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绑架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忍者简单的解释就是在古代日本一种受过特殊机构施以特殊“忍术训练”而产生出来的特战杀手、特战间谍。忍术的武功来自柳生流剑派、宝藏院流枪术。但是忍者对这些武功做了很大改进使它们成为短刀短枪的用法以便适合在狭窄的场所作战。

    被传得神乎其神的所谓隐术其实也只是训练到手脚异常灵敏纵跳奔跑能力很强在人未现他时忍者便已一纵即逝了。这项在中国武技中冠以飞檐走壁称之实是靠长期的跳、抓、登、越功夫才练出来的。由于忍术高手诡秘的行动隐匿的行踪人们又称忍术为“鬼术”、“无形术”。

    忍者的工作主要是进行秘策、破坏、暗杀、收集敌方前线情报、搅乱敌方后援基地……等种种谍报活动。由于生前必须隐姓埋名过着终生见不得天日的生活;更不能留下只言片语。

    一群没落的见不得光的垃圾吴铭冷笑着检查了一下枪支武器穿上了“工作服”迈步走了出去。

    狡兔三窟在这三天里吴铭一个人在北平城里又转了转租了一间破烂不堪的房子每天一大早便来到这里有时化装成肮脏的乞丐有时化装成商人或学生模样开始跟踪那几个可疑人物。

    这三天里的北平也不平静有两位巨商大贾的亲属被不明身份的人所绑架勒索闹得有些人心惶惶有些身家的都不约而同减少了出门地次数或者加强了保镖的力量。http://bsp;  洪家大宅门前化装成乞丐的吴铭背着一个破布包袱懒洋洋地走过。远处一个探头探脑的家伙落进了他地眼里。嘿嘿这几个家伙还挺耐心地吗?

    经过两天的跟踪观察吴铭现这些家伙除了那个象是忍者的日本人以外都是中国人隶属于一个神秘的组织。城内的落脚点不过是一个不太大的四合院。而且这两次绑架案都是出于这伙人之手。这便是吴铭这两天来的收获他对此并不满意所以今天他要打草惊蛇探寻出更多地秘密。

    “大爷赏点钱吧!”吴铭冲着监视洪家的那个男子伸出脏兮兮的手。

    “滚开。”那个男子瞪着眼睛厌恶地瞅了吴铭一眼“臭要饭的。”

    “可怜可怜赏点钱吧!”吴铭收回了手。锲而不舍地继续靠近。

    “妈了个巴子。”男子大怒挥手便要打。

    高高扬起的手停在了空中又无力地落了下来他难以置信地低头看着胸口一根暗黑色地钢锥正缓缓地拔出来。半块馒头塞进了他大张的嘴巴里。

    “谢谢大爷谢谢大爷。”吴铭冲着倚靠在墙上的尸体连连道谢踢沓着鞋向远处另一个监视的家伙走去。

    “谢谢大爷谢谢。”不一会儿远处又传来了吴铭真诚的道谢又一具尸体在慢慢变冷。-小-说-网

    吴铭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向着最后一个目标走去。很久没有这种光天化日下杀人的刺激了他地眼睛闪着寒光右手握住了手枪。

    洪家的大门突然打开了一辆马车缓缓驶了出来。拐了个弯上了大道。

    最后一个监视的男子探头瞅了瞅。有些疑惑为什么前面的同伴没有任何反应不禁转头望着走过来地吴铭露出了警惕的神色。

    吴铭满是泥污地脸上突然咧嘴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卟”一声轻响子弹在这个家伙的额头开了一个小血洞。

    走出了很远吴铭听到后面传来了路人的惊叫轻轻地摇了摇头他加快脚步转过了两个小巷消失在人群之中。

    “洪家已经觉察了?”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日本人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说道:“可不曾听说他家还有如此的高手能干净利索地干掉你三名手下呀?”

    “不管是谁干的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今井武夫下意识地摸了摸身上的手里剑说道:“今夜便将那两个人质带到城外吧在那里有新右卫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桥本太郎想了一下点了点头“那就做好准备今天晚上多派些人手护送。”

    “洪家的事怎么办?”今井武夫询问道:“那个小子还在前面等着呢说下午有个机会要求咱们配合行动。小说网”

    哼哼桥本太郎鄙夷地冷哼了两声“无能而又贪婪的家伙那就先帮他一把以后再把他榨干。”

    吴铭已经换了装束眼睛上还带了个眼罩变成了一个独眼龙正坐在街角的茶馆里磕着瓜子喝着茶水听着评书可眼角却不时瞟向远处的大院门。

    杀完三个人之后他便等在这里静静地看着这帮人有什么反应。让他微感到意外的是刚才偷偷摸摸进了院子的那个年轻人他是认识的。在洪家交赎金的时候那个用怨毒的目光瞅着自己而被自己狠狠折辱一番的那个家伙。

    有趣啊洪家的这个小子跟绑匪混在一起难道想吃里扒外看上了洪家的财产。吴铭微微地笑着眼角的余光看到那个院子门开了条缝有人探头看了看又缩了回去不大一会儿那个可恶的小子走了出来低着头快步离开。

    吴铭随手扔下茶钱打了个呵欠慢悠悠地跟着他见这个小子叫了辆黄包车吴铭也伸了伸手。

    高贵典雅的香格里拉餐厅内几个身材高大的白俄侍女端着盘子来回穿梭周强恩有些坐卧不安地频频望着门口。按辈份算他应该是洪月的表哥和洪山一样在洪家年青一代中算是比较出色的人物特别是洪山死后洪家直系中只剩下了洪月和一个年幼的弟弟洪河周强恩便有些不安份起来盯上了洪家偌大的家业如果把洪河干掉再娶了洪月以女婿的身分继承洪家便顺理成章了。因为他与洪山都在满州特务学校学习过所以才会与这个绑架团伙搭上关系来个借刀杀人。

    而这个绑架团伙的幕后黑手确实是日本人的组织它的名称大家也不陌生就是臭名昭着的黑龙会。黑龙会作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爪牙在国内鼓动和唆使日本的中小企业家和平民百姓为日本法西斯侵略政策服务。在东北黑龙会与日本军方合作参加所谓“土地开”计划种植鸦片既赚取了额利润又毒害了中国人民削弱了中国人的反抗力黑龙会由此每年给日本国库带来了3亿美元的收入这在当时是很大的数字。为了搜刮民财黑龙会还与日本宪兵和谍报机关配合进行绑票行动。他们绑架的对象主要是那些富有的中国人、俄国人和犹太人。他们往往不直接出面而是雇用中国或白俄土匪具体实施。勒索的钱财一部分作为黑龙会的经费一部分提供给军方使用。

    吴铭坐在角落里慢条斯理地吃着西餐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门一开洪月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四个体形魁梧的保镖看来最近的绑架案也让洪家提高了警惕。

    “阿月。”周强恩赶紧站起来满面笑容地迎了上去随后又有些诧异地问道:“小河怎么没来?”

    “这几天外面不平静我爹让小河在家里好好待着。”洪月说道。

    “这样啊!”周强恩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随后又笑着说道:“听说这部电影很好看的小河不来真有些可惜。”

    “过两天再看也不迟。”洪月笑着回答道:“对了什么时候去呀?”

    “还有些时间在这坐会儿喝杯咖啡吃点西点吧!一会儿有个朋友还要过来给我送东西呢!”周强恩殷勤地让着座。

    洪月点了点头坐下随便点了几样东西。

    周强恩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暗暗冲旁边座位的两个男人点了点头。

    其中一个男人站起身走出了餐厅站在门口看似无意地活动了一下胳膊随后又走了回来。

    不大一会儿又有两个男人走了进来在洪月和周强恩不远处坐了下来。

    “阿月我出去看一下那个朋友怎么还不来呢?”周强恩装模作样的看了下手表说道。

    “去吧!”洪月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继续品着咖啡。

    吴铭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付完帐转身出了餐厅在不过的地方悠然地点着了香烟。

    “救命啊绑架啦!”外面突然传来了周强恩的呼救声洪月赶紧放下了咖啡带着四个保镖冲了出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