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227章华山论棋(八)

第227章华山论棋(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哪里有什么神之一手?”黄龙士慢慢的将白棋放在棋盘上“这小日本纯粹是无知。一步妙着可以赢一盘棋但能根本提高棋艺的还是境界上的修为。”

    “就是。”坐在他对面的南斗老神仙点头称是“我成神都好多年了那岂不是每下一步棋都能叫做神之一手?干脆等他魂魄上天的时候我把他拉过来让他好好看个过瘾就是。”

    “话是这么说。”黄龙士眼看这盘棋又要赢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那个日本鬼的水平不比你差真要拉过来把你赢了看你的老脸往哪里放。”

    “不可能!”南斗朝黄龙士做了一个鄙视的动作“我知道你上次没有赢他才故意这样说的。明天他和我家苏羽不是有场比赛吗?看吧我的徒弟就能帮你报仇。”

    镜头转……

    应氏杯第三轮如期进行。今天沈锐轮空苏羽对近藤光萝德丝对李昌镐。

    连续三天不停止的对局对棋手的生理和心理都是一种考验再加上又连输了两盘李昌镐看上去很是疲乏落子极慢而萝德丝好像也没有从昨天的比赛中回过味来整个上午他们两人只下了不到5o手。反观苏羽和近藤光一个刚刚休息了一天精力充沛;另一个连胜两场士气正旺都是落子如飞上午封盘的时候棋盘上已经是密密麻麻一片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老聂偷偷的拿出了一瓶五星的浏阳河。在华山上好几天了酒瘾实在是忍得难受。当然。和马晓春同在一个桌子上不好独享。也给他倒了一杯。

    “老聂啊我们身为前辈要给他们做出表率啊!”马晓春看着坐在一张桌子上流口水地古力。严肃的说道。

    当他看见聂卫平脸色开始红准备将自己面前地一杯酒收回去的时候。马上换了一副表情:“不过华山上确实也太冷了我们老同志喝点白酒可以暖身到也是不错地。”说罢一饮而尽。

    也许是触景生情喝完了一杯后马晓春突然想起了自己那个很喜欢喝酒的徒弟向古力问道:“对了今天怎么没看见沈锐?”

    古力暧昧地一笑:“今天早上我看见唐莉悄悄的上山来了。”

    女朋友来看望自己比赛。在通常情况下都是一件美事。

    但通常不代表绝对。起码现在的沈锐就没觉得有多么的美妙。

    “听说前天晚上你和萝德丝在房间里单独呆了两个小时是不是?”唐莉眉眼间带着笑意可是沈锐却分明感到一股寒流。

    “我们就是在一起研究了一下围棋。”沈锐边说心里边却泛起了嘀咕难道这次又是被古力这小子给出卖了?

    “真的只是研究一下围棋?”唐莉一下就站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不会是旧情复燃了吧?”

    “我和她哪里有什么旧情?莉莉你就不要多心了。”虽然确实没和萝德丝之间生什么沈锐的口气还是硬不起来。萝德丝对自己有好感那是人所共知的不然她也不会在与近藤光将要比赛的前夜和自己来研究李昌镐地棋路。而自己心里确实也对她有那么若有若无地感觉要是没有唐莉在两人真能好上那到也说不定。

    “沈锐其实你不要怪我多心。”唐莉的口气也软了下来“那个萝德丝对你有好感我一直都知道。她是瑞典公主人漂亮棋也下得好换了谁也不放心啊。”

    “莉莉”沈锐一听多少有点感动“你放心我的心里只有你!”

    “那你就要证明给我看。”这是恋人间常用的撒娇类语言。

    “怎么证明?”沈锐一时有点迷糊。

    “明天你不是要和她比赛吗?起码要杀掉她的一条大龙!”

    “莉莉你搞错没有啊?萝德丝的水平不在我之下能赢都不错了还必须要杀大龙?”沈锐瞠目结舌差点一屁股坐在宾馆地地毯上女人一旦吃起醋来所提的要求还是千奇百怪。

    “哼”唐莉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声音冰冰的“上次西南王大赛上你就有前科了。”

    “前几天你才给我说这次一定要拿一个冠军回家存点奖金和我结婚。如果不能赢萝德丝你就是不想拿冠军不想和我结婚!”

    中国人就是喜欢上纲上线。沈锐无奈“可是就算要赢也不一定非要杀大龙啊。”

    唐莉终于将头转过来斜了他一眼“你那官子能赢她吗?据我所知萝德丝对你可是很注意的恐怕你自己都没有她熟悉自己的棋风吧?”

    平时小两口如果这样的争吵不休门外一定少不了古力这些看客。可是今天不同几乎所有人都去观赏苏羽和近藤光的龙争虎斗连李昌镐的萝德丝的世界冠军性别大战都少人问津。沈锐几次开门出去怎么也找不到可以帮他解围的人。

    “苏羽和近藤光的对局真有那么好看吗?”沈锐苦闷的想。

    这盘棋经过休整的苏羽显然准备得很充分。黑棋以中国流开局准备以实地对抗白棋预料中的攻杀。

    苏羽准备得充分近藤光也十分配合所以这盘棋才被他们两人演变成了一场快棋赛。

    “今天那个近藤看上去没有前两天凶啊。”中午没有从老聂手里骗他酒喝古力很是郁闷。坐回研究室后他的心情看上去不是那么好。

    “放心吧有你看的。”常昊因为小孩上幼儿园的事情在上海多耽搁了几天所以和唐莉一样也是今天才赶上山来。不过虽然前两轮没有在现场他的研究一点都不比古力少“我看近藤光和第一轮的沈锐一样都是在积累力量。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是暴风骤雨。”

    “那苏羽不是惨了?”一听说有对杀可以看古力的精气神一下就提了起来。

    “那也不一定。”常昊对自己的这位师弟向来是比较推崇的“我看近天苏羽的状态和第一天相比好了不止一点就算近藤光想攻也要先破了他的苏羽流再说。”

    苏羽流是很难破但并意味着不能破。第一轮沈锐成功了现在近藤光开始尝试。

    下午一开局白棋突然脱离了中间的主战场在右下跳了一手。

    “好戏开场。”大屏幕上白棋一落下研究室里立刻鸦雀无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开始闪烁了。

    “近藤光在考验苏羽。”终于把唐莉哄好沈锐在宾馆里打开了电视。他指着棋盘右边的一块白棋“他在赌赌黑棋敢不敢硬杀。”

    “杀得死吗?”这样的对局唐莉根本不相信自己能计算清楚索性直接开问。

    “我也不知道。”沈锐挠了挠头很是痛恨失去了一个表现自己的好机会“不过要是我的话为了气势也要冲上去赌一把。”

    “至于苏羽嘛我估计不会动手那小子在中盘方面是个软骨头。”沈锐很不厚道的说。

    确实不厚道所以苏羽下一步棋就狠狠的给了沈锐一耳光。黑棋冲对白棋的脱先开始进行**裸的报复。

    “要是老苏在第一盘时就有这样的手段我恐怕只能oVER了。”接下来的几步棋沈锐算是开了眼界苏羽突然像是换了一个人显得嗜血而好斗黑棋就是一把突然擦亮的名剑开始放出光芒。

    这样的下法显然近藤光也没有料到。他终于开始了今天的第一次长考。

    “白棋亏了。”马晓春指着棋盘的右下对聂卫平说到“不过丢掉一个角总比丢掉一条龙好。”

    “我的徒弟怎么能没有两刷子呢?”聂卫平哈哈大笑“当时白棋一脱先我就知道他小子要倒霉。”

    这一部分的接触后就如同马晓春所说白棋已然落后。顶尖高手过招相争的本来就是毫厘之间现在多数人心理都看好苏羽能将这优势保持到最后。

    但是没有人意识到从开局到现在一直都运转得很流畅的苏羽流因为白棋意外的亏损已经开始偏离最初的轨道了。

    “那盘棋要是你知道最后的结果还会不会去吃白棋?”多年以后在苏羽儿子的满月酒席上沈锐问了这样一句。

    “不知道。”苏羽当时已经喝得不少两眼开始红“不过如果现在还有这么一盘棋的话我肯定还是会那么下的。”

    “其实当时的近藤光也不可能算得到一百多步之后的棋局的展。”苏羽又一口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那一盘棋仿佛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一样。”

    “还记得输棋后的那天晚上我给你说的话吗?胜招有时候就是败招败招有时候就是胜招。现在回想起来果然如此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