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218章以逸待劳(一)

第218章以逸待劳(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萝德丝走后没几天又到了围甲联赛的比赛日。这周是中国围棋甲级联赛2oo1年度的倒数第六轮比赛重庆队的对手是去年才从乙联赛中脱颖而出的平顶山煤矿队。

    虽然沈锐最近几次连战连败但重庆建设摩托队的领队杨一还是比较信任他的经过考虑决定还是让他作为主力选手出赛。不过出于对沈锐状态的担忧位置由第一台调到了第四台。

    这一决定并没有让一向自负的沈锐感到难过几天来对黄龙十九变的研究正在关键阶段在还没有完全掌握之前能在比较弱小的对手面前试验对整个棋艺的提高应该只有好处。

    平顶山煤矿队是一只成立很久的老牌围棋队了不过因为资金和地域的原因该队的实力一直比较弱长期在甲级和乙级之间上下沉浮不怎么为强队所重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杨一才敢让沈锐继续上场去试试身手最后两轮重庆的对手都不弱现在只领先上海一分如果沈锐状态能及时恢复无疑为两连冠的实现上了一道保险。

    “沈锐这次有信心吗?”赛前杨一专门将沈锐叫到了房间里。

    “当然有“当然嗜杨院怎么说我也是世界冠军中国队这次擂台赛夺冠的最大功臣啊。你看平顶山他们的人员配置有谁能够抵挡我吗?”沈锐依然是那么自信满满其实他自己心里清楚。现在的情况还真不好说要是一个不留神真栽在一个普通四五段手里也不是不可能。多说点大话来稳住自己地心罢了。

    杨一虽然是个老狐狸但哪里知道沈锐心里的这些小九九。不过就算知道了估计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正如沈锐所说就平顶山的人员配置还真不足以撼动兵强马壮的重庆队。中国的三个职业选手的段位加起来才周鹤洋一个人那么多唯一请地外援又是又是韩国国内刚出道不久的一个叫朴永训地小毛孩。这样的队伍跑到重庆的主场作战不就是送分来了吗?

    其他三个职业选手就不说了要是沈锐碰到朴永训。对他状态的恢复也有好处。杨一心里已经开始盘算最后两轮地排兵布阵。

    世界上的事情就有这么巧这个小毛孩还真就让沈锐给碰上了。

    朴永训?赛前沈锐看着对手的名字牌呆。这些韩国人还真够可以的。连朴都可以作为姓氏呵呵他突然想起了最近在网上流行地关于一个姓朴的教授的笑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在干什么?沈锐突然的动作。让朴永训很是吃惊。不过多年来学棋养成的良好习惯还是让他恭敬的拿起了棋子让沈锐猜先。

    朴永训执黑比赛正式开始。

    因为下下周重庆队还有最后一场主场比赛作为领队的杨一整个上午几乎都在张罗最后一场比赛后的庆祝大会没有来得及关注比赛的进程。

    当他中午好不容易将事情都落实请楚走近饭厅地时候突然现怎么气氛有点不对呢?

    “鹤洋。你这是怎么了?”见连老成持重的周鹤洋脸色都有点不好杨一忙将他拉到了旁边大江大浪都过来了现在可不要在阴沟里翻船啊!

    “杨队我们今天上午的情况都不是很好。”周鹤洋诚实稳重。说出来的话还是比较客观的。“我和冼河地局势稍稍落后还有希望翻盘可是古力今天因为追杀对方的一条大龙过于急躁已经输掉了比赛而沈锐……”

    “沈锐也输了?”一听鹤洋冼河落后古力输棋杨一的心已经沉下去了要是沈锐再来个中盘落败那可这真就悬了搞不好一分不得也是有可能的。

    “沈锐输倒没有输可是中午封盘的时候我帮他点了一下已经落后二十目了。”

    “二十目?”杨一只觉得眼前一黑几乎要气晕过去他的对手可只是韩国的一个刚进入职业队伍不久的小孩作为春兰杯的得主这下的可是什么棋!

    因为还要接着比赛杨一黑着脸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下午一开赛他就一屁股坐进了观战室沈锐啊沈锐这盘棋要是你真拿不下来最后两轮也不要想上场了。杨一恨恨的想。

    和杨一紧张的心情不同现在的沈锐还是比较放松的。虽然盘面落后二十目但这又有什么好担心?自己擅长的中盘战斗还没有开始呢也不知道最近刚研究出来的“以逸待劳”有没有用。

    沈锐中午吃过饭就匆匆回自己的寝室小睡了一会还没有收到古力落败其他两人落后的消息因此并没有影响到对局的情绪。照他看就算自己输了还有鹤洋古力他们坐镇平顶山煤矿队也掀不起什么大浪来。

    心理上依赖别人本身来说走不对的。可是世界上的事情总是这样具有两面性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心态反而让还没完全掌握“以逸待劳”的沈锐挥出了自己的水平来。

    ※※※

    白棋扳黑棋也扳白棋连扳。典型的沈锐式风格。

    看到这里杨一多少松了一口气。不是局势有所好转而是白棋的气势已经慢慢上来了。

    旁观者清但当局的人也不一定迷。

    作为韩国围棋继李世石的新秀朴永训也有着过人的实力只是暂时还不为人所知而已。

    黑棋悍然的断了上去如同一柄钢刀恰好放到了白棋的要害上。

    “小朴还真敢动手啊!”今天韩国国内没有什么重要的比赛研讨室里居然坐满了人最中间正对这电脑屏幕的正是公认的世界第一人李昌镐以及杀力惊人的李世石。

    “现在再不动手让沈锐的气势起来就晚了”李昌镐的面色依然平静“而且我看永训他应该已经想好了后半盘的方向。”

    如同李昌镐所讲的朴永训他真想好了吗?是的想好了。

    沈锐在三国擂台赛上一骑绝尘而去的表现深深的震动了韩国围棋界。现在的他早已经成了韩国职业棋手们最重视的研究对象。

    因为知道朴永训这次来中国比赛可能会遇上沈锐走前李昌镐还专门和他长谈了一次令这个在韩国少年中号称“少年李昌镐”的新秀获益非浅。那次的谈话内容主要就是六个字:高筑墙缓称王。利用厚势作为基础在官子阶段翻盘。

    而现在这个断表面上要在中盘搏杀上作文章其实还是围绕着一个字:厚!

    是的黑棋确实是太厚了厚得面对朴永训这招断一向凶狠的沈锐居然都不敢马上反击。当然他也不想反击。因为现在沈锐并不知道其他台次的胜负赢棋还不是他最主要的目的。

    最主要的目的是:以逸待劳!

    白棋一反常态的接不但令朴永训觉得奇怪连所有在千里之外观战的韩国棋手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已经落后了这么多如今乱战搏斗尚有翻盘的机会一味退让只能是死路一条。连普通职业棋手都不会这样下何况是以中盘而闻名的沈锐呢?

    难道他想尝试另外的方法?想到这里李昌镐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虽说这次在擂台赛中败在了沈锐手下但李昌镐心里还是并没有完全就沈锐当作同苏羽一样等级的对手。在他的眼里沈锐再怎么强悍对围棋的理解上依然和顶尖高手有一段距离。刚烈的棋风可以一时但不能持久。一旦状态下滑将注定退出一流的行列。

    当年在国际赛场上横刀立马、笑傲江湖的刘昌赫如今在国内都点举步维艰就是一个明证。

    而现在以杀闻名的沈锐开始转变棋风反而让李昌镐心里开始隐隐担忧起来。

    奇怪归奇怪面对着伸了一下腿马上又缩回去了的白棋朴永训是不会放手的。黑棋先扳后长将那颗断上去的孤单黑子拉了出来反而在上方形成了一道厚势。

    他们两人到底谁是沈锐啊!见着对局如此的进行杨一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突然觉得有点滑稽。如果这轮比赛自己这方一分未得而上海又全取两分的话辛辛苦苦策划了一个上午的庆功会可就真的成了围棋界的一道笑柄了。

    作为重庆队的领队杨一对这盘棋的进展虽然没有完全失望但起码已经不在有多大的信心了。可是另外一个可以说和沈锐毫无关系的老人看到白棋又缩了回去反而笑了起来。

    “杀而不杀先攻后退。”吴清源对着电脑自言自语:“短短一个月想不到他对杀棋的理解、对全局的掌控又提高了当真是后生可畏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