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十八章 恶虎寨

第十八章 恶虎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不好意思把章节搞错了这才是十八章昨天的应该是十七章才对。

    “大姐把那个什么‘银妆刀’让我瞧瞧看完就还你。”赵虹笑嘻嘻地对徐萍姑说道。

    “哦”徐萍姑犹豫了一下稍有些不舍的拿了出来。

    “很漂亮很精致。”赵虹夸赞道“这上面刻的是朝鲜字吗?我看着怎么有点象日本字他不会是在骗咱俩吧?”

    “不不会吧!”徐萍姑轻轻摇了摇头“这两位大侠人很好的不会骗人。”

    “那个王不三看起来很老实那个王不四就不好说了。”赵虹摇着头“你说他聪明吧他连一块大洋能买多少东西都不知道一出手就是十块、二十块你说他傻吧可听他说话条理清楚还有些哲理啧啧真是搞不懂?”

    “他不傻。”徐萍姑将肩上的布袋又向上背了背“他的心很细想得很周到连吃的都给咱们预备好了。而且他说的话我也明白一些了那把刀是让我留到最后自杀的对不对?”

    “别听他胡说谁愿意被土匪抓住谁愿意受人欺负你要这么想的话这刀我就把它扔了。”赵虹边说边作势要扔。

    “别别扔我不自杀了。”徐萍姑慌忙上来抢夺。

    “别抢当心划了手我不扔了不扔了。”赵虹侧身躲开把刀收好还给了徐萍姑嘴里还戏弄地说道:“不就是一把刀吗看把你心疼的。”

    “我我不是心疼是可惜这么好看的小刀。”徐萍姑脸红了起来辩解道。

    “哦我想问你一件事。”徐萍姑故意岔开了这个让人尴尬话题“王不四大侠临走的时候和你拉手是什么意思呀?”

    “呵呵呵呵那不叫拉手叫握手是西方传过来的礼节。真没想到他连这个都懂。”赵虹轻声笑着解释道。

    “女人能和男人随便拉手?”徐萍姑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

    “大哥把褡裢给我来背吧我看您有些累了。”虎子边说边伸手从吴铭身上取过装钱的褡裢。

    “这东西死沉死沉的歇会儿再走吧!”吴铭实在不理解虎子背着这么沉的钱袋子脚步却不显得沉重。

    “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虎子满脸幸福的笑容“眼瞅着快过年了等回去把钱给村里人都分了我要给我娘和凤妞买很多很多好吃的好看的衣服。”

    “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吧。”吴铭微笑着摆了摆手“过年还早着呢没必要这么急着赶路还要操什么近道这是人走的路吗你存心要累死我呀!”

    “我哪敢啊!”虎子颇有些委屈“不过大哥您也该好好锻炼锻炼了咱们又杀鬼子又灭土匪的说不准哪一天便要被人追得到处跑呢!”

    “切这不是正在锻炼吗我刚来这里的时候还不如现在呢”吴铭白了虎子一眼继续说道“我以前只注重技巧哪知道现在还要锻炼体力呀没有汽车没有飞机光靠两条腿走啊走啊太辛苦了太辛苦了。”

    “汽车飞机。”虎子摇了摇头“听撤退的**说鬼子好象有。”

    吴铭无奈地摆了摆手“走吧不说了你说得对还是先把两条腿练好再说吧!”

    “快到家了翻过前面那个山梁再绕过……再拐过……路程能省很少哪起码能提前三、四天。”虎子兴奋地指点着。

    吴铭目光痴呆地望着前面起伏的山峦机械地点了点头好半天才咬牙吐出一个字“走。”

    …………………………………

    “没耳朵”原是个游手好闲的农民姓冯因为家贫经常偷东西村民痛恨之极。有一次他又偷了人家的东西被村民撵出了村子。在逃跑过程中遇到了本村打草的农民王麻子王麻子早对他恨之入骨便有镰刀剁了他的屁股割去了他的耳朵。他伤得不轻行走困难碰巧被一个善良的农民救了去养好了伤。

    “没耳朵”对那个农民的救命之恩感激不尽叩头认“干爹”并说:“不混出个头脸来不回来见您老。”

    “没耳朵”由此加入了黑老三的土匪因为杀人手段毒辣打仗时拼命不怕死又对黑老三表现得非常忠心慢慢地竟然爬到了老二的位置。

    此次他带了重金前去拜谢“干爹”的救命之恩顺便报他的割耳之仇。

    他又血洗了自己原来住的村子把原来跟他过不去的村民统统杀了。那个王麻子一家更是没有一个活口一个老人三个小孩王麻子夫妻被剖腹挖心都死于他的刀下。

    他意气风扬眉吐气地率领六十多个土匪回到了黑云寨看到的却是大火过后房倒屋塌满地狼籍的惨景。

    “这***是怎么回事?哪个王八蛋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毁了我的寨子。”没耳朵暴跳如雷地咒骂着。

    “二当…大当家的。”一个机灵的土匪马上改了称呼“寨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兄弟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就等您话呢?”

    “嗯”没耳朵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你们说这附近除了聚义堂哪个绺子有这样的实力敢来招惹咱们黑云寨。”

    “没错上回聚义堂的张善贵和咱们争地盘火拼被黑老大打了一枪他肯定怀恨在心趁着咱们出去便来端了咱们山寨。”一个小头目自作聪明地猜想着。

    “不过这事有点奇怪呀?”一个老土匪边琢磨边说道:“二爷您看这阵势好象寨子里的弟兄们没怎么抵抗就让人给灭了。而且弟兄们清点过了少了五个人呀!”

    “是哪五个人能知道吗?”没耳朵皱着眉头问道。

    “都烧得快成灰了实在辨认不出来。”老土匪摇着头回答。

    没耳朵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估摸着山寨里一定有吃里扒外的混蛋偷偷地把人放进来寨子里的弟兄们没有防备才会这样的。”

    “二爷您猜得应该没错。”老土匪点着头谄笑着对没耳朵说道:“现在应该称您大爷大当家了咱们这几十个兄弟以后就全听您的了您拿个主意是先去找聚义堂报仇还是从长计议呀?”

    没耳朵扫视着底下的几十个土匪却没有说话。眼下人心不稳自己的心腹不少可也有不少是原来黑老三的亲信现在最要紧的便是拢住人心只要有这几十号人几十杆枪他就还是这附近数得上号的绺子。

    他的一个心腹看着他的眼神立刻明白了什么意思转身对着其他土匪喊道:“弟兄们黑老大死了咱们得马上选个当家的俗话说鸟无头不飞没有个主心骨咱们这几十号人就得散了再说周围的绺子也在盯着咱们呢!”

    “对我看二爷最合适黑老大没了自然是二爷当家了。”另一个心腹得到没耳朵的暗示跳了出来。

    “没错二爷对兄弟们仗义咱们先二爷当家。”

    “既然弟兄们信得过那我就领着大伙继续干下去。”没耳朵拱了拱手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大当家的位置。

    “我冯三多绝不会亏待大家以后吃香的喝辣的有富同享有难同当。”没耳朵继续表着就职演说。

    “好了大家伙动手把寨子收拾收拾以后就改名叫叫恶虎寨。”没耳朵对土匪们下达了命令“当然了这仇不能不报不过得等咱们恢复元气了再说。”

    看着土匪们都走开了没耳朵冷笑起来“报仇报他妈个仇把人拼光了我可不会做这个亏本的买卖。黑老三啊黑老三你***早该死了睡了我的女人让我当王八你当我不知道吗?哈哈你这个王八蛋死得太好了我再不用装孙子了。”想到这里没耳朵直想放声大笑两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