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二章 送礼的槛尬

第二章 送礼的槛尬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放学了学生们三三两两背着书包走出了学校大门。北平**中学由美国基督教公理会创建是北平近代最早引进西方教育的学校。和其它中学有所不同的是学校对学生的衣着都有统一要求规定“学生衣着要庄重朴素在校要穿学衣---深或浅色的蓝布大褂上体育课要换操服。”学校还有各项具体的纪律要求例如在操场上走路不能穿硬底鞋在院内走路不能践踏草坪等等。看来学校很注意从各方面具体培养、训练学生形成良好的纪律习惯。

    吴铭扔掉了手中的香烟从倚靠的大树上直起了身子他看见了自己的小舅子黄诚华走出了校门边走边和身边的一个同学说着什么。

    这个臭小子跑回北平并没有和黄家遗留的店铺联系也不知道现在住在哪里?吴铭轻轻地走了过去看着黄诚华与同学告别后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

    黄诚华回过头惊讶地看着吴铭“你是谁?”

    吴铭笑吟吟地瞅着他也不说话。

    “救命啊!绑架啦!”黄诚华愣了一会儿突然高声喊叫起来。

    吴铭脸立刻变绿了搞什么呀不认姐夫也就算了怎么还把自己当绑匪了。

    “我是你姐夫乱喊个屁。”吴铭一把拉住黄诚华瞪着眼睛说道顺便瞅了瞅围过来的人又低声强调道:“王不四我是王不四。电 脑 小说站http://bsp;  紫禁城护城河对面的紫禁城显露着它曾经辉煌的影子。城墙边地杂草却掩饰不住那斑驳的破败萧瑟的气息压抑着行人的脚步让人止不住出无奈地叹息。

    “你为什么就不听你姐姐地话呢?”吴铭坐在石凳上。教训着黄诚华。“你能担起什么责任?象那座皇城你能让它重新焕出光彩吗?”

    “您也不能。”黄诚华歪着头不服气地说道:“我只想念完书尽一个中国人的责任这样有错吗?非要把我带到那边去饱食终日空虚的生活我过够了。”

    吴铭被噎得翻了翻白眼没想到这个小孩子还有倔强的一面。

    “念完书倒是可以商量。”吴铭缓和了下口气。拍了拍黄诚华的肩膀“不过你不要再与什么抗团来往那是大人的事情你一个小孩子不要瞎掺合。”

    “我已经不小了。”黄诚华刚想争辨几句。吴铭已经举手示意他停止。

    “我懒得跟你废话。”吴铭皱着眉头毫不客气地说道:“你的安全我要对你姐姐负责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把你绑到你姐姐那里让她来教训你。”

    黄诚华有些害怕地低下了头嘴里轻声嘟囔着什么。

    吴铭摇了摇头站起身。说道:“走吧领我去你那个同学家这些日子你恐怕还得呆在那里给人家添了麻烦。怎么也得表示表示谢意。”

    黄诚华懒懒地点了点头瞟了吴铭一眼。说道:“你穿这身西服还真不错。”

    “挺帅吧!”吴铭不由得挺了挺胸说道:“今天刚买地我的体型非常标准要不就得去定做了。”

    “你是怎么弄的样子变了些。”黄诚华饶有兴趣地问道:“我想学教教我好不好。”

    “想学吗?”吴铭莫测高深地一笑“那你就得乖乖听话我的本事你是知道的想学什么都没问题。”

    吴铭郁闷地站在门前挠着脑袋反反复复地看着门牌号确认自己没认错后费力地咽了口唾沫。这世界还真是小啊吴铭心里骂道如果自己地脑袋没有问题的话这个地方应该就是军统和自己约定的联络地点。没想到暂时不想见面却是在这种情况下碰上啊!

    黄诚华看着吴铭怪异的样子也猜不透到底是怎么回事摇了摇头上前按响了门铃。

    一个女仆把吴铭让进屋里告诉吴铭主人马上就到请稍候一下并且为吴铭倒上了咖啡。

    吴铭轻呷了一口香浓的咖啡惬意地微微闭上了眼睛并且还摇着头出了极为感慨的唏嘘声。多长时间了自从来到这个时代这还是第一次喝咖啡真是舒服啊!

    “你同学的老妈应该会喜欢我挑选出来地礼物吧!”吴铭很随意地问道:“虽然年代久了点商标也有些黯淡但这香水瓶的外观很别致而且香型很优雅很适合……”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打断了吴铭他回头望去一个年轻女子正沿着楼梯慢慢走下来身上靛蓝色的旗袍勾勒出动人的身段。一路看小说网bsp;  吴铭站起身微笑地望着这个年轻女子心里惊叹道长得真年轻啊看不出孩子都有十几岁了。

    “沙先生您好。”她走到吴铭面前带着甜美地微笑伸出了小手。

    “徐夫……”吴铭也伸出手。

    “这是我同学的姐姐徐珍珍女士。”黄诚华抢着介绍道眼里闪出了恶作剧地快意。

    “哦徐女士你好。”吴铭愣了一下原来是姐姐不是老妈啊怪不得这么年轻呢!

    说了两句客气话两个人坐了下来黄诚华借口要做作业上楼找他的同学去了临走时还偷偷地冲吴铭眨了眨眼睛。搞什么呀?神神秘秘的。吴铭收回目光冲着徐珍珍说道:“诚华还要打扰贵府一段时间我这个当表哥的实在是没有时间照顾他那个不知方不方便。”

    “没有问题。”徐珍珍点了点头“其实要说打扰实在是有些客气了自从家母去世后我那弟弟便有些抑郁。”徐珍珍的脸色有些黯然“自从诚华在这里住下他倒变得开朗了些。”

    家母去世?吴铭皱了皱眉头意识到有点问题怪不得黄诚华刚才的表情怪怪的原来是耍了我一道。

    吴铭难堪地轻咳了一声望着桌上的礼物有些犹豫拿来了便送他咬了咬牙看我以后怎么收拾那个臭小子小舅子竟敢让姐夫给单身女人送香水哼好在都装在盒子里你总不好意思当着我的面打开吧。

    “那个实在不好意思。”吴铭咧着嘴带着一丝苦笑将礼物送到了徐珍珍面前“初次拜访也不知道徐珍珍小姐喜欢什么?这是诚华挑选的礼物呵呵嘿嘿。”

    “沙先生客气了。”徐珍珍接过礼物突然开口问道:“沙先生是喜欢中国的传统礼节多一些还是喜欢西式礼节呢?”

    “西式比较随便不象传统那么死板我…”吴铭突然现自己又犯了个错误。“明白了。”徐珍珍笑着打开了礼品盒目光在里面的东西上注视了片刻抬头瞅了吴铭一眼伸手拿起那瓶香水打开盖子轻轻闻了闻。

    吴铭无声地叹了口气用自认为人畜无害的笑容望着徐珍珍。

    “瓶子很别致香味也很优雅。”徐珍珍笑着点头话里有话地说道:“谢谢沙先生了没想到诚华小小年纪懂得还真不少您说是吗?”

    “是啊!是啊!”吴铭连连点头附和道:“现在的小孩子真是了不得不得了啊。”

    “小混蛋敢阴你姐夫看我告诉你姐让你姐扒了你的皮。”吴铭回头望了望小洋楼恨恨地嘟囔着。

    在徐珍珍家呆了一会儿吴铭还是告辞而出至于对暗号他认为现在还没有这个必要以后再说吧!

    坐着黄包车吴铭回到了自己的小院瞅瞅四下无人翻墙跳了进去却现厨房里还亮着灯天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呢?

    “娘我饿。”小丫头趴在桌子上可怜巴巴地说道。

    “再等一会儿吧乖啊!”陈嫂放下手中的针线和颜悦色的哄道:“沙先生没回来咱们可不能先吃给东家留下剩饭剩菜象什么话?”

    “他今晚要是不回来呢?”小丫头舔了舔嘴唇怯怯地问道。

    陈嫂想了一下无奈地摇了摇头“再等等吧乖啊!”

    吴铭摇了摇头轻声轻脚地又翻墙跳了出去伸手敲响了院门。

    “沙先生您回来了。”陈嫂打开房门恭谨地垂手站在一旁“我这就给您热饭去。”

    “不用了我在外面吃过了。”吴铭笑着摆了摆手“以后我要是回来晚了就是在外面喝酒了你们就不要等我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