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五十三章 第一滴血(一)——第五十四章 第一滴血(二)

第五十三章 第一滴血(一)——第五十四章 第一滴血(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a扇区1号标记物右5o度距离35o。”

    “明白a扇区1号标记物右5o度距离35o。”

    “少尉指挥官右手持指挥刀。”

    “明白少尉指挥官右手持指挥刀。目标确认。”

    “从头部到胯部有2密位调到5oo。”

    “明白调到5oo完毕。”

    “风向右到左每小时3公里向右偏1/4密位。”

    “明白风向右到左每小时3公里向右偏1/4密位。”

    砰子弹飞出枪膛王莹飞快地推上下一子弹。

    “击中目标准备下一个。”

    “明白准备下一个。”

    ………………………………

    吴铭轻轻点了点头赞许地说道:“狙击手和观瞄手之间的对话是为了迅准确地传递信息而不是聊天因此应该是高效和准确的。两名成员之间对彼此的了解非常重要要建立一个规范的对话形式而且在对话过程中接受命令的人必须重复一遍以确保他确实听清楚命令的内容。”

    “虽然是狙击手在开枪射击但观瞄手的责任也很重大打个比方狙击手如果是猴子那么观瞄手就是驯兽师这意味着好的观瞄手能通过口述命令指挥狙击手瞄准和射击并根据风向、风力、空气湿度告诉射手怎样调整从而击中目标在这同时他还要负责监视周围环境并负担起整个小组的警卫工作让狙击手专心致志地瞄准射击并根据情况变化作出战术决定。”

    6号王莹和13号范虹芳听着关于狙击手和猴子的比方嘴角抽*动了一下而作为观瞄手的7号柳华和1o号陈丽娟则强忍着笑意神情非常古怪。

    “当狙击手们作为一个小组进行训练时理论上就应该永远维持这个组合形式因为小组成员在长时间的合作训练中已经形成默契。”吴铭继续说道“好了你们继续练习再有几天就要返回了以后你们就只能在实战中提高技艺。”

    吴铭转身冲着别的女兵摆了摆手“你们继续训练由各组组长负责指挥监督。虽然她们是作为组中的第一狙击手使用的但你们的枪法也要接近或过她们在以后的战斗中阵地战基本已经可以抛弃只有这种既能远距离杀伤敌人自身损失又最小的模式才是重点。而且这种看不见敌人的战斗是最能打击敌人士气给敌人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

    随后吴铭走到一旁拿出地图仔细研究起来最后决定回去的时候靠近大路这样没准会碰到小股的鬼子或者哨卡之类的正好让这些女兵们实战一下有自己在旁盯着碰到小股的日伪军就打碰到大股的就撤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

    趁着日军还没注意到游击队又连续出击陆续摆平了陈村和小吴村的维持会重新任命了村长组长扩大了自身的影响又组织了妇救会、儿童团、农会虽然参加的人还不是很多但还是陆陆续续有人在加入。

    由于游击队的几次胜利使得许多原本对其抱怀疑、观望态度的农民信心大增老百姓们对于参军的警惕和恐惧大大降低了出现了一些热血青年积极参军的现象这些欣欣向荣的有利局面出现了之后马远方、赵四海的心情也渐渐的好了起来信心也在不断增强。

    再有十来天便要过年了却突然传来了土匪偷袭小吴村的消息土匪打伤了几个民兵抢走了几百斤粮食几十头家畜还绑架了十几个年轻姑娘。

    “这些王八蛋!真是混帐!”赵四海猛地一拍桌子咬牙切齿地骂道“特派员我现在就去集合队伍一定得把被绑的人救回来。”

    “局面刚有起色这土匪便来上眼药如果不打老百姓怎么看咱们。”马远方稍微思考了片刻说道:“我们游击队虽然底子薄装备落后但是这一仗也一定要打让老百姓彻底改变对咱们的看法。”

    “就是这快过年了土匪真会挑时候。”小队长赵墩子也在一旁添油道“咱们游击队可不是好欺负的我的三八枪正好过年开开荤。”

    “这股土匪是原来黑风寨现在恶虎寨的共有七、八十人估计寨子里留守的还应该有三、四十个最好在寨子外面解决掉他们。”赵四海磕了磕烟袋锅站起身“你们把人都带走我这就召集民兵们看家好了。”

    “好兵贵神咱们现在就出。”马远方一拍桌子下了命令“不过还是要留下十几个人配合赵大叔那些民兵……。”说到这里马远方无奈地摇了摇头。

    毕竟时间太短民兵们的素质和训练还差得远了而且数量不多对于他们马远方实在有些不放心。

    “还有这次剿匪作战除了为的以及罪恶滔天的土匪坚决镇压以外主动缴械投降的土匪一概不准屠杀我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杀中国人那些土匪也都是活不下去的百姓当土匪也是不得已!”马远方最后交待道。

    七、八十人的队伍很快便集合完毕马远方这次还特意把赵虹也带上好歹人家也到黑风寨走过一遭情况比别人要熟悉。

    雪地上吴铭正率领着十三个女兵向前跋涉着。

    结束了一个多月的训练女兵们的体力有了明显的提高而且在武器使用配备上有了较明确的分工。每个小组里有一挺机关枪一个主射手一个副射手副射手戴带短枪还负责携带机关枪的弹药。组长、主狙击手、观瞄手都是一长一短两支枪。这次河野的特务队可是帮了一个忙缴获的短枪正好派上了用场虽然日本的王八盒子射程短故障多但也聊胜于无只能等以后再更新换代了。

    吴铭率领着三个人作为尖刀组在前探路其它两个组在身后与其形成了一个品字形在这一个组里吴铭既是组长又是主狙击手和观瞄手14号董小媛带着一把短枪胸前背后的褡裢里装着二十几颗手雷真的成为了一门能随时移动的迫击炮了。只是她依旧不和吴铭说话但吴铭指定的训练她都默默地完成听从命令也不含糊。

    十几个人身上都罩着用白衬衣、白被单做成的伪装服脸上或蒙着白布或者象吴铭那样戴着个白布套在白皑皑的雪地里一点也不显眼只能听见咯吱咯吱的踩雪声。

    “投掷手雷的时候可以稍等片刻这样在空中爆炸的手雷弹片的杀伤效果要比扔到地上大很多。”吴铭边向前走边对着董小媛传授着还时不时地用望远镜对着前方进行了望。

    “我回去后给你做一套攀爬用的工具这样更能挥你的特长。”虽然董小媛保持沉默但吴铭知道她能听懂并且记住依旧自顾自地说着。

    吴铭突然停下了脚步半蹲下去举手做出了警戒的手势。

    身后的众人立刻停下了脚步端起了枪支紧盯着吴铭的下一个举动。

    吴铭将身上背的枪抛给董小媛转身爬上了旁边的一棵大树树上的积雪簌簌落下。

    不大一会儿吴铭又从树上跳了下来冲着自己的四个组员挥了挥手“走向后走与其它两组会合。”说完又对远处其它两组做了个集中的手势。

    “两、三里地外来了七、八十个土匪还裹协着十几个年轻女人估计是抢来的。”吴铭简要地介绍着情况“怎么样?敢不敢打?”

    “打我最恨欺负女人的混蛋了。”急性子的胡青抢着说道。

    “1号土匪是不是多了点呀?打起来有胜算吗?”成晓怡比较稳重提出了问题。

    “呵呵要是正规军队我早领你们躲开了这土匪人数虽多不过是一些乌合之众只要战术得当全歼他们虽有些困难要想击溃他们倒也不是太难。”吴铭撇了撇嘴有些不屑地说道。

    “那就打。”沈敏挥了一下拳头“我们欠缺的就是实战经验正好拿这群乌合之众练手。”

    “好那就这么定了。”吴铭赞赏地点了点头“a组占领左面的小土丘B组去右面的小高地埋伏具体的战术是这样的你们都听仔细了。不经历风雨永远也不能成长起来按我平常教你们的去做先打谁后打谁我不想再和你们重复。当然我会把土匪的注意力尽量吸引到我这边来的为你们创造条件。”

    ………………………

    “大当家的这回捞了一票兄弟们又能过了好年了。”一个土匪头目冲着骑在骡子的恶虎寨大当家没耳朵恭维道。

    “我冯三多早就说过绝不会亏待大家以后吃香的喝辣的有富同享有难同当怎么样?”没耳朵扬着脸得意洋洋地说道。

    “大当家的义薄云天真是没的说。”一个老土匪将抢来的包裹向上扛了扛说道“咱们以后就死心塌地的跟着大当家干了。”

    “那是那是。”

    “大当家的太厉害了连游击队都不放在眼里。”

    “怕个球游击队老子压根就不在乎这群乡巴佬。”没耳朵满不在乎地炫耀着“以为有了几条破枪就敢横着走了下次就砸了他们的老窝。”

    “对打破赵家庄。”

    “听大当家的没错砸他们的老窝。”

    …………

    听着这如潮的奉承没耳朵趾高气扬起来一催骡子冲到了被绑成一串的年轻女人中间伸手猛地一拉一个年青姑娘的棉袄被撕掉了扣子露出了里面红色的肚兜姑娘一声惊叫向后退去双手紧紧护住了前胸。

    “哈哈哈哈。”没耳朵瞪着一双淫邪的眼睛大笑起来“兄弟们这些女人我就要这一个其他的都赏给你们了。”

    “好啊!好啊!”

    “大当家的够义气。”

    …………

    众土匪们又是一阵鼓噪。

    “砰”的一声枪响没耳朵的笑声嘎然而止一头从骡子上栽了下来。

    土匪们一阵大乱。

    “怎么啦?怎么啦?”

    “有人打黑枪大当家的被打死了。”

    “大当家的被打死了。”

    吴铭冷笑了一声土匪就是土匪只能仗着人多势众战术技能太差了他飞快将枪口对准了那些手里有手枪的土匪能够使用手枪的一般都是“有身份”的土匪最小也是一个头目吧!白皑皑的雪地上穿着杂色衣服的土匪的目标实在太好找了。

    吴铭拉枪栓退壳上膛射击四个土匪头目很快又倒了下来。

    就地一个翻滚吴铭换了个地方侧着身子又上好了一个五弹夹。

    “在前面打黑枪的在前面小土包上。”一个土匪指着大概的方位嘶声吼叫道。

    “劈了他跟老子上啊!”一个光头的悍匪右手提着把大砍刀左手拿着把短枪红着眼睛大喊道。

    “冲啊上啊!给大当家的报仇啊!”

    五十多个土匪嚎叫着冲了过来边跑边胡乱地向小土包上打着枪。

    吴铭快地扣动着板机一枪一命四百来米的距离上土匪们又留下了十具尸体却唯独没打领头的他怕打死了这个光头悍匪吓跑了其它人。

    六十米五十米四十米吴铭大吼一声打将手榴弹拉掉引线延迟片刻使劲甩了出去。

    “哒哒哒哒”隐藏在不远处树丛中的三挺机关枪突然开始了射击子弹在雪地上激起一朵朵雪雾稍微停顿了一下后重新调整后的火舌横扫向土匪。

    14号董小媛猫在一个小雪包后面手臂连挥接二连三准确地将手榴弹扔到了土匪冲锋队伍中手榴弹的凌空爆炸给冲锋的土匪们来了个下马威惨叫声中纷纷倒地。硝烟还没有散去又是七、八颗手榴弹依次飞了过来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土匪死伤惨重。

    硝烟散去死的伤的装死的土匪们都倒在了地上甚至有拖着断腿在地上爬来爬去的土匪场面非常血腥。惨叫声哀嚎声让没冲过来的土匪们不寒而栗暗自庆幸。

    吴铭拔出了驳壳枪向空中“叭叭叭”连开了三枪。

    砰子弹飞出枪膛击中了早就选好的目标另一处小山丘上的王莹飞快地推上下一子弹。砰砰砰女兵们在各自的阵地上都不甘落后地开始了自由射击仅剩下的二十多个土匪成了她们的靶子。

    新兵和没有受过训练的人最容易犯下的致命错误就是当遇到敌人打冷枪时会乱跑乱跳或者是原地卧倒一动不动。这样狙击手可以从容地换位置继续射击直到把整支队伍搅得人仰马翻甚至是逐一射杀。

    这是后来盟军在穿越法国诺曼底著名的“篱笆”地区时美国陆军第九步兵师的一位排长在回忆时说的当时他手下的一个班被同一个狙击手全部射杀。

    现在土匪们的情景恰好重现了这一幕更何况中间还有吴铭这样一位级狙击手在旁协助三八枪的精准再加上新式瞄准镜的视距而且其他女兵们的位置都非常好形成了无所不在的交叉火力土匪们根本没有躲藏的死角。

    “放我走不然我就宰了她。”一个土匪急中生智将大刀横在了被撕破棉袄的姑娘的脖子上近乎绝望地大吼着。

    战场上的枪声停顿了下来正打得兴起的女兵们似乎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些不知所措。

    “砰”一颗子弹准确地擦着姑娘的耳旁飞过击中了土匪的脑门这个土匪大睁着双眼一声不吭地轰然倒地手还紧抓着姑娘的衣服把她也带了个跟斗。

    砰砰枪声又响了起来。

    妄图躲在被绑架的女人身后的土匪反倒死得更快吴铭做了表率女兵们射击起来更加无所顾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