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二十章 与忍者的交手

第二十章 与忍者的交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天空呈浅灰色西北角上浮着几颗失光的星星。柳条静静飘荡一切都还在甜睡中只有三、五只小雀唱着悦耳的晨歌打破了沉寂。

    吴铭拔开沾着露水的草丛举起瞄准镜这也是狙击步枪剩下的唯一部件了。

    山坡下的大宅子里冒出了缕缕炊烟从瞄准镜里看到人影晃动有的在洗漱有的在活动身体。然后基本都向旁边的一个大房子里走去那里应该是饭厅。

    估计总有二、三十多人吧吴铭大概算了一下这里面有中国人也有浪人打扮的日本人却没有现有忍者打扮的人。嘿嘿吴铭自失的一笑忍者打扮在这大白天里确实不可能看到。忍者的神髓就是在人们尚未察觉的情况下完成任务所以忍者平时根本不会穿黑色的衣服就像是平常人一样的行走在大街小巷上就像一棵平常的草。“草”是忍者常用的暗语意思就是指忍者。

    燕大联谊会后吴铭便“病”了以此借口请了假他偷偷地溜到了西山在这附近已经转悠了两天。

    雀儿的歌声渐渐高了起来各处都和奏着柳梢上先吻到了一线金色的曙光。

    吴铭猛然回头纯粹是一种直觉一种在无数次生与死的煎熬中锻炼出来的对于危险极度敏感的直觉。他的身体一定是先于头脑作出反应纯属直觉却救了他许多次。手 机 小说站http://bsp;  新月卫门将整个身体隐藏得很好瞄着前面呈戒备状态的大胡子。他的眼睛眯了起来一个实力不俗的支那人。他也是在山林中偶然现这个可疑地家伙盯了有一阵子了没想到稍微一靠近。便引起了对手的警觉。

    吴铭慢慢地将瞄准镜放进怀里。手指上暗暗夹了两枚钢针虽然看不到人但他知道敌人就在不远处半蹲去捡地上的背包。

    一道浅灰色的人影突然从树后飞出嗖嗖两支暗器直射而来与此同时。吴铭手里地钢针也飞了出去人影一闪又没入了树后。

    吴铭抡起背包手里剑叮当两声被挡了下来紧接着一个鱼跃侧翻。将身体隐在树后。

    有意思新月卫门看着插在树上颤巍巍地钢针嘴角向上翘了翘从怀里掏出抓钩看着头顶用力一抛顺着绳子悄无声息地爬了上去。

    吴铭躲在树后将衣服迅脱下反穿过来。这是他特制的双层布衣服还带有一个雨帽衣服一面是灰色一面是深蓝色(在黑夜里。全身黑色装束轮廓反而会更显突出。因此基本装束颜色是深蓝。碰到月明星稀的夜晚便换成灰色或是茶色装束。)。到了西山以后为了实际需要灰色的一面被他用草汁黑泥染成了迷彩服。将帽子一戴执枪在手又向脸上抹了两把泥土吴铭的胆气一壮。手枪对手里剑再加上迷彩服防弹衣还会怕你个忍者吗?嘿嘿。

    嗖左边的草丛中一动那是吴铭扔出来的背包站在树上地新月卫门冷笑一声声东击西与此同时吴铭将手里的石头向右边贴着地扔去身子却向左边窜去。

    这一切都生得极快当新月卫门依着自己的判断向右边射出暗器的时个吴铭也在跑动中射出了子弹。

    “卟卟卟……”吴铭准确地判断出手里剑射来的方向连续向着可疑物体射击包括树上那团异样地影子。

    一声闷哼传来树上的影子消失不见。

    吴铭钻入了草丛中身上的迷彩服很完美地与自然融成一体他象蛇一样在地上缓缓爬行。

    安静周围异常的安静。

    新月卫门紧紧捂住流血的胳膊现在可不是包扎的时候没想到这个支那人如此狡猾而且还有手枪若论身手他绝对没有自己这般敏捷快大意了让他的两根钢针给误导了。簌簌嗦嗦地声音时断时续他正在向这边靠近呢!他深吸了几口气将三支手里剑猛地射向头顶的枝叶密集处。

    枝叶一晃哗啦作响吴铭抬头去看树后一道人影窜了出来紧接着一团烟雾弥漫开来影响了吴铭的视线。bsp;  吴铭隔着烟雾向着若有若无的人影连续射击人影移动地度很快再有烟雾的遮挡效果很差。

    等到烟雾散去人影已经消失在远处地树丛之中吴铭叹了口气拎起背包迅离开。形迹已经暴露用不了多久大院子里的人就该得到消息出来追捕自己了吧。一击不中即刻遁走这也是杀手的准则杀手和死士还是有区别的。

    汽车的马达声远远传来吴铭急忙将刚拉出来的自行车又扔进了草丛里躲了起来掏出怀里的瞄准镜向着路上望去。这条路是直通黑龙会大院的车上的人肯定是非友即敌。

    一辆小汽车拐弯驶了过来大概是因为此地已经很偏僻又离大院非常近了所以一只纤纤玉手拉开了后窗帘合子向外眺望着山色嘴角挂着一丝微笑。

    汽车行驶过去吴铭举着瞄准镜却一动没动脑海里乱成一片。半晌才失魂落魄地拉出自行车向着城里骑去。

    合子恭敬地站在犬养浩一面前深深鞠躬说道:“阁下我准时回来报告情况。”

    “坐吧。”犬养浩一指了指椅子说道:“看来是有进展了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啊?”

    “是的是有很大的进展。”合子得意地笑了笑说道:“我已经初步得到了他们的信任虽然还没有接近抗团的核心但是也掌握了几个人的名单。”

    “很好。”犬养浩一很高兴搓了搓手问道:“通过你掌握的这几个人能不能把北平抗团统统挖出来来个一网打尽。你知道前些日子在北平城里的几件案子影响是很恶劣的如果是抗团干的对组织可是很大的帮助。”

    合子想了一下抬头说道:“这个我不敢保证因为我去的时间太短有些情况并不掌握不过燕大的李振英应该是一个重要人物如果他能开口的话……………”

    犬养浩一皱起了眉头“不要寄希望在一个人的身上天津抗团的曾澈等人就是一个例子因为他们抵死没有招供所以并没有形成致命的打击。先想好他能不能开口要想让他开口除了刑讯逼供是不是还有别的办法。”

    合子点了点头很认同犬养浩一的话。又想了一会儿合子笑道:“他很钟情于燕大的学生纪采凤纪采凤也是抗团成员是不是可以利用这点?”

    犬养浩一沉思了一下笑着说道:“哟西英雄难过美人关用那个纪采凤来威胁他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

    “在燕京大学里面不能抓人我争取找个机会把他们引到校外。”合子说道:“然后把他们秘密押到这里尽快地得到口供让其他的抗团成员来不及反应。”

    “哟西。”犬养浩一赞赏地点了点头“我马上让行动组进城配合你你直接与他们联络就行我给你此次行动的指挥权。”

    “谢谢阁下的信重。”合子站了起来深鞠一躬“我一定不让阁下失望。”

    “唉。”犬养浩一叹了口气“要不是时间紧国内催得急我相信凭你的能力应该不会这么麻烦的。”

    “谢谢阁下夸奖。”合子笑着说道。

    “新月卫门受伤了。”犬养浩一抿了抿嘴角别有深意地说道:“可他不肯说是谁打伤的他他还是嘿嘿想成为一个武士吧。”

    合子愣了一下有些鄙夷地笑了笑“阁下我还是尽快回到燕京大学去吧时间久了要惹人怀疑的。”

    看着合子走出屋子关好了房门。犬养浩一忍不住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新月卫门你这个蠢货不过是个地位低下的忍者还想得到武士家族出身的合子小姐的青睐真是痴心妄想。用中国话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哈哈哈哈癞蛤蟆天鹅肉真是太贴切了。”

    过节了放松了一下。我真的很累请大家理解。累得都忘了祝大家节日愉快了说声抱歉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