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二十一章 无间道?

第二十一章 无间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小汽车开进了北平吴铭从路边的茶摊站起身骑着自行车远远地跟随。一定是刚才看错了他反复地这样想着。

    汽车停在一个偏僻的街道上合子跳下来四下看了看钻进了小胡同。

    等吴铭绕到胡同口时她已经坐上了黄包车直奔燕大而去。

    吴铭又跟了段路程直到合子走进了燕大校园他呆呆的站了一会儿才骑着自行车慢慢走远。

    周围的亮光和声音都那么令人讨厌。吴铭的心象被许多小老鼠啃着一样又象一盆火在心里燃烧。他想把什么东西都摔破来制止狂热的感情的激荡。

    “咣当”心不在焉的吴铭被一辆马车撞出去老远重重的摔在地上耳边听到行人的惊呼声右肩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撞击和疼痛让吴铭清醒过来晃了晃脑袋想用手把身体撑起来却现右肩已经脱臼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只好在左手的帮助下勉强坐了起来。

    “走路也不长眼睛活该。”朱慧珍伸手拦住了纪采凤皱着眉望着坐在地上的吴铭。

    吴铭的衣服裤子破了好几条口子渗出了点点鲜血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朱慧珍和纪采凤朱慧珍的脸上满是憎恶纪采凤的脸上表情很复杂有一丝不忍吴铭转过头费力地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摔坏的自行车转身走出了围观的人群。一路看小说网右胳膊在一侧耷拉着一晃一晃背影显得那么落寞和孤单。

    “别管他没撞死他算他运气。”朱慧珍拉着纪采凤向马车上走去。

    “我。我觉得这样不好。”纪采凤边走边回头。

    “别忘了他是日本特务。你还可怜他?”朱慧珍在纪采凤耳旁轻声告诫道。

    纪采凤无语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一双小手伸了过来扶住了正在走路的吴铭。

    吴铭转过头咧开嘴勉强笑了笑“是你呀!”

    “我送你上医院。”洪月看着吴铭地样子轻轻摇了摇头。“就算我还你的人情。”

    吴铭犹豫了一下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

    “走吧!”洪月执拗的拉着吴铭脸上痛惜和求恳的表情让吴铭难以拒绝“你地胳膊看起来伤得很重。还是尽快检查一下地好我的马车就在跟前很快的。”

    上了停在附近的马车吴铭将头仰在靠背上微闭上眼睛轻轻说道:“找家不起眼的小诊所就行你带的人不多吗。家里的事情摆平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洪月调皮地笑了笑“我表哥他不幸得了重病已经离我们而去了。”

    “呵呵。”吴铭笑了两声。(电 脑阅 读 w w w . . net)用左手托起右臂将右手支在座位上。左手捏住右肩深吸了一口气身子向侧面猛地使劲喀吧一声肩部地脱臼被他接了上去。

    呼吴铭长出了一口气额头上冒出了汗珠看了旁边惊讶得张大嘴巴的洪月笑着说道:“接上了养两天就没事了。”

    “你对自己也这么狠。”洪月抿了抿嘴唇掏出手帕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给吴铭擦了擦汗。

    “谢谢。”吴铭感激地点了点头伸手接过手帕“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总不能行动时还得随身跟个医生吧手腕肘部脚踝我都接过我的左肘因为接得不好还手术矫正过呢!”

    洪月瞅了瞅吴铭又好奇地伸手捏了捏吴铭的肩膀。

    “疼啊大姐。”吴铭呲牙咧嘴地向后躲了躲。

    “刚才不是挺硬气地吗?现在又喊疼了。”洪月伸手拉开前面的小车窗对车夫吩咐道:“去前门附近的那个小诊所再让人去把这位先生的坏自行车拉上。”

    “那个黑龙会怎么样了?还有那个新月卫门?”关上车窗洪月低声问道。

    “没怎么样。”吴铭轻轻摇了摇头“那个新月卫门倒真是挺厉害要论身手的快敏捷我不如他。”

    “你们俩打过了?”洪月兴致盎然地问道。电 脑 小说站http://bsp;  “是啊打过了。”吴铭笑着说道:“半斤八两谁也没吃大亏。”

    “脏了我不要。”洪月推开吴铭递过来的手帕。

    吴铭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可想好了当初玉霜也这么说过可后来嘿嘿。”

    “当你是谁呀?”洪月的脸红了红嗔道:“本大小姐可不是那样地人。”

    “对了你的护卫里面没有人认识我吧?”吴铭问道:“上次去赎你的时候可是去了不少人哪!”

    “放心好了我不是没有头脑的人。”洪月有些愁怅地叹了口气“回来后我想了很多。说实话我哥哥地死也怨不得你敌对的立场任您也不会手下留情。再说你对我又有救命之恩。只是我爹恐怕不会这么善罢干休。”

    “怪只怪他自己选错了道路。”吴铭轻轻揉着肩膀“屈服于日本人地刺刀之下并不在少数可要是给日本人卖命作日本人走狗帮凶那就不可饶恕了。”

    “算了不和你一般见识。”洪月瞪了吴铭一眼“人家可是在帮你说话还这么难听。”

    “嘿嘿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呀!”吴铭完感慨开始闭目养神。

    洪月翻了翻白眼重重地哼了一声。

    到了诊所简单地检查了一下都是些擦伤挫伤并不严重医生给抹了些药又包扎了一下就算是完事了。

    “让你破费了。”吴铭吊着胳膊走出诊所上了车身后跟着洪月手里拎着药。

    “一点小钱而已。”洪月满不在乎地说道:“说吧住哪我送你回家。”

    “送我到**街就行你也出来这么长时间了还是早点回吧省得你爹担心。”吴铭说道。

    洪月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有些幽怨地说道:“到了那里你再坐黄包车是吧?”

    “不是我不相信你。”吴铭拍了拍她的肩膀“你知道我是什么人知道得太多对你来说也是个负担。”

    “我理解。”洪月打开小车窗对着车夫吩咐了几句默默地坐了回来。

    “如果你有重要的事可以在报纸上登消息。”吴铭见洪月生气的样子有些好笑凑到洪月的耳旁轻声说道:“登个寻人启事这么…这么…我如果看到就会来找你。”

    “主意不错。”洪月点了点头笑了起来“你的主意可真多那要是你看不到怎么办?”

    “连登三天我如果在北平就会看到。”吴铭肯定地说道。

    “好你要是有事就给我写信我把地址给你在北平城里可能也就是一两天便能送到。”洪月说道:“大的事情也许帮不上小的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好。”吴铭不忍伤了她的心接过纸条郑重地揣进兜里又有些不放心地问道:“你老爹不会检查你的信件吧要是露出马脚你老爹还不得揍你呀!”

    “我爹哪有你说的那样不堪。”洪月白了吴铭一眼“再说你用的是假名别人根本猜不出来吗!”

    下了马车与洪月告别吴铭又走了两条街确认无人跟踪后才叫了辆黄包车直奔燕京大学而去。在那里日本人不能进去搜查或抓人倒是个比较安全的藏身之地。

    来到了宿舍大家看到吴铭又是一阵大惊小怪治病倒治出一身伤来任谁也有些惊讶。

    等到大家都去吃饭了吴铭躺在床上静下心来开始思考今天生的事情。

    沈百合与黑龙会有联系那么她进入燕京大学的目的就值得怀疑再加上她好象很积极的样子一些违禁的话时常说出虽然是在燕京大学校园内但这种作法却并不多见。要么她是个胸大无胸的笨蛋要么她便是想借此达到自己的目的。

    难道是为了抗团?她在想方设法接近抗团这个组织明白了吴铭的眼前有了一丝亮光纪采凤应该是抗团的沈百合和她走得很近是不是想借此打入抗团上演无间道。

    思路在慢慢清晰稳定了心态的吴铭头脑灵活起来但还是有些地方想不明白黑龙会为什么要插手抗团的事情呢?这应该属于日本宪兵的工作范围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