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六章 护花使者

第六章 护花使者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桥本太郎面无表情地被吴铭绑得结结实实因为他一点也没反抗非常地配合吴铭不禁赞赏地点了点头戏谑地说道:“很乖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比较愉快。”

    桥本太郎嘴角动了动把脸转向一边还是一声不吭。

    吴铭嘿嘿一笑拉开车门让他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转身向洪月走去蹲下身子瞅着洪月的眼睛伸出一根食指轻轻晃了晃“不叫不闹乖宝宝你也是个聪明人明白?”

    洪月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ok。”吴铭满意地点了点头伸手拿下堵嘴布又将绳子割断转身走回了车里。

    洪月揉着酸痛的手臂突然听到车子动的声音急忙跑了过去腿还麻着差点摔了个跟斗。

    “王…”洪月刚叫出一个字便被吴铭凌厉的目光瞪了回去费力地咽了口唾沫洪月有些艰难地说道:“这位大侠能不能先送我回家送佛送到西您行行好。”

    吴铭皱了皱眉头挥了挥手说道:“先上车再说。”

    汽车开出了很长一段路缓缓地停了下来吴铭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歪着脑袋对桥本说道:“聪明人该你的了咱们走哪条路呢?你知道我想去什么地方?”

    桥本太郎翻了翻眼睛冷冷地说道:“聪明人想活得长远一些便要少说话。”

    吴铭摸了摸鼻子饶有兴趣地瞅了瞅桥本轻轻摇了摇头。一路看中文网“这里不太安全我带你到别的地方教你怎么做一个真正的聪明人吧!相信凭这块比较特别的车牌子到哪去都比较方便吧!”

    不大一会儿车子又重新启动了。桥本太郎被堵上嘴巴塞进了后备箱。洪月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充当起向导来。

    “谢谢您。”洪月微微低下头轻声说道。

    “不用学蚊子叫他在后面听不到地。”吴铭注视着前方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谢谢您王大侠。”洪月稍微提高了声音“要不是您。我恐怕……”

    “算你命好我本来是想对付这几个日本人的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吴铭嘴角翘了翘似笑非笑的表情让洪月很郁闷“你准备怎么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那个…”洪月犹豫了一下。没想到吴铭这么直白或者说这么势利。

    “呵呵等想好了再说不迟。”吴铭好象很大方地样子岔开了话题“知道自己是怎么被绑来地吧?”

    “我还不傻。”洪月的眼中射出了寒光“想明白这件事情也不难没想到他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幸亏没把小弟带出来。”

    过了一会儿洪月见吴铭没有答话只是专注地看着前方勉强笑了笑。说道:“您在哪学的车开得不错。”

    “还用学吗。一路看中文网给狗挂块大饼都能开。”吴铭随口答道说完又皱了皱眉觉得这话好象有些不妥便又解释道:“这话有问题你就当没听见吧!”

    洪月轻轻地笑了起来饶有兴趣地瞅着吴铭。

    “看吧看吧!”吴铭满不在乎地说道:“从侧面看我是不是很帅很迷人啊!”

    洪月无可奈何地扭过头去手捂着肚子想笑又强憋着。

    “笑吧笑吧!”吴铭继续说道:“相逢一笑泯恩仇下次见面我还是你的杀兄仇人。”

    洪月的神情变得有些黯然轻轻叹了口气指了指前面“向右拐吧!”

    车子出了城又开出很远停在了一片荒地的边上。吴铭跳下车对洪月说道:“你在车上等一会儿我训练训练那个日本人。”

    “不。”洪月很坚定又很简捷地拒绝道:“我不会碍事的。”

    桥本太郎还是那副又臭又硬地表情坐在地上一言不。

    “太聪明的家伙是会短命的。”吴铭笑呵呵地瞅着桥本“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只要老实回答几个问题我可以不杀你。”边说边示意洪月转过身去走得远一些。

    桥本象没有听到一样默不作声。

    “噗”吴铭左手的钢锥突然刺入了他地大腿剧烈的疼痛使得桥本张嘴欲喊下巴又遭到了吴铭右拳的猛击难听的牙齿碰撞声音过后桥本嘴巴上流着血痛苦地喘息着几颗碎裂的牙齿掉在了地上。。bsp;  “你得忍着别叫。”吴铭慢慢地拔出钢锥用冷酷的声音和剧烈的疼痛压迫着桥本地神经。

    “明白吗?”钢锥又一次扎进了桥本的身体。

    “你的组织叫什么名字?”吴铭紧紧的盯着桥本地眼睛“其它的落脚点在哪里?”

    桥本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剧烈地疼痛让他的身体有些颤抖汗水顺着下巴不停地流了下来。

    “你的姓名?”吴铭换了个问题钢锥又一次扎进了肉里。

    “别费劲了。”桥本突然睁开了眼睛脸上还带着嘲弄的笑用模糊的声音说道:“卑贱的支那人大日本帝国的精英是不会向你屈服的。”

    “你的中国话说得不错。”吴铭冷笑着站起身猛地一脚踢在桥本的脸上“我讨厌你的脸笑得象哭一样。”

    桥本的脸上血肉模糊躺在地上唧唧呱呱的用日语说着说完以后望着吴铭出了一阵阵诡异的闷笑。

    “走吧我送你回家。”吴铭走到身子不停颤抖的洪月旁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洪月答应一声快步向前走去看来虽然背转了身子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刺激。

    “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残忍。”边开车吴铭边淡淡地笑着仿佛刚才什么也没生一样。

    “有点。”洪月轻声答道怯怯地看了吴铭一眼。

    “这些日子不见你变了不少。”吴铭歪头瞅了洪月一眼“是不是要嫁人了原来那股子野性都藏起来了。”

    “才没有。”洪月使劲摇了摇头“兴许是上回出事后关在家里太久的缘故吧不过您的嘴倒是一点没变尖酸刻薄。”

    呵呵吴铭咧嘴笑了两声“回家以后该怎么说想好了没有。”

    “想好了。”洪月的目光投向窗外“肯定不会把您说出去的。对了刚才那个日本人唧唧呱呱地说了什么我离得远没听清。”

    “他以为我听不懂日本话。”吴铭的眼睛眯了眯从兜里掏出桥本的证件递给洪月说道:“原来他们是黑龙会的他说会有人替他报仇的名字好象叫新右卫门。”

    “黑龙会是个很大的组织与日本军方有着密切的联系。”洪月收回目光有些担心地说道:“你还是小心一些吧毕竟你是单身一个人。”

    “小心的应该是他们。”吴铭冷笑着“正因为我一个人更加会让他们难以防备。”

    洪月笑着点了点头“和您好歹也算呆过一段时间多少也了解一些早知道您会这么说的。”

    “对付你那个表哥不要操之过急。”吴铭将车停了下来说道:“那个家伙嘴硬得很我又没有太多时间和他耗所以你就要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省得日本人怀疑到你头上。”

    “明白了。”洪月感激地点了点头。

    “下车吧!”吴铭指了指旁边“你就在那个小巷子口等我我去把车处理了。”

    洪月站在巷子口的阴影之中望着汽车开走的方向呆呆地出神。心情很复杂没想到与他再次见面竟然会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一个原来让自己恨得咬牙切齿的家伙自己怎么会用这样一副比较淑女的样子和他有说有笑对他言听计从呢!真是搞不懂这家伙可是虐待过自己还还……想到这里洪月不由得恼怒的向地上吐了两口唾沫呸呸。

    “又乱吐唾沫。”又成了独眼龙的吴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坏笑着看着洪月“乱吐唾沫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洪月被吓了一跳愣了半晌才从熟悉的声音和坏笑的模样中认出吴铭来。

    “吓死我了别神出鬼没的好不好人吓人可会吓死人的。”边说边余悸未消地抚着胸口。

    “走吧!咱们回家。”吴铭做了个夸张的请的手势“就给我这个荣幸当回护花使者送洪大小姐回家吧。”

    洪月被气乐了根本没注意到吴铭话中的语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