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灭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掌柜的我明天来取。”吴铭走出小铁匠铺回头说道。

    “先生放心肯定准时交货。”一个戴着皮围裙光着膀子的铁匠殷勤地送了出来。

    吴铭微笑着点了点头转身而去。

    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吴铭虽然对自己很有信心但可不是盲目的自大狂。桥本太郎临死时的狂笑让他不得不心生警惕忍者的性质也让他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同样是黑暗中的刺客就象狙击手最大的危胁就是狙击手一样杀手和忍者的对决胜负还真不好说。但吴铭相信这样一句话:胜利永远属于有准备的人。

    所以吴铭在等待徐珍珍消息这几天根本没闲着准备了一些特殊的武器买了一些小东西为迎战这个叫新月卫门的家伙做着充分的准备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感觉早晚会与新月卫门相遇对战。

    咣当旁边店铺内猛然被推出了一个人差一点便要撞到吴铭的身上。

    吴铭伸手扶住这个冒失的家伙看了看是一个衣裳破旧的少年淡淡地笑了笑转身便要离开。

    那个少年被吴铭扶住也不道谢脸红脖子粗地便要再往店铺里闯。他刚推开门一只大脚便递了过来将他踹了出去。一个日本浪人打扮的家伙走了出来嘴里骂道:“还不快滚敢再来捣乱就打死你。HTtp://bsp;  “你们不能这么黑良心啊!”少年跪了下来。哭着道:“那可是俺娘救命的钱求求你们了。”

    “滚支那杂种。”日本人毫无怜悯地上前抬脚狠狠踢去。

    少年被重重地踢了几脚满脸都是血。这个日本人才骂骂咧咧地转身进了店铺。

    吴铭在旁边看着。抬头望了望店铺的招牌“金都丸药店”原来是日本人开的药店。

    少年费力地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向店门走去一只大手落在了他地肩膀上。

    “小兄弟。”吴铭皱着眉头说道:“日本人可是不讲道理的你有什么事不如先和我说说我没准能有办法呢?”

    “先生。”少年抹了把脸上的血。抽泣着“您帮不上我的就让我死在这里好了。”

    “那可不一定。”吴铭微笑着说道:“你和我说一说让我帮你想个办法总比你死在这里。还救不了你娘好吧!”

    原来这个少年拿着家里仅有地一点钱在药店购买了一种名贵地西药可是拿回去一用这个药店卖给他的却是假药少年便打到这里来退药来日本店主和伙计不但不承认还暴打了他一顿。将他赶了出来。

    吴铭点了点头拍着少年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中国人也要有中国人的志气。给野兽下跪也不能让它们变得慈悲善良。你以后不要来这里买药了。”

    “可是可是我娘还等着药救命呢!”少年哭丧着脸望着吴铭。“钱也没了您让我怎么办哪?”

    吴铭掏出兜里的几块大洋递了过去“这是给你娘治病的不是可怜你那窝囊样快走吧换个药店去买药吧!”

    少年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手里的大洋又抬头惊讶地看着吴铭嘴唇颤动。

    吴铭拍了拍他地肩膀笑着说道:“快去吧!别耽误了你娘的病!”

    少年感觉象在做梦看着吴铭已经转身离去急忙跑了两步跪下来给吴铭磕了一个头然后飞快的撒丫子跑了。

    “嘿嘿。”吴铭回头冷笑着望了望药店的招牌转身消失在大街上。

    “陈嫂麻烦给我缝样东西。”吴铭很随意地对陈嫂说道他手里拿着一块自己刚买的皮子。

    “好地沙先生。”陈嫂接过皮子答道。

    吴铭伸手比量着“就这么长这么宽的袋子上面有口能把很多细长的东西插进去再在两边缝上带子能背在身上或系在腰上的。再做一个稍小一点的系在腿上。”

    陈嫂眨巴眨巴眼睛对吴铭比量的这个东西感到很迷惑。bsp;  吴铭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拿几张纸画下来或者叠个样子你就明白了。”

    有了样子陈嫂的针线活还是很快地当天晚上吴铭就已经拿到了做好的东西---针囊。

    “不错做得真的不错。”吴铭拿着针囊在自己身上比划着对站在一旁忐忑不安、生怕自己不满意的陈嫂夸奖道。

    陈嫂低下了头暗自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您还有别地事情吗?”

    “明晚我有事可能回来得稍晚一些。”吴铭摆了摆手“你去买点牛羊肉和好酒做好了不必等我你们先吃给我留着点就行了。”

    十五公分长的钢针狭长而锋锐吴铭在自己租地小破屋里将刚从铁匠铺取回来的这些杀人利器仔细地插在针囊里收拾了下衣服转身走了出去。

    夜幕已经垂下西方天空的红色晚霞逐渐变紫变灰变黑终于完全遁去。商店、大宅的电灯先后放光。

    金都丸药店要关门了那个日本伙计走了出来伸手要关门。

    “等会儿关门!我买完药就走。”外面有买药的人喊道说完就硬挤了进来。

    “八嘎牙鲁。”日本伙计的脾气果然不好一看是个中国人勃然大怒伸手便要打。

    吴铭眼睛飞快地扫过药店只有这一个家伙柜台后面的人大概进后宅了。

    “别打人哪!”吴铭笑嘻嘻地抓住了日本伙计的手右手的钢锥狠狠地刺进了他的太阳穴。

    将尸体轻放在地上吴铭将店门关好落锁轻手轻脚地向穿过柜台向后宅走去。

    “横田过来吃饭了。”一个瘦弱的中年日本人嘴里说着日语走了过来。

    吴铭隐在门后突然伸出手喀嚓一声干净利落地扭断了这个家伙的细脖子。

    屋内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一个日本老头稍有些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说道:“雅子去看看这两个家伙怎么还不过来?想饿死我老人家吗?”

    “好的爷爷。”一个身穿和服的美丽少女躬身答道。

    吴铭进了后宅四下望了望只有两间屋子亮着灯光略微观察了一下向窗户上有人影的房间走去。

    房门一响吴铭赶紧闪身躲入了暗角一身灰色衣服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吴铭慢慢地跟着雅子向前店走去一进屋雅子便现了父亲倒卧在地的尸体顿时张大了嘴巴。一只大手死死地捂住的她的嘴巴脖子一痛意识渐渐模糊。

    “你不应该到中国来虽然你看来很漂亮。”吴铭松开了手掌雅子的尸体软软地倒了下去惊骇的表情还停留在脸上。

    门一开吴铭迅地闪身而进一扬手钢针“嗤!”的一声射入了正在吃饭的日本老人的左眼扎得很深只露出了尾端。带着一脸愕然的表情日本老人的脸与桌面生了亲密接触手中的汤勺掉了下去落地后出清脆的响声。

    横田贺山“噼噼啪啪”地打着算盘眼睛不时瞅瞅旁边的收银箱三角眼透着贪婪和狠毒。

    在支那真是好啊有皇军在后面撑腰自己无论多么蛮横无理、心黑手毒也不会有哪个支那人敢说声不字。瞧这箱子里的金银器物再干两年自己可就要变成大富翁了。想着想着横田贺山露出了狡诈的微笑。

    门无风自开应该是来催自己吃饭的吧横田贺山漫不经心地抬起头来一张似笑非笑的面孔呈现在他的面前“就剩你一个了。”吴铭一扬手带着血的钢针又飞快的投掷了出去横田贺山的喉咙里就象塞了团沙子“呃呃”沙哑难听的声音让吴铭摇了摇头。

    “瞧你长得那样三角眼蛤蟆嘴早该死了。”吴铭走过去丝毫不理睬正在痛苦挣扎的横田贺山伸手将小箱子搬了过来“这些钱都是中国人的血汗钱也是你欠下的累累血债因为你的过错我灭了你全家。”

    横田贺山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抓着自己的算盘倒了下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