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十一章 我要去上学

第十一章 我要去上学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合子保持着优美的姿势走出屋子嘴角挂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在她身后走廊深处一个人影隐在黑暗处目送着她渐渐远去出几不可闻的一声叹息。

    “小峰怎么就你一个人?不是说好了中午我请你俩吃饭诚华呢?”吴铭看着走出校门的徐伟峰皱了皱眉头。

    “他他在教室里作功课呢!”徐伟峰努力用真诚的目光瞅着吴铭“午饭我们买回去吃好了沙大哥实在实在对不起。”

    “哦!”吴铭摸了措下巴疑惑地问道:“真的吗?小峰撒谎可不是好孩子啊!”

    “没我没骗您。”徐伟峰的目光变得有些游移不定再也不敢对视吴铭的眼睛。

    吴铭把手放在徐伟峰的脖子上另一只手轻轻扳正了他的小脑袋瞅着他的眼睛说道:“你真的没骗我?如果你要骗我的话我可是要到你家告诉你姐姐的要是我在这里蹲一下午你说我能不能逮到那个臭小子。”

    手指上传来的脉搏有些快很明显徐伟峰是在说假话吴铭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

    徐伟峰费力地咽了口唾沫眼睛闪烁不停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对不起沙大哥。”徐伟峰低下了头低声说道:“诚华放学后就和一个同学去燕大了我也不知道去干什么?”

    “很好这样才是好孩子。。http://。”吴铭长出了一口气。松开了徐伟峰“今天我就不请你吃饭了我去办点事咱们改天再聚。”

    “别。别打他。”徐伟峰抬起头。有些担心地说道。

    “放心我不打他。”吴铭勉强挤出笑容冲徐伟峰点了点头叫上一辆黄包车向燕大驶去。

    站在燕京大学的校门口斜对面吴铭瞪着眼睛看到黄诚华和一个同学正在与一男一女两个大学生模样的人在亲切地交谈气得他够呛。

    好半天。几个人算是谈完了正挥手告别。吴铭紧盯着黄诚华赶紧穿越马路要冲过去教训这个不听话的小舅子。

    “当心。”随着呼喝声一辆黄包车冲了过来。收不住脚撞到了吴铭身上。

    吴铭猝不及防被撞得向后踉跄了好几步才算稳住了身体。可车夫和坐车地就没他这两下子了一个双手离了车把仰面摔倒坐车的一声惊叫挥舞着双手随着车子直接向后倒去。

    吴铭想也没想。一个高踢腿用脚拦住了空中的车把慢慢地下压伸手按了上去。“绮--芳。”当吴铭看到车中坐着的惊魂未定地少女时。不禁瞪大了眼睛喃喃地说着。

    “谢谢。谢谢您。”合子使劲喘了两口气双手按着胸口脸上还是红红地。

    吴铭没有说话眯起了眼睛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女人最后目光停留在合子的脸上好半天才收了回来失落的情绪油然而生果然是认错人了虽然非常相象但微小的差别也只有他能看得出来例如眉间那一颗小小的痣。

    合子慢慢地站起身有些奇怪地望着这个呆呆的男子他眼中地情绪好象很复杂并不是自己常见的那种登徒子淫邪的目光。

    “先生撞伤了没有。”合子再一次问道。

    吴铭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心神淡淡地笑道:“对不起是我走得太急让小姐受惊了。”说完走过去蹲下身子将车中皮箱内散落在地上的东西一样样放了回去。

    车夫哼哼叽叽地爬了起来看到吴铭身穿考究的西服只好苦笑着摇了摇头自认倒霉。

    “谢谢。”合子客气地说道:“请问您是燕京大学地吗?”

    “不是。”吴铭将收拾好的皮箱递给了合子说道:“我只是路过此地。”哦是这样啊!”合子客气的行了个礼“如果您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吴铭点了点头随手扔给车夫一个大洋“买点跌打药自己搽吧!”说罢转身而去。HTtp://bsp;  看着合子拎着皮箱走进了燕京大学站在不远处的吴铭才怅然若失的点着了根香烟慢慢地走向远方至于黄诚华早就不见了踪影。

    “绮芳啊!”傍晚吴铭坐在自己的小屋子里一边喝着酒一边苦笑着喃喃自语“上天为什么总要撩起我想压在心底地思念呢?”

    地上的烟蒂到处都是可心底那一**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依旧缠绕着吴铭直到他醉倒在炕上沉沉睡去。

    “王先生过些日子日伪组织将在七月七日于中山公园举办皇军圣战胜利三周年庆祝会组织上希望能有所行动暗杀到场主持日伪合作的汉奸巨头以示惩戒。”徐珍珍缓缓地说道。

    “有目标吗?我会做些准备不过到时候有没有机会就不好说了。”吴铭揉着太阳穴昨晚上喝得太多到现在还有些头痛。

    “王先生好象身体不太舒服?”徐珍珍关切地问道:“你等一下我让仆人给你拿条毛巾来吧!”

    “谢谢谢谢。”

    等到徐珍珍吩咐完仆人关好门重新坐下后。

    吴铭抬起头问道:“徐小姐能和我说说燕京大学地情况吗?我想了解一下。”

    “燕京大学?”徐珍珍愣了一下又立即笑了起来“你可处是问对人了我就是燕大毕业的。”

    “这么巧啊!”吴铭苦笑了起来这几天生地事情不都是这样吗真应了那句话无巧不成书。

    燕京大学即今天的北京大学校园。是2o世纪上半叶四个美英基督教差会在北京开办的一所着名的教会大学。由美国建筑师亨利•墨菲进行总体规划和建筑设计建筑群全部都采用了中国古典宫殿的式样。

    燕京大学的东西轴线以玉泉山塔为对景从校友门经石拱桥、华表(取自圆明园废墟)方院两侧是九开间的庑殿顶建筑穆楼和民主楼正面是歇山顶的贝公楼(行政楼)两侧是宗教楼和图书馆沿中轴线继续向东一直到未名湖中的思义亭湖畔还有博雅塔、临湖轩。东部以未名湖为界分为北部的男院和南部的女院。男院包括德、才、兼、备4幢男生宿舍以及华氏体育馆。女院沿一条南北轴线分布适楼、南北阁、女生宿舍和鲍氏体育馆。

    “这个徐小姐能不能谈点别的。”吴铭接过毛巾按在自己的脑门上“对这个燕京大学的历史和地理我不太感兴趣的。”

    “好吧!”徐珍珍没有生气继续讲着。

    从徐珍珍的讲述中吴铭知道了燕京大学在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之后是少数几个未迁址的大学因为是美国教会学校司徒雷登又当了校长由他来对付日本人学校并未受到影响颇似一座“自由的孤岛”。而且这时期燕京有最充足的外汇经费有世界名望的第一流的学人数授有风景幽美、建筑华丽、湖光山色的校园有语言到生活一切都美国化的环境有极为昂贵的学杂费用。

    说起自己的母校徐珍珍脸上扬溢着自豪骄傲的神情滔滔不绝地讲述着颇以自己是燕大毕业的而引以为豪。

    说着说着徐珍珍慢慢停了下来瞪着大眼睛望着吴铭的脸脸上是想笑又强忍着的那种既痛苦又快乐的表情。

    “怎么了?”吴铭奇怪地问道:“我的脸上长花了吗?”

    “呵呵。”徐珍珍忍不住笑了起来指着吴铭说道:“王先生你的脸你的脸怎么白了?”

    “啊?”吴铭吃了一惊看着手里的毛巾不由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情脸上化装用的黄颜料被湿手巾擦下来不少。

    “这个呵呵是正常的正常的生理现象。”吴铭支支吾吾地说道:“脱皮胖了就脱皮嘿嘿呵呵。”

    “那怎么又红了?”徐珍珍歪着头不依不饶地笑着问道。

    “精神焕精神焕呀!”吴铭索性用毛巾使劲擦着脸将颜料都抹了个干净“我一听徐小姐说燕京大学好我就激动一激动它就焕。”边说边把黄了吧叽的手巾摔在茶几上冲着徐珍珍一拱手“我决定了我也要去上学就上燕京大学请学姐多多帮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