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三十章 憧憬上海滩

第三十章 憧憬上海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抗战时期尤其是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之前的四年里中国几乎是在孤军奋战。在正面战场上实力有差距国民党为了振奋士气便经常在北平、天津、上海等大城市里采用扰乱、暗杀、策反、恫吓等方式打击日伪。由于城市是国民党的中心和重心控制较为严密力量较为强大所以在沦陷前夕他们有条件做出较为充分的潜伏布置在日伪严密控制的城市也只有军统、中统这种组织严密、纪律严格的机构才可能有较大的作为。

    毋庸讳言军统、中统是特工组织但在抗战时期他们在**的同时也开展过抗日的特别工作完成不少抗日的特别任务对敌后抗战做出了贡献自身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仅从1937年底至1941年底的4年里军统在上海的暗杀行动就有15余次。刺杀对象开始主要是各类汉奸少数是租界里与日伪勾结的高级警探后来展到不管军衔高低、对身着军服的日本现役军人“格杀勿论”。

    针对国民党对日本占领军和汉奸的制裁行动日本人以牙还牙支持汉奸李士群、丁默之流以及其他汉奸流氓组织(如常玉清的“黄道会”等)以暗杀对暗杀以特工对特工镇压国民党的抗日力量。年底早已投靠日本人土肥原贤二的原中统特务李士群在上海搜罗流氓网罗骨干又派人到昆明邀请了原中统的丁默来到上海。

    ^小^说^网日本当局以大本营参谋总长的名义下达了《援助丁默一派特务地工作训令》丁默、李士群正式合流。他们搬进了由日本人拨给的位于沪西“歹土”(外国人越界筑路地区)的一幢花园洋房----极司菲尔路(现万航渡路)76号该特务机构遂以“76号”相称。

    “目前情况就是这样。”徐珍珍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组织上把关于上海的情况转达给你。虽然没有明确指令。相信目地你还是清楚地。”

    “想让我去上海等一等吧!”吴铭轻轻摇了摇头“强盗也不是每天都出去抢劫让我歇歇不行吗?”

    “当然可以你不是军统的正式特工听不听指挥也是你的自由。”徐珍珍笑着说道:“我看组织上对丁默是恨之入骨加上汪精卫投敌。必然想在上海制造几次大的行动来打击投降思潮。”

    “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可没有翻天的手段。”吴铭淡淡的一笑“先让他们干吧等我把诚华的事情处理完再说。对了。你什么时候到香港结婚?”

    “一个月后便走你和我一起吧!”徐珍珍捋了下头很幸福地笑了起来“有你保护在路上肯定不会出事。”

    “也好希望你那位不是个爱吃醋的家伙。”吴铭调笑道。

    “他打不过你放心好了。一路看小说网”徐珍珍给吴铭又倒上了咖啡。“组织上对你很满意特别是你从黑龙会那里得来的文件资料还有成功刺杀两名日本特使。”

    “满意不满意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吴铭用手指轻轻敲击着茶几“花钱买个卖命的。我又如此的敬业组织上不吃亏地。”

    “你要这么说我也就没办法了。”徐珍珍摇了摇头。“本来组织上是希望你能正式加入最好是能到重庆去一趟。”

    “免了吧!”吴铭摆了摆手“重庆那个地方嗯我不太适应那里的气候打死我都不去。”

    “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徐珍珍饶有兴趣地瞅着吴铭“有时候象是有点不太聪明可是有时候又机智百出。”

    “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个呢?再说我又怎么会给你留下这么个印象呢?”吴铭严肃地望着徐珍珍“我哪里不聪明了说出来我改还不行吗?”

    “别改千万别改。”徐珍珍摇着手“这样挺好的更象一个普通人不引人注意不正是你希望的吗?”

    “呵呵好了我原谅你。”吴铭很大度地表示道:“这次到香港的路费就由你出算是你对我大智若愚误解的补偿吧!”

    “小气鬼。”徐珍珍低声嘟囔着又抬起头用挑衅般的眼神望着吴铭“那我结婚你总不会空着手吧!”

    “当然不会。。。”吴铭郑重地点了点头“我准备送你们一样最有纪念意义地礼物祝你们比翼双飞。”

    “什么东西让我先高兴一下。”徐珍珍满怀希望的问道。

    “两只鸡翅膀。”吴铭站起身做了个飞翔的动作“烤得喷香喷香的那种。”

    上海滩哪许文强大哥生活、战斗过地地方应该很有意思。吴铭坐在湖边的石凳上慢慢地想着这似乎快成了他地一个习惯了因为这里环境幽雅能够静下心来想一些事情。

    租界林立遍地都是收保护费的青帮弟子还有很多很多的洋人吴铭印象中的这个时候的上海便是这番模样。

    百乐门哦还有夜上海那歌只记得这些看来也只有实地考察一番了。咱也弄个白围巾戴上个礼帽多拉风啊!

    吴铭轻轻吹起了口哨脱下鞋子躺在石凳上闭上眼睛半梦半醒。轻风徐徐树荫凉爽真是太舒服了。

    “刘大哥。”纪采凤怯怯地招呼道。

    吴铭睁开眼睛坐起来很无奈地笑了笑“有事吗?纪学姐。”

    纪采凤点了点头“刘大哥您直接叫我名字就行我是有点事情来找您的。”

    用敬语搞什么阴谋?吴铭狐疑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弄得纪采凤浑身有些不自在手都不知往哪放了。

    “请坐采凤。”吴铭的手势很刚硬很有气势。

    纪采凤被吴铭如临大敌的态度弄得有些迷糊僵硬着身体坐了下来停顿了一会儿想找个话题缓和下气氛“刘大哥您刚才吹的口哨很好听是什么歌曲呀?”

    “夜上海。”吴铭简短而有力地回答道。

    “夜上海?”纪采凤轻轻重复了一遍旋即轻轻摇了摇头“我家住在上海却从来没听过这歌。”

    “不会吧?”吴铭摸了摸下巴“这歌应该很流行呀我记得好多电影里……咳咳。”

    “我很少看电影刘大哥看过很多吗?”纪采凤微微放松了下身体。

    “还还可以。”吴铭也向后靠了靠挠了挠脸“你刚才说家住在上海是吧能不能和我说说上海的情况我对这个东方巴黎很感兴趣。”

    “上海刘大哥想了解哪方面的呢?”纪采凤笑着问道:“是人文地理还是饮食文化还是其它方面的呢?”

    “先说说上海的租界和非租界的情况还有黑社会也就是青红帮再教我说几句上海常用的方言。”

    “那好吧!”纪采凤点了点头开始讲述起来。

    吴铭边听边不时点着头纪采凤说的这些东西并不全面也不是很深入但吴铭还是对这个时代的上海得到了不少的了解。

    “侬。”吴铭指着纪采凤又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阿拉。”

    纪采凤有些好笑的点了点头。

    吴铭很得意地点了点头指着纪采凤继续说道:“侬老漂亮喀阿拉看到侬晕噢。”

    “噗卟”一声纪采凤实在忍不住开心地笑了起来。

    经过交流两个人都放松下来刚才那种怪异的气氛荡然无存。

    “呵呵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吴铭笑着问道。

    “是是这样的。”纪采凤好不容易忍住了笑“我和李大哥想请您吃顿饭感谢您的救命之恩。”

    “别吃饭还是免了吧!”吴铭摇着头“我现我一在外面吃饭十有**便要出问题一回是被你看见当成了日本特务上回又被黑龙会抓了去。”

    “可是……”纪采凤有些为难地瞅着吴铭。

    “感激就不必了我也只是凑巧碰到而已。”吴铭揉着太阳穴“有什么目的就坦诚地说出来拐弯抹角的我不喜欢。”

    纪采凤低头想了一下抬起头很坚定的说道:“我和李大哥想拜您为师请您一定要答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