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三十九章 选择的权利

第三十九章 选择的权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大冬天的你们吃些什么呢?”董彪皱着眉头愁道。

    “呵呵我正要向董大叔讨个办法呢?”吴铭满不在乎地笑着“您给我讲讲这附近村镇的情况这办法不就有了吗!”

    “原来你是打着那些地主老财的主意。”董彪会意地笑了起来“也好我就给你详细介绍一下周围富家大户的情况免得你不明情况碰上个硬碴。”

    “附近百里方圆共有四个村镇丁村、大河村、小河村、黄家镇三个村子里住的大多是些穷苦百姓可也有几个富裕的地主老财多去几家也应该能凑足你们过冬的粮食。可这黄家镇你最好还是不要去。”董彪在地上画着几个村镇的大概方位慢慢地解说道。

    “为什么?”吴铭抬头问道。

    “因为那里的镇长黄双虎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董彪咂了咂嘴巴“听说他以前也是一个悍匪后来受招安才落地生根开始走正道的。手下很有些枪法高明悍不畏死的亡命之徒。不光地多而且店铺也开得很广听说北平都有他的铺子和另一个大富豪赵百万有得一拼。他家光护院就养了两百多人这还不算他在外面养的那些打手都配备了汉阳造听说还有几门小炮都是在鬼子没来时花高价从**那里偷偷买来的。”

    “而且最近又雇佣了一批炮手听说是‘镇八方’杜华领头。”麻杆在旁补充道。

    “镇八方啊!名字挺响亮很厉害吗?”吴铭笑着问道。

    “这个镇八方听说原来是**的人拉了一帮溃兵当了土匪不知道怎么惹了日本人被鬼子围剿后损失惨重可是时间不长他又恢复了元气现在专干保镖护院的活有很多地主老财和维持会都出钱请他当护院。都说他武艺出众枪法也不错而且为人很讲义气。”

    “再和我说说这个黄双虎的家庭情况吧说不得我也干回绑票勒索的事。”吴铭接着问道。

    “这个黄双虎共有三子一女三个儿子都不省心都是些花花公子。只有二女儿是个精明人听说叫黄玉霜黄家所有的店铺和买卖都是她掌管着算是黄家的半个当家人吧!”董彪继续介绍道。

    “黄家象个小城堡一样外面还有流动哨兵可不是那么好进的。”麻杆在旁提醒道“周围很多绺子都瞅着这块肥肉流口水可就没有人敢去惹他。”

    “王大侠要是真去还要小心黄家的护院头刘德柱那个家伙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董彪不无担心的说道。

    “他有乌龟壳我有铁榔头有家有业的人最怕我这样的孤魂野鬼。”吴铭笑着说道。

    “那倒是有王大侠惦记着成天提心吊胆的日子也确实不好过。”董彪也会心地笑了起来“我明天和麻杆到附近的村子里再转一转只要是吃的便买些过来也能让你们再挺上几天。”

    “还得麻烦董大叔一下连夜把这两把驳壳枪改造一下看能不能这个东西安在上面。”吴铭掏出手枪消音器对董彪说道。

    “应该可以。”董彪仔细比量了一下“把准星锉掉再套上扣应该就可以了也就几个小时就能干完。”

    “耽搁了你们回南方的时间实在不好意思。”吴铭说着又拿过了装钱的包裹伸手又要从里面掏钱。

    “王大侠你这可是把我们瞧扁了。”董彪不悦地按住了吴铭的手“上回给的那些钱都让我们觉得惭愧这力所能及的事情再不帮你做点可真有点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等你忙活完了我们再走也不迟啊!”

    …………………….

    吃完了饭董彪和麻杆去改造驳壳枪董大翠陪着女野人沈敏等人都围坐在一起等着吴铭如何安排。

    “再过几天董师傅他们便要回南方虽然翻山越岭沿途又有鬼子的封锁但是小心一些应该问题不大。”吴铭点着一根烟缓缓地说道。

    “留在这里呢不仅要经受严格的艰苦的训练以后还要和鬼子刀对刀枪对枪地血战更加地危险。我希望你们能够慎重地考虑一下。是回到南方与家人团聚远离战争的残酷还是留下来向鬼子讨还血债。明天给我答复一个实实在在真心的选择。好了都散了休息去吧!”吴铭简短地说完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可以去休息了自己靠在枯草床铺上微微闭上了眼睛。

    半晌等他睁开眼睛现沈敏和成晓怡、胡青三个人还站在那里没有动。

    “都过来有什么话就痛快地说出来。”吴铭招了招手说道。

    “王大侠。”沈敏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您不准备带着我们杀鬼子了吗?刚才为什么要说那番话您以前可不是这样说的。”

    “以前我也并不知道有人能带你们回到南方听董师傅的意思这条通往山西的路很隐秘只是难走一些安全系数还是比较大的。”吴铭弹了弹烟灰尘解释道。

    “既然有这个机会那么我就应该再给大家一个选择。”吴铭目光慢慢扫过三个人“勉强是没有用的只有真心实意坚定不移地留下来的人才会经受住艰苦的训练才能在与鬼子残酷的战斗中挥出全部的力量纵然战死也含笑九泉。”

    “至于所受到的心灵和**的创伤回到南方以后相对安定的环境再加上时间会慢慢愈合的。”吴铭掐熄了烟头指点着三个人“你们不要试图去做什么工作干扰别人的思路和选择你们自己也回去好好想一想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三个人点头答应转身离开。

    “沈敏你等一下。”吴铭唤道。

    “看你路上的表现就知道你的伤还没全好这里有些伤药你自己拿去敷吧!”吴铭将药递给了沈敏。

    “谢谢。”沈敏接过药轻声说道。

    “回去好好想一想再睡一觉心理负担不要太大以前的经历已经过去了就当被恶狗咬了一口吧!”吴铭语重心长地说道:“残酷的战争厮杀不应该属于女人你还很年轻根本无法再承担起那些伤痕累累的往事就让那一个个伤口慢慢地消失吧!”

    “为什么你不到大后方去?”沈敏抬头问道眼里已经泛起了泪花“你不是女人你怎么明白鬼子对我们的伤害有多大我每天做梦都会惊醒那些畜生给我的凌辱我永远也忘不了。别人怎么想我不管我现在就给你答复我要报仇我要杀鬼子。”

    吴铭望着泪流满面的沈敏半天没有说话良久才微微叹了口气“既然你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只能告诉你杀戮和血腥不能陪伴你一辈子。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这种行为能让你暂时忘却心理的痛苦得到一种报复的快感。”

    “等到你厌倦的时候可能也就是你得到解脱重获新生的时候。”吴铭轻轻拍了拍吴敏颤抖的肩膀“去吧上了药好好休息休息。”

    “恩。”沈敏轻轻地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看吴铭转身向洞内走去。

    吴铭望着沈敏有些蹒跚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

    也许每个人在内心深处都有难以抺掉的痛苦不能碰一触即。想要忘记谈何容易。也许就像有人说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当那些无法言表的痛最终尘封了以后也就不再那么痛了吧!可是那到底需要多久呢?又有谁能清楚呢?或许一生都得背负这种痛苦只有痛痛快快地泄出来。卡耐基说过:人的生命有如一条河终其一生都不会遇到什么湍流的人是很少见的。没有人愿意遭逢逆境如果不能改变环境至少可以改变自己对待事情的态度。就好像我们无法左右今天的天气是阴雨连绵还是阳光普照但我们却可以控制自己的心情是选择一个微笑还是选择沉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