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四十六章 变数

第四十六章 变数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写书、看书不是生活中的全部在此谨祝朋友们春节愉快阖家欢乐心想事成万事如意。春节期间要走亲戚、会朋友重温亲情与友情更新可能不正常在此说声抱歉。毕竟平常忙忙碌碌这个时候可不能再让亲情冷漠常回家看看常陪家人玩玩常和朋友聚聚放松放松娱乐娱乐。

    “难听死了难听死了。”黄玉霜赌气般地说道举起冻得通红的小手去掩耳朵。

    吴铭伸手用厚厚的手套捂住了黄玉霜的手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别动否则我咬掉你的耳朵。”

    黄玉霜身子动了一下放弃了挣扎。

    “你你昨天晚上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跑了一阵子黄玉霜还是忍不住询问道。

    “什么?我说的什么?”吴铭疑惑地问道。

    “到日本去杀人我曾经到日本留过一年学知道一些情况你为什么要杀他他是个坏蛋是吗?”黄玉霜提醒道。

    “不知道。”吴铭干脆利落地回答道“这是我的职业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或者为自己的集团赚取处益。”

    “职业?”黄玉霜愕然杀人的职业真是很奇怪“那你怎么会选择这样危险的职业?你很聪明干别的也能干得不错的。”

    吴铭犹豫了一下有些无奈地说道:“我是一个孤儿从小便在孤儿院里长大直到义父看上了我把我领走。他对我很好还请了很多名师教我就是要把我培养成一个杀手一个出类拔萃的杀手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对你好不过是利用你让你成为他杀人的工具。”黄玉霜咬了咬嘴唇忿忿地说道。

    吴铭半晌没有说话黄玉霜感到他的手捂得更紧了。

    “有些事情不是你这种锦衣玉食的大户小姐所能理解的。”吴铭叹息道“当时我想赚很多很多的钱想出人头地我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也不能乱杀无辜呀!”黄玉霜反驳道。

    吴铭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或者人生根本就是一次身不由已的旅程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这样选择吗?

    “过了这个小山丘就到约好的地方了。”麻杆勒住了马头用手指着前面说道。

    吴铭看了看表点了点头翻身下马又将黄玉霜扶了下来“还有一个多小时呢!你们找个避风的地方等一会儿我先去看看动静。”

    看着吴铭将白布斗篷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两只眼睛又抄起了狙击步枪黄玉霜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别杀人我爹最疼我了肯定不会动武的。”

    吴铭点了点头将手套扔给了黄玉霜转身向小山丘上爬去。

    黄玉霜轻轻叹了口气看了看身旁的麻杆和董大翠戴上了手套抬头眼巴巴地望着吴铭越来越远的背影。

    “果然没有埋伏。”吴铭用望远镜仔细地观察了半天做出了判断看来黄双虎并不想与自己为敌花钱免灾有家有业的应该都有这样的心思吧!

    黄双虎骑在马上心思老是安定不下来唤过身旁的一个护院“你去告诉前面的镇八方一声如果二小姐没事就不要轻举妄动要是……就把他给我碎割了。”

    “是老爷。”护院恭敬地答应一声策马向前跑去。

    “这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黄双虎出了一声慨叹“这家里呢几个儿子只知道花钱享乐结交一些狐朋狗友。外面呢时局混乱小日本横行霸道。真是难啊今天富贵不知明天死过一天算一天吧!今天把霜儿安全地带回去还是先转移些财产找个机会把儿子女儿先送到大后方或者外国去吧在这里呆下去实在是太危险了小日本今天敢对霜儿下手明天保不准就会对黄家堡来了呢。”

    ………………………

    另一条通往这里的路上四辆摩托车正在向这里疾驶。

    河野小三郎裹着军大衣坐在挎斗里想着心事一双阴冷的眼睛在镜片后面闪烁。

    日军慰安所生了血案一名少佐、一名上尉、十几名看守被人杀死还被救走了二十多名**女战俘在日军中引起了极大的震动。

    正当河野小三郎率领着特务队进行侦察破案的时候却下了一场大雪道路受阻汽车和摩托几乎无法行驶。

    在等待天气和路况好转的几天里又接到了***据点的板本的报告在血案生的时间有一小队征粮的伪军全部失踪。河野立刻敏锐地意识到这两者之间或许有着紧密的联系天气稍有好转便率领着特务队前来调查希望从这里能够寻找到蛛丝蚂迹找到一个破案的突破口。

    河野小三郎微微闭上了眼睛日军驻防长官渡边少将咆哮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着。

    “这是大日本帝国的耻辱军人的无能在戒备森严的慰安所里竟然被杀死了一个战功赫赫的少佐还被救走了二十多名女战俘。“渡边急地在地上走来走去”河野君你知道这个消息传出去后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吗?这不光是军心士气的问题如果那些女战俘跑到了国统区会给大日军帝国带来非常恶劣的影响。”

    “你一定要竭尽全力极早破案抓住那两个敢挑战皇军威严的家伙还要将那些女战俘一个不少地抓回来统统杀死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想到这里河野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件事情谈何容易呀且不说抓住那两个神出鬼没的支那高手。便是那些个女战俘要是分散混入了民间想全部抓回去也是一件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

    “阁下不必忧心。”坐在驾驶员后面的心腹田村见河野情绪低落不禁安慰道。

    “那两个支那杀手不过是胆小如鼠之辈只能偷偷摸摸地在暗处搞袭击。如果正面遇上我便能砍下他们的头挂在高杆上示众警告那些对皇军有敌意还有不肯和皇军合作的支那人。”田村颇有些不屑地说道。

    “田村君愚蠢。”河野训斥道“跟了我这么久怎么还是那套军队中的作风。”

    “正面作战哼。他们会给你这个机会吗?”河野挪动了一下身体将大衣的领子向上立了立。

    “虽然你的刀法一流但来自暗处的袭击却防不胜防这点你要记住。有多少武艺高强的英雄都倒在了小人的手中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或者不相信攻击将来自何方将出于何人之手。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哈依。”田野不自然地答道“这有些象我们家族所传的心法出刀即是收刀将出未出时正是威力最大的时候因为敌人不知道你的攻击方向和攻击部位。”

    “哟西。”河野笑着点了点头“坚强的意志力、专注力和敏锐的判断力和冷静自信的态度才是干我们这行最需要。我们也许不需要面对面地与敌人战斗那种直来直去的方式只能招来失败我们用的是我们的头脑我们的智慧你千万要记住这一点。”

    “田野君你家学渊源乃是武士世家跟着我好好干吧一定会光大你的家族让所有人都以你为傲。”

    “哈依多谢阁下的指点还请阁下多多关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