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一个人的抗日 > 第五十五章 洪月的悲惨遭遇

第五十五章 洪月的悲惨遭遇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吴铭愕然的看着洪月狼吞虎咽的大嚼着一碗白米饭半晌才摇了摇头“慢慢吃别噎着了。怎么每次看到你都是这样一副狼狈样呢?”

    洪月白了吴铭一眼嘴里呜噜呜噜地说了一句吴铭没听懂她又埋头继续吃饭。

    韩寒在旁边坐着伸手挠了挠后背“很长时间没动手了有些生也不知道谁在背后偷袭抡了我一棍子好在力量不大。”

    吴铭努了努嘴笑道:“好象当时手里有家伙的就洪大小姐一人吧!”

    洪月偏了偏头鼓着腮帮子又呜噜了两句好象是说:我都这个样子了你们怎么还跟我过不去呢?要是我吃饱了饭抡你个骨断筋折。

    韩寒眨了眨眼睛哭笑不得索性装大度摆了摆手“算了这一棍子算我倒霉不跟你计较了。”

    吴铭指了指自己的衣服笑着说道:“我也不跟你计较了等脚好了把上面的鼻涕给我洗干净就行了。。bsp;  洪月瞪了瞪眼睛用狠狠的咀嚼作为抗议。

    这时秋香捧着碗香气扑鼻的汤张嫂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

    “把她受伤的脚泡在这凉水里!”吴铭冲着端着水盆进来的张嫂说道。

    洪月乍看到张嫂的脸满脸的惊骇大张着嘴巴眼睛瞪得溜圆。

    咳咳吴铭咳嗽了两声洪月才有所觉察。赶忙低下头去喝汤。

    “大哥。”韩寒在一旁捅了捅吴铭“我跟你说的那事你想好了没有。”

    吴铭呲牙咧嘴很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来吧。来吧反正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别想跑了。”

    “谢谢谢谢。”韩寒抓住吴铭的手连连摇晃似乎要表现出痛哭流涕地样子吓得吴铭赶紧甩开。

    “小弟这就告辞。”韩寒得偿所愿。高兴非常“我回去收拾东西明早便去辞了差使。小说网”

    呃洪月惬意地打了个饱呃向椅子上一靠。一脸满足地抚了抚肚子。

    “房间收拾好你们就先休息吧!”吴铭冲着张嫂和秋香说道。

    “是先生。”秋香恭敬地回答收拾着盘子和碗。

    “明天去买两双鞋再买几套衣服给我表妹穿。”吴铭从钱袋里拿出一撂大洋“你俩也买两套新衣服。走在外面总不好丢了我的面子。”

    “你和小韩去劫道了弄了这么多不义之财。”洪月斜着眼睛说道:“拿着钱袋子砸人我今天还真是开了眼界。”

    “胡说八道。”吴铭摆了摆手“这是我凭本事在兆丰总会羸来的。”

    等张嫂和秋香走了出去。吴铭看着倚在椅子上象一只懒猫样的洪月戏谑地笑道:“说说吧。洪大小姐是让哪个小白脸给骗得沦落得这般境地。bsp;  洪月撇了撇嘴不悦地说道:“本小姐有你说地那么不堪吗?唉一时不慎虎落平阳啊!”

    “别叹气了给我说说我很好奇地。”吴铭摇着扇子挑了挑眉毛。

    “少做怪样子我还没找你算帐呢!”洪月拍了拍扶手“走的时候连个面都不打留下一封狗屁不通的信就跑了。”

    “时间太紧来不及了。”吴铭摊开双手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洪月瞪着吴铭好半晌目光才算缓和下来皱着眉头很苦恼地叹了口气说道:“你走了不久我爹就给我定了门亲事。”

    “不错这是好事啊!”吴铭笑着说道。

    “好个屁。”洪月一提起这事气便不打一处来“那个混蛋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却是个阴损绝坏的王八蛋我怎么说我爹也不相信我一气之下便偷跑出来。”

    “逃婚?”吴铭点了点头“还算有些勇气吗!”

    哼洪月哼了一声继续说道:“我本来是想到上海的一个同学家躲上一阵子可到了上海却现她家不知搬到哪去了一不小心我的钱又被贼给偷了。后来我被一个看起来很热心地女人给骗到了…嗯那个地方你知道的他们把我关起来不给我饭吃让我打扮起来去…嗯嗯你也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嗯嗯嗯我全都明白。”吴铭很痛苦地揉了揉太阳穴“你找了个空子便逃出来了之后便遇到了我们。不过你那脸打扮的可真是嘿嘿是接客还是吓鬼呀!”

    “没办法吓到你了吧!”洪月叹了口气皱着眉头看了看吴铭有些不忿地说道:“你倒过得挺滋润的有女佣还收了个清秀的小丫头你老婆呢?”

    “大姐不过因为自己吃了亏就看别人也不顺眼。”吴铭收起扇子轻轻敲打着手心“过些日子你地脚也好了就回北平吧在外面躲着总不是个事儿。”

    “我才不回去呢!”洪月摆着双手急道:“你难道就忍心看着我跳进火坑吗?”

    “那你有什么打算。”吴铭扬了扬下巴。

    “先让我在你这住着。”洪月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等到亲事黄了我再回去怎么样?”

    “那得多长时间呀?”吴铭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老爹会担心死的。“没关系我写封信让他别担心只要他把亲事退了并保证以后听我的我就回去。”

    吴铭眨了眨眼睛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把洪月推出门去他又做不到。

    “虽然你这里房子小了些女仆长得恐怖了些不过我不嫌弃。”洪月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等我走的时候饭费宿费十倍给你。”

    “有钱就了不起呀!”吴铭走过去用扇子敲了下她地脑袋“先穿我的鞋我扶你回屋休息有事明天再说我看你是把米饭都吃进脑袋里了撑糊涂了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