脑的地中海中年向他走了过来:“你是沈锐同学吧?”

    “我是。请问您是?”沈锐倒是很尊老爱幼连忙起来让座。

    “我是重庆大学教务处长你叫我张老师就可以。”中年人先划分一下阶级次序然后找个凳子正襟危坐“学校围棋社团下个月将要有大学生比赛。到时候希望你可以回来参赛。只要有你参赛的话我相信咱们学校拿到西南赛区冠军也不是个梦想……”

    胡扯。先不说别的就说大学生赛都是团体赛四台制和联赛都差不多到时候就算沈锐场场拿下但其他三个人连战连败的话。到最后也是个输。而且更重要的是:“我是个职业棋手按照棋院的规定我是不可以参加这种业余比赛的。”

    “说到底你还是咱们学校地人。”教务处长本以为自己亲自出马沈锐哪还没有感激涕零的但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拿棋院当挡箭牌着实可气。不过沈锐好歹是个世界冠军当初拿到春兰杯回来的时候他和校长作为校方代表也去参加了那个欢迎晚宴——只是在市长军长之流众多的情况下没捞到和沈锐说话的机会而已。所以他还是很客气地说:“作为咱们学校的学生而且还是围棋社团的成员你有义务为学校做贡献。”

    扯了。这话怎么也不像是一个身居高位的教务处长该说出来的话。“不是我不为学校做贡献而是我现在是棋院的注册棋手如果任意参加业余比赛会被剥夺棋手身份的。”沈锐皱了皱眉毛继续婉拒。

    “没关系棋院那边我们会去说。”教务处长很拿自己当人看这让沈锐有些怀疑这位张老师是不是受刺激了。

    “回来我会去看看的。等联赛打完我就去看比赛。”沈锐打算结束这段没营养的废话便换了个方向“不过参赛这个事情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处长临走的时候看上去脸色有些不大好。不过沈锐也没太往心里去转过头继续安排研究会的时候然后找时间还要准备联赛。

    下一场重庆队的对手是老邻居四川。当然现在重庆队和四川队的光景可不能同日而语一个是正在争冠的强队而另一个正在后五名随时有可能沦落到乙级去。所以在沈锐看来怎么安排对局顺序都无所谓。反正单凭实力他们队也完全能拿下对方。

    怎么排位是杨一的问题。沈锐所需要操心地也仅仅是研究会的事情而已。

    周五地晚上在沈锐的家里——他在经过长期的思考之后终于决定安装宽带就算不给自己也要替正在被娱乐占满生活的父母考虑一下不过让他吃惊的是。电信局竟然只用了两天就给他安装好了一切而不是传说中的等待——沈锐坐在电脑前打开已经安装好的明月对战平台然后用苏羽送给他的帐号登陆。实际上星星会每个会员都有一个由孔杰和古力专门下帐号来保证安全和可靠。比如唐莉地用户名就是tang1i而沈锐的用户名就是agennui。

    这个办法很俗但是很管用。这至少能够保证唯一性。

    不过当沈锐修登入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偌大一个对局大厅和六个分类大厅空空荡荡只有他们星星会的几个人——杨一只管安排比赛。但不参加。

    “人太少了吧?”沈锐在大厅里面吼了一嗓子。然后便听到一连串“人太少了吧”的回音。

    “没办法刚开张。”苏羽作为主要投资人自然出现在了大厅里——顺便说一句如果有棋迷现在进来看看大厅右侧的那串名字的话基本上会昏过去:2o多个高段棋手汇聚一堂光世界冠军就有4个。

    “沈锐我给你出的那些题都做完了么!”马晓春念念不忘他的几何级数开始催题。

    “这几天忙着呢……”网吧大学出身的沈锐打字很快。“回头给您寄回去。那个这里既然没人那我们研究会就开始训练比赛了。苏羽你看是不是给我们安排个地方?”

    苏羽那边半天没说话。直到沈锐唐莉周鹤洋等人聊天扯淡地有些失去耐心地时候那哥哥才慢悠悠的转回来然后就是一连声的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孔杰终于现为什么没有人来了……”

    “为什么?”

    “因为那孙子手忙脚乱没开放注册。”苏羽的句子后面挂了一个很无奈的表情“现在好了你们应该很快就可以看到有人进来了……”

    是么?沈锐突然现网变慢然后就看到窗口右侧的用户列表噌噌的增加名字。再然后沈锐就现自己打的话说不出来了。

    然后就看着屏幕上无数地关于看到世界冠军的感叹和希望交手的要求沈锐现自己的名字竟然出现在曝光率的前三名仅次于传奇地老聂和……苏羽。

    “看意思今天晚上这个研究比赛是没戏了。”沈锐看着用户数在短短的半个小时之内过了三万而页面刷新开始出现找不到服务器字样的时候就知道这第一次会内训练赛算是完了。

    “苏老师这是怎么回事?我们给你交的服务器费用也不能白交吧?”沈锐一个电话打到北京“你倒是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眼看着自己也进不去对局室的苏羽急得也是满头大汗:“别着急!这就好……”

    “你什么时候好?”沈锐眼看着身边周鹤洋古力罗洗河杨一几位爷脸色不豫也是心里着急。

    “我也没办法孔杰和老聂正在催网站那边。”苏羽也不愿意看着自己的网站就这么瘫痪着同样着急上火的催孔杰“孔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孔杰很无奈:“运营商说因为没估计到有这么多人同时上线所以服务器崩溃了……他们正在重起服务器等重起起来就好了。”

    还是等。又等了半个多小时苏羽电话打过来了:“行了现在应该没问题了。”

    行了?沈锐的确进去了不过这时候大厅里面又恢复了刚才2o多个棋士开会的局面。过这也好至少沈锐他们1o个人的对局有保证了。只是因为杨一不参赛所以总有一个轮空的而在第一轮里面很不幸的古力这个字母拼写在第一位地。就成了第一轮轮空的人。

    好在大厅里面老聂很悠闲:“小古。来来来师父我指导你一盘!”

    要不然把老聂也弄进来?沈锐有这个想法但是老聂和马晓春很痛快地回绝了他:“我们偶尔来凑个数就成了……”沈锐看着面前电脑屏幕上和韩国小姑娘韩玉贞地比赛脑子里面还在想着拉人进来的事情:他倒不是看不起韩玉贞而是小姑娘的确在实力上有些……

    女子围棋的确不咋地。扭头看看周鹤洋的那盘比赛还是让沈锐觉得棋院建立女子国家队的事情很正确:才3o多分钟毛佳君就已经认输了。

    不过再过了这么十几分钟。就在沈锐打算给韩玉贞动最后一击的时候掉线了……

    “这是什么毛病?”沈锐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那个服务器连接错误不知所措“老周你那边怎么样?”

    “在人数达到两万九千地时候停止刷新了。”周鹤洋指着已经停止转动的画面微微一笑。

    这让沈锐想骂娘。当初苏羽和孔杰跟他千般保证完全许愿说了无数好话让他决定把研究放在他们那个网站上。而现在闹出来这么个毛病沈锐立刻拿起电话要对苏羽进行一下人参公鸡。

    “那个沈锐。”苏羽出乎意料的让他卷了个够然后才说“我刚才看了几盘棋觉得你们的研究会很好……”

    “你打算加入?”沈锐愣了一下。

    “既然网络这么方便。我们加进来多一些对局也是好的。”苏羽的声音很诚恳。

    只是。这个我们是什么意思?沈锐并不知道苏羽那边到底有多少人:自然人越多越好而且最好后面能凑个整数比赛。

    “我孔杰黄奕中王磊。”苏羽算了算报了个数。

    还是凑不到整。当沈锐拿到下一场对局表的时候现还是甩了一个出来。而杨一作为一个棋手。竟然在参加了研究会的情况下不进行比赛。这让沈锐和周鹤洋很挠头:“咱们也不能总跟中似的吧?”

    “我倒是有个人选。”古力看看周鹤洋又看看罗洗河“我认识一个棋手。也许她会加入。不过是个业余五段。能接受么?”

    “五段?”沈锐没往别的地方上想很认真地在思考。“他才业五水平太低了一些。”

    “就当凑个数呗。”古力拿起电话“既然大家都不反对那就这样子了吧。”

    接下来地事情是去成都参加甲级联赛。这个时候地沈锐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被无数人藐视的毛头小伙子了当心春兰杯冠军从火车上下来的时候来迎接的娇子老板第一个握手的对象就是他。这让他感到很受宠若惊。而当天晚上的欢迎会上沈锐更是受到无数追捧很多头头脑脑们来跟他捧杯喝酒让他从酒店里走到楼上之后还一直保持头晕的状态。

    “你说他们会不会嫉妒?”沈锐指着架着自己的古力问周鹤“这种待遇……”

    “先我们不是唐莉。”周鹤洋苦笑一声把沈锐扔到床上拉过被子给他盖上“其次这种事情经常生我们都习惯了。以后指不定什么时候我们拿了世界冠军他们也会这么迎接我。风水轮流转没什么可嫉妒地……”

    只是这话沈锐没听到。他睡着了在梦里面他想是摘果子一样拼了命的从树上拿冠军。一所里面的五个世界冠军他全拿到手然后把诸如李昌镐之流死死踩在脚下。

    不过攘外必先安内。在冲出亚洲之前他先要把苏羽常昊周鹤洋孔杰古力等等等等这些人全部踩下去!国内的比如招商银行杯比如天元战比如名人战比如ccTV杯比如乐百氏杯……现在还有乐百氏杯么?沈锐想不起来不过既然在梦里那么能拿就拿吧。

    接下来?没有接下来了。沈锐被闹钟吵醒了然后被杨一抓起来去参加赛前准备会。

    在接下来一天沈锐战胜了会友古灵益。然后和队友们带着胜利打道回府。

    “那么那个业余五段在哪?那个年轻的业五。”在回去地火车上。沈锐扭扭身问古力。说完之后又无奈的摇摇头:“说实话我还不如找袁峰那个职业二段的好。”

    “这也不是我找来地是她自己主动跟我说希望能入会来着。”古力抓了抓头似笑非笑“有些事情我们知道而你不知道有些事情你知道而我们不知道。有些事情我们知道你知道而你却认为我们不知道……”

    “得了。”沈锐很愉快的用手打断了古力地废话“反正他是重庆人是吧?回来大家认识一下也就是了。”

    见一下就是了。走出火车站的沈锐也没当回事。一直到有个婷婷袅袅的身影走过来并且古力指着说这就是新会员的时候沈锐傻了:“苏遥?”他看看古力“你主的是‘他’?”

    “我不是职业棋手就不能加入研究会么?”苏遥胸前还挂着重庆建设的小摩托车牌子但丝毫不影响停车场的美观“还是说我加入你不欢迎?”

    “欢迎。”沈锐真的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忘了把苏遥弄进来也许是真地忘记了但他当初的确想不起来苏遥这个名字“实际上。你不来。我还要去找你……”

    “那我现在来了。”苏遥脸上没有任何不愉快的表情至少现在看上去还很好“回来记得把我名字加到你们的对战名单里面就好。”

    加入对战名单很简单就是这个用户名不太好办。因为沈锐的遗忘导致明月网站上并没有苏遥的专属用户名。而实际上虽然明月网站也给绝大多数棋手准备了专用的用户名但仅限于棋院名单上的一线职业棋手。很多二线的老棋手都没有用户名更何况苏遥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业余五段——这里要说明一下地时候虽然中国地职业棋手很少。只有寥寥数百人但业余棋手的阵线却很庞大人中国的业五没有三千也有九百苏羽不可能专门给苏遥准备这么一个名字。

    这让沈锐很为难在给苏羽打电话的时候难免就有些吞吞吐吐:“实际上。我有个小小的请求。我想问一下贵网站上现在荶遥这个名字是不是已经被注册了?”

    “嗯?”苏羽很难得的半天没说话过了良久才慢慢的问“什么叫是不是已经被注册了?”

    “就是说现在有没有人用兵苏遥这个名字。”沈锐叹了口气“咱们研究会添了一个新丁名字是苏遥。我想问一下如果有人注册了这个名字那我就让他换一个。”

    苏羽再次沉默了半晌:“嗯实际上我们网站上存着一个苏遥的名字。”

    “嗯?”沈锐放下电话之后感到很奇怪但当他问苏遥地时候结果那姑娘却三缄其口顾左右而言他。

    “很奇怪啊。”沈锐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个“下下个月就是三国擂台赛了……”

    三国擂台赛一开始是中日擂台赛后来还有一个中韩擂台赛后来当韩国人成为第三极的时候真露就掏钱办了这个中日韩三国的五台轮换挑战赛。不过在2ooo年的时候农心集团接手了这个擂台赛并用改名为农心辛拉面杯三国围棋擂台赛。

    而沈锐则在马晓春的暗箱操作中顶替了免选地常昊进入了擂台赛大名单将在王磊后面作为中国队的二台出场。

    相对于五大个人赛实际上沈锐更看重的却是这个奖金额度并不很高的擂台赛。原因仅仅姑于他所出场的意义在于代表了中国队。

    “大小咱也是中国国家队的队员了。”在拿到世界冠军之前沈锐连中国队员都不是。而那些牛逼的名字们比如苏羽比如常昊比如周鹤洋都是中国国家围棋队的队员。

    “而我。两个月之后也将要去国家队报到了!”沈锐很激动。一边吃着麻辣烫一边喝着太白酒一边对着苏遥连连感慨“中国国家队我太爷爷要是还活着肯定会兴奋得从坟里面爬出来给我庆祝!”

    的确一个大活人要从坟墓里爬出来庆祝……沈家老大爷一定是让这个重孙子活活兴奋死的。但苏遥还是很高兴因为她地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女孩子有三个梦:“剑与血中走出的白马王子”“我地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红玫瑰与白婚纱”。谁能让虚荣的女人们得到这种心理的炫耀满足感那么女孩子就会爱上谁。

    就这么简单。所以苏遥有些义无反顾的而且是有些莫名其妙的爱上了这个叫沈锐的人。

    她就这么静静的坐着偶尔从滚开的锅里夹一两筷子菜递到沈锐地盘子里然后继续静静的坐着听着沈锐的滔滔不绝。

    “擂台赛的时候你是不是跟我去北京?”沈锐冷不丁抬起头看着她问。

    “这我怎么知道一切都是听俱乐部的安排。”苏遥莫名的有些脸红连忙摇摇头说“现在我是俱乐部的兼职工作人员。只要不耽误上学的事情。我就要服从安排。”

    “没什么到时候能来观战那是最好不能的话就在电视上看我怎么横扫三国就是了!”沈锐这天晚上喝的明显有些多这让苏遥有些奇怪:“你是不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

    但在那之前还要参加三轮联赛还要做上万道死活和官子题。

    两个月内十场比赛应该算是最好地练习和热身了。学好沈锐回到家里在爹妈的喋喋不休的催促下开始准备六月的四级考试。这是一个极其郁闷的事情。本来作为世界冠军他完全可以免试毕业但沈家二老显然认为只靠围棋吃饭以后是不足够的尤其是报纸上写的上百万春兰杯奖金到了自家帐户上却只有3o万的时候。

    所以沈锐还是要学习。在下周联赛因为名人第一轮预选而停赛地情况下沈锐就必须回去上课去。

    “有什么用!?”沈锐趴在课桌上小声地和苏遥聊天“这些东西有什么用?!我倒觉得如果有一天我要靠这个吃饭才叫悲哀!”

    可他还是要上课。尽管学校从不管他到底来不来报到但沈家爹妈却以死要挟。这让沈锐感到很无奈:“好歹我也是个世界冠军好歹我也玫秒钟几十万上下……”

    不过下课之后沈锐还是可以上网去下棋不然这种学校的生活早晚要把他这个见惯了“大世面”的主儿闷死。

    12天之后沈锐跟着队友们飞往上海去和上海移动通信进行联赛的榜大战。

    “那个我要坐二台主将位希望……”沈锐笑嘻嘻的和杨一商量“上海那边听说也是苏羽坐二台我想再碰碰他。”

    “不可能。你别想这种事情。”杨一拿着上海队地过往成绩单很沉吟“古力对苏羽周鹤洋对常昊你对邱峻罗洗河对胡耀宇。”

    “这算什么?田忌赛马?”沈锐倒是不顾忌谁算上驷谁算下驷。

    杨一翻翻眼珠看他一眼:“你以为咱们干嘛来了?人家一个世界冠军一个世界亚军两个全国冠军你以为咱们不保平还要求胜是怎么着?”

    这倒也是……但是沈锐的心里还是打算争取一下:“我觉得如果我赢季主将赛的话咱们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没希望。”杨一看着打算上交的对阵表慢慢的拿过笔划掉了两个名字。

    “一会儿的第一台常昊。”杨一在赛前的准备会上慢慢的念着名单“第二台”他转过头看了一眼沈锐“沈锐。明天对苏羽好好的挥这场比赛能不能拿下来就看你这台挥怎么样了。

    不过人生之不如意十常居之**。当沈锐走进对局室坐在第二台眼看着对面的胡耀宇愣在那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而胡耀宇同样张大了嘴巴看他然后继续张着嘴巴扭过头看着第三台上对着大眼瞪小眼的苏羽和罗洗河。

    “现在怎么办?!”趁着比赛开始之前的五分钟沈锐和罗洗河一路小跑出来找杨一商议对策“这明显是他们安排好的……”

    “我失策了。”杨一连连叹气摇手“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咱们会想着保平争胜……”“行了行了该怎么来就怎么来吧该赢的总归会赢想这么多没用。”沈锐抓空打断了杨林嫂的哀怨拉着罗洗河走进了对局室“反正围棋这个东西总归还是要人下的我就不信我连胡耀宇都赢不了!”

    的确沈锐在经过了六个小时的鏖战之后拿下了主将战同时也拿到了1.5分。只不过第一台的周鹤洋被邱峻磨了9个小时之后以四分之一子告负;而古力则跟老将曹大元拼杀了一下午结果被经验丰富的老家伙抓住他屠龙兴起时候的随手空当手筋连立刻全盘崩溃。至于罗洗河……没啥说的也输了。

    主将赢了但其他三盘竟然全败这种结果让杨一十分的不能接受。而且更让人生气的是这场比赛常昊并没有登场而是让老将曹大元出来应战。不过话说回来上海队排出来这么一个奇怪的阵形也证明他们一开始也是打算保平争胜的。

    这多少还给了杨一一点安慰:“他们的打算是第二台让胡耀宇来对付周鹤洋而第三台的沈锐让苏羽应付……”在回去的路上杨一开始絮絮叨叨的分析上海的排兵布阵沈锐停了一会儿现他就是把车轱辘话来回的滚便不耐烦地躲到一边休息去了。

    联赛的形势还是一片混沌。排名第一的重庆建设在上海战败后积分被拉得只差两分局分上也不再占据优势。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下一场对贵州的比赛就成了重中之重如果在擂台赛之前不能继续保持领先的优势那等擂台赛后罗洗河等人手凉了再来可就不好办了。

    不过让杨一觉得恼火的是沈锐竟然还要浪费宝贵的训练时间去上大学:“你能不能先暂停一个礼拜的课先把联赛打完好不好?”

    “不能。”沈锐自己也没办法刚从上海飞回来就让爹妈押着去学校实在也不光彩“有些事情我没办法……”

    整整半个月沈锐每天就在宿舍到教学楼到网吧的日子里度过几乎是数着手指头计算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去北京去参加擂台赛。而一直到了5月中旬的时候沈锐才终于从这种生活中脱离出来乐冲冲的带着苏遥上了火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