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三章 忍者?

第三章 忍者?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陪都!重庆的新名字这个新名字让重庆从1938年的11月开始被全世界所瞩目。中国的国民政府从此就在这里办理国家大事。政府卷宗、艺术藏品、工业机器……它们从日本人的炮火下被抢救出来堆到了重庆这块小小的地盘上。

    数不清的难民也涌向了这里交通工具是现如今最抢手的东西它们顺理成章地被达官贵人们优先占用。大街上突然响起了南腔北调的声音街头巷尾贴着一条条标语:“好男去当兵!”“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蒋委员长万岁!”

    一辆福特牌小汽车行驶在泥泞不堪的大街上不时溅起一些泥水到路边正跑着的黄包车夫身上。这些黄包车夫似乎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并不侧目抗议。他们也没有时间理会这个因为黄包车夫实在是太多了他们几乎是成串成串地跑在大街上。

    “他还没与我们的人联络吗?”坐在车上的一个圆圆脸的男人放下手里的文件皱着眉头问道。

    “是的郑主任。”旁边的一个副官模样的军人答道停了一下他又开口说道:“不过是一个草莽杀手而已没必要如此看重他吧?”

    “错了。”郑介民摆了摆手敲了敲膝盖上的文件“他不仅是一个杀手还是一个非常有头脑的杀手击杀重兵护卫下的鬼子司令还能轻松地全身而退。自问军统中还真没有这样的人物他的聪明和机智才是我看中地。bsp;  副官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主任说的是。要是普通的杀手咱们可是不缺。”

    “把悬赏价目给北平过去。”郑介民突然笑了起来两只长长地耳朵很厉害地抖动着就象是一对情地老鼠急不可待地要扑向对方“他得到钱。咱们得到功绩。各取所需好歹他也算是咱们军统的人员尽管他没有明确地承认。”

    “明白了。”副官笑着点了点头。

    “诚华今天休息你要干什么去呀?”徐珍珍看着黄诚华说道。

    “姐今天我要陪表哥在城里转一转。”黄诚华说道:“那个。让小新也一起去吧!”

    徐珍珍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也好我让老蔡跟着吧这样我也放心一些。”

    “不用了。姐你是不了解我表哥。”黄诚华笑着说道:“有他一个人就够了人多了反倒麻烦。”

    “他很厉害吗?”徐珍珍笑着看了看黄诚华“再厉害不是也被你骗了呵呵想起他那天的样子就觉得有趣。”“好了你们去吧!”徐珍珍冲着黄诚华和徐伟峰摆了摆手。“要听话别给沙先生添麻烦。”

    站在二楼的窗口徐珍珍看着吴铭领着两个孩子上了黄包车才坐了下来。一路看小说网bsp;   “我知道你已经到了北平。”徐珍珍突然恨恨地拍了下桌子“躲着不过来联络。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瞧不起我是不是?”嘟囔了几句她又想起了刚刚收到的电报呵呵还是个见钱眼开的家伙你到底是个什么样地人呢?真的是很期待和你见面呀!王不四!

    吴铭却不知道有这么多人在惦记他此时他正坐在黄包车上兴致勃勃地听着黄包车夫在给他介绍北平的情况。

    这个黄包车夫今天很兴奋这位先生包了他的车给的钱是他五、六天才能赚到地所以他一边跑着一边不断地说着极力想让吴铭等人高兴。

    “北平真大啊!”吴铭不由得出了慨叹“看来得多过些日子才能了解个大概。”

    “先生您说的是。”黄包车夫接着吴铭的话说道:“我对这里的大街小巷熟悉得很您要想逛就叫我吧给您打八折。”

    “呵呵。”吴铭笑了两声这个黄包车夫看上去很瘦长长的脖子伸出衣领一串串如同油泥般的汗珠挂在这只细长的脖子上吴铭不禁有些替他担心这根细细地脖子会不会在一阵奔跑之中被折断呢?

    徐伟峰坐在车上开始稍有些腼腆或者说有些忧郁黄诚华则显得很高兴说说笑笑指指点点到后来徐伟峰也变得开朗了一些脸上带上了笑容甚至还悄悄地和黄诚华说了几句悄悄话。bsp;  “今天中午想吃什么?”吴铭笑吟吟地说道:“两个小家伙是不是在商量什么坏主意?想再整我一把啊!”

    “哪有啊!”黄诚华叫屈道:“上次纯属意外我哪知道送礼还有那么多讲究。”

    “你不知道就见鬼了。”吴铭轻轻在黄诚化头上敲了一下“害得我下不来台幸好我机智灵活随机应变巧妙无比地把事情化解了。”

    北平以其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而闻名中外。这座东方古都荟萃的名胜古迹无论其数量还是其价值都堪称全国之冠也为整个世界所瞩目。以雄伟壮观的故宫为代表地古代宫殿建筑群、以充满王族风范的颐和园为代表地皇家园林、以中国规模最大的坛庙建筑群天坛为代表的坛庙寺观以及数不胜数的古塔石刻、名人故居……让吴铭深深地惊叹。只是那些不时见到的矮小的日本鬼子让他很是不爽。

    中午到全聚德的烤鸭店里品尝品尝正宗的北京烤鸭三个人又来到了前门的大石栅两个小家伙手里拿着零食在货摊前钻来钻去倒让吴铭有些紧张。

    “小弟你挑的这件东西很好爹爹会喜欢的。”一个熟悉的女音突然传入了吴铭的耳朵。

    “姐姐说好那就是好了。”一个稚嫩的男孩子的声音随后传来。

    吴铭微微皱了皱眉装作无意地用的中装零食的纸袋遮住了半张脸用眼角瞟了一眼正背对着自己的两个人证实了自己的判断后悄悄绕了过去。

    洪月他的仇人正和蔼地和一个象黄诚华年纪差不多的小男孩挑选着东西。身边还有四个保镖似的大汉洪月丝毫没有注意到吴铭的存在虽然吴铭简单地化过装但谁知道这个恨他恨到骨子里的女人会不会认出来呢还是先溜为妙。

    或许是逃得有些匆忙吴铭的身体撞上了一个人触碰的感觉让他不由凛然一惊。

    被撞的是个穿着很普通的汉子他瞅了瞅吴铭哼了一声向前继续慢慢地走着象一个普通人一样左瞧右看着旁边的货物。

    吴铭在黄诚华和徐伟峰后面停下了脚步脸上是平和的笑容目光却偏向了别处。

    人很多但吴铭锐利的目光还是很快便锁定了跟在洪月身后的三个人他们绝对不是洪月的保镖而且刚才触碰的感觉不能不让吴铭心生警惕根据形状那个家伙的身上分明是一把只有日本忍者才惯用的手里刀吴铭对自己的感觉和判断可是很有信心的。

    看这三个人鬼鬼祟祟的样子分明是在暗中跟踪洪月难道洪家和日本人翻脸了。吴铭百思不得其所抬头望了望洪月渐渐远去的身影不由得紧紧皱起了眉头。

    回家的路上吴铭看着两个小家伙还在不住地往嘴填着零食暂时收起了心中的疑惑有些好笑地问道:“怎么样玩得高不高兴。”

    “好不错。”黄诚华口齿不清地表达着自己的心情“跟您在一起玩得就是过瘾。”

    “我要是没事每个礼拜天都领你们出来玩怎么样?”吴铭用手轻轻抹去徐伟峰嘴边的食物碎屑笑着说道。

    “好好啊!”黄诚华笑逐颜开连徐伟峰也笑着连连点头。

    “好是好只怕徐小姐不同意啊!”吴铭揉了揉太阳穴有些遗憾地说道:“看看你们俩都快吃成花脸猫了这衣服也不知道在哪蹭的脏兮兮的。”

    黄诚华挠了挠脑袋和徐伟峰互相瞅了瞅不由得都笑了起来。

    “呆会到了门口我就不上去了。”吴铭想了想“你们先酝酿酝酿准备挨一顿臭骂吧!”

    手里刀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武器呢?难道真的是什么日本的忍者?吴铭躺在炕上久久不能入眠。对于忍者吴铭倒不害怕不过是身手比较好的一些武士而已那些高来高去、幻影法术之类的纯粹是胡扯。不过这样很少露面的藏在黑暗中的家伙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他想着想着渐渐迷糊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