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228章华山论棋(九)

第228章华山论棋(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沈锐劫杀白棋中盘大胜。而苏羽因为上轮和近藤光的对局过于费神本轮也是早早就败下阵来。

    三轮之后全胜的沈锐就迎来了全胜的近藤光。他们中间必将有人将成为本次华山论棋中真正的王者。

    “李九段这次比赛你没有能获得冠军是不是很失望?”最后一轮李昌镐没有对局被韩国电视台请作了本轮比赛全球直播的现场解说而他自然而然成为了在场媒体问的焦点。

    “怎么说呢?”站在大棋盘前的李昌镐一反以往的面无表情笑得很轻松“老实讲没有能将冠军继续留在韩国我确实很失望。但是这次的比赛又让我很愉快。这四天以来的每一次交手对我来说都是节日。”

    “而今天虽然没有坐在棋桌前下棋但我心里仍然很兴奋。是的很兴奋。因为我相信沈锐和近藤光一定会为我们大家带来一盘值得纪念的对局。”

    他的话声刚落四周的闪光灯就拼命的闪动起来。而与此同时对局室里的沈锐和近藤光也遭受了同样的洗礼。第四届应氏杯最后一轮决定奖杯归属的比赛终于拉开了帷幕。

    ※※※

    “老聂你怎么看这场比赛?”今天是自己徒弟能否问鼎世界围棋最高荣誉的时刻所以马晓春一反常态的很早就来到了研究室。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老对头聂卫平居然比自己还先到了。

    “胜负我说不上来。只是有点感触。”聂卫平示意旁边的古力给马晓春倒了一杯茶。

    “感触?”眼见电视屏幕上的沈锐和近藤光开始猜先马晓春饶有兴致的问了一句“是什么样的感触?”

    “看着本次应氏杯地冠军会在沈锐和近藤光两人之间产生我有一种回到了古代的感觉。”聂卫平的回答多少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

    “古代?”这次插话的是古力“他们两人和古代有什么联系?”

    “参加应氏杯比赛的五人中官子无双的是李昌镐。布局诡异多变的是苏羽倡导全面中和围棋地是萝德丝。”

    “在六、七十年代是棋手们最看重布局而李昌镐凭借官子统治了棋坛整整十年萝德丝的中和围棋则代表围棋以后展的方向可是这三人没有一人进入前两名。沈锐和近藤光的棋风代表的是中国的古棋所倡导的力量所以他们两人之间的对局从某种意义上讲更象是两个古代高手的对决。”老聂虽然常下昏招但解释起来也合情合理。

    “古代地对决?”听聂卫平这么一说古力只觉眼前一花电视屏幕上的沈锐和近藤光仿佛全部都换上了古装。就在他恍惚之间那两人已经正式落子了。

    近藤光幸运的猜到了黑棋布局前两步走成了错小目。这样的开局在他以往的棋谱中并不多见显然是专门针对这次对局所作的准备。沈锐则应以两连星。

    第五手黑棋挂角白棋小飞。都是很正常地布局。

    接不来变化终于出现。当近藤光在棋盘上方走出一个迷你中国流之后沈锐脱先飞快的在右下方的小目前大挂了一手。

    “大挂是什么意思感觉不紧凑啊。”在老聂和马小身边很不自在所以比赛开始后古力又溜到了国少队的孩子中间。他独霸着棋盘自言自语“黑棋接下来到底是守角呢还是夹击?”

    “夹击。”还没等古力寻找到是谁在说话电视屏幕上的近藤光已经落下了夹击的一子。

    “小孩。不错啊。”古力拍了拍旁边一个小孩的肩膀“你是怎么看出来黑棋会夹击的?”

    “黑棋最重气势。”那小孩说道“要是这个哥哥”他边说边指了一下电视屏幕上的近藤光“现在就去守角气势上不免就落在下风了。”

    “你叫什么名字?进国少队多久了?”古力开始好奇。

    “我叫易礼。”那小孩小声道“我是华山隆昌庙里的和尚和他们不是一起的。”说罢怯生生的看了一眼周围国少队地小孩。

    “和尚?”如果古力是近视眼镜一定会掉下来。华山是道教圣地从哪里冒出来个和尚姑且不说可是这么一个小和尚居然能猜出近藤光的后着未免也太诡异了吧?

    “你原来学过围棋吗?”古力很有点好奇。

    “没有。”见古力追问。小孩有点不好意思“我师傅有时候会和香客们下棋我在旁边偷看了几回。”

    天才真正的天才!古力有一种现了宝贝的感觉“那你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你的师傅。”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如果能说服这小孩拜自己为师(也不想想自己才多大)以后一定能把沈锐和近藤光之流全部干下去。

    “不行。”那小孩怕极“我是换了衣服偷偷跑出来的要是让师傅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也许是怕古力将自己抓住带回庙宇说完说把头一低钻进人丛消失不见。

    “这小孩怎么这样胆小?”站起身来没有看到人古力嘀咕了一句。不过好在刚才记住了庙宇地名字将棋看完再去找他就是。

    等他将眼神转到电视屏幕上才现就在和小孩的闲聊的几分钟里沈锐和近藤光两人已经飞快的下了几十手了。

    黑棋夹击照常规说白棋应该顺势进角捞取实地而黑棋也可以趁机拆二。谁知白棋竟然走出了一步上跳的新手。如此一来双方就都不安定了。

    在这样的大赛中下出新手需要勇气但应付新手的勇气需要得更多。近藤光显然不想在气势上比沈锐比下去黑棋几乎没有考虑就尖刺了一下。

    白棋连在棋盘的右下方竖起了一根铁棍可惜左右两边都有黑棋看上去厚势的威力未免少了几分。

    “沈锐的开局就这样下是不是太冒险了?”马晓春稍微有点担心毕竟序盘是捞取实地最好的时机光是这样建筑空中楼阁并没有多大实效。

    他的担心很快得到了应验黑棋顺势跳起压迫白棋的同时右边也有成空的可能。

    白棋朝下小飞图谋实地黑棋也从角上小飞接下来的几手是必然的结果双方做出了一个交换白棋通过弃子吞掉了原来黑方所有的右下角而近藤光在下方捞取实地的同时在右边上也做出了一道铜墙铁壁。

    “这个交换沈锐稍亏。”眼见着第45手黑棋终于在右边走到了一步大飞马晓春的表情凝重起来。虽然白棋的角地很大但黑棋的这步一落几乎三分之一的棋盘都有成空的可能。如若让他得偿所愿双方的所得也就太不成比例了。

    “打入快打入!”和马晓春相比古力更是激动他几乎没有叫出声来。如果不是对局室和研究室隔着一道墙壁他真的有心从棋娄里拿一颗白子帮沈锐落下去。

    不过他的心情显然不能影响到另一个房间的对局者沈锐不但没有立即打入甚至连浅削的打算都没有白棋虚虚的又在棋盘的上方点了一下。

    黄龙十九变之声东击西。

    “妙极妙。”最先回过神来的还是大局观极强的老聂。他回头来正要和马晓春讨论这步棋突然看见了古力焦急的样子索性招招手将他叫了过来:“古力啊你不是喜欢对杀吗?那还不学学沈锐这招?”

    “这招?”古力有点诧异“这手点和对杀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得很。”聂卫平边说边拿起了几颗棋子摆了起来“黑棋如果不应自己去围右边的大空白棋就会立下去这们整个左边棋盘的形势马上就会朝向白棋倾斜。”

    “那应就是。”古力看了个半懂“可是沈锐就不怕近藤光在这个角部抢到先手真的将右边鲸吞了吗?”

    “你说的这个问题就是和对杀有关系了。”聂卫平抚摸着一颗棋子“如果我没猜错沈锐就是想在这里和黑棋展开战斗通过这里的战斗影响右边的围棋。”

    这样的意图聂卫平能看出来近藤光身后的佐为当然也能。黑棋并没有立刻展开反击而是向空中出头就算要战斗也要在左边战斗右边的棋形还是让他安安静静的保留着吧。

    沈锐尖继续贯彻声东击西的意图希望黑棋能挤一下和白棋的接做出交换。

    这样的交换也许其他的时候对黑棋而言是便宜但现在这样的便宜近藤光不想占。他很踏实的朝左边角空里渗透并不想攻击白棋只要做出两个眼就好。

    面对黑方的不反抗策略沈锐刚才的战略意图立刻就陷入了尴尬事到如今白棋只好夹一下黑棋如果想就地做活那么就要付出被全部封住的代价。

    “看见没有通过战斗白棋在外面形成了厚势这样一来右边的黑空再怎么也不可能很大了。”虽然近藤光还没有落子但老聂已经开始低头对古力评说起来。

    出乎聂卫平的意料在他对面的古力并没有象往常一样点头称是而是望着大屏幕呆。老聂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黑棋居然这样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