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215章扑杀李昌镐(下)

第215章扑杀李昌镐(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一手很讨厌。不是一般的讨厌而是极讨厌。--古龙。

    沈锐现在23岁多少也参加了上百场比赛也和天下大大小小的高手们都放过对也和苏羽常昊这样国内顶尖的高手过过招也和萝德丝羽根直树张栩这样的国际友人碰过脸但包括和苏羽那个春兰杯三番棋他也从来都没这么为难过。

    只是因为对面的那个人叫李昌镐。“这一手的歹毒之处在于让人完全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而看一看再算一算却又显得很玄机。”常昊似乎忘了正在和李昌镐放对的是个同胞反而赞叹不已“一手攻四方但攻又不攻不攻而攻妙果然妙!”

    听见外人如此赞叹李世石自然也是连连点头:“对对对我最佩服的就是这个!”看着棋盘摇头晃脑那叫一个感慨万分“我也就差这点东西了。要是我能下出这棋来……”冷不丁古力随风飘过来一句话“那你也不是李世石就是李昌镐了。”

    不过这一手的狠古力也是看得出来的所以一个人也是紧锁眉头:“试应手可现在怎么应?”

    沈锐在抓头拼了死命的在挠头:如果远远的飞兜过去黑棋一长自己还是无应手;如果贴在边上那李昌镐一扳就必须扭断不然让人虎上整个中腹自己就要崩溃但如果扭断的话中间黑棋的味道又实在是……

    “要不然换个地方试试?”苏羽从来都不是硬碰硬的人立刻找歪辙。“中央大龙说到底现在还没活补一手下来也只能说是安全性高了几个百分点如果在外面借借势虽然占不到大便宜。但第一能稳定局面第二敲打敲打中央抵消一下那些乱七八糟地味道……沈锐这是要干什么!?”滔滔不绝的苏羽突然从椅子上直起身体死死的看着电视画面“他这手直挂是什么意思?”

    沈锐仿佛雕塑一样身体正正的坐在沙上眼睛同样死死盯着对面地李昌镐。手指无意义的敲打着自己的腿。

    李昌镐的眼睛里面却有一种很异样的光芒。这种光芒沈锐曾经见过:那次春兰杯上当李昌镐站在萝德丝身后的时候眼睛里面就是这种光。

    “看起来这个世界的平衡要被打破了。”常昊和孔杰这时候正站在沈锐的身后也看到了那一着有若实质的光芒“两极之后。就是四强争锋了。”

    孔杰微微愣了一下:“四个?”

    “四个。”常昊慢慢的数“两极。还是站在世界的顶峰。但现在沈匀已经是猛虎出柙无人能治了。李昌镐地王座因为苏羽的出现而岌岌可危而现在沈锐地冲击已经让他头顶上那几枚最明亮的钻石失去了颜色。”常昊把声音放得更低“更可怕的是那个萝德丝。”

    “啊嚏!”萝德丝一个喷嚏出来震地研究室一通摇晃揉揉鼻子还下意识的说了一句:“Thankyou。”

    吴清源大师立刻脸色大变一连声催促着王立诚和山下敬吾拿过去几件衣服看着萝德丝穿上脸色才算是变回来。

    “萝德丝?”孔杰对于两极的存在是知道的。现在沈锐拿到了春兰杯冠军也是心服口服。但对于上届富士通冠军小姑娘萝德丝却有一种男对女天然的看不上“就是被苏羽杀得眼看要哭鼻子的那个小姑娘?”

    常昊突然觉得灯光有些暗下意识地抬了下头却看到本坐在研究室的苏羽已经站在了身边。挪了挪位置。他低声说:“我有一种感觉也许你不相信但总有一天那四个人将会把围棋变成四**棋。”

    萝德丝的手指很细长修美。作为一个棋手来讲就是拥有一双天生的“棋手”。她慢慢的从棋盒子中拈出一椸棋子指向了棋盘。

    “萝德丝还是一个孩子。”苏羽地耳朵很好扭过头来看着常昊和妃杰很认真地说“但是却是一个身怀万贯家财的孩子。”他用眼睛部两位懂不懂见两个人一起摇头便继续说“一个孩子他不会花钱。但总有一天会长大而当他长大了知道怎么花钱的时候就没有人能拦住他挥霍了。”他又拿眼睛看那两位“明白了?”

    两位似懂非懂不过还是一个劲的点头:人家话都说到这地步上了还不懂岂不成了对那个什么弹琴了?再说棋手都是聪明人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都讲究一个一点就透。所以两位连本书转载连的点头:“明白明白明白!”不过等苏羽继续看棋的时候两位扭头嘀咕:“啥意思?”

    萝德丝的手指点在一个地方低声地用瑞典语叽里咕噜的和自己说着些什么。不过围棋不需要语言吴清源探着头看两眼之后赞许的退回身继续喝茶。

    这个动作让兄弟们姐妹们都有些心痒难熬一个个伸着脖子看但在棋盘上却只看到了一枚白子落在中间一个不当不正的位子一个很前不搭村后不着店的很莫名的地方。

    但是吴大师已经表示了赞同那么就一定有他们没看到的地方。人们抻着脖子天麻琢磨了半天又回去在自己面前的棋盘上开始摆。

    棋盘边上眼看着沈锐长考之后苏羽拉了拉常昊:“看懂了么?”

    有的时候差距是存在的也是被人承认的。但如果当面被人问:你懂不懂?……那就不异于一个自己的手张开了放在腮帮子上面等着打自己一个大嘴巴。

    只要一句不明白出来就是响亮亮的大嘴巴。常昊没看出来孔杰也没看出来但两个人面对中国之王却犯了毛病。拉不下脸来只能连连点头。苏羽乐了:“两位哥哥多指教兄弟没看懂。能不能讲讲?”

    得。俩人傻眼了。回头晚上吃饭时候常昊就在那和张璇感慨:“要不然人家世界冠军天下无双呢就冲这份舍得脸问的劲头。全棋院99%的人就不如他。”

    苏羽脸上还真看不出来有什么时候取笑地意思扭过头跑进研究室就问:“谁看懂了?”

    结果一帮人都说看懂了。苏羽又问:“我没看懂……”接下来没人答茬了。

    “过来。”萝德丝从跳大神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向他招招手“我给你讲。”

    这一手就是捣乱。李昌镐看得很清楚。也完全睥算了出来。但他并没有把那种穿心肝脾肺肾的激动拿出来反而有些疑惑:好歹是个世界冠军怎么会……?

    应该是有阴谋。李昌镐是从棋盘上地各种阴谋堆里滚出来的号称天下第一骗能给河南人民作教练的苏老师都骗不动他沈锐这种嫩人的小花样在他眼里基本上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而且骗术大全这种东西李昌镐自己也写过一本只是因为遣词造句实在是连自己都看不过眼才学曹操付之一炬。不过从苏羽那锻炼出来地反骗能力倒真是一顶一只不过李昌镐下棋下了二十几年了。还真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下法。

    说他骗吧也不是。苏羽那才叫真正的骗棋玩的都是阳谋等你乐不得的进了套之后三十步就把你变成雪崩下的冰雕。说他狠吧也算不上。牛犊帮的崔毒蛇下棋那才叫一个狠辣李昌镐甚至下决定5o岁心脏衰退以后就决不跟他下棋。说他稳健吧这一手飘飘忽忽也没个根基要换成常昊这一手绝对不会过自己大模样5线而且还要慎重又慎重检查又检查。

    当然从上面的分析看来。李昌镐杀熟的确很有一套面对不熟的难免也就会手忙脚乱。

    偏偏沈锐还和他不熟俩人基本上就没怎么下过棋。李昌镐想从心理上分析一下沈锐到底怎么想地却没地方下手。

    “心理问题。”王立诚叹了口气不过继续解释。“李昌镐总是想以不变应万变但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所以在这种心理的驱动下李昌镐犹豫了很久老老实实的回手。

    “这是一种天性就好像乌龟天生会缩头一样。”萝德丝这话很恶毒基本上每个韩国人都转过头来怒目而视。不过看在外交纷争这四个字上男士们没搭理她。

    不过萝德丝还没完没了继续冷嘲热讽:“上次和苏羽……”吴清源拍了拍萝德丝的肩膀咳嗽一声:“小萝给我倒杯水去。”

    磨磨蹭蹭的公主去了吴清源转过头来看李世石:“你有什么意见?”

    “的确是保守了不怪萝德丝说这些。”李世石叹了口气“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李昌镐在天上混得时候太长了结果已经不敢再像过去那样子拼了。”他把几枚棋子摆在棋盘上“如果这盘棋李昌镐输了那么这个缓手就是绝对的败招!”

    沈锐反倒不着急了。

    他的时候有地是上午的比赛中李昌镐的长考花费了太多的时间而下午沈锐的那个长考却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因此在3个小时保留时间里沈锐还剩下一个多小时。而这时候李昌镐却快没时间了。

    所以一定要稳重一定要算清楚。沈锐慢慢地告诫自己低下头计算着攻击的手段。

    “我有一个问题。”唐莉地声音很小小的身旁的周鹤洋要转过头来不得不再问:“你说什么?”

    “我有一个小问题。”唐莉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怯怯的看着周鹤洋低声说“我想在棋盘上沈锐有个好手段。”

    周鹤洋有些哭笑不得:“你想说什么你就说有好的想法就说出来以前你可不是这么吞吞吐吐的。”

    唐莉看了一眼身边被引过来的几位大爷慢伸玉指落子于棋盘:“我想。如果在这里尖应该会有用。”接着脸就涨红了“我觉得很好但后面怎么连续。我就想不出来了。”

    尖?九段们看着这手棋一片沉默。

    过了一会儿崔哲翰地声音突然乍起:“沈锐尖了!左下12、6路尖了!”

    有什么用呢?疑惑的九段们开始飞快地在棋盘上摆着各种不同的变化但去很难找到沈锐的思路。李世石立刻抬头:“苏羽呢?”

    苏羽这时候正站在沈锐的身后。双手抱在胸前苦苦计算着什么。

    “萝德丝?”找不到苏羽的情况下羽根直树立刻想到了欧洲的世界冠军转过头找小姑娘“公主殿下呢?”

    说的也是。冷不丁这么一问吴清源也奇怪了:“我让他去帮我倒杯水怎么这半天还不回来?”

    萝德丝这时候正站在李昌镐地身后双手抱在胸前端着水杯同样在苦苦的思考着什么。

    “那么大师。”最近的世界冠军们都出去了大竹英雄立刻毕恭毕敬的问讯。“您看……?”

    “我看不出来。”吴清源连连摇头“这些东西不是我看得出来的。你们这些年轻人看不出来的东西难道还要我这个才头子来看么?”

    这话说得。我们要是看得出来干嘛还问您。大竹倒是完全没有不高兴的样子立刻就退了出来继续看棋。

    但事实是谁也不知道沈锐这步棋地后续到底还有什么东西一群人凑在一起嘀咕了半天还是决定等下看看。

    而李昌镐却没有足够时间思考了。刚才就说了。他上午用地时间太多导致下午没剩下多少时间。而当他现在需要再次长考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读秒的声音。

    坏了!李昌镐猛地抬起头看了一眼计时钟立刻又低下头看棋盘。

    “1o9……”当小棋手用不算标准的朝鲜语数到最后的时候。李昌镐才在最后一秒落下棋子跨靠。

    “这盘棋应该说最近的8手全都是精华。”李世石捻着棋子一字一顿“只是到现在我还看不出来沈锐那手棋到底有什么用意。”

    如果说要是继续杀中央黑龙那么距离太远到底能帮上什么忙谁也看不出来;如果说要大圈中腹实地那也应该是小飞出去而不是这么抠抠索索的小家子气。随着沈锐扎进左边让张栩不由得有了一个想法:“如果他要出动左边呢?”但很快他自己又把自己否掉了“那地方出不来东西。”

    反正这一段的攻守相当精彩在座的棋手们对于两位地表现也有一种想鼓掌赞叹的冲动。只不过对局还在继续他们还需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能知道是沈锐创造神话还是李铁闸继续他的不败。

    “等着吧沈锐那小子总归会把瓦打开。”马晓春比上午冷静了很多至少可以坐下来分析对局而不是咒骂李昌镐了“三五手之后也许就有答案了。”

    而就在马晓春说这句话的时候苏羽却愣在了那里:鬼手?

    李昌镐似乎在呆直到读到“1”的时候才像是醒过来一样连忙落子。

    “扳。”马晓春在咂么滋味“沈锐刚才扎了一手应该是为了稳定住左边地模样……他稳定模样干什么?”他的思维方式又开始和别人不一样“难道李昌镐打算掏左边么?”

    李昌镐没打算掏左边因为当沈锐连扳过去之后他就收了手转身补在左下防断免得被沈锐那手尖捅过来。

    站在李昌镐身后的萝德丝突然捂住了嘴:沈锐他想干什么!?

    比赛进行到这里沈锐似乎觉得前期的铺垫已经足够了又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棋盘之后慢慢的伸手然后飞快地把棋子拍在棋盘上刺中央黑龙虎口。

    “这有什么意义么?”李世石并不觉得这里有什么问题“这么大的一条龙刚才又已经补了一手无论如何也……啊?”他猛然张大嘴呆呆的看着棋盘“!”

    这是一个小阴谋。虽然比不上苏羽那种阳谋家玩的高深但不管黑套白套能把李昌镐套在里面的就是好套子。现在李昌镐虽然也觉了一些东西但大致上的方向已经计算完整只要让李昌镐向下走……沈锐有些惊讶的看着李昌镐似乎是不管不顾的关冲上边愣住了:他支那里干什么?

    “李昌镐似乎识破了。”苏羽回到研究室15分钟了但除了低头摆棋之外跟兄弟们就没有沟通。而在李世石崔哲翰周穴洋三催四请之后才终于开了口。但一句话之后又开始修闭口禅。

    一帮人等了半天却只听到这么一句自然不满。但苏羽在棋盘上摆的飞快别人也不好打扰只能在一边旁观学习。却又可恨这孙子玩儿跳跃思维一手一手哪也不挨着哪儿三五手一收谁也不明白。

    萝德丝回来的时候却是跳着舞进来的。这个行为让古力一喜:“有什么想法给大家说说?”

    偏偏小丫头的大小姐脾气上来一翻白眼来一句:“我就不告诉你”然后便躲到一边偷笑但看看李昌镐刚落下的关又愣住了。

    “这帮人脑子都有毛病。”萝德丝笑得古力心慌但抓耳挠腮却就是搔不到痒处心里面那份难受自然又引出来一番痛骂。

    沈锐皱着眉思考该如何处理这个关。这个计划外的东西让他猛然间还真的有些手忙脚乱。为了休息一下脑子他站起身跑到一边的饮水机那里倒了一杯水慢慢的品着。

    这时候他的脑子里突然有一俱念头:李昌镐是不是在咋呼人呢?

    “这倒有可能。”苏羽的金口终于又算是开了腔一句话就让整个场面安静下来“李昌镐就是想让沈锐替他做个眼。”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笑了起来“只要沈锐上了当冲断那么李昌镐中央的大龙也就活了出来。接下来靠着大龙身上的味道黑棋四面出击虽然没有大便宜但四面搜刮好歹也能混到官子。”

    因此沈锐没有冲断而是先刺了一下接着才是那卡断的一挖。

    李昌镐的脸色更加白了。

    “这手虽然绝妙但黑龙中间还是有眼位的。”萝德丝杀棋并不是专长但好歹也能算出来死活“这样下去不是一样么?”

    苏羽笑了起来:“不要怀疑继续看下去。”李昌镐再冲再飞再跳……而等他终于在中央造出来萝德丝以及其他九段们眼中的第二个眼位的时候空气中却飘来了一声刀响:沈锐没有按照研究室的意见本手在外面倒虎而是一头扎进了黑棋的中央。

    “看明白了么?刚才那个尖的鬼手?”苏羽笑了起来“就是为了这里的扑杀李昌镐上面飞的那枚子被吃之后他这条大龙是打死也做不出第二个眼位的。所以”他看看脸色通红忽又变得雪白的马晓春“李昌镐29个子一个不剩死于非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