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224章华山论棋(五)

第224章华山论棋(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昌镐最强的是官子无须置疑。

    但这并不代表他其他的地方就不强。

    就好比中国的常昊一样他的棋一向很温和不过真到了需要杀伐决断的时候古力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今天这位世界第一人真的彻底的不可抑制的被近藤光激怒了。

    “看来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虽然被李昌镐与近藤光的棋局所吸引但老马还是抽空过去看了一下苏羽与沈锐的棋谱“我现在都开始怀疑今天是不是传棋谱的人把对局双方弄错了沈锐变成了老好人李昌镐倒被激成了屠夫。”

    “正常正常。”吴清源笑着说“年轻人总要有点新的思维方式这样围棋才能展。”他意味深长地朝边上坐着的萝德丝笑了一笑“不过我看沈锐今天是故意而李昌镐则完全是被近藤光所逼迫的。他如果再不反击恐怕这盘棋不到官子就会结束了。”

    “是要反击一下。”虽然在公开场合聂卫平多次表示不太欣赏李昌镐但今天看到他被年纪更小的近藤光用无理手段逼迫还是有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现在的小孩真是越来越不像话动不动就搅局围棋有这么下的吗?”

    吴清源没有接口马晓春却坏笑着说了一句:“这几年来韩国年轻棋手用无理手段将日本围棋彻底打焉今天看来他们的第一人是还债来了。”

    ※※※

    “想试试我的腕力那就来吧。”黑棋重重地落到了棋盘上扭断了白棋的联络。

    “石头你说李哥的对杀到底怎么样?”韩国棋院的小辈朴永训小声地问道李昌镐一直都是他敬仰的对象。

    “比我当然还是差上那么一点了也算是世界第二吧。”李世石左右张望了一下现并没有年老的棋手在于是悠然自得地点起了一支香烟小声地说道。

    “石头哥你对杀是世界第一李哥是第二那沈锐算第几?”旁边的崔哲翰突然把头伸了过来。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李世石恨恨地瞪了小崔一眼突然又想起了唐莉心情顿时大坏起身道:“我去外面抽根烟一会棋局有结果再来叫我。”

    “你也真是的把石头气走了谁来给我们讲解他们的对杀。”朴永训指着电脑没好气地说道。

    “我来吧。”崔哲翰的本意只是开个玩笑当下也有点后悔无奈只好坐上了电脑前的位置。

    其实这盘棋的中盘并不复杂几乎不需要解说一般的职业棋手都能看懂只不过能不能下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黑棋和白棋几乎每一次落子都能在韩国棋院的研究室里引一阵惊叹声大多数棋手心里都会产生一样的的念头:“这棋看上去很简单为什么开始我就想不到呢?”

    李昌镐越下越是心惊虽然常常用官子置敌但对于棋盘上刺刀见红的杀戮他并不陌生。近几年来韩国的围棋新秀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几乎每一个年轻棋手都把李昌镐当成了载的对象。面对如此来势汹汹的年轻韩流石佛依然在国内霸占着几乎所有的头衔除了李世石能偶尔得手以外其他人根本没有机会。而放眼整个世界也只有苏羽和沈锐能对他的统治地位构成威胁。

    想不到今天竟然被一个日本年轻棋手逼到了只能挨打不能还手的地步。在思考的空暇中李昌镐甚至有了一种错觉对面坐着的人好像就是沈锐一个更加成熟更加可怕的加强版沈锐。

    “也真够难为他了。”萝德丝虽然记挂着沈锐与苏羽之间的胜负但依然被这盘棋局的进程拖住了后腿。李昌镐虽然处于守势但棋形不乱每一招依然有板有眼如同巨浪中的一叶小舟虽然颠簸终究没有覆没。

    要是我对上这个近藤光能支持这么久吗?想起自己老师吴清源对这个日本少年的评价萝德丝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近藤光这小子还真够厉害的。”沉迷在这两人的对局不知多久萝德丝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她回过头一看来的不就是沈锐吗?

    沈锐身后是垂头丧气的苏羽对局的胜负完全可以从两人的表情看出来。萝德丝轻声地问道:“刚才我看你还处于守势怎么这么快比赛就结束了?”

    沈锐笑了笑:“等会你自己去看看我们棋谱就知道了。”这时的他看见眼前电脑屏幕上的棋谱就如同好酒的人现茅台一样马上扑了上去。而同一时刻萝德丝现原本低着头的苏羽也开始两眼放光他的动作和沈锐几乎一模一样。

    白棋点严厉的一手。

    在李昌镐皱着眉头思索的同时两个刚刚结束战斗的对手也在激烈讨论着。

    “我看这小子有你的味道啊。”苏羽已经从刚才输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完全进入了角色。

    “他有我下得好么?我看比我差远了。”沈锐说的是实话一点都没有吹牛的成分。点着实很老辣不过沈锐相信这棋绝对不是近藤光这小孩能下出的实际的操作者另有其人一定是那个名叫藤原佐为的日本老鬼。

    “没你好?”苏羽的启蒙老师南斗因为在天庭和黄龙士争夺“棋神”的位置好几年都没有下凡过所以他对近藤光身后的那位是一无所知。就棋论棋而言他对沈锐的狂妄很反感:“小沈不要以为你赢了我就天下无敌希望到时候真和这位近藤光下的时候你不要丢我们中国人的脸。”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从小在嘴上沈锐就不肯示弱当下毫不客气地回敬道不过他心里还是打起了小九九“真要到了对局的时候我要不要警告一下近藤光不让他身后的人插手我们的对局呢?”

    两个徒弟在这里打开了嘴仗马晓春和聂卫平居然不闻不问这在平时简直是不可能生的事情但是现在居然就生了。原因很简单棋盘上的对局显然更能吸引他们的注意。

    面对白棋的这一点一般的下法是接上。可是从其他地方的子力分布来看接上之后黑棋的亏是吃定了。李昌镐显然不愿意就此屈服黑棋在考虑五分钟之后选择了从左面立打的是围魏救赵的主意。

    “好棋。”马晓春击节称赞。虽然很多年以前被李昌镐从世界第一的位置上拉下来但是对他的棋艺还是很佩服。

    不过还没等马晓春向沈锐等晚辈解说一下这步立的妙处白棋就走出了让他瞠目结舌的一招断!

    “这这是什么围棋?”马晓春用征询的目光看着聂卫平后者也是一副茫然的样子。白棋的走法很有脱离主战场之嫌但左看右看又觉得很有味道。

    涉及到有关对杀的计算马晓春一般都不会自己动手他招呼道:“沈锐过来把这个局部帮我们摆一下。”

    “好呢。”沈锐答应得飞快马晓春的脾气他可是知道的一个不好就是几百道死活题况且他自己也很想把这个断的作用了解清楚。不过这一摆几个人才觉得心惊原来白棋的目标竟然还隐约瞄着黑棋中间的大龙。

    “这也太玄了吧。”众人心中都有这样的感觉只有吴清源一人还是那么乐呵呵的微笑着。

    这个玄机李昌镐也注意到了所以他长考了将近2o分钟。黑棋在一系列交换后还是选择了将刚才没有接的棋接上妥协地放弃了被白棋断掉的一子。

    “当弃则弃不愧为称霸世界棋坛十年的石佛。”沈锐心里感叹着。不过能把石佛逼到这样地步的人该是多么可怕的对手啊?

    要是我梦里的师父黄老鬼没有上天就好了有他的指导再不济也能下成个平手。如今让我自己面对那个什么藤原佐为几年对几百年不是明显吃亏吗?不公平啊不公平!沈锐边想边摇起头来。

    “怎么你对这手棋有不同看法?”萝德丝好奇地问道在她看来李昌镐退让的一步已经是现在局势下最好的一招了。

    “没有没有。”沈锐继续摇着头。开玩笑要是把自己刚才真正的想法说出来不被送进青山精神病院才怪呢?我可没有那么傻。

    既然没有人因为知道真相而提出抗议那么可怜的李昌镐就只能自己继续面对一个有着几百年对局经验的围棋高手了。只见黑棋步步为营每一步都是最强手可是局势还是无可避免地走向了白棋优势的局面。

    “难啊难。”许久没有说话的吴清源终于开了金口。虽然只有三个字但引得周围五个人的眼光都在同一时间对准了他。

    “师父你的意思是说这盘棋李昌镐很难了吗?”萝德丝问道。

    “不是”吴清源摇了摇头看着面前的苏羽、沈锐和萝德丝“我是说你们三人很难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