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一百二十八章直述心扉

第一百二十八章直述心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诚华目瞪口呆地看着姐姐把一个浑身脏兮兮、一脸傻领进了自己的屋里不禁疑惑地问道:“姐这是……?”

    “以后再和你说。”黄玉霜摆了摆手站在门口瞪起眼睛威胁道:“都给我离得远远的谁要是敢偷听偷看我可真开枪打。”说完咣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这是怎么回事呀?”黄诚华挠着脑袋想了半天对这个小表叔也没什么印象摇了摇头揣着满腹的疑问走了。

    一进屋吴铭便收起了白痴似的笑容挺直了腰板四下打量着屋内的陈设。

    “小表叔您坐呀!”黄玉霜脸上挂着一丝坏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黄玉霜一伸手吴铭便下意识地向后跳开满脸笑容地拱手“二小姐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别这么叫了也别这么笑着瞅我我害怕。”

    “哼。”黄玉霜坐到椅子上冷笑着“你也有害怕的时候真是让人惊讶万分哪!”

    “害怕。”吴铭边揉着胳膊边坐下来苦着脸说道:“这回是真的害怕了。”

    黄玉霜似笑非笑地仔细打量着吴铭半天才皱起眉头嗔怪地说道:“瞅你这身打扮活脱脱一个叫花子再流点大鼻涕就更象了。”

    “要能挤出来你当我不流啊?”吴铭摸了下鼻子自嘲地笑着“谁家没个穷亲戚呀再说我的衣服虽然破了点可没什么臭味不信你闻闻。”

    “切。”黄玉霜白了吴铭一眼“我让人给你找件衣服穿吧在这里你穿这身太扎眼了。”

    “带着呢!”吴铭拍了拍粗布包袱“土包子一个来到你这大宅门自然想得周到些。”

    “土包子?”黄玉霜轻轻摇了摇头“你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进里屋洗洗脸把衣服换了吧有什么事等你出来再说。”

    “好。”吴铭点了点头提着小包袱走进了黄玉霜的卧室。

    等了半晌也没有动静黄玉霜不禁冲着里屋说道:“你磨蹭什么呢?换个衣服这么长时间。”

    “换好了。”吴铭在里屋回答道:“二小姐我想用一下你的东西不知道可不可以。”

    “用什么东西?”黄玉霜奇怪地推开门走了进去只见吴铭正坐在梳妆台前对着她的化妆品呆。

    “你要用这些?”黄玉霜指着化妆品有些好笑地问道。

    “是啊!”吴铭点了点头“我稍微改变一下形象省得别人认出我。”

    “好啊!”黄玉霜饶有兴趣地坐了下来双手拄着下巴笑着说道:“客气什么想用就用吧!大男人化妆我还没看过呢!”

    “嘿嘿。”吴铭干笑了两声解释道:“是化装不是化妆你当我要涂脂抹粉哪。”

    黄玉霜迷离着眼睛痴痴地看着吴铭在自己脸上划着抹着那张普通的算不上英俊的脸在她的眼里似乎充满了无穷的魅力。

    “怎么样?”吴铭转过头笑着问道看黄玉霜没有什么反应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两下“嗨想什么呢?”

    黄玉霜清醒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抬头望着吴铭眉毛变成了粗重的扫帚眉眼角也有些下垂脸色变得有些微黄也不知道怎么涂的关键地方还有几颗子似的黑点。

    “挺好的。”黄玉霜点了点头强忍着笑“你还会这个真想不到。”

    “好长时间不用手有点生了。”吴铭端起脸盆“这都成了黑水了我去把它倒了。”

    “放下吧!”黄玉霜伸手拦住了他“哪有表老爷干这活的一会儿我让丫环倒了就行。”

    “二小姐你就别提这事了。”吴铭顺从地放下脸盆弯腰拾起自己的包袱转身走了出去。“这件东西还是放在外面吧!”

    “你刚才叫我什么?”黄玉霜沉下了脸教训道:“你自称是我的小表叔这称呼上也得变一下。”

    “那那叫大侄女儿。”吴铭试探地问道。

    “这么土的叫法你也好意思张嘴。”黄玉霜不满地撇了撇嘴“叫我名字玉霜。”

    “哦知道了。”吴铭敷

    答道。

    “认真点。”黄玉霜一本正经地说道:“来好好地叫要不出去就得露出马脚。”

    “这样啊!”吴铭舔了下嘴唇抬头叫道:“玉霜。”

    “嗯。”黄玉霜微微点了点头“瞅着我的眼睛多叫几声趁着这功夫咱俩好好练习练习。”

    “有这必要吗?”吴铭疑惑地问道。

    “当然有啦你想害死我吗?”黄玉霜很执着地说道。

    “哦。”吴铭无奈地点了点头。

    “玉霜。”

    “嗯声音再温柔一些。”

    “玉霜。”

    “眼光再柔和一些才象真正的亲戚。”

    “玉霜。”

    “再深情一些才象久别重逢的样子。”

    “玉霜。”

    “就这样多叫几遍。”

    “玉霜…玉霜……。”

    “嗯嗯……”听着吴铭一声声轻声呼唤望着吴铭深情的眼睛黄玉霜眼中都快滴出水来了脸红红的下意识地答应着浑身上下舒服得象飞上了云霄软软的没有了力气。

    “咳。”好半天吴铭才停了下来咳嗽了一声揉了揉酸的眼睛舔了舔嘴唇“好累呀让我喝口水先。”

    “我我给你倒。”黄玉霜眨了眨眼睛用手摸了摸烫的脸颊伸手去拿茶壶。

    “早知道当个小表叔这么累我就说是你表哥了。”吴铭边喝水边抱怨道。

    “少废话喝完水加紧时间练习。”黄玉霜不依不饶地嗔道“想当表哥等下回再说吧!”

    “唉。”吴铭叹了口气恳求道:“眼神就不用那么严格了吧我怎么感觉浑身起鸡皮疙瘩呢?再说表叔叫侄女好象不用这么含情脉脉的样子吧?”

    “表叔自然是不用这么叫。”黄玉霜狡黠地抿了抿嘴角强词夺理道:“小表叔就非得这个样子。”

    “那你要我叫到什么时候你才能满意啊?”吴铭无力地呻吟道“我来找你可是有正事的。”

    “让我满意可不容易。”黄玉霜用力捏着自己的手指直到白青了才鼓足勇气用细微的声音说道:“要是让你叫一辈子你肯吗?”

    对黄玉霜来说这样的表白就算是非常直接非常大胆了她的头低了下去红晕从脸上一直延伸到脖子。

    沉默了一会儿吴铭缓缓地开口说道:“你知道我是一个杀手在我的生活里不是杀人就是被人杀。我杀了不少好人也有不少坏人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厌倦了生存但我又鄙视自杀。”

    黄玉霜抬起头静静地倾听着。

    “那个时候我杀完人便去喝酒找女人疯狂地花着我用生命赚取的沾着血的脏钱。那时我真的成了一台机器机械地杀人机械地玩乐。对所有的事物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直到再一次遇见了我在孤儿院时的小朋友她已经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美人却还是象小时候那样地叫我‘铭铭’还是用那样纯洁善良的心地好好地对我。从那个时候起……………”吴铭自嘲地笑着仿佛又回到了以前难忘的时光慢慢地讲述着。

    “她和我说杀手虽然作为一种职业让很多人不齿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也未必不能成为上帝处罚邪恶的代言人。呵呵我知道她是在宽慰我………………”吴铭不停地说着自己的经历和想法直说到现在的情形还有对以后的希望。有时笑上两声有时苦闷地摇头就这么说下去直到屋里已经变得昏暗两个人却谁也没有去点灯的念头。

    “我是不是快成碎嘴的老婆婆了。”吴铭停了下来自嘲地笑着“原来我心里还有这么多的话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不过这么一说感觉这心里一下子畅快了很多。”

    黄玉霜就那么一直静静地听着定定地望着吴铭仿佛别的周围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只有吴铭才是她存在的理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