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213章扑杀李昌镐(上)

第213章扑杀李昌镐(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山下敬吾的实力不差。

    号称日本青年三羽乌——意思就是三只乌鸦绕树飞——的山下敬吾的实力被沈锐小看了。沈锐在拿到世界冠军之后似乎有些不大看得起天下英雄尤其是日本的英杰们总认为只要自己攻击流出立刻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现在山下很明显跟他玩了一个布局的障眼法挺过去前一个小时之后转身溜出来就是一条大模样压得沈锐透不过气来。

    不过日本人很多时候还是不擅长战斗的。沈锐在这盘棋里犯了不少错误但他的判断原则上还是正确的。当他试图击碎左下黑棋模样而小飞试应手的时候山下敬吾显然已经被弄晕了下意识的后退似攻似守的吊在中央。

    这是个缓手而且是个要命的缓手。沈锐像是掉在水里好容易找到一个救命稻草一样立刻两眼放光四肢麻痹。不过好在他还算冷静没被这个天上的馅饼砸晕了至少还能够迅进行计算。

    “有难度。”谁都看得出来这是个缓手但要想利用好也需要大量的思考。尤其是在右边一条大模样横亘全盘压力的情况下如何反击更是难上加难。

    沈锐所需要思考的就是把这个缓手转换成全盘优势。这是他所擅长的但也是有极大困难的所需要计算的是整个棋盘。

    马晓春以前很喜欢和沈锐说的一句话就是:把你眼睛从那个小地方拿开到整个棋盘上看看去!

    沈锐很喜欢把战斗尽量局限在棋盘的一部分比如角地比如中腹。这样做的好处很多可以完全挥他那敏锐的战斗触觉。而且还可以避免大量繁杂地计算。

    但现在不成了沈锐要想把这个缓手挥最大的效率就必须计算右边的大模样。而右边的大模样又要牵扯两个大角。两个大角又连着上下两边上下两边转回来又要关系到中央那个缓手……“麻烦了。”沈锐抓了抓头自言自语。

    他不是苏羽没那么好的控制力。也不是李昌镐没有那种能算到最后的洞察力。他所具有的只是把水搅浑然后乱中取胜。

    剩下的数不清。谁都有弱点。这个没办法。沈锐算来算去实在看不清干脆直接靠过去把炸弹挑明的了事。

    “这应该说是最坏地手法了。”苏羽有苏羽的看法而且看上去还满是那么回事“如果先在下边点一下绕回来再从右边出头这个缓手的缺陷就更明显的多。到时候再过去或冲或打总比现在好。”

    李昌镐同样有自己的看法:“应该先吊宋转过身来下边就有12目。一探一拐到左下角又是一个劫杀到时候要保大角下边就半碎。保下边左下就剩菜不下什么东西到时候我看山下能怎么选。”

    应该说。这两梯形的想法都是极好的而且摆出来看得也是让从点头。不过有个现实的问题在于沈锐是看不出来这些东西的。别说沈锐看不出来张栩同样也看不到这些乱七八糟地东西而且也提出来一个意见:“个感觉这样子直接靠过去反倒最适合沈锐。”

    整个棋盘就此乱套。山下敬吾苦心谋划了一上午的东西付之东流。整个中央本就略显零散地黑子更是被打成一团山下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勉强飞回。这种勉强的手段看得依田纪基大摇其头:“还不如直接拆过去让沈锐打进来的好等一会儿白子直接冲下来我看你怎么应!”

    话音未落白子就已经冲到了下边黑棋空当里面吃吃不掉赶赶不走看得山下敬吾摇头晃脑咬牙切齿抬起手来连打自己十几个大嘴巴。一时间对局室内劈劈啪啪清脆的声音连绵不绝。

    “看起来沈锐又要多拿5oo万。”李昌镐看了一眼苏羽笑盈盈的低声说“我就想知道。你还有没有机会出场而已。”

    照这个势头下去看意思我还真拿不到农心公司的钱了。苏羽摸了摸下巴没说什么继续看着脸上通红的山下区号叶抵抗到底。

    下一个是谁?刘昌赫?老一代地江湖刀客已经老了老的甚至很难适应沈锐的抢逼围。中盘仅仅122手便低下了头。

    日本呢?山下敬吾之后就是张栩。而张栩明显则找到了一些能够对付沈锐的办法:你杀你的我围我的。这个事情很讨厌但没有办法三下两下之后虽然张栩损了一些但当沈锐为了顾全大局不得不开始跟着人家屁股后头跑的时候苏羽就知道麻烦了:“坏了!”

    上一盘输惨了的刘昌赫立刻凑过来:“哪里坏了?哪里坏了?”

    “沈锐这种人在棋盘上是绝对不能跟着别人走的。”苏羽从牙缝里“叽”了一声“这已经不仅仅是先手地问题了而是他的风格……”他突然转过头看着一脸认真地刘昌赫咧嘴一笑“我就不说。”

    刘昌赫也是一笑:“你不说?不说我也知道不就是强攻流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当年老子也是这么混过来的谁不知道谁啊。”

    “强攻流?强攻流可能这么简单么?”苏羽嗤之以鼻“你当年那一套不行了!这东西三年一代半年定式大全就要更新。实话实说以前你下棋的时候敢直接第二手就挂角么?”

    羽根直树插了一句嘴:“这个下法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而且张栩也经常用来着。”

    “你先秆棋去没说你。”苏羽推两把羽根转回来继续看刘昌赫“话说回来了一代比一代强也是应该地要不然没有一点展。也说不过去是不是?”

    李昌镐转过关来看着苏羽和刘昌赫:“你们俩说相声呢?”

    不过真的不好办了。

    沈锐坐在沙上就跟扭股糖似的来回转悠同样抓耳挠腮的难受。张栩的手段他看得很清楚但是很多事情他都没治:张栩好歹也是日本名人本因坊论起实力也绝不在他这个春兰冠军之下尤其是在大局这方面比沈锐要强得多。

    “我突然现现在我很弱啊。”不知道到底自己什么地方出了毛病地沈锐在中午吃饭时候跟唐莉满脸疑惑。“当初在春兰杯上的时候好像他们这些人也没这么难下啊。”

    唐莉笑了笑拉着他的手慢慢的安慰:“其实这很正常。并不是你自己的水平降低只不过在你研究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开始研究你了而已。你知道现在自己拿了农心公司多少钱了么?”

    “25oo万。”沈锐这方面脑子绝对快“相当于2o万么。”

    “2o万!”唐莉重重点点头“你以为李昌镐他们这帮人。会眼看着你把钱拿走无动于衷么?说白了你现在就成了众矢之的了。”她看看周围。凑过来低声说“你知道……”冷不丁沈锐在她嘴上啄了一口羞得她立刻伏在桌上用胳膊把脸围起来一边透过那几条缝隙偷看别人动静一边责怨沈锐“讨厌呢!”

    好容易把心情收拾一下唐莉双手按在脸颊上抬起头清清嗓子:“别胡闹了我跟你说。昨天晚上苏羽和李昌镐还有张栩三个人躲在房间里研究了一夜呢。听小林说张栩12点多才回房间。”她倒是一脸得意拉着沈锐的胳膊邀功请赏。

    我说什么时候张栩变得这么神通无比了呢!沈锐以前梦想的事情之一就是被天下英雄当成模范研究但当这一天从唐莉口中真正来临地时候才知道这滋味真不好受:一个人研究力量总归有限;但如果说一群顶尖们都在研究一个人那唯一能肯定的的结果就是他沈锐再无秘密可言。

    唐莉继续表意见:“丫苏羽就是一汉奸不说来帮帮你也就算了。怎么还跟着他们一块儿研究你呢?”小姑娘一脸的轻蔑扭头用极不屑的目光瞄了一眼不远处正在想着什么的苏羽。

    沈锐叹了口气:“得了有什么事情下午再看吧。”

    张栩坐在棋盘前脸色很沉。昨天晚上他和李昌镐和苏羽两个人通盘的分析了沈锐前面的对局。得出的结论就是在面对沈锐这种力量大得惊人几乎完全是靠战斗来解决比赛的人地时候最好就是别让他挥力量。

    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难。尤其是沈锐拿到黑棋的时候起手先落个星然后不管你往哪下都是直接靠攻把先手地威力算是挥得淋漓尽致;如果地白棋也无所谓你黑棋就算第一手落天元也是直接扳靠更不讲理。

    苏羽对付沈锐倒是很有心得但张栩的控制力上和他明显有差距所以苏羽提出来要用控制避开力量占大局的时候张栩就是一脸苦笑:我控制得住么?

    李昌镐却提出来一个法子:“要不然你可以试试领着他走?”

    那不就是苏羽流么?要说沈锐的力量还能想法子对付的话那苏羽流连个解法都没有张栩也是完全学不会的东西。不过李昌镐继续解说:“不是苏羽流仅仅需要领着他走用先手领着他走让他找不到好机会攻击就是了。”

    这东西也有难度。不过三人成虎**当年就说过人多力量大一群人围在一起研究倒真有效果。而这个效果表现出来之后就是这个上午整整一上午沈锐都不得不跟在张栩的龟步战法屁股后而跑眼睁睁看着白棋一步一步地占据实地却真是鼠拉乌龟——没下嘴地地方一点脾气也没有。

    很多事情就是这么麻烦。沈锐回来之后低下头看着棋盘上的局面头疼:说起来现在是形势两分但实际上人家占的都是实打实的地而不像沈锐这样几乎全都漂在外面……

    “围棋里面讲究的是平衡。”萝德丝开始讲述自己的理论。“实地和模样地平衡。现在沈锐几乎全都漂在外面一片纸灯笼四面漏风后面他要怎么围才能把这些都变成实地?”她伸出手来在棋盘上比划——当然她的手也大要是换成苏遥能盖住一个角就不错“这么一大片看上去是1oo多目但当张栩这边探进来一点那边探进来一点。他拿什么守?人家现在摆明了就是龟步就是一点一点的占实地不跟你战斗!”

    如果换个人坐在沈锐地对面总归也还有个误算漏算只要一步跨大了沈锐就能抓到机会反击到时候棋盘上谁说了算可就没准了。但是张栩……不好说了。

    “现在也就是盼着张栩能出错误了。”唐莉总觉得苏羽现在很嘴脸摆出来一副为国为民大义凛然的操性却暗地里干祸国殃民出卖祖宗的勾当。“不过节奏太慢了对于后面他破中腹也没好处……只要他步子能够跨大一些。就有机会了。”

    步子不能跨大了昨天晚上定下来的基调就是慢工出细活。不过即便是出身日本棋院的张栩对于现在地节奏也有一些受不了了一步一步向外爬也把他熬得两眼青。

    要不然慢慢地向外冲一点?张栩心里面突然有这么一个小念头:要不然打入一下洗洗中空?

    按照心理学来讲当人们对一件事物产生疲劳的时候往往就会产生一种打破这种无聊局面找点乐子的想法。白领多变态。也是这个道理。张栩现在就是这样样子因为沈锐被迫跟在他屁股后面跑几乎没有什么威胁导致在他的大脑中产生了懈怠的想法。又因为懈怠让他突然就有一种冲动:要不然咱稍微的冒一下险打入看看?

    冲动是魔鬼这个道理每个棋士都非常非常明白。棋手们往往比普通人具有更好的自我控制能力也是因为他们要经常面对这种磨炼让他们的忍耐力坚韧无比。李昌镐就是这方面的佼佼者。

    不过话说回来。棋手也是人如果人人都是少年羚姜太公那围棋也就真地没有意思了。也只有那些热血冲天的战斗与冲动才构成了围棋地美丽。

    现在张栩面对的就是这么一种不知从何而赤的冲动:要不然。打进去看看?

    “他想什么呢?”李昌镐是第一个现张栩表情不对的“他要干什么?”

    苏羽愣了一下仔细端详着4o寸液晶大屏幕上张栩的脸叹了口气:“我想他可能要动一动了。”

    “动一动?”李昌镐呆住了“昨天晚上不是说好了要慢慢磨到最后么?”

    萝德丝并不知道这三位三国的大爷有什么协定但对于人的心理她显然比这两位没怎么上过学地有研究:“我想他可能是觉得比赛太无聊要找点乐子了……

    点入。

    沈锐皱了一下眉毛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东西一样抽了一个嘴角迅的伸出手到棋盒里抓子。但随后他却停住了眉毛微微蹙了一下慢慢的把棋子拿出来落在棋盘上却依旧是防守。

    研究室一片死寂。

    “这”萝德丝在五分钟后打破了屋里诡异的静谧“是个小圈套。只要当张栩真正的踏进来之后沈锐就会把口袋扎住。到时候不光中央一个都跑不了上边下边也必然要被渗透。”

    张栩好像是看到了但看上去又像是没看到沉思了很久之后却落下了步子更大更加深入却也更加危险的一手关跳。

    “好良言救不了该死的鬼。”苏羽叹了口气“我就想知道如果沈锐在中间卡一下他能有什么办法?”

    但沈锐却没冲断而是更加谨慎的尖顶。

    而张栩则完全不顾及后路一般的强扳。

    “上帝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萝德丝叹了口气“如果张栩只是简单地往里爬那沈锐是打死也没治。但现在他自己挖坑自己埋人家没给他摆陷阱却偏要拿根绳子往脖子上套。我很佩服他。”

    这盘棋是个谜。谁也不知道张栩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舍掉已经可以算得上大优的局面。以及他擅长的细棋却要深深打入黑棋的中空搏杀。按照体坛周报的说法就是张栩地脑子在一刹那间“进水”了。

    张栩到底为什么要玩心跳没人知道。但是沈锐赢了这对于中国队来讲就足够了。

    从对局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沈锐还是晕晕乎乎的打死也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张栩要像送礼一样把局面就这么送出来:“要不然他是良心有愧了?”

    你小子在棋院里面也没少研究人家张栩。怎么也没看见你有愧呢?当然苏羽这话不能说因为两边的研究他全都参与了而且还都是主力只是搂着沈锐的肩膀往楼下走:“下一盘就是老曹要是能打过去就是老虎。如果下面两盘你都能赢……你考虑过如果第三盘出场一直打到最后会有多少钱么?”

    据说上亿。沈锐学财会的原先不下棋之前还打算毕业后考个会计师本。算起这个来比谁都快脑子一转立刻想到自己能拿多少钱:扣了税扣了棋院的孝敬。至少在自己手里能留下1o万人民币!

    “别说这倒真是条家致富的捷径呢。”沈锐两眼一花只看到一片花花绿绿的票子直奔自己而来。

    苏羽看了他一眼:“你参加过定段赛么?”

    “没有。我是特召入段。”沈锐摇摇头“那次LG杯地时候我进了四强然后就定段了。”

    苏羽笑了起来:“那你知道每年有多少人参加定段么?”

    “几百号人吧?”很少去北京的沈锐对这方面并不了解。“怎么了?”

    “这碗饭并不是这么好吃的。”苏羽叹了口气“我当年参加定段赛的时候812人只取7个。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过得来的自然国家好吃好喝好待遇可过不来的……”他看了看苏遥“过不来的也就沉到河底当垫脚石了。学习好的也就罢了还能继续上学。虽然苦一点但也算有个前途。但学习不好的……”他叹了口气“反正就是麻烦爹妈了。”

    沈锐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也不打算多体会那些落榜生的心态。这实际上就是要求一个饱汉子去体会饿汉子饥那是怎么想象也想不出来的。

    “算了。不说这个。”苏羽看看沈锐及时收住话题“晚上怎么个意思?”

    吃吃喝喝。反正日本棋院有地是钱算在外事招待里面全都能报销张栩羽根一干人等自然也乐得做人情。不过在酒席上沈锐突然现张栩的脸上并没有入学输掉比赛之后就有的沮丧反而笑啊笑的貌似很欢娱。

    沈锐没学过心理学猜不出来他到底是个什么心态干脆静下心来慢慢的哄着身边的三位姑娘。

    拿什么哄?这年头女人最大的爱好也就是逛街购物逗男朋友。而到了东京这个亚洲购物名城三位姑娘怎么着也要出去转转不是“萝德丝有钱但她总碎碎念说自己花地都是纳税人的钱要省吃俭用——沈锐对此极不以为然:你要是省吃俭用干嘛还跑东京来?

    跟班苏遥本来吃喝都是俱乐部管但上街购物人家是打死不管的。再加上唐莉这个名正言顺的女朋友沈锐突然现自己要给三个人买单。

    “格老子!”沈锐拿着鸡腿冲着苏羽泄“老子辛辛苦苦死了无数脑细胞结果连个响都没听到就这么就没了!?一个包包3万多人民币!老子在这里连个鸡腿都舍不得吃!她们就敢出去撒钱!日他个先人!她们惨死在银座里头了!”沈锐一怒之下满嘴的重庆话“格老子!老子也不活了!吃鸡腿老子要吃鸡腿!”

    沈锐说话本来就快再加上口音让苏羽是一片茫然。不过最后几句话听懂了立刻劝:“这年头有禽流感……”

    “不遑他!”沈锐走到吧台前面拍信用卡“拿人头马来!拿马爹利来!拿75年的波尔多来!”

    日本棋院的翻译快疯了:中国北方人都听不懂的玩意儿他个日本人更完蛋了。

    不过也只有一个包。唐莉在苏遥和萝德丝的怂恿下咬着牙买了这么个包回来之后就后悔了吓得都不敢拿出来给沈锐看。这时候沈锐虽然也是痛恨这姑娘花钱大手大脚不过既然也就这么一次再看看现在唐莉这个要哭又不敢哭地样子也只能安慰:“没关系钱么赚了就是拿来花的一个包而已要是你喜欢我再给你买一个。”

    “不用了!不用了!”唐莉连连摆手“一个就好了再多也是浪费买普通的就可以了!我用不着这么好的东西。”

    苏羽看着两个人也不避讳就在那打情骂俏也是无可奈何:“走了走了别看了。晚上我请客咱吃寿司去。”

    接下来的两盘棋让沈锐充分地认识到了老曹为什么被称作老曹而依田纪基为什么被称作老虎。老曹的确老了往日那轻灵的燕子也已经倦怠了江湖的捕杀收起羽翼安静的享受晚年。而老虎也的确凶猛。

    事实上依田考虑作为日本队的擂主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至少在比赛中把一向以好血嗜杀而闻名于世的沈锐杀出了一身冷汗。不过他也老了有些经受不了年轻人的冲击了。尽管考虑利用自己的经验把沈锐拖进了官子里却还是被一个误算的大劫害了性命。

    接下来就是李昌镐了。

    当李昌镐坐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摆今天沈锐一目半战胜依田纪基的对局的时候门开了而且是“咣当”一声被推开的。转过头便看到庆功的沈锐在刚飞过来的周鹤洋和黄奕中的连搀带抱下晃晃悠悠走了进来带的扑面一股酒气:“李昌镐!”

    “嗯?”李昌镐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阵势看看黄奕中再看看周鹤洋一脸惊讶连忙过去扶住“怎么了这是?”

    “高了。”周鹤洋声音很低“他眼看着农心欠他的钱越来越多就喝高了。”

    “李昌镐!”沈锐一把拉住李昌镐的袖子“说你跟李宇春什么关系?”

    李昌镐哭笑不得:“我跟他?没关系……对不起是她。我有时候会说错不好意思。”

    “下一盘!”沈锐哆哆嗦嗦抓着李昌镐的手用力的握“你等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