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214章扑杀李昌镐(中)

第214章扑杀李昌镐(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昌镐想笑不过看看沈锐两眼血红的样子也不敢说什么生怕一句话挑逗的这孙子犯了病到时候指不定要吃眼前亏。

    周鹤洋他们倒是很清醒连拉带拽的扯着沈锐出去了。但当临出门之前李昌镐却看到了沈锐回过头来那一闪的目光。

    有点意思了。李昌镐静静地坐在棋盘边突然想笑:现在不管是谁似乎都要来看看我的座位是个什么样子。6年前的常昊是一个周鹤洋也算是一个。3年前的苏羽算是另一个——当然这位另一个已经站在了顶尖的位子上而现在沈锐又来了。

    轮番冲击啊!

    李昌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里面突然有一丝的后悔:要是不在这个位子上恐怕每天所要做的就是吃吃喝喝玩玩睡睡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但既然已经这样子了他姓李的就从没想过要把这位子拱手让出!

    “有本事的棋盘上见。”棋盘前的李昌镐难得的飘出一丝笑容“光耍嘴皮子可是赢不了我!”

    沈锐倒并不是光会耍花招嘴皮子至少坐在棋盘前拿着小扇子眉头微锁西装革履的样子也满是那么回事。当然没有人看得到他攥成拳放在膝盖上的手已经满是汗水了。

    李昌镐似乎很幸运拿到了黑棋。这似乎不是什么好兆头至少让赛前本就紧张的沈锐心里更有些疑神疑鬼:这是不是天要亡我?

    “前三手没下出气势来。”这个时候这个情况这个大决战马虐待春是理所当然的不能错过的。更何况他的弟子是从第三场开始就一直下到最后。自然要好好地来日本观战为众多后辈晚学指点迷津只不过当比赛开始之后马晓春就没有过笑脸“三手棋了竟然……”

    老东西疯了。所有在研究室看棋的人们脑子里都有这么个想法皆侧目。但马晓春现在谁都看不见继续摇头叹气:“一共八手了沈锐竟然连一点要攻出来的意思都没有……”

    八手棋。苏羽看了马虐待春一眼。样极悲悯。

    “他倒不是完全的担心不对。”常昊从对局室跑到研究室又从研究室跑到对局室知道很多内情“沈锐的风格可以说如果不杀出来就一定会被李昌镐吃死!这是一种风格的克制倒也不是马晓春穷极生疯。”

    但马晓春看得到的东西年轻一代里面能够看出来的的确不多。这不是技艺地差距而在于年龄和经验。四十岁的马晓春一眼就能看出来沈锐是个什么算盘:“看意思他打算要和李昌镐比一下基本功了。”他叹了口气“竟然还是大飞守角疯了……”

    围棋跟京剧相声一样也有基本功一说。最基本的就是布局研究。说白了就是定式。沈锐理所当然的学过定式但是作为一个2o岁才靠天赋重新学习围棋的人基本功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和那些从小苦练的人相比的。

    定式这东西变化妙用存乎一心但变化之前总归还是要把定式背熟才能应用。而沈锐就亏在对于定式的基本功不足。

    这是个大问题。沈锐之所以直接上来便是攻击。第一是天性使然但还有一条就是因为实在不善对局。

    这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能练出来地。中盘的混战沈锐完全可以凭自己的算路和敏锐以及百年前的天赋来应对便布局……那上万条定式包括古老地全新的带飞刀的有陷阱的不是学棋两年的沈锐能背得下来的。

    即便不算一些古老定式就是大雪崩或者大斜的一泡定式就够沈锐学习一个月地更何况还有大量的小飞定式、小目高挂定式等等等等一堆玩艺儿学的沈锐是叫苦连天。

    如果说沈锐是为了逃避布局而直接攻杀。也不无道理。

    马晓春很理解他这个徒弟由此也才气的跺脚大骂:“他到底想干什么!?”

    跟李昌镐拼基本功无疑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不过到了第12手白棋出人意料的高夹右下黑挂角子一形成古定式倒垂莲的时候李昌镐却明显有一个停顿的动作。接下来便开始了长考。

    “沈锐这一手。有意思啊?”马晓春突然来精神了“想不到这小子竟然留了这么一手。也真难为他竟然从故纸堆里找出来这么一个东西!”说着说着就开始笑“我倒要看看李昌镐怎么应对。”

    这老东西疯得不轻了。苏羽和周鹤洋就为了马晓春连研究室都不敢出死死看着他生怕出问题。两个人看到马晓春继续装凤雏对看一眼都是连连摇头。摇完了头继续坐在门口眺望着电视摆变化。

    李昌镐的眉头永远不会蹙起来也永远不会为了落后或领先而有任何表情一张死鱼脸卡巴卡巴地眨着眼双手拢在袖子里慢慢的看棋盘。

    而双手拢袖的这个动作也让沈锐三分的瞧不起:还是号称儒家文化的最佳继承者地韩国人竟然这点礼貌都没有真是他妈的番邦蛮夷没规矩……沈锐想着就脱掉了鞋子一边鄙视李昌镐一边在沙上盘起了双腿。

    “这俩人绝了!”古力和孔杰多少也受过礼仪教育实在是忍受不住这种待遇从对局室跑了回来进屋之后就嚷嚷“你说李昌镐没上过学也就罢了可沈锐好歹是个大学生怎么西装革履地却还和陕北大爷似的呢?”

    “少废话。”马晓春扭过头很不满“吵什么吵严肃点没看见这下棋呢么?”

    “李昌镐又窝在那不动换了现在还能怎么研究?”妃杰顺手从怀里命拿出来一本砖头厚的定式大全。翻找一阵之后递给马晓春“就是这个星定式变化就三个我不信李昌镐会想不出来!”

    而事实是李昌镐长考出臭棋了。

    这个定式对于黑棋应该说最不好的局面就是飞出。而李昌镐在上下打量了棋盘15分钟之后不知道出于对什么方面的考虑还是选择了明显会被夹断的这一手。李世石和崔哲翰在研究了很久之后。认定李昌镐出了错误:“也许他认为右边那里会有一些借用来让他进角。但是他地方向不对。”

    这个方向并不是行棋的方向而是思考的方向。很显然李昌镐是因为认定他在右边有一手二路跳的手段而放心的飞但当研究之后。李世石却很清楚的现这一手不成立。而原因就在于右上角上原先李昌镐挂角时候沈锐尖顶之后并不是小飞而是大斜。

    问题就在这里!沈锐是一开始就打算好要在下边出妖蛾子所以看到李昌镐谨慎小心的中飞挂角开局之后。才定下来这么个小计策。而不幸的是李昌镐还就上当了。

    这个定式很古老最近已经很少有人用了而被夹攻方地最好应对就是贴着爬出来大大方方的捞实惠。这样白棋的沈锐并不好处理。但李昌镐不知什么心理却选择了定式中警告避免的飞。

    老曹很无奈:“至少现在看起来。这个上眼前亏是吃定了。”

    何止是眼前亏后面整整3o手李昌镐都抬不起头来!当沈锐看到李昌镐飞出的时候立刻把两条腿放到地上然后恶狠狠一手拍断接着就是一通穷追猛打抓着两枚被断开之后孤立无援却有不能丢弃的黑子追着屁股杀生生的让李昌镐从右下角向中央和右边蜿蜒出来两条孤龙顺着缠绕攻击的方向便起来了两条大模样。

    “就算最后敌人跑了也要捞足便宜。”老聂这时候倒是和马晓春一个脾气都盼着能一榔头砸死李昌镐这个恶梦。

    而古力地话。自然比这两位要更加明显:“就让那冲腾的攻击之火烧遍整个棋盘吧!”

    一刺一挡李昌镐右边立刻被扎成两段。一挖一断中央的大块也还是不活。而随着李昌镐越来越困顿的一步一退沈锐在外面地模样也越来越大。形势自然也是一片大好。

    这不是小好也不是中好也不是大好而是一片大好!现在中央李昌镐被围的奄奄一息即便逃出来也顶多落个两眼苦活。而右边那一块基本上已经是后手活了出来但付出的代价却是一道白色的铁壁莽原。

    中午吃饭的时候所有的韩国人都阴沉着脸。而中国人则喜笑颜开古力和孔杰甚至建议要开一瓶预祝一下。不过老成持生的老聂和马晓春拒绝了这个建议:“还没到那个时候等拿来冠军之后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说起来中国队多少年都没有拿过三国擂台赛地冠军了。不过老聂一直认为这个冠军应该由他聂门一脉拿到的:“要不是苏羽那场病要不是去年常昊败给了依田纪基……”

    “狐狸啊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古力静悄悄地和孔杰碎碎念“常昊周鹤洋还有那个不着调的苏老大哪个没有世界冠军的实力?要我说他老人家就是命而且是个金火命专门克徒弟。”

    老聂克不克徒弟谁也不知道。但马晓春捡了一个奇才倒是真的。现在当沈锐开始最后的决胜局的时候马晓春地心里是真真的乐开花的。

    沈锐这时候却没心情去考虑马晓春的心情好坏正面对着午饭思考李昌镐的中央大块强杀地话恐怕会很难;介如果不杀……。

    他现在有些犹豫要不要杀到底因为现在他的模样已经极厚即便放李昌镐在中央活出来也不会对局面有太大的影响。而且在处理的时候总归还是要比杀到底简单得多。

    实在不行就放他龟儿子一条生路。沈锐对于能不能杀穿李昌镐并没有完全的把握干脆回头围大场。这也导致了下午在进行了12手之后他终于放弃了对中央黑棋的围杀脱先出来加强自身补厚棋形。

    “看起来沈锐还是很冷静的。”对新科世界冠军和石佛的战斗韩国的媒体也是极为关注购买了版权网站进行了现场直播。而作为解说员的芮乃伟对沈锐的表现大加赞赏“棋手最关键的就是冷静如果他非要强行杀到底的话恐怕会吃弹。”不过话风一转她又开始表示担心“这个时候是不是放手的太早了一点?个人感觉如果在外面多打几下再收恐怕李昌镐就彻底不能翻盘了。现在让我们看看日本棋院里的现场研究结果”她停了一会儿有些迟疑不知道应该是难过还是兴奋“前方研究室认为沈锐脱先过早了……”

    李昌镐一开始似乎也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老老实实的在里面补了一手棋。不过当沈锐再落子收大空的时候却看到了这一点。

    早了!脑子猛地回到中央的沈锐突然反应到了这一点中央余味太多了!

    的确比较多了。李昌镐的手法很简单就是从上边跳出来问沈锐的应手。但这个试应手却让沈锐不得不开始了今天的第一次长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