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六十一章 兔子戴帽子

第六十一章 兔子戴帽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吴铭象征性地尝了尝徐萍姑端过来的饺子微笑着点了点头又走回到山洞中间。

    “感谢徐姑娘的一番心意大家互相品尝取长补短吗!”吴铭说着客气话示意大家都去意思意思。

    等了一会儿吴铭轻咳了两声“现在咱们继续刚才的节目希望大家能有人的忍耐力听我唱完这歌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女兵们笑着纷纷大声答应道只有徐萍姑和郭玲姝不知所以。

    道不尽红尘眷恋

    诉不完人间恩怨

    世世代代都是缘

    流着相同的血

    喝着相同的水

    这条路漫漫又长远

    红花当然配绿叶

    这一辈子谁来陪

    渺渺茫茫来又回

    往日情景再浮现

    藕虽断了丝还连

    轻叹世间事多变迁

    爱江山更爱美人

    那个英雄好汉

    宁愿孤单

    好儿郎浑身是胆

    壮志豪情

    四海远名扬

    人生短短几个秋啊

    不醉不罢休

    东边我的美人儿哪

    西边黄河流

    来呀来个酒啊不醉不罢休

    愁情烦事别放心头

    歌曲在洞里久久回荡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江山美人每个人也有她自己的英雄好汉。所以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一种。最朴素文字最简单的文字意象单单拆开看每一字每一词每一句都能够找到唐诗宋词元曲的韵味连起来又充满了最中国最古典的情意。

    论词小虫写出隐士的脱仁者的豁达智者的欲求。

    论唱吴铭虽然没有李丽芬的唱功能把女子的叹惋痴情唱出来但男儿的重情抛江山表达得还是比较彻底。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唱着唱着本来是有些玩笑的吴铭心头真的涌上了一丝淡淡的惆怅感悟远去的爱人就像缅怀逝去的青春一样的不可挽回。

    掌声热烈的掌声使吴铭暂时收起了伤感又回到了现实之中。

    “谢谢谢谢大家的掌声。”吴铭学着电影中打把式卖艺的样子向四周拱手致谢。

    郭玲姝瞪着惊讶的大眼睛望着吴铭呆了半晌故意翻了翻眼睛有些不屑地轻声说道:“唱得这么难听还这么得意。”

    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被吴铭听到了吴铭饶有兴趣地盯了她一会儿决定再逗逗这个小丫头弄点乐子。

    “既然大家喜欢那我就再说一个关于小白兔的故事让大家乐一乐。”吴铭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有一天小白兔在森林里散步遇到大灰狼迎面走过来上来“啪啪”给了小白兔两个大耳贴子说“我让你不戴帽子”。小白兔很委屈的走了。

    第二天她戴着帽子蹦蹦跳跳的走出家门又遇到大灰狼他走上来“啪啪”又给了小白兔两个大嘴巴说“我让你戴帽子。”

    兔兔郁闷了。

    思量了许久最终决定去找森林之王老虎投诉。

    说明了情况后老虎说“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要相信组织哦”。当天老虎就找来自己的哥们儿大灰狼。说道:“你这样做不妥啊让老子我很难办嘛。”说罢抹了抹桌上飘落的烟灰:“你看这样行不行哈?你可以说兔兔过来给我找块儿肉去!她找来肥的你说你要瘦的。她找来瘦的你说你要肥的。这样不就可以揍她了嘛。当然你也可以这样说。兔兔过来给我找个女人去。她找来丰满的你说你喜欢苗条的。她找来苗条的你说你喜欢丰满的。可以揍她揍的有理有据有节”。

    大灰狼频频点头拍手称快对老虎的崇敬再次冲向新的颠峰。不料以上指导工作被正在窗外给老虎家除草的小白兔听到了。心里这个恨啊。

    次日小白兔又出门了怎么那么巧迎面走来的还是大灰狼。

    大灰狼说:“兔兔过来给我找块儿肉去。”兔兔说:“那你是要肥的还是要瘦的呢?”大灰狼听罢心里一沉又一喜心说幸好还有B方案。他又说:“兔兔麻利儿给我找个女人来。”兔兔问:“那你是喜欢丰满的还是喜欢苗条的呢?”大灰狼沉默了2秒钟抬手更狠的给了兔兔两个大耳刮子。“靠我让你不戴帽子。”(以上摘自网络论坛《暴强的兔子》)

    这次洞里的人都有些迷惑皱着眉头回味着想明白这个故事到底是什么意思想说明什么问题。

    吴铭眨了眨眼睛突然厉声冲着正在思考的郭玲姝喝道:“说你为什么不戴帽子?”

    郭玲姝被吓了一跳瞪着迷茫的大眼睛瞅着吴铭嘴里嗫嚅着说道:“我我戴帽子?为为什么要戴帽子?”

    “不戴帽子你找抽啊!”吴铭恶狠狠地说道。

    “你你欺负人。”郭玲姝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站起身哭着跑了出去。

    徐萍姑尴尬地站了起来无奈地望着吴铭。

    “你去找她告诉她如果弄明白其中的道理再来找我理论。”吴铭摆了摆手。

    “你们明白了吗?”等徐萍姑追了出去吴铭转身问道。

    “有一点点明白可又很模糊说不清楚。”成晓怡挠了挠短头皱着眉头回答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吴铭苦笑着解释道“强者想欺负弱者总会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就象现在日本侵略中国一样寄希望于别人总不会让人满意。这么简单的道理却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的。”

    “只有使自己同样成为强者才有抗争和说话辩解的权力否则只能被大耳刮子狠抽。”沈敏点了点头苦有所悟地说道。

    “那您为什么欺负那个小丫头呢?看着怪可怜的。”胡青不解地问道。

    “看她悟性不错我才点拔点拔她。”吴铭吹着口哨坐了下来“要是换个废材我才懒得欺负她呢!下面该谁了别冷场呀2号2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