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四十六章 偷盗成功与胡乱猜想

第四十六章 偷盗成功与胡乱猜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火光浓烟突然从小洋楼冒了出来外面的护院保镖很快便现了异样呜嗷乱喊着拥了过来小洋楼内的侍女仆人也惊叫着四处逃窜。

    门一下子被推开西装革履、道貌岸然的“胡次长”用手帕捂着嘴扛着衣衫不整、昏迷不醒的佘爱珍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头乱篷篷的一张小白脸已经变成了包黑子余悸未消的用颤抖的手指指着小洋楼好半天才嘶哑着说道:“把人都叫来快点救火。”说完将佘爱珍交给别人又含混地说了句“我去找医生。”便匆匆忙忙的跑去灵堂方向。

    灵堂上火烛摇曳幡条飘荡偌大的楠木棺材摆在正中。听到外面着火的消息大部分人都跑了出去只剩下两三个忠心的徒子徒孙留在那里听着外面纷杂的叫喊声和脚步声有些不知所措。

    “快去救火快去救火。”满脸烟火色的“胡次长”闯了进来不由分说便催促起来。

    “您是?”一个不长眼的家伙瞪大了眼睛疑惑的问道。

    咣咣“胡次长”勃然大怒上面一掌下面一脚哑着嗓子骂道:“瞎了眼睛我是胡次长。”

    “对不住对不住是我们眼拙。”另一个家伙赶忙扶起倒在地上的倒霉蛋几个人急忙跑出去救火。“胡次长”放下了掩在脸上的手帕直起了腰板眼中射出慑人的光芒突然飞身而起。重重的一脚踹在棺材盖上还没钉钉地沉重的棺材盖竟被踢得偏了露出了一条大缝子“胡次长”再次飞身跳上棺材。从怀里掏出一把小手斧。干净利索的剁了下去。

    灵堂又冒起了火光什么纸人纸马、布幔条幡这些可都是易燃之物火势一下子烧得很大。

    小洋楼内的火刚刚扑灭这边又烧了起来吴府上下可乱了营。

    眼见得小洋楼火起在外面准备接应地韩寒立刻将三轮车驶远。躲在街角焦灼不安地等着吴铭。不大工夫另一边又烧了起来吴家公馆里人喊马嘶乱成了一锅粥。连周围的住户都惊动了不少。不过吴家凶名在外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幸灾乐祸的在旁观很少有人冲上去帮忙救火。

    “搞什么呀?”韩寒满头的黑线“偷东西也要弄得这么惊天动地我真是服了。”

    一个人影快步走了过来腋下还挟着什么东西。来到韩寒原来停车的地方略一停顿又直奔街角而来。

    “收工了跑路了。”吴铭跳上三轮车。急急忙忙的摆着手一边脱下西服。拉下领带将衬衫左右一分露出了里面穿的衣服。

    “好嘞!”韩寒强忍住笑将一条湿毛巾扔给了吴铭蹬起三轮车如飞般扬长而去。

    穿大街过小巷两个人很快便跑回了家。吴铭开了门也没惊动张嫂和秋香将车子往天井里一扔两个人上了楼。

    “哇!”韩寒不禁出了惊叹金条、珠翠、宝钻在昏暗地灯光下出美丽的光芒。

    “累死我了。”吴铭揉着腰低声抱怨道咕咚咚喝下半壶凉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真漂亮。”韩寒拿着一枚钻戒爱不释手“要是戴在阿莹手上啧啧。”

    “瞧你那样子真没见过大世面。”吴铭笑骂道走过来将珠翠宝钻粗粗地分了两堆又将金条按数平均分好“那个戒指算你的剩下的你挑哪堆?”

    “嘿嘿。”韩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手一指“咱们还算得这么细干什么就这堆吧!”

    “亲兄弟明算帐。”吴铭拿过两个小袋子在其中一个上面涂上钢笔水“看好了这是你的这是我地。”说着一把抢过韩寒手中的戒指连同珠宝金条都装进了袋子。

    “财不露白。”吴铭郑重地叮嘱道:“而且这些珠宝没准有什么特别之处能被人认出来所以你点清之后暂时存放在我这里怎么样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吧?”

    “瞧大哥您说的。小说网”韩寒压下兴奋的心情拿过茶壶对着壶嘴干下去半壶“这都是托您的福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你这不是寒碜小弟吗!”

    “那就好。”吴铭点了点头在墙角抠出块砖露出黑乎乎地一个小洞“看好了东西就藏在这里等风声过去了咱们再偷偷换成现钱。”

    韩寒将地上的大洋捡起来“大哥不如把那三轮车买下来老去租很麻烦的。”

    “那个车多少钱我买。”吴铭想了想点头表示同意。

    “这大洋不多啊其实还是这东西花起来顺手。”韩寒将大洋数了数码成两摞放在桌上。

    “你怎么知道不多?”吴铭白了他一眼“实在拿不了啊只能先捡值钱的东西。”

    “哦。”韩寒地眼睛又放出了光“下次带我一起去我帮您拿啊!反正都不是正路来的不花白不花。”

    “不要这个样子。”吴铭一本正经地说道:“人家孤儿寡妇的也不容易你非要偷得人家上街乞讨啊!”

    韩寒撇了撇嘴对吴铭的话嗤之以鼻“鬼才信你的话呢?对了那是什么东西“想要的话可以分你一半。”吴铭打开了破布包一只惨白的胖手露了出来。

    “这…您还真把吴四宝的零件给卸下来了。”韩寒震惊地望着吴铭。

    “本来想砍脑袋的可是那猪头太大了不好拿。”吴铭从床下拿过一个盒子将断手连破布一起扔了进去。又拿过一个石灰包将石灰都洒了上去“可惜了上面的戒指要不是怕人认不出来。我很想摘下来送给你地。”

    “别。别我戴上不合适。”韩寒连忙摇头“这东西您要送给谁呀?”

    “张大帅知道吗?”吴铭将盒子包好一脚踢到床下又示意韩寒打开一个酒瓶倒酒洗了洗手。。bsp;  “那个老家伙。不好好猫起来养老偏要当汉奸。”韩寒咒骂道:“吓吓他也好。”

    “对了提起老家伙我倒想起一个人。”韩寒挠了挠头对吴铭说道:“咱俩把佘爱珍给弄得这么惨。可要小心她干爹帮他报仇。”

    “她干爹是谁?”吴铭好奇的问道:“很厉害吗?”

    “她干爹是季云卿一个大流氓头子大汉奸。”韩寒说道:“手下有不少地痞无赖而且还是李士群的老头子吴四宝听说也是靠着他家的而且也是由他介绍进地76号。”

    “一个糟老头子还是大汉奸。”吴铭摸着下巴思索着说道:“要不。把他给干掉。”

    韩寒连连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先下手为强佘爱珍肯定会找他地。这个老混蛋估计也会帮忙。”

    吴铭抬头看了看韩寒突然伸手打了他一下。

    “干嘛打我。”韩寒不解地问道。

    “先下手为强呀!”吴铭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估计你要打我。所以我先下手啊!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一个老汉奸杀他还需要别的理由吗?”

    吴家公馆火已经被扑灭破坏得也并不严重不过那烧焦的气味和熏黑的痕迹却显得非常狼狈。

    李士群捏着鼻子四处看了看对吴家的护院保镖不悦地斥骂道:“你们是吃干饭的吗?让人偷偷溜进来放火都不知道。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把棺材里地水倒掉给世宝重新换套衣服。”

    吴世宝可真够惨的了一枪被吴铭打了个大血洞棺材盖又被吴铭踹开一救火灌了半棺材水现在整个成了浮尸。

    “主任你看。”一个小特务突然惊惧地指着搬出来的尸体说道。

    “怎么了?”李士群不悦地转过身顺着小特务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禁大吃一惊使劲揉了揉眼睛没错吴世宝已经成了一把手另一只手不翼而飞只剩下醒目的断口。

    “这这是怎么回事?”李士群心里泛起一股寒意狠狠盯着几个吓得目瞪口呆地护院保镖。

    几个护院保镖面面相觑终于有一个家伙咧了咧嘴站了出来“李先生我们我们本来是在灵堂看着的可后来胡次长闯了进来让我们去救火后来…后来这里便着火了。”

    “放屁。”李士群大骂道:“胡次长刚刚从那边楼里被抢救出来你们眼花了啊胡说八道就想推卸责任我看你们不进76号是不会说实话的。”

    扑通几个护院保镖吓得跪倒在地赌咒誓。

    “都他妈的闭嘴。”李士群气得上前一阵猛踹“赶紧把尸体给盖起来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我要你们的脑袋。”

    几个人刚刚手忙脚乱地把吴四宝盖上肿胀着脸的佘爱珍便哭嚎着奔了过来“李大哥你可得给我做主啊世宝尸骨未寒就有人欺负到家门口了。”

    佘爱珍后面是被人搀扶的鼻青脸肿地胡兰成身上穿着不合体的拷绸衣服目光有些呆滞边走边用手揉着脑袋让人不禁怀疑这位大才子有可能被打成了傻子。

    “弟妹呀!”李士群赶忙迎了上去“不要着急我已经联系了租界的巡捕房而且76号的兄弟们也全部出动这个胆大包天地家伙跑不了的。”

    “这个挨千刀地。”佘爱珍紧紧拉住李士群的胳膊不放“竟敢打我这个寡妇的主意他不得好死啊抓住他我要扒他的皮抽他的筋。”

    “对对把他千刀万剐才解恨。”李士群敷衍道:“弟妹这两天过于劳累又受了惊吓不如先到我家里休息休息让你嫂子陪你。”说着对旁边的人使着眼色马上便有几个家伙凑上来陪着笑脸好说歹劝把佘爱珍扶上了汽车。

    “兰成我派人先送你上医院检查检查没事的话到我家里暂住吧!”李士群又走上前拉住胡兰成的手关切地说道。

    “哦啊!”胡兰成明显有些反应迟钝瞅着李士群愣。

    “我陪着你去好了。”李士群苦笑着摇了摇头扶着胡兰成的一只胳膊向外面走去回头对自己手下的特务头子万里浪使了个眼色努了努嘴。

    万里浪心领神会点了点头说道:“主任尽管放心陪着胡次长去医院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李士群陪着胡兰成上完医院又回家安顿好他的住处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他独自坐在客厅喝了两杯咖啡提了提神望着窗外蒙蒙亮的天色听着刚刚赶到的万里浪汇报情况。

    “两个保险柜都被打开佘爱珍身上的钥匙失踪。”万里浪拿着一份卷宗逐条汇报道。

    “被窍的财物佘爱珍无法提供准确数字但她提供了几件名贵饰的特点我已经让弟兄们与当铺、金行打了招呼一旦现马上报告。”

    李士群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万里浪继续说下去。

    “此人应该是专为盗窃而来擅长攀登身手敏捷而且留下的痕迹很少是个盗中高手。”万里浪顿了顿“可是他为什么又跑到灵堂剁了吴世宝的手属下实在是猜不透。”

    “泄愤!”李士群自作聪明地下了判断“他肯定与世宝有深仇大恨偷盗完还觉得不够便跑到灵堂剁了世宝的手剁手是什么意思?那是嫌世宝以前的手伸得太长了。”

    “主任高见。”万里浪吹捧道。

    “世宝做事霸道得罪的人太多。”李士群轻轻叹了口气“他一死那些个仇人自然想再弄他一把出出气。不过能请到这样的高手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这样的高手在江湖上也不会默默无闻吧你去联系青帮大佬让他们帮忙查一查看看最近有什么高手进入了上海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