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一章 初至北平

第一章 初至北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937年7月29日北平被日本侵略者占领日伪政府于193年1o月12日将北平又改为北京。1945年日寇投降后又改为北平。(注:为了方便以后文中一律称为北平。)

    城头变幻大王旗北平北京就这样被改来改去默默地见证着历史的变迁。无论名称如何更改它的历史地位或者说在国人心目中的地位却无法动摇。

    从地理位置上说北平地处雄要北依山险南压中原若坐堂隍俯视庭宇。它为中原北方门户有人讲它是中国的“龙眼”所在。它面平陆负重山南通江淮北连溯漠可称得上是“财货骈集天险地利”。

    同时北平又是华夏文化的北端地带“一墙之外逼近大虏”它背靠南部广阔的汉文化区域是华夏文明的出击站从这里中华文明走向全国全国各地的精英文化汇聚于此在此碰撞、融汇。

    一身商人打扮的吴铭站在城下望着这座历史名城了会儿呆自嘲地笑着走进了城内。在小县城里还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现在的吴铭仿佛象一个群众演员置身于一部老电影的拍摄场景中一切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

    吴铭站在街角点上根香烟吐出了一个烟圈他不认识路考虑了一下放弃了伸手喊“TxxI”的念头随手将手中刚抽了两口的香烟扔了出去。

    一个只穿着小褂子的男人敏捷地向正在空中飞行地香烟跃身而去就象鱼跃出水面一般接住了这支香烟。。。香烟还在燃烧着他顺势就放在自己嘴边抽了起来。

    吴铭对他的身手惊叹不已那支香烟一秒钟之前还在自己嘴边上呢!看着那个男人抽着三炮台香烟是多么地惬意啊吴铭也看到了他身边的一辆似曾相识的车。不由得笑了起来。

    那个男人看着他。也嘿嘿地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黄得锈地牙齿。

    “一个烟鬼而且从来没去医院洗过牙……”吴铭作出了判断缓步向前走去“拉我到**路**店铺。”

    一个不大地小院子三间小房。便是吴铭新的住处了。这里原来是属于陈辉的房子可是在让出来的时候他却没有一点不舒服不仅仅是这位先生拿着黄小姐的印鉴更是因为他的兜里揣着吴铭刚刚给他的一根金条。要知道这座小宅子根本卖不上这个价钱。

    陈辉带着一丝谄媚地神情恭恭敬敬地站在吴铭身边“沙先生您看是不是再雇几个仆人?”

    “暂时不用。”吴铭摆了摆手在院子里走了两圈暗暗点了点头这里比较肃静最重要的是不显眼。而且周围的环境很适合逃跑。“嗯还是雇个人吧给我做做饭别的用不着他。”

    “好的。我去找个厨师明天就能到。”陈辉点头哈腰地答应道。。bsp;  “不用什么厨师。只要能做家常便饭就行我这个人没那么多讲究。”吴铭挥手打断了他“没什么事地话你就回去吧不用老往这跑。”

    “那个…那个女的行吗?”陈辉犹豫着问道。

    吴铭略微想了想回答道:“你看着合适就行我不懂这儿的规矩。”

    “要是要是还带着孩子呢?”陈辉的声音愈加低沉偷偷瞅了吴铭一眼。

    吴铭的感觉何其敏锐淡淡瞅了陈辉一眼把目光转到门口大车旁站着的一个中年妇女身上那个妇女低着头恭谨地站着穿着朴素的衣服身后有一个畏畏缩缩地小女孩正偷偷地探头向里面瞅过来。她们正在等着陈辉准备一起离开。

    “说吧她是你什么人?要你这么照顾。”吴铭冲着那个妇女稍稍扬了扬下巴“要是我猜得对的话?”

    “不瞒先生她是我苦命的妹妹。”陈辉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兵荒马乱的年月死了男人前来投奔我原先还能在这看着点宅子可现在要是跟我回去嘿嘿不怕您笑话我那口子确确实实有些让我为难。”

    吴铭仰脸望着天空半晌才微微点了点头“那就先住在旁边地那间小屋子吧如果她不害怕……”

    “谢谢先生谢谢先生。”陈辉感激不尽的连连躬身行礼“这年月日子过得艰难谁笑话谁呀等我找好了地方就把我妹子接出去。小说网”他直起身子冲着外面地中年妇女招了招手将她唤到跟前把事情讲了一遍。

    吴铭看到中年妇女的脸色露出了一丝难堪无奈的神色随后又恢复了正常向他行了个礼眼角瞟了下正扒着院门的小丫头。

    “这是五块大洋。”吴铭掏出钱递了过去“柴米油盐菜蔬禽肉你看着买花完了再找我要。至于工钱…”吴铭把询问的目光投向陈辉。

    “有口饭吃有间屋住哪还敢要工钱。”陈辉在一旁苦笑着说道:“沙先生您的心肠实在是太好了。”

    看着人都走了吴铭关紧房门仔细地在屋内审视了一会儿方才打开手提箱拆开夹层将驳壳枪、消音器还有几本特务证取出来又掀开炕席用匕挖出两块砖将东西藏了进去。

    房子很简陋但是收拾得非常干净屋内的炉子已经被陈辉的妹妹点着了。北平的民居房子大多是矮矮的一所四合房四面是很厚的泥墙;上面花厅内都有一张暖炕一所回廊;廊子上是一带明窗窗眼里糊着薄纸薄纸内又装上风门另外就没有什么了。棉门帘一挂上屋里暖炖炖的。

    将一本特务证一把手枪贴身装好吴铭长出了一口气仰躺在炕上微闭上眼睛用手轻轻揉着因为抹了胶水而有些不舒服的眼角静静地思考着以后的事情。

    军统的那个联络点他还暂时不想去谁知道军统给安排了个什么样的草包没有什么帮助别反倒把自己给暴露了。

    明天先去那个什么中学把自己的小舅子找到再说难道还要押着他到上海吗?吴铭开始有些头痛了。要不先让他留下来带着自己熟悉熟悉北平的大街小巷现在两眼一抹黑实在是有些不安全连跑路都可能跑进死胡同根本没法玩吗!

    先适应再行动。吴铭先要做的就是先安定下来尽量适应在北平的生活习惯如果可能还要与房子周围的邻居们熟悉并搞好关系这样才不引人注目。留下陈辉的妹妹和孩子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如果因此就将吴铭看成一个慈悲心肠的家伙可就是太天真了。

    身体一放松几天来的劳累和奔波便一齐向吴铭压了过来他的脑袋开始有些昏沉进入了似睡非睡的状态。

    院子里的响动让吴铭警觉地睁开了眼睛迅跳下了炕透过窗纸上的小孔向外看去。

    原来是陈嫂买完东西回来了肩上扛着两个粮食袋子胳膊上挎着篮子里面是一些蔬菜身后跟着那个淌着鼻涕的小丫头。

    向吴铭的屋子望了望陈嫂转身进了厨房不大一会儿里面响起了轻微的声音。

    吴铭略微想了一下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径自向厨房走去想看看饭菜什么时候能做好他有些饿了。

    “沙先生。”陈嫂见吴铭走进来连忙停下手中的活计垂下双手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小丫头则呲溜一声躲到了她的身后。

    “哦我有些饿了想看看饭什么时候能做好。”吴铭摸了摸鼻子笑着问道。

    “很快便好很快便好。”陈嫂稍有些慌乱手不自然地捏了捏衣角。

    “和面要做什么?”吴铭指了指面盆饶有兴趣地问道:“怎么这么少好象不够吃呀?”

    “送行饺子接风面我准备给沙先生做肉丝热汤面。”陈嫂低垂着头轻声说道:“这些是给您做的我们不吃这个。”

    吴铭皱了皱眉明白了地话中的意思她们名义上是雇的佣人当然不好和自己吃的一样了。

    “多做些吧!”吴铭轻轻用手指敲了敲面盆“以后也是一样不用做两种饭菜省得省得浪费柴火。”吴铭终于找到了一个自认为合理的借口随后又补充道:“平常打扫打扫院子……反正你自己看到有活就干吧当然我是不会再给你工钱的。”吴铭来到这个时代已经有些日子了眼睛相当敏锐这个陈嫂是个外柔内刚的女人平白无故受了好处肯定会有别的什么想法吴铭这样说的目的便是让她能够比较心安地接受。

    “还有我的屋子不用你收拾我不说话你也不要进去。”走到门口吴铭略停了下脚步张嘴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